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p225笔下生花的都市异能小說 從鹹魚開始的異世界生活-第161章 臥定的要求看書-d3e8w

從鹹魚開始的異世界生活
小說推薦從鹹魚開始的異世界生活
卧定的脾气本就暴躁,但是面对自己的孩子,他一直很控制自己的情绪,尽量让自己不要太过暴躁。
可是卧媛他一直都小心照顾,几乎是她想做什么,他就想方设法去帮助她。比如小的时候,她说她想修仙,想成为一个很厉害的人,卧定立刻就同意了,从那时候开始,就一直带着卧媛修仙,每次自己修炼的时候,都会带上卧媛,所以卧媛才能进步那么快。
能够在一名金丹境界的人旁边修炼,对一个人的修炼是非常有帮助的。所以卧媛的进步才能如此之快,如果不是这样的话,那么卧媛现在恐怕也还只是一个融合期,虽然现在她已经降级成为融合期了。
巨星重生之豪门娇妻 茶靡月儿
不过有人在卧定旁边修炼,卧定的修炼是很难的,一般到了金丹期的人实力都已经足够强大了,所以这时候非常需要静心的修炼。一旦有人在卧定旁边,卧定就很难静下心来,所以自从带着卧媛开始修炼,卧定的修炼几乎就停滞不前了,这些年来一直都是金丹境,没有任何进步,当然也没有任何后退。
他万万没有想到,自己最为器重的女儿,竟然会做出这种荒诞的事情出来,直接逃离教派,没有任何音信。
在卧媛消失的这些天来,卧定一直在思考,是不是自己做错了什么?但越想,越发现,其实并不是,自己并没有做错什么。
所以,卧媛消失的原因,卧定是想破脑袋也想不出来,现在见到卧媛醒来的第一件事,不是问卧媛的身体如何,而是直接开口问道原因。
听到卧定的提问,卧媛早就想好了如何回答,卧媛像是下定决心了一样,直接将自己与肃风的关系一点点告诉了卧定,而且还说明了自己的决心,以及自己逃离教派的主要原因。
听完卧媛的描述,卧定再也静不下心来看陈舟救人了,瞪大眼睛看着卧媛。
只见卧定惊讶的说道:“有人看上你了?”
卧媛看着卧定那惊讶的表情,哂道:“父亲,你这话什么意思?”
“我一直担心你嫁不出去,现在得知你有了喜欢的人,而且还相互喜欢,为父甚是欣慰啊!这就是你要逃离的原因?”卧定直接说出了一句让卧媛非常震惊的话!
卧媛本来觉得,自己与肃风在一起,恐怕最为反对的人就是卧定,可是自己万万没有想到,卧定非但没有反对,反而非常支持她!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卧龙教派不是向来和肃龙教派不和么?而且…..”卧媛不解的说道,自己甚至有些怀疑自己的父亲是不是在骗自己了。
然而接下来卧定的话彻底让卧媛改观了。
“什么素来不和?素来不和的就只有我与那肃辸罢了,其实两派之间的恩怨都是因我二人起,现在卧龙三派再度有了领袖,我们三大教派就是一家人,而且什么?”
卧定说这话的时候非常平静,并没有任何对肃龙教派的愤怒,也没有任何对肃风的不满,此时肃风刚刚把潜为放下来,一脸紧张的看着卧媛这边。
肃风显得非常局促不安,两眼四处偷瞟,奈何这人群现在的声音太大了,自己根本无法听到卧媛与她的父亲卧媛在说些什么。
掃毒先鋒 韓碸
“那父亲您的意思是….”听完卧定说的话,卧媛心情大有好转,于是试探性的问道。
“什么我的意思?我的意思还不明显吗?意思就是同意啊!只不过,我对于我的女婿还是有点要求的。”卧定说话向来直率,现在和卧媛讨论终身大事也是一样,直来直去,并不会隐藏什么。
“什么要求?”卧媛紧张的问道,前面卧媛听的时候嘴角慢慢的向上扬,但是接下来的话又急转而下,卧媛的嘴角又慢慢的垂下来。
卧媛不知道卧定的要求是什么,若是是一些难为的要求,卧媛肯定不会答应,但是卧定也不会因为自己的不答应而就此放弃。
看来,两人想要真正的得到卧定的许可,还是非常有难度的。
傲视九天 灵山岛主
“要求就是,最少能够保护你的生命安全的。他现在的实力还太弱了。”卧定不急不慢的说道,
现在新的领袖诞生,恐怕新的大战不久就会到来,血族定然不会放过这等好机会,恐怕会卷土重来。所以这种时刻,最为关键的就是生命安全了。卧定还是非常有私心的,若是卧媛没有嫁出去,那么她就会一直呆在卧龙教派,卧龙教派实力强大,自然能够保护卧媛。
而卧媛嫁出去就完全不一样了,肃龙教派的实力本身就是最差,虽然有很多个战队,但那些在真正的实力面前都是形同虚设。所以卧定并不放心将自己的女儿交给肃龙教派的人。
卧定其实听到卧媛说到那个男孩的时候,就隐隐约约的猜到了那个男孩是谁,恐怕就是那个与卧媛昏倒的那名男子,那名肃辸的儿子,肃风。
不过卧定是一个恩怨分明的人,自己与肃辸的恩怨,就绝不会牵扯到其他人,哪怕是肃辸的儿子。所以卧定并没有因为这个而去难为肃风,反而是提出了自己最低的要求,若是连自己的女人都保护不了,卧定是很难将自己的女儿托付给肃风的。
所以说他现在的实力还远远不够。
之前他受伤的时候,卧定就用真气探查过他的身体,他体内的龙血已经非常稀薄了,这是肃龙教派的共同特征。所以他的天赋在整个卧龙三派来说勉强只能算是中游,而且卧定试过他的骨骼年龄,现在恐怕已经是接近三十岁了。
接近三十岁才堪堪只有融合期初期的实力,虽然说有很大的希望迈入金丹期,但那也是很久之后的事情了,现在对于卧媛来说,卧定根本就是在难为肃风。
“你的意思是要他达到金丹期才能够与我在一起?”卧媛控制自己的情绪反问到,她尽量让自己不要太激动,自己的父亲都极力克制着脾气和自己说话了,自己也要控制好情绪。
“的确如此,没有金丹期的实力,我现在无法将你托付给他。”卧定语气坚定的说道,一般卧定用这种语气说话了,那么就证明这件事在他这里没有任何商量的余地了。
“他现在就已经三十岁了,你说要他金丹期,那你这是要我一直等他到金丹境,然后嫁给一个老头子?”卧媛也直接啥也不顾了,直接开口就说道。
卧媛说的一点也没错,凭借现在肃风的天赋,虽然说有很大的概率可以迈入金丹境界,但是那也是他老年的时候了,起码还要二十年,才能迈入金丹境界!
那时候的肃风恐怕已经是五十岁了。
“我的意思断然不是如此,不要吊死在一棵树上。”卧定坚定的说道,没有半分的情面。
“什么?”卧媛的怒火已经达到了顶峰,着卧定现在每说一句话,她就有多生气。
本来卧媛觉得希望很大,但是现在看来,这卧定的一个要求,就让肃风已经非常难以接受了,连卧媛都觉得这非常的困难。就拿自己来说。就算是之前的自己没有降级的时候是心动期初期,自己要迈过心动期进入金丹境,恐怕也要十年左右。
而肃风才融合期初期,实力比自己弱很多,想要他进入金丹期,无疑就是在难为肃风。这种方式,无非就是换了一种方法,换了一种语气来拒绝自己。卧媛现在才发觉,原来卧定一直在骗自己,之前说的话说的再好,也是一片浮云。
“你不用这么愤怒,我这么做也都是为了你着想。”卧定见卧媛非常的愤怒,并不着急的说道。
卧定一点都不着急,这种终身大事,最忌讳的就是着急。
卧媛接下来没有再回应卧定,直接转身就走,卧定看着自己的女儿离开的背影摇了摇头,指尖冒出一缕很淡的真气,跟随着卧媛的方向飞去。有了第一次见到卧媛逃跑的经历,卧定现在不得不开始追踪卧媛的踪迹。
那一缕真气普通人是很难看出来的,就连肃风也无法看出来,卧媛也是一样。在场能够看出来的就只有一众长老罢了。
此时卧媛气冲冲的回到了肃风潜为旁边,而再潜为旁边的潜问长老当然看到了那一缕真气,但并没有说什么,只是嘴角翘起笑了笑。
此时陈舟这边的进度是非常的快了,这不才一会儿,陈舟就解救了八个人了,八个人的剧毒真气都被自己利用同样的方法带了出来,最后消散而去。
这八个人都是身体较为强壮的青年,所以能够承受的住那剧毒真气的冲撞,而且也不会损害的经脉,陈舟自然就不用大费精力的去铺开真气来保护他们的经脉了,这样就大幅度加快了效率。
十天之前
最后的两个,陈舟是一同进行的,再次积累了一些经验,那就是一同进行这解毒的经验,现在的陈鸿洲完全可以同时帮助两个人解毒。渐渐的陈舟也摸索出了一些门路。
会穿越的国王 佘大
其实陈舟一直都在思考,是不是自己可以布置出一个阵法来帮助他们解毒?这样的话,效率会大幅度的提高,这样就不用这样一个两个的来了,直接往那阵法中一站,那么这个剧毒真气就解开了。
陈舟是这样设想的,可是最终看来也只不过是设想,自己还没有那么强大的实力来自己设计一个阵法。
“这个阵法你有能力完成。”壬老这时突然说道。
趁着潜心进入了天牢之内带出下一批人的时间,陈舟立刻盘腿坐下来装作在恢复真气,其实人已然进入了精神世界当中。
“壬老,为何这么说?我对这个阵法没有一点思路。”陈舟缓缓的说道,而且自己设计一个阵法出来,自己完全还没有这种能力,那种小型阵法只不过是一些小技巧罢了。
“这不一定是要你真正的设计出一个这样的阵法出来,对于那些壮年,你完全就可以利用刚才设计的小型阵法,将它扩大,增强阵法的力量,完全就可以凭借阵法,将那剧毒真气扯出来。”壬老缓缓的说道。
“但是这样的话,就没有了虚像版的毒树之根进入了,那根本不可能扯出来。”陈舟回答道。
横刀夺爱:老婆乖乖让我爱 苏小雅
“那你可以事先用毒树之根包裹住啊!再让他们进入大阵之中,之后你只需要启动大阵就行了。”壬老继续回答道。
壬老的想法就是利用陈舟能够将阵法扩大的能力,来将那个阵法扩大,达到力量增加的效果。最终将人体内的剧毒真气直接扯出来。
这和之前的方法都没有什么差别,只不过就是这个阵法的勾勒了。
听到壬老的解释,陈舟大概的知道了该怎么做,他也觉得这样的确可行,而且小型阵法的扩大,自己连阵法的扩大都会了,还会怕这种小型阵法的扩大?
想到这,陈舟立刻就回到了自己的身体,随即就开始继续在心中勾勒那阵法,试图将其增大。
但是想要增大一个阵法,那么就要想到这个阵法的承受能力。现在这个阵法只不过是一个连阵眼都没有的小型阵法罢了,莽撞的增大它的能力,恐怕会适得其反,这个阵法完全会坚持不住。
果然,很多事情在想的时候都会特别简单,但一旦自己动起手来,就会变得很是困难,就像现在的陈舟一样,陈舟在手上试了几遍了,只要稍微扩大一些范围,那么这阵法就会承受不住了那强大的能量,而直接崩溃。
所以陈舟接连崩溃了几个阵法,奔溃了又立刻进行改进,继续布置,再试几次之后,陈舟意外的发现范围正在慢慢的增大。
“看来只需要不断的尝试,想象的事情还是有可能实现的啊!如果直接就放弃的话,我不知道要错过多少风景呢!”
陈舟缓缓的说道,说着,手中再度出现了一个新的那个小型阵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