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4hrv有口皆碑的都市言情小說 近身狂婿笔趣-第一千三百三十七 要體面!鑒賞-fxx7p

近身狂婿
小說推薦近身狂婿
楚云离开官家后。
阿离的表情非常古怪。
她左看看,右看看。一脸严肃地问道:“主人,您为什么非得来官家恶心官惊雷?您就不怕激怒他吗?”
“激怒他的原因不在我,在他儿子。”楚云平静地说道。“我过来,只是和他摊牌。顺便看看他的反应。”
“他的反应真的让您很失望吗?”阿离好奇问道。
“不失望。一点儿也不失望。”楚云眯眼说道。“相反,我相信他不会失去理智。”
“而只要他不失去理智,林家就保得住。”楚云说道。
阿离微微点头。
帶著菜刀闖異界
她虽然还年轻。但这几年跟随楚云和陈生活动,总会吸收一些格局和智慧。
的确。
如果官惊雷真的疯了。
他必定会不顾一切地报复林家。
而到那时,就算楚云全力以赴,也未必保得住。自是玉石俱焚的下场。
相反。
只要官惊雷不在退休前的这几年发疯,他就能稳住官家的局势。
没有继承人,不代表官家就会倒台。
旁系的亲属,包括把权力分给他的嫡系。在退休前,大肆提拔自己人。
官家一样可以顽强地在红墙内生存下去。
只不过和官惊雷扛旗的局势,会出现一定程度的下滑。
这是不可避免的。
官惊雷终究还是在愤怒与理智之间,选择了后者。
至少在没有绝对把握之前,他不会擅自拿官家的格局冒险。
而这,也正是楚云的威慑力!
他明明不是红墙中人。
却能左右红墙顶级大鳄的思想。
甚至对其有所忌惮。
“主人,忙完了您该回薛神医那疗养了吧?”阿离催促道。“薛神医刚刚已经把陈生臭骂了一顿。”
“嗯。回去。”楚云微微点头。
这一夜发生这么多事儿。
從無限開始征服萬界 墨承影
是楚云预料之中的。
狙魔特工 皂白
但也很难瞬间全部消化。
道门再兴
……
“官惊雷废了。”
未来太迷茫 棠梨小芝
会所内。
宋靖颇有些兴奋地说道:“被林万里亲手打断了两条腿。”
“看的出来,你很高兴。甚至兴奋。”李谪仙说道。“少了他这块绊脚石,你在红墙内的路,会走的更加轻松快速。是吗?”
宋靖反问道:“你不也是吗?”
“我从没把他当成竞争对手。他年龄大了。”李谪仙摇头说道。
“那你把谁当成了竞争对手?”宋靖反问道。“我吗?”
年轻一辈。
李谪仙如果真要找一个竞争对手,那只能是他宋靖。
别人,连宋靖的法眼都进不去。
又岂会入得了自视甚高的李谪仙双眼?
李谪仙淡淡笑了笑,不置可否。
他端起茶杯抿了一口,说道:“不论如何。楚云和官家的梁子,算是结下了。而且是不死不休的那种。”
“所以你我又可以看一段好戏了。”宋靖说道。“官惊雷本来就没几年了。官世恒是官家倾注了大量心血的资本。如今被楚云毁掉。官家的发展策略个战术方针,必定会发生翻天覆地的改变。”
拯救世界的黑科技狂人 侬哥
“是的。”李谪仙说道。“你在这个时候出头。必定会得到最大的拥簇和支持。”
“你想让我树大招风?”宋靖眯眼问道。
“我想让你成为下一个挡在楚云面前的绊脚石。”李谪仙直白地说道。
“当下,红墙内唯一还可以和他竞争的,只有你。”李谪仙说道。
戰伐天下
“你呢?”宋靖反问道。
“我只是你宋大少麾下的一个小跟班,无足挂齿。”李谪仙说道。
“看来,你已经把韬光养晦学习的炉火纯青了。”宋靖意味深长地说道。
“你教的好。”李谪仙说道。
“我可没那么大的本事,能教你李大少韬光养晦。”宋靖点了一支烟,轻描淡写地说道。“这次你错失良机。下次再想在红墙内出头,可有的等。”
“我知道。我暂时还会在你的光芒之下学习。”李谪仙直白地说道。“毕竟。宋大少当下已经成为红墙内的头牌了。没人可以动摇你的根基。”
尽管这话听起来有些揶揄。
可宋靖仍然忍不住有些欣慰。
是的。
官世恒这一废。
红墙内还有谁可以与之争锋?
李谪仙的确有野心有城府。
但在名声上来说,他差了自己一大截。
就连两家在红墙内的投资比例,也完全不成正比。
宋靖,名声在外。
而李谪仙,仅是许多大人物眼里的一个武夫而已。别无他用。
……
“老爸,听说了吗?”
楚少怀闯入楚中堂的卧室。
身穿睡意的楚中堂正在洗漱,眉眼间还有些惺忪。
“没大没小。”楚中堂皱眉,吐出嘴里的泡沫。“有事不能桌上说?非得跑我房间来?”
“等不及了!”楚少怀搓手道。“刚收到的消息。官世恒被人废了一双腿。林万里干的。而我收到最新消息,林万里已经自杀了。一个钟头前。大哥去了一趟红墙,您知道去见谁?官惊雷?我严重怀疑,这件事跟我大哥有不可脱离的关系。”
消息很多,很杂。
而笼统来说。就是楚云设计,让林万里毁掉了官家的继承人。
这的确是大事。
但楚中堂并不感到意外。
甚至,这一切似乎都在他的预料之中。
“这件事就是你大哥干的。他利用两家的恩怨,布了一场杀局予以反击。”楚中堂说道。
“大哥真够狠啊!”楚少怀竖起大拇指。“这还没养好伤呢,就直接干废了官世恒。我都能想到官惊雷的脸色得差成什么样子。”
腐女聯盟
冷情前夫耍无赖
“大人物的名讳,是你能直呼的?”楚中堂冷冷说道。
楚少怀缩回脖子。
“在家里说说就行了。在外面,要体面。”楚中堂说道。“官惊雷不敢太放肆。甚至会尽量降低此事的影响。”
“为什么?”楚少怀乍舌道。“儿子都被人打断了腿。像他这样的大人物,能善罢甘休?”
“他没几年就退了。家族的后期发展,才是根本。也是侧重点。如今官世恒废了。官家在红墙内的影响力,必定大打折扣。他再闹的凶一些,保不齐会出现人走茶凉的局面。”楚中堂说道。
现如今的官惊雷,等同一个富得流油的富豪。
但未来没有了发展前景。等同坐吃山空。
这对任何大佬来说,都是最为忌讳的。
在这个节骨眼,哪个富豪还会为了一时之快而下血本意气用事?
一旦玩砸了。
必将血本无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