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a93妙趣橫生玄幻小說 正德崛起笔趣-第一千一百一十九章再給一次機會熱推-2kybp

正德崛起
小說推薦正德崛起
天津卫。
朱厚照所在的府邸之中。
这边刚刚忙完画稿一事的他。
方才返回到厅堂,一盏茶还未待喝到一半。
就有小太监一脸惶恐的跑进到了厅堂之中,跪伏于朱厚照的身前后,开口奏报道:
“启禀太子殿下,天津卫西门城门守卫送来消息,说西门外发现大队兵伍出现的踪影,人数足有数万之众!”
要知道天津卫城之中的动静,众人或多或少都知道一些,所以此刻听闻到有大军压境,开始朝着天津卫城奔驰而来之后。
众人心生惶恐的同时,对于皇权的威严,也感悟的越发深刻一下,此刻纵使是之前长期服侍在朱厚照身旁的小太监,也开始变得越发拘谨起来。
朱厚照听闻到这个消息之后,眉头稍稍一皱的他,顿时就想出了这些兵马前来的缘由,这应该是自己数日之前送进京师的那封密奏起了作用。
但是让朱厚照不明白的是,之前的数次请旨调兵,到最后都是被弘治皇上婉拒,怎么这次这般顺畅,来来回回也就才四五天的样子。
猫游记 禾早
養個千年女鬼來防身 流雲飄風
居然将兵马这般快速调派过来不说,更是一点折扣都没有打,自己要五万就给五万。
想到这里的朱厚照,高兴过后,突然有些后悔起来,早知道这次调兵这般顺畅的话,之前他就开口要十万了,届时若是训练出十万如西苑千户所一般的精兵。
天下又有何处朱厚照去不得,又有何般宵小才能让他心生畏惧?
不过眼下这五万之数,也足够朱厚照忙活一段时间的了,要知道天津卫才多大的地方,这五万兵马前来的话……
嗯?
嘶!
猛的想起一件事情的朱厚照,思绪突然被打断,接着更是瞬间瞪大了眼睛。
直到这时,朱厚照方才想起,自己这几天就顾着请旨调兵了,结果根本就没有准备安置这些人的营地。
想到这里的朱厚照,眉头皱起的同时,更是直接呼喝道:
“来人!传召陈远!”
在一旁侍奉的小太监,听闻到朱厚照的旨意,躬身应是之后,顿时快步朝着厅堂外面跑去。
【书友福利】看书即可得现金or点币,还有iPhone12、Switch等你抽!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可领!
因为天津卫戒严的缘故,大街之上全部都是巡逻的兵丁在游走,稍加打听之后,陈远的位置很快就被确定,接着朱厚照召见的旨意,就传达到了陈远的手中。
正在逐家逐户搜查的陈远,听闻到这番旨意之后,顿时露出了疑惑的神情,要知道他也是方才刚刚从太子殿下那里离开而已,难不成这么短的时间内,又发生了什么变故不成?
想到这里的陈远,快速将手头的事情交代给自己手下的千户之后,纵马快步朝着太子殿下的府邸疾驰而去。
没消片刻的功夫,一路狂奔而来的陈远,就来到了朱厚照所在的府邸当中。
进入厅堂之中的他,一番跪地行礼之后,刚刚站起身形,耳旁就传来了朱厚照的问询声:
“天津卫城周边,可有能安置五万兵马的地方所在?”
“五万?”
此时的陈远,还没有收到有兵马调动至此的消息。
所以他在听闻到朱厚照的这句话语之后,顿时瞪大了眼睛,满面惊诧,根本想不到,为何突然会有五万兵马要来天津卫,是因为太子殿下对他在天津卫的所作所为有些不满意吗?
心中萌生这般想法的陈远,顿时一脸惊慌的跪倒在地,抱拳对着朱厚照开口奏报道:
“启禀殿下,此次女真族人混进天津卫城的事情,确实是微臣的疏忽,微臣保证,相同的错误日后绝对不会再重复,微臣定以今日所发生的种种为戒。
接下来定大规模整改城防和城中的诸处安防,保证此次的事情,在天津卫绝对不会再重复上演。”
说完这句话的陈远,更是抱拳看向朱厚照,满面恳求的说道:
“请殿下再给微臣一次机会!”
陈远说完这句话语之后,直接跪伏于地,静静开始等待朱厚照的圣裁起来。
坐于椅上的朱厚照,原本还在等着陈远回答的他,没想到等待了半天之后,到最后却得到这么一个结果,神情微微有些愕然的他,苦笑不得的同时,对着陈远重复问道:
“陈远,本宫是问你在这天津卫的周边,可否有能安置五万兵丁的营房!”
跪伏在地上的陈远,听闻到朱厚照的话语之后,脸色煞白的同时,更是赶紧说道:
“启禀殿下,天津卫的三处营地,若是占用其中两处的话,应该是足以容纳这般数量兵丁的。”
嗯?
这回轮到朱厚照震惊了。
要知道天津卫本来就有三处卫所。
但是卫所的满额编制,也就才五千六百人而已,可是自己此次从京师调拨而来的兵丁数量,可是五万,如此接近十倍的差距之数,仅凭天津卫的两卫之地,怎么可能容纳的下呢?
想到这里的朱厚照,皱着眉头看向陈远的同时,更是继续确认道:
“陈远,你确认没有听错本宫所要问询的话语?
本宫所说的兵马总数,乃是五万,不是五千也不是一万,你确定天津卫的那两处卫所营地,可以容纳得下这般数量的兵丁。”
此刻的陈远,虽然脸色煞白,内心忐忑,但是在听到朱厚照的问询之后,还是赶紧开口奏报道:
“禀告殿下,天津卫的三处卫所,兴建于太宗皇帝时期,那时因为兵力充沛,且海贸海运发达,再加上天津卫这特殊的地理位置,说是就在京师之侧也差不太多。
太宗皇帝派遣船队出使南洋的同时,也担心海外有强敌出现,顺着大明所开拓的航线,或者是直接掠夺大明的海船,逆流而上,威胁本土,故而那时在沿海驻地,均设置不少的卫所,用以防卫海防。
而在这诸处设置的海防卫所之中,虽然全部都是以卫所命名,但是其兵力配备,却全部都是仿照九边设置。
套路總裁輕點愛
婚來無恙
如天津卫、威海卫、金山卫、镇海卫,这些地方就是太宗皇上专门针对海防所设置的卫所,诸处驻扎的兵力更是均达到了七八万之众。”
陈远开口讲述其间缘由,说到这里的他,注意到朱厚照听的津津有味之后,心中惊惧稍减的同时,继续说了下去。
“可是自宣宗之后,伴随着海禁政策的实施,四处卫所再继续驻扎这么多的兵力,已然有些说不过去,再加上后续北方鞑靼时常犯边的缘故。
所以天下诸处闲置的兵力,也就开始被调拨至九边,而这诸处沿海卫所,也就慢慢开始变得名副其实起来,再也没有了当初藏兵于卫的盛况。”
陈远说到这里,露出一丝惋惜神情的他,轻轻的叹了一口气后,忽的看到对面朱厚照正望向他的眼神,陈远才忽的反应过来,自己说了这么多,是为了解释什么。
想到这里的陈远,神情顿时变得一肃的同时,更是赶紧言归正传,快速将话语说到了正题之上。
“但是当时撤走的只是诸处卫所的兵力,对于营房营地这些房舍,却无法搬走。
再加上后续漕运的兴起,负责此处的一众指挥使,见到这些空置的房舍可以当做仓库之用,于是就开始出租给那些商人商户。
不过也正因为如此,在不断的修缮之下,这些年久的房舍方才得以保存,如今还依然屹立在诸处卫所当中。”
陈远长篇大论,侃侃而谈,话语说到这里,终于将两处卫所可以容纳那五万兵丁的缘由说了出来。
坐于椅上的朱厚照,在听闻到陈远所言之后,却慢慢皱起了眉头,凝重的神情,并没有因为陈远所言的这些而有所缓解。
陈远朝着朱厚照偷瞄了一眼,见到朱厚照这般神情的他,以为朱厚照是想要追责那些将军营租赁出去的指挥使,想到这里的他,赶紧继续解释道:
“启禀殿下,这都是之前的事情,本官上任之后,发现了这些事情,已经将这些房舍全部腾空,如此里面空无一物!”
陈远话音刚落,坐在其对面的朱厚照,突然开口对着陈远说道:
“要是按你这般说来的话,这房子比你我加起来的岁数还要大,你确定人住进去没有问题?”
星际英雄传
陈远听闻此言,顿时明白朱厚照的担忧所在,躬身拱手的他,赶紧继续奏禀道:
“启禀殿下,因为当年建造用料考究,再加上这么多年,因为其一直在作为仓库之用,修缮和维护从未停过,所以微臣敢拿性命做保,这些房舍绝对没有丝毫问题。”
朱厚照听闻到陈远这般言辞,重重呼出一口粗气的他,看向对面的陈远,点了点头之后,让其起身的同时,随后又开口吩咐道:
“既然如此,那诸处房舍,本宫全部都要征用!”
陈远听到朱厚照的旨意,眉头顿时一皱,并未及时出言接旨的他,而是先偷瞄了一眼朱厚照脸上的神色,见到朱厚照神情还算温和的他,快速吞咽了一口唾沫之后,试探着问询道:
“殿下,用不用微臣差人前去清理一番?”
朱厚照听闻此言,抬头朝着陈远望去。
陈远见到朱厚照的目光朝着自己望来,顿时吓得快速跪倒在了地上。
此刻的陈远,还不知晓大军已经到了天津卫城下,所以方才有此一言,若是被他知晓城外大军的动向,这般话语,他又怎会脱口而出。
好在朱厚照也并未打算计较,朝着陈远看了一眼,见到他那胆怯惊惧的模样,稍稍沉吟过后,就欲将兵马已经到来的消息告知陈远。
可是话语还不待出口,厅堂的木门,就被人从外面敲响了几下,接着一个小太监躬着身子,倒腾着小碎步快速跑了进来。
这名小太监到了朱厚照的身前后,快速跪下的同时,紧接着就开口高声奏报道:
“启禀殿下,城外兵马的总兵大人徐宁,前来请求觐见!”
小太监高亢尖锐的话语声,开始在厅堂之中回荡。
就跪在旁边的陈远,听闻到这个小太监的话语之后,眉心微皱的他,在稍稍呆滞之后,就仿若忽然意识到了什么事情一般。
瞪大眼睛朝着小太监望去的同时,更是满面惊诧,似乎是被小太监方才所奏报的内容,惊吓到了当场一般。
城外兵马?
总兵?
几个关键的词语,此刻不断的在陈远的脑海之中回荡。
相公乖乖来受罚
城外居然来了兵马?而且还需要动用总兵前来?
想到这里的陈远,顿时和刚才太子殿下所提的那五万兵马联系到了一起。
难不成太子殿下方才所说的那五万兵马,现在就在天津卫城的城墙外面?
可是怎么可能,自己方才过来之时,还未收到丝毫的消息奏禀,这才过去多少时间,对方怎么会这般快速?
就在陈远跪伏于地,心中犹如翻江倒海之时,坐于椅上的朱厚照,在这个小太监奏报完成之后,直接开口说道:
“宣!”
小太监听闻到朱厚照的话语,磕头接旨之后,起身快速的朝着门外退去。
而这边的陈远见状,心中越发的疑惑起来,想要开口问询,可是却没有那个胆量,就在他满腹纠结,想要知晓事情缘由的时候。
厅堂的房门,又一次被人从外面敲响,不过这一次的那人,却貌似是拘谨了许多,在敲响房门之后,直接在外面高声呼喝道:
“启禀殿下,微臣徐宁,请求觐见!”
“进!”
禅枪劲雨后 软饭
朱厚照听到徐宁的呼喝,眉毛一挑的同时,也开口应答道。
他在说完这这句话语之后,目光又转向了跪在地上的陈远,继续说道:
“陈爱卿,平身吧,待会这营地的事情,你去和徐宁办一趟就是!”
陈远听闻此言,对于自己之前的猜测,也开始变得越发确定了起来,磕头行礼接旨的他,方才刚刚站起。
厅堂的大门,也被人从外面拉了开来,接着一个魁梧的身影,就快步从门外走了进来,到了朱厚照近前的这道身影,跪伏于地之后,开口奏报道:
“微臣徐宁,参见太子殿下!殿下千岁千岁千千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