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4htb都市异能 原來我是隱世高人 起點-第二百四十八章 天聖閲讀-q0tbo

原來我是隱世高人
小說推薦原來我是隱世高人
“我不想死!”
炼狱噬魔老祖发出歇斯底里地吼声,最终灰飞烟灭,死得干干净净。
整个炼狱噬魔的老巢已经消失,地面出现了一个长达数十万米的巨大沟壑,就好似被上苍给斩了一刀。
“大道圣人级的经验奶瓶,要是多来几个,肯定能够让我进化!”系统空间中,少女手捧着一个经验奶瓶,极为的喜悦。
狐戲紅塵
在敌人被许言杀死的刹那,她就能出手夺取敌人的修为化为经验奶瓶,所以许言经历的战斗越多她就越开心。
“大道圣人哪有那么容易杀。”许言淡淡开口。
异世蓝姬 筱sherry
他身后九百九百九十九座本源真界闪耀,释放出磅礴的本源之光,极为的神圣超凡。
刚刚那一拳可是凝聚了九百九十九座本源真界之力,能够杀死大道圣人没有让他感到意外,毕竟炼狱噬魔老祖也仅仅只开辟了一座本源真界而已。
许言伸手,那棵散发九宝妙光的小树飞到了他身旁。
他抓住了九宝妙树,感受着其中蕴含着的强大能量,开口赞道:“这就是九宝妙树,的确不凡。”
炼狱噬魔老祖最后太过的惊慌失措,根本就没能释放九宝妙树的全部威能,否则不会被他一拳轰杀。
九宝妙树可是一件极为超凡的圣宝,远远强于乌天神棍,当然比起天帝剑还是要差上一个层次的。
……
炼狱一处本源之力极为充沛的地方,这里有着许多宫殿林立,在其中最中间的那座金色宫殿中,一个身穿金色服饰的年轻男子目光充满压迫力地看着面前破碎的神魂玉牌,释放出凌厉的杀机。
片刻后,他缓缓转身,目光透过无尽虚空眺望远方,淡淡开口:“竟然敢杀我海山盟的人,不管你是谁,都要做好被猎杀的准备!”
旋即他下达了命令,海山盟上下所有人都要留意废弃之地方向,必须找出杀死他们海山盟成员的人。
……
反派女配要洗白 悠悠哉
许言杀死炼狱噬魔老祖后为了斩草不留根,将炼狱噬魔一族的三大圣人以及一群神灵级别的炼狱噬魔全部斩杀。
而后他就坐在虚空中修行,静静等到第二天的到来。
一日时光眨眼即逝,许言睁开灰色的眼眸,瞥了羽皇一眼,心中默念:“在炼狱噬魔老巢签到!”
他之所以在这里待上一日,就是为了签到,在新的地方初次签到的奖励会很丰富。
“签到成功,获得十宝玲珑树!”
随着系统声音响起,一棵十色小树在系统空间出现,外观和许言手中的九宝妙树极为相似。
有个欧巴想娶我 南有嘉鱼
许言神念微动,十宝玲珑树出现,然而出乎意料的一幕发生了。
exo的青春故事
只见十宝玲珑树散发出十色光辉将九宝妙树吸了过来融为了一体,于是九宝妙树消失了,只剩下了一棵发生了微妙变化的十宝玲珑树。
“自动吸收融合了九宝妙树,这十宝玲珑树恐怕不会比天帝剑差。”许言也有些意外,还是第一次见到宝物自动吸收其它宝物的情景。
不过他没有任何不悦,知晓融合了九宝妙树的十宝玲珑树会在原有的威能上变得更强。
一旁的羽皇也见到了这惊奇的一幕,连忙开口道贺:“恭喜圣人得到圣宝!”
至尊農女千千歲
见到许言的实力后,他对许言更加畏惧了,心中无比后悔之前生出算计许言的想法。
而让他庆幸的是没有真的去算计许言,否则他早就和炼狱噬魔一起死了。
许言看向羽皇,露出笑容,问道:“你知道海山盟是个什么样的势力吗?”
之前那个年轻圣人手段不凡,可以召唤真灵战斗,让他对那个年轻圣人口中的海山盟也提起了些兴趣。
他杀了那个年轻圣人,那么与海山盟也算是结仇了,多了解了解些海山盟的信息也总归是好的。
羽皇来到炼狱已经很久了,对炼狱的一些事情也算是比较了解,当即开口道:“海山盟是海山圣君创立的一个势力,只有年轻的圣人才能加入,是一个由天赋出众的年轻圣人组成的势力。”
在提起海山圣君时,他眼中露出深深的畏惧,好似那个海山圣君是什么非常可怕的人物一般。
许言注意到了羽皇的神色变化,道:“你很怕那个海山圣君?他是什么修为,大道圣人还是极道至圣?”
他还是第一次听到圣君这个称呼,按照羽皇所说的炼狱境界中,并没有圣君这么个境界,那么圣君只可能是对圣人的一种尊称,而能获得这种尊称的人必然不凡。
羽皇答道:“海山圣君是一位天圣,修为应该是大道圣人之境,但实力足以匹敌极道至圣。”
他不仅仅畏惧海山圣君,同样也畏惧许言,故而不敢有任何隐瞒。
事实上,在他心中许言也是一位天圣,而且是一位强势崛起的天圣。
“天圣又是什么意思?”许言很意外,没想到那个什么海山圣君居然如此不凡,能以大道圣人修为匹敌极道至圣。
魔欲境
恶魔的诱惑 菲菲
我为球狂
要知道圣人领域想跨越大境界对敌是十分困难的,而越往后就越难,至少在无垠天,还没有听说过有诸天至高级以下的生灵可以对抗诸天至高级生灵。
由此可见,这个海山圣君有多么的强大不凡,也难怪会让羽皇畏惧。
“天圣是对外来者中天赋、极境实力、潜力等处于最顶尖层次的年轻圣人的尊称,可以说天圣代表者圣人的极限、生灵的极尽。”羽皇充满敬畏地解释,“比如大道圣人修为的天圣就是大道圣人之境的极致,代表着大道圣人之境可以达到的最高点,是不可超越的巅峰!”
曾几何时,他也以天圣为目标而修行,而随着时间的推移,如今早已明白生灵与生灵之间是注定会有差距的。
而天圣,就是位于最顶尖的生灵,不可企及,只能仰望!
许言闻言,丝毫没有惧意,灰色的眼眸深处出现丝丝战意,带着期待地道:“这么说,我杀了一个在大道圣人之境处于最高峰的存在的手下,还算有点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