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jq8熱門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我真的是反派啊》-第918章四級,死?推薦-wfa5u

我真的是反派啊
小說推薦我真的是反派啊
这剑魂每融入一分,上空的雷霆便强盛、暴躁几分。
石坚的身体微微有些颤抖,额头的汗滴也在一滴滴不要命的朝下流着。
看得出他的压力很大。
甚至就连双臂和额头的青筋在一点点的爆起。
九曲神火缠绕在四周,“噼里啪啦”的燃烧声响起,有星星火光在炸裂开。
真神剑的剑吟声响彻虚空。
一股极强的剑意直冲云霄,誓要将整个苍穹都给斩裂开。
神剑上,各种颜色的灵气在凝聚着。
这神剑仿佛凝聚天地之气,五行、阴阳、日月,整把剑都绽放着光芒。
蓦然,苍穹上的雷霆好似被激怒了。
只见一道灰色雷霆直接劈了下来。
“滋滋滋”的雷霆蔓延声在四周响起。
沿途的虚空被直接摧毁,形成了一道亮丽的风景线。
“轰”的一声,在那雷霆还没有落下之时,徐子墨便直接腾空而起,将其给一拳砸碎。
他抬头再往上看,似乎有更强烈的雷霆在重新聚集着。
徐子墨再看了看自己的拳头,有种很麻的感觉,好像一瞬间没有了直觉。
“看这规模,这应该是三级天劫,”怒尊者在一旁说道。
“不过天劫需要炼器师本人去承担,你强行插手,将这三级天劫升为了四级天劫。”
“这雷倒是好生厉害,”徐子墨感慨道。
“后面还有三道,你撑不住的话就让这器山的无垢之气抵抗片刻,”怒尊者说道。
“我不能插手,否则天劫的威力还会再升的。”
徐子墨微微点点头。
真神剑的重铸已经到达了最后的收尾关头,不能允许有一丝的失误。
苍穹上,随着一声惊天动地的炸裂,再一次的轰鸣声响起。
一道犹如水桶般粗的雷霆落了下来。
毁灭之意如无庚般,持续不灭。
徐子墨深吸一口气,周身的撼天之力在不断的蔓延着。
随着撼天巨人出现,他为了以防万一,更是将通天三生门也开启。
天劫不容小觑,也不能有任何的怠慢。
这也是徐子墨第一次面临天劫。
当他瘦小的身躯与气势如虹的雷霆碰撞在一起后。
一朵蘑菇云在苍穹中间爆炸开。
方圆百里之处,几乎所有生物都感觉耳边一震,仿佛身处的虚空都颤抖了起来。
第二道雷霆过后,徐子墨的身影犹如战神般站在苍穹上。
与这股雷霆对抗时,徐子墨几乎用尽了体内的撼天之力。
如今的力旋陷入了疲惫状态。
撼天之力并非是无穷无尽的,就像人力终有限。
用完了就要等恢复后重新凝聚。
不过如今力旋还在,凝聚撼天之力不算多么难的事。
这天劫对于如今的徐子墨来说,确实大了一点。
不过如今的天劫可没有给徐子墨任何修养的机会,随着第二道天劫落下,这第三道天劫紧跟而来。
苍穹似乎都震怒了起来。
第三道天劫不在是水桶般粗的雷霆,而是如雷雨般。
这器山的范围之类,都被笼罩在雷雨上。
徐子墨微微皱眉,盘膝而坐,恢复着刚才体内的暗伤,并没有管这道雷霆。
当雷雨落下之时,这器山似乎受到了感应。
只见这山中埋葬的诸多武器。
竟然开始摇晃起来,无穷无尽的兵器之意凝聚起来。
在这器山之中,一股白色的气体流传了出来。
这白色气体看上去十分的纯净,仿佛能够净化世间的一切。
“非魔非劫,不住不空,难始难终,无垢无尘。”
一道声音从器山中响起。
紧接着只见这无垢之气化为一道屏障,将整个器山给笼罩了起来。
这道声音传遍四周仿佛是这器山的灵。
所以雷雨尽数落在屏障上面,一时间屏障外面是一片火海。
而里面却十分的安静。
无垢之气流转着,当这雷雨全部落下后,屏障也渐渐消失了。
天地间的无垢之气似乎变得暗淡了许多,最终隐于山林间,不见踪影。
“这无垢之气已经是极限了,不能再使用了,”怒尊者连忙在一旁提醒道。
“这最后一道天劫,必须你自己去面对,有把握吗?”
“试试看吧,”徐子墨回道。
“成了,”器山的顶峰,石坚面色一喜,连忙大喊了一声。
只见这真神剑四周的光芒内敛,原本五彩斑斓的剑竟然朴实无华起来。
剑尖泛着明光。
整把剑长四尺,剑柄是黑色的,而剑身则是纯白色。
有浩荡仙气覆盖在剑刃中。
在剑柄的正面,是一朵花的形状。
它不是普通的话,而是三角形的剑花。
在这真神剑成的那一霎那,只见整把剑化作一道流光,竟然想逃离这里。
“回来,”徐子墨一声轻喝。
只见整把剑从天际边又飞了回来。
早在铸剑前,他就已经在剑上面刻下了自己的神魂种子。
这也是以防万一。
毕竟神器皆有灵。
不过上空的第四道天劫,也就是所谓最后一道天劫。
其所蕴含的力量超出了所有人的预料。
苍穹变色,整个头顶都被雷霆给笼罩。
一条条灰色的雷龙穿梭着,缠绕在一起。
龙吼震天地,四周连一只活物都不敢靠近。
“你们都退后,以免波及到你们,”徐子墨摆手,跟怒尊者和石坚说道。
两人也都没有逞能,这个时候并不能帮助徐子墨。
…………
灰色雷霆划破了蓄势待发的虚空。
这一次的雷霆带着前所未有的力量落了下来。
就仿佛一条银河自九天而下,又似洪流摧枯拉朽而过。
一切的一切,都湮灭其中。
徐子墨直接开启永生之门,迎面朝雷霆冲了过去。
不过在还没有接触到雷霆之时,通天三生门便直接被摧毁。
“这贼老天,”徐子墨大喊了一声。
雷霆直接落下,拖着徐子墨,朝器山下砸去。
徐子墨根本没有反抗的力量。
都说天不可逆,那些人定胜天的存在又该有多强。
这也是徐子墨第一次与天劫的对抗。
“轰”的一声。
他整个人都掉落下去,整座器山为之一震。
山中央的位置,甚至彻底的被湮灭其中。
“不会死了吧,”石坚在远处,心惊肉跳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