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k4z7精彩絕倫的都市小说 兇猛道侶也重生了 吃蘋果的鴨子-第三百一十五章 這世界最恐怖的存在讀書-t9odm

兇猛道侶也重生了
小說推薦兇猛道侶也重生了
陆水看着这些字,不曾开口言语。
这些字意思很简单。
真神陨落了,此后再也没有真神。
不过陆水突然有些疑惑,完整的真神究竟是什么样的状态。
他从未见过,也无法从其他的一些线索中得出结论。
上次见到的只是玖留下的手段,并不是真正的她。
媽咪,這貨是爹地?
所以不会有什么收获。
“那些人弑神是为了什么呢?”
“或许那扇门的背后存在这个答案。”
但是陆水没进去,无法确定。
“我爹有下什么相关的命令吗?”陆水开口问道。
“族长公开了石门的存在,只要不是陆家的敌人都能去研究,不过需要晚两天。
而且石门的特殊力量,也阻碍了所有人。
目前没有人可以进入。”真武开口道。
对于这个陆水大致知道,他娘一早就跟他说了。
看来是没有多余的动作了。
“有联系乐风他们么?”陆水问。
因为这门其实是有人进入过的,不然也不可能传递出迷雾群岛的消息。
“联系了,乐风得到的消息是,那些人确实进去了,不过他们说那时候是没有特殊力量的。
应该是遭受了攻击,那力量才溢出。
至于内部是什么情况,乐风问不出来。
他们貌似也不打算说。
不过以他们对石门的了解,应该也会来秋云小镇。
甚至跟负责这事的前辈谈合作。”真武一口气说了大部分事。
陆水点点头。
对于那些人他也没有在意。
既然对方不说,那他也不强求。
反正到时候只要进去,就能知道相关的消息。
以他的实力,只要不是需要大动干戈,绝对能得到绝大部分的消息。
如果需要大动干戈,那就需要收敛一些。
比如类似彼之海岸那种程度。
那他真不敢。
“不过可以看看情况,如果隔绝效果够好,倒是也不用太担心。”陆水心里想着。
但是怎么说呢,还是有些..不敢。
一旦被发现,那就是任慕雪宰割。
“先继续关注吧。”说了句,陆水就开始看书。
不管是有为法还是无为法都在进步。
有为法今晚之后,应该就能送他进入五阶。
五阶之后就能知道到达六阶需要多长的时间。
现在九月初,成婚的日子应该在明年二月中旬左右。
扣掉一些必要的婚礼准备,他一共就四个月多的时间。
所以他必须在未来四个月进入六阶。
如果不能六阶,外加实力被削,那么他应该没有机会。
到时候提头去吧。
两世对敌慕雪都没有什么拿得出手的战绩或者成就,真就双之哀伤。
————
“居然被你猜到了,不过不能再靠近了,如果有强者扫过来,我们肯定会被发现。”木冉看着远处的海域开口说道。
那边又不是的人,应该是强者。
是的,木冉跟名与重来到了前往现世的入口。
正是名与重之前去现世的岛屿。
这里本就有缺口,所以从这里出去是最容易的。
尤其是杀痕殿主这种级别。
所以名与重只是稍微思考了下。
就确定了。
现在的他们就在冥海,而且所在的位置就是他之前被绑的岛屿。
“命运跟我开了个玩笑,让我四处逃难,最后逃回了原点。”名与重看着之前自己被绑的位置,感慨道:
“或许是命运在指点着我,无敌的路从这里开始,也将从这里名扬天下。”
“演够了没有?演够了就说现在怎么办。”木冉直接打断了名与重的感慨。
她现在对于名与重说什么,都不在意了。
她无法理解名与重经历了什么人生,会变成这个样子。
“哦,我们在这里待着就好,这个岛屿相对来说是安全的,应该还有一些隐蔽布置。
曾经这里聚集了一群无敌的存在,我的导师人族智者初羽,也曾在这里教导过我。
这个岛因为他们的存在,所以才变得特殊。
或许就是杀痕殿主都无法感知到我们。”名与重说着说着又感慨了起来。
“呵。”木冉有些不屑:
“说一个我认识的,让我感受了一下那位无敌存在的威名。”
等名与重说出来,她就反驳,让这个该死又无耻的人,无地自容。
虽然以对方的无耻不会太放在心上,但是她开心了就好。
“上次那位前辈,就是其中之一。
他是所有人的光明灯塔,无敌从他开始。”名与重看着木冉说道。
说完他也一直看着,仿佛在等对方反驳。
木冉:“……”
她还在真不敢反驳。
“无耻。”最后木冉就说了两个字。
“这个岛真的是特殊的,只要我们在这里等口子开启,最后的时候混进去就好。
这个岛貌似也有连接的坐标,我们的位置不会跟那些人重合。”名与重说道。
“你知道的挺多的。”木冉有些佩服的说道。
“当然。”名与重道。
“当初你在这里也是重要的一员吧?”
“确实很重要,无人可以代替。”
“还记得你导师对你的教导吗?”
“日夜不敢忘。”
“你导师当初为什么教导你?”
“因为导师负责拷问我。”
名与重刚刚说完,木冉就一脸戏谑的看着名与重。
面对木冉的眼神,名与重丝毫不慌,他面无表情道:
“无敌有时候就是如此,需要的是一场命运的安排,以及相识。”
“当初他们为什么要抓你?”木冉丝毫不受名与重瞎说的影响。
“别说话,他们就要开始了,而且杀痕殿主好像要出现了。”名与重打断了木冉的问话。
在名与重他们所观看到的地区,那里有着不少人,但是无法知道那些人具体修为。
不过看上去一点都不弱。
一点不比他弱多少。
这时候冥海之上,开始出现一道口子,海浪滔天仿佛要撑开那道口子。
而就在此时空中出现了一道空间大门,门中开始走出一些身穿铠甲的人。
一出来,一股强大的气息直接压了下来。
名与重他们也第一时间感受到。
“八阶问道。”木冉有些惊骇,居然有这么可怕的存在。
“冥土百炼靠前的一些人,这些人绝对是杀痕殿主的心腹。
看来那位百炼说的是真的。
杀痕殿主要去攻打陆家。”名与重有些难以置信。
冥土的平静终究还是被打破了。
杀痕殿主几乎无敌与冥土。
他还给得罪了,冥土再无他立足之地,无敌的新生即将拉开序幕。
妈呀,好怕。
“陆家是什么地方?为什么冥土的人会如此大动干戈?”木冉有些不理解。
当然,她对净土之外的世界,本就没什么了解,不知道陆家意味着什么很正常。
“应该是要杀陆水,我上次听说杀陆水可以让冥土复兴。
那位前辈好像对这件事也很感兴趣,出去了我们投奔他吧。”名与重说道。
这时候就应该去抱大腿,不行就去找他导师,一日为师终身为师。
毕竟导师是那位前辈的人。
他能跟着受到庇护。
木冉一时间没有说话,现世修真界,她是很忌惮的。
从各种记载表明,现世的强者非常多。
王女姬寻那种恐怖的存在,出去也被一剑击败。
还是同阶。
这就足以说明现世修真界的可怕。
如果真的能有一位前辈庇护,或许会好很多。
不然一旦惹到恐怖的存在,她七阶的修为,可不够看。
虽然在净土七阶已经非常强了。
但净土终究是太小了。
就在他们交谈的片刻,又走出了两位八阶的强者。
天空仿佛都因为他们的存在而有些承受不住的样子。
然而就在这时候,一股让名与重跟木冉无法直视的力量突然从天空出现。
这力量的源头在空间门对面。
明末小平民
“这,这是什么级别的存在?”木冉心中有了恐惧。
这种可怕的存在,别说她了,就是净土都不愿意为敌吧?
冥土居然有这等可怕的存在。
“杀,杀痕殿主亲至。”名与重中心同样布满恐惧。
他之前哪怕再自信这个地方安全,现在也依然担心杀痕殿主往这边看一眼。
他们根本承受不住。
大道天成,传说中修真境界最高的位置。
这种可怕的存在,在哪都无法被忽视。
他们无法理解,陆家到底是什么地方,需要杀痕殿主这种可怕存在,亲自出手。
木冉内心更是忌惮。
一个陆家就值得冥土杀痕殿主亲自攻打,那整个修真界到底得多可怕?
净土终究是太渺小了。
两个人被压在地上,哪怕还能说话,也不敢说话。
他们不断的收敛气息。
就怕被感知到,就怕说话会被听到。
名与重跟木冉根本看不到那边的事,也不敢看。
他们趴在地上安静的等待着,等待着一切过去。
当然,这等待对他们来说是漫长的。
因为一不小心就容易等到灭亡。
终于,不知道过去了多久,气息消失了。
名与重偷偷抬头望了过去,此时天空已然空无一物。
没有了杀痕殿主,没有了八阶强者。
没有了让他们忌惮的无数强者。
而此时,海天连接的一处口子在缩小,仿佛用不了多久就会消失。
那就是他们要的出口。
“快起来,出口要消失了,从我们这边过去,应该不会跟他们在同一个地方出现。”名与重立即站了起来。
超級酒店大鱷 我醉從皆醒
此时木冉也跟着站了起来。
她七阶的修为,本应该是强大的。
可是不知道怎么回事。
自从离开净土之后,再也没有感受过自己的强大。
仿佛到处都是比她强大的人或者兽。
哪怕她身边这个修为不如她的,都给人不好对付的感觉。
早知道她应该等到证道之后,再外出的。
不过她也没有迟疑,而是跟着名与重开始冲向通往现世修真界的入口。
她不知道在修真界中,会遇到什么。
但愿不要跟去彼岸那时候一样吧。
嗖的一声。
他们两个人平安无事的冲进了前往现世的入口。
邪炼诸天
哗啦。
下一刻他们感觉自己冲进了大海中。
是的,他们就是冲进了大海中。
名与重看了眼边上的木冉,随后抬手往上面指了指。
上面有光,也就是说他们离海面并不远。
当然,之所以不用传音,还是担心杀痕殿主可能在附近。
所以能不用力量,现在还是不用的好。
木冉点头,随后两人缓缓往水面而去。
当他们冒头的时候,发现大海一望无际,碧蓝的天空万里无云。
“这里就是现世?”木冉有些惊讶。
不知道出于什么感觉,她发现这里比净土大太多太多了。
尤其是天空,给她一种无边无际的感觉。
仿佛在天空之外,有着无尽的星域。
当然,值得高兴的是,没有跟杀痕殿主所在的位置相近。
不过远远望去,有一方的空间有些扭曲。
杀痕殿主他们的位置,应该就是那边。
“看来是安全了。”名与重浮出了水面,最后站立在大海之上。
木冉也是站在海面上:
“现在怎么办?要联系那位前辈。”
这个世界太大了,总给人一种不安的感觉。
好在不是一个人。
“嗯,我来试着联系那位前辈。”名与重说道。
只是刚刚打算联系他就愣住了。
“怎么了?”木冉问道。
名与重有些绝望道:
“我没有那位前辈的联系方式。”
木冉:“……”
然后两人大眼瞪小眼。
木冉叹息一声道:
“净土有一种秘法,据说是王女姬寻留下的,只要是接触过的人,都有可能联系到。
但是准备消耗非常大。
你来做。”
名与重:“…..”
他不太愿意,但是感觉到遥远空间都被扭曲的样子,他觉得还是别耽误时间了。
倾世狂妃不好惹 浅影陌
到时候乱跑直接在这个世界跪了就不好了。
————
入夜。
跟慕雪说了进度之后,陆水就带着真武真灵踏进了雪山中。
因为不是特别远,所以陆水没打算飞上去,一步步走上去就好。
顺便看看书。
雪山上的温度对他们来说,不算什么。
身为修真者是不担心这点寒冷的。
当然,配合天气变化加衣服也是正常的操作。
慕雪就喜欢,陆水也不反感。
所以上一世冬天,他跟慕雪就穿的厚厚的。
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是两个普通人。
秋云小镇有不少人都是这么认为。
毕竟闭关时间一长,镇上就会换不少人。
只有一些修真者,会待的更久一些。
抛去这些没用的回忆后,陆水就专心赶路。
大概在半夜的时候,他们来到了山顶。
这里有一处水池,是冰冷的水池,可是没有结冰。
而在水池的上方,漂浮着一些水团。
这些水团安静的漂浮在半空中,无根无源。
“瓶子。”看到这些水后,陆水就打算完成这一次外出的任务。
这样就能直接坐车回去。
运气不差的话,能够赶上最后一班路过的火车。
在拿到真武递上的瓶子后,陆水就直接把瓶子丢了出去。
咚的一声。
瓶子被丢到了一处水团中,随后无根水开始被瓶子吸纳。
很快一团水全都被吸纳了进去。
此时陆水伸手将瓶子收了回来。
很快两个瓶子都装好了水。
这次陆水自己收了起来。
只是刚刚把瓶子收起来,他就有些意外的看向天际。
“咦?什么人?”陆水有些不解。
但是感觉消失了。
“少爷,怎么了吗?”真武开口问道。
“有人触碰了我的命理,不过又消失了。”陆水随口解释了下。
“少爷的命理?”真灵也有些不解。
“能真正触碰到我的命理,对方应该不差,只是瞬间就消失了,实力应该也只是还行。”说着陆水便往山下走去。
也没多说什么。
真武真灵自然没有多问。
他们突然想起少爷说的那句话:说了你们也不懂。
是的,他们不懂。
————
噗!
海面上,木冉直接一口鲜血吐出,而后跌倒在水面。
她的眼中被恐惧占据,身体在不由自主的颤抖。
“怎,怎么会,怎么会有这么可怕的人?“
“他,他根本不是人,根本不是。”
木冉倒在水上,身体缩成一团,无尽的恐惧让她无法过多的思考。
就在刚刚她试着联系那位前辈,可是连接上的一瞬间,她看到了这辈子都无法想象的东西。
那是无法言喻的东西,那是比杀痕殿主还要可怕无数倍的东西。
那是代表着一切的东西。
只是简简单单的一眼,她就看到了自己的毁灭,直接被冲击重伤。
“喂喂,你怎么了?”名与重看着倒在水上的木冉有些在意。
怎么好好的就吐血了,而且这模样,仿佛是被什么可怕的东西吓到了一般。
这是什么秘法?
居然有这种恐怖的副作用。
名与重直接在海面结一层冰,然后就这样看着木冉。
他没有去叫唤,因为他发现不管他怎么叫都没用。
根本无法把对方从恐惧症叫醒。
所以只能坐在一边等待,顺便恢复实力。
刚刚的准备耗费了他全部力量。
不过他还是不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
过了许久,木冉终于不再颤抖,她也缓缓坐了起来,只是眼中有些迷茫。
“你,没事了?”名与重看着木冉有些担忧。
突然那样,挺恐怖的。
那眼神跟见鬼了一样。
木冉微微点头,随后揉了揉额头,她有些记不起来刚刚的事了。
刚刚恢复了一点意识后,她用别的法门压制住了自己的记忆。
现在的她不记得自己看到了什么。
只有这样才能完全恢复过来。
“你刚刚怎么了?”名与重问道。
“不知道,我封了自己的记忆,不然我感觉我会疯掉。”木冉起身继续道:
“我来联系那位前辈身边的两位随从。”
“不直接联系前辈?”名与重问道。
“不。”木冉看着名与重认真道:
“会死。”
被木冉这么一说,本一心背对冥土,决定走无敌之路的名与重,突然觉得要不还是回冥土吧。
……
陆水离开了天雪山脉,离车站不是很远。
“少爷,需要加快一些步伐,不然有一定可能赶不及。”真武在陆水后面轻声提醒了句。
陆水合上了在看的书,打算加快脚步。
当然,他的加快只是一步走远一些而已。
“什么人?”就在陆水打算迈步的时候,真武真灵突然同时开口。
陆水转头望了真武真灵一眼,随后就看到他们两个的命理被连接了。
只是简单的连接,没有任何伤害的可能。
“这是当通讯用?”陆水觉得对面那人也是个人才。
“这么说刚刚有人连接我的命理,也是为了通讯?”陆水心里有些意外。
看来是有人要找他。
“不用在意,对方应该是有事要说,跟对面沟通。”陆水开口提醒真武真灵。
红楼梦(白话本) 曹雪芹;彭程
因为这种连接并不稳定,随时都容易断掉。
真武真灵这时候也知道了对方的身份。
净土木冉,他们在彼之海岸见过。
“少爷,是净土公主。”真武开口说道。
“她好像有非常重要的事要说。”真灵也开口说道。
“不急,慢慢来,看看对方要说什么。”陆水拿了张椅子出来,随后坐下,等待对面的消息。
真武真灵点头立即开始跟对面交流。
他们不需要开口就能交流。
只是很快真武真灵的脸色就突然变了。
新妳若安好便是晴天
“少爷,大事不好了。”真武立即叫道。
“净土公主说,冥土十殿之一杀痕殿主,聚集了很多强者,已经来到了现世,他们要攻打陆家,杀少爷。”真灵立即补充道。
“哦?”陆水有些意外。
说实话,冥土杀痕殿主的英勇,有些让他惊讶。
居然要攻打陆家。
这是得有多大的自信。
“现在他们人在哪?”说着陆水停止了有为法。
他打算渡劫了。
时间刚刚好。
“他们是从我们上一次出来的位置出来的,应该也是在那个海域附近。”真武说道。
“净土公主还说,他们能够看到空间有一些扭曲,那些强者应该还在那海域附近。
大概在整合实力,等待进攻。”真灵跟着说道。
“那就过去一趟吧。”陆水把书收起来平静的说。
随后又问了对方一些无关紧要的事后,通讯才正式结束。
“少爷,要通知族长吗?”真武有些担心。
他们刚刚已经知道了那些人大致实力。
其他不说,光那位杀痕殿主,就令人感到恐怖。
大道天成,这境界他们少爷目前很难对付吧?
陆水把椅子收了起来,轻声笑道:
“不用,我们走一趟即可。
至于族里,不需要人提醒。”
陆家区域的防护可一点不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