寓意深刻都市小說 臨淵行 ptt-第七百五十八章 心難測,劫難料(大章求保底月票!)分享

臨淵行
小說推薦臨淵行临渊行
月照泉等六老,剑阵图,巫仙宝树,十一旧神,以及莹莹等人,都在防备四周可能来的偷袭,即便是正在祭炼这口玄铁钟的苏云,也浑然没有料到劫数居然会来自身边。
金棺开启的一瞬,滔滔血海从棺中涌出,那股惊天动地的魔气和魔性几乎在一瞬间便将在场所有人惊动!
“血魔祖师!”
西山散人、黎殇雪等五老见到这血海,脸色剧变,立刻想起自己在金棺中的遭遇。
他们被苏云莹莹关押在金棺中时,看到了血海,那是外乡人被第一剑阵炼化时流出的道血,其中混杂着外乡人借机斩去的低微道行,杂乱的道理。
对于外乡人来说低微,但对于其他人来说便极为恐怖了。
末世修仙文的女配 良家宅女
那些奇特东西与外乡人的血混合,变成了魔。这些魔相互吞噬,渐渐成长壮大,西山散人、黎殇雪等五位强大存在,竟然险些死在那些血魔之手!
更为可怕的是,棺中血魔集合了外乡人的负面情绪,相互吞噬,不断壮大,最终将会诞生一尊血魔之中的王者,将其他血魔一扫而空!
西山散人称最后的获胜者为血魔祖师!
他们五老对血魔祖师的了解最深,可以说有切身体会,深知他的强大。不过那时,血魔祖师尚未吞噬其他血魔,而现在,这位血魔祖师只怕已经达到完美状态!
苏云也是第一时间注意到血海,脸色顿变。
对于滔滔血海,但凡召唤过金棺虚影的人都绝不陌生!
帝绝统治的时代,以仙箓来召唤至宝的虚影为自己作战,已经不是什么新鲜事。每一种至宝,都对应一种仙箓,苏云就曾经利用仙箓召唤过金棺与人魔余烬对抗,金棺被召唤来时,便有无尽的血海涌现,极为恐怖!
苏云亲自跑到仙界之门下,见到金棺时,也曾经感应过血海,那是甚至可以污染混沌海的血!
只是金棺中溢出的血海,更多的是对人们的压迫造成的异象,并非真的有血海涌出。
他进入过金棺内部,没有遇到血海。后来听西山散人等人说起过,虽然很担心,但是没有料到血魔祖师会这么快便将其他血魔吞噬!
更没想到的是,血魔祖师会在这个时间点,从金棺中突施袭击!
莹莹最是茫然。
金棺今日特别活跃,时不时跃动一下,她没有往深处想。刚才欧冶武说宝钟炼成,自己可以死而无憾,金棺便跃动两下,莹莹还以为金棺想帮欧冶武老爷子入殓安葬,没想到不是金棺有所动作,而是血魔祖师在金棺里等着开饭!
——把欧冶武入殓到金棺里,可不是给血魔祖师送饭?
“然而这位血魔祖师却没想到,欧冶武老爷子根本不讲信用,说死而无憾却跑得比谁都快!”莹莹心道。
远处,欧冶武早就率领通天阁的仙人和灵士撤退,返回帝都躲避。
所有人,包括苏云自己,都被血魔祖师打个措手不及!
苏云的修为已经调动,先天一炁烙印在玄铁钟上,祭炼玄铁钟,需要他尽可能的调动一切修为。这一刻,他对自身的防御降到冰点!
而且,玄铁钟用的是古老宇宙的至人南轩耕从混沌海中打捞的混沌物质炼制而成,这些混沌物质是至尊道君用来打造庇护众生的末日殿堂的材料!
这等材料固然珍贵无比,但想要把自己的大道印入玄铁钟内,也并不容易,想要祭炼纯熟,更是绝非易事,非一日之功。
血魔祖师选择的时间节点极为巧妙,恰恰是苏云第一次祭炼,将自己的修为烙印在玄铁钟上,没有防备之时。
第一剑阵图防守外面,巫仙宝树庇护上空,十一旧神镇守四方,月照泉、西山散人六老在四周保护苏云,莹莹的金链则在第一时间护住莹莹,守住金棺。
血魔祖师扑向苏云,苏云防御全无,玄铁钟也并无威力!
任何人都来不及阻挡他!
苏云眼前一片血幕袭来,各种嘈杂的声音顿时响起,一时间道心中心魔乱舞!
他当机立断,固守道心,道心的强大之处顿时彰显出来,让血魔祖师无法唤醒他任何心魔,无法从道心上将他入侵。
随即,他的一切视线都被阻挡,一张血盆大口迎面而来,将他整个人吞入大口之中。
就在这时,第一个反应过来的莹莹急忙抖动金链,将金链祭起,叱咤一声,金链紧随苏云之后,飞入血浆之中!
苏云眼看便要被血魔祖师拉入食道,滑入他的肠胃里,金链飞来,唰的一声将苏云卷住。
苏云的身形顿住,却见血魔祖师的食道四壁上,突然血浆向上喷流,化作一个个血魔,与其食道四壁长在一起,向他杀来!
这些血魔都是外乡人的负面情绪与弃之不用的道路凝聚而成的魔神,被血魔祖师吞噬后,随时可以从身体各个部位长出来,不会与本体分开。
它们出现在食道中,作用便是把苏云这等食物砍碎了,有助于血魔祖师的消化。
苏云一身的法力,都用在烙印先天一炁入玄铁钟上,只剩下肉身力量,现在面对这些血魔,束手无策。
这些血魔根本杀不尽杀,怎么也杀不死,而且速度极快,又力大无穷,甚至攀附在金链上。
又血浆沿着金链流动,试图去污染莹莹!
莹莹正在收取金链,试图将苏云从血魔祖师口中救出,却见血浆顺着金链爬来,当机立断,肩头耸动,叱咤一声!
她的身后金棺飞起,吞噬无量空间,埋葬一切,不管血魔祖师还是苏云,她统统打算收入棺中镇压!
那沿着金链攀爬过来的血浆根本挡不住金棺的威能,顿时无数血浆纷飞,向金棺中落去!
同一时间,距离最近的六老各自反应过来,大道长城、天关、双河、天柱、华盖、灵台压下,六老合力镇压玄铁钟!
月照泉、西山散人等六老之所以合力压制玄铁钟,目的是为了不让血魔炼化这口钟,这口钟用的材料太好,倘若被烙印上血魔的大道,此钟的威力势必极为恐怖!
血魔若是掌握此钟,只怕在场所有人都要在劫难逃!
不用仙廷出手,帝廷便会全军覆灭,无人幸存!
就在六老刚刚镇压玄铁钟之时,那无边无际的血浆涌动,顺着玄铁钟的构件,飞速向上攀爬,由内而外侵占玄铁钟,很快整个玄铁钟都变成血红色!
而地上还有一片血海。
月照泉等六老各自怒吼,倾尽所能,镇压住钟鼻处的太初宝石,不让血浆接触这块宝石。
这里是控制玄铁钟的中枢,若是落入血魔祖师的控制,恐怕玄铁钟便会落入血魔祖师的手中,再无夺回的可能!
那片血海突然涌动,人立起来,形成一个血色巨人,手掌则与玄铁钟上的血浆融合,连在一起。
这血色巨人依稀是少年面容,与外乡人的模样几乎是一样,脸上露出一丝诡异微笑,按动玄铁钟。
“咣——”
黯哑的钟声响起,月照泉、黎殇雪等六老各自闷哼,大道长城破灭,天关粉碎,双河被冲断,天柱化作齑粉,卢仙人的华盖被顶穿两个大洞,破破烂烂,天光从洞中倾泻,君载酒的灵台也自裂开,难以立足!
六老各自惊惧,上次在金棺中他们中的五老虽然不是血魔祖师对手,但是有金棺镇压他们的法力,他们无法全力发挥。
而现在全力发挥,他们与血魔祖师的差距却越来越大!
显然,那时金棺镇压血魔祖师更多一些!
“唰——”
血浆涌动,将太初宝石覆盖。
“他是帝境存在!”月照泉修为雄浑,高声道,“小心!苏圣皇已经驾崩!我们风紧——”
他还未说完,莹莹已经将金棺祭起。
吞噬诸天万界镇压一切的金棺顿时将那血魔祖师的身体拉住,化作一片血浆向金棺中流去!
莹莹杀气腾腾,厉声道:“我钓住了苏圣皇,还未驾崩!快来救驾!”
那血魔祖师晃动玄铁血钟,当的一声钟响,与金棺碰撞,莹莹闷哼,气血翻腾,与金棺一起倒飞而去!
她身受重伤,倒飞途中立刻强提一口气,将身上的金链甩飞出去。
那金链立刻被血浆吞没,消失不见。
“金链的另一端,拴在士子的身上,士子一定可以趁此机会逃脱。”她心中如此想道。
然而她知道希望极为渺茫。
苏云倘若是巅峰时期还则罢了,得到金链后,他可以杀出一条血路,但是现在,苏云的修为用在祭炼玄铁钟上,自身修为全无,即便得到金链,也无法催动其威能。
那血魔祖师震退莹莹和金棺,迎面便见十一尊旧神的十一件法宝,各自飞来,不由哈哈大笑,祭起玄铁钟迎上!
十一旧神的本事强横,法宝的威力更是无以伦比,梧桐宝树、洞庭湖、洪泽湖、震泽湖、彭蠡湖等法宝各自压下,威能滔天!
这十一法宝来自混沌海,与苍梧、洞庭、洪泽、震泽、陵矶等旧神相伴而生,这几年通天阁研究旧神修炼法门,颇有收获,苍梧、洞庭等旧神的实力日渐提升,十一法宝的威力也是日渐增长!
然而,血魔祖师控制了太初宝石,催动玄铁钟,钟声震动,十一尊旧神各自气血蒸腾,踉跄后退,法宝也自被震飞!
那血魔祖师大笑,收起玄铁钟,长身而起,正要向天外飞去。突然,只听天后娘娘的声音传来:“道兄留步!”
巫仙宝树光芒迸发,条条道道的玄光仙光围绕血魔祖师高大无比的身躯飞舞!
血魔祖师祭起玄铁钟,冷艳的大钟漂浮在空中,护住他的周身,笑道:“你留得住么?”
大钟与巫仙宝树的玄光仙光碰撞,当当响个不绝,看得下方帝都内外的人们脸色大变。
天后的巫仙宝树威能无限,乃是一枚至宝,但是天后亲自以至宝镇压,竟然也未能将那玄铁钟压下!
钟声震荡间,血魔祖师竟然杀穿巫仙宝树的威能,夺路而去。
天后娘娘正要追击,却见芳逐志、师蔚然、水萦回等诸多仙人飞身而起,与第一剑阵图的苍茫剑气相容,第一剑阵图启动!
滔天剑威定住血魔祖师,四十七位仙人,四十九道剑光,嗤嗤嗤来回切割,血魔祖师顿时四分五裂!
突然,残存的血魔祖师躲入钟内,顶着这口大钟,硬撼第一剑阵图的威能,闯出剑阵图!
芳逐志等人骇然,那守护帝廷的第一剑阵图,竟然奈何不得玄铁钟分毫!
玄铁钟护着血魔祖师飞出帝廷,突然,一道轮回碾压而来,血魔祖师连同玄铁钟落入滚滚轮回中。
那轮回中,一个个邪帝向他出手,血魔祖师奋力抵挡,仗着玄铁钟厚重,杀出轮回。
他踉跄落地,回头看去,只见邪帝便站在自己身后,露出惊讶之色,显然没有料到玄铁钟的威能这么强!
血魔祖师驾驭玄铁钟冲天而起,避开邪帝,突然九天之外,北冕长城的另一端,一道亮光一闪即逝!
下一刻,一个明亮无比的剑丸撞击在玄铁钟上,将这口大钟撞飞,同时无边的剑道迸发!
血魔祖师措手不及,遭到重创,急忙催动玄铁钟对抗无边的剑道域场,千辛万苦才堪堪杀出重围。
他突然看到第七仙界的外围,一尊巨人正在直勾勾的盯着自己,血魔祖师暗道一声不妙,突然那巨人经自己脑壳摘下,用力掷出!
那脑壳呼啸飞来,猛然间火焰喷涌,化作万化焚仙炉,带着无双的威能袭来!
血魔祖师甫一出生,便遇到了这个宇宙的最大恶意,连遭最顶尖的强者的偷袭!
这些强者都知道苏云耗费重宝来炼一口大钟,都等待着抓住这个机会,夺取至宝,血魔祖师第一个出手,自然被集中攻击。
血魔祖师遭遇万化焚仙炉的重袭,被打得从天空中坠落,砸向帝廷。祖师连同玄铁钟一起落入第一仙阵图中,芳逐志等人急忙催动剑阵图,一阵好杀。
血魔祖师仓皇逃出剑图,又遇到仙后娘娘的巫仙宝树,也是一阵好杀,待降落下来,迎面便是十一旧神的法宝,六老的大道!
他急忙鼓荡力量,试图逃脱,就在此时,莹莹祭起金棺。
与此同时,苏云一拳轰穿血魔祖师咽喉,从其肉身中逃脱。
血魔祖师见状,不再迟疑立刻带着玄铁钟飞身而逃。
苏云徐徐降落,右手摊开,玄铁钟内的各种烙印迸发,摆脱血魔祖师控制,呼的一声飞来。
苏云落地,依旧是在帝都外,仿佛没有移动过脚步。
————21年1月1号,大章,求保底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