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玄幻小說 我老姐實在太有錢了 線上看-第四百四十五章 晚會變故看書

我老姐實在太有錢了
小說推薦我老姐實在太有錢了我老姐实在太有钱了
因为龙灵儿的关系,于欢和娜塔莎不用邀请函也能进去。
被保镖搀扶起来的金云升,看着他们背影,咬咬牙怒吼道:“我还从来没有受过这么大委屈呢,于欢是吧?你特么给我等着。”
另一边。
于欢正在用冰冷的目光瞪着龙灵儿,都给她瞪害怕了。
吐吐小香舌解释道:“于欢,金云升找你麻烦跟我没关系,你可不要牵连到我。”
于欢呵呵冷笑一声,“和你没关系?真拿我当傻瓜吗?”
“金云升应该在追求你吧?你烦了,故意找个人当挡箭牌。”
“找谁不行?偏偏找上我。”
于欢挺无奈的,龙灵儿无形中,又给他树立了一个敌人。
龙灵儿被说的满怀歉意,道:“于欢你放心吧,金云升要找你麻烦,我肯定站在你这边。”
他最野了
“得了吧,你最好还是离我远点,省的又为我招惹不必要的麻烦。”
于欢嫌弃的把她手拿开,转身就走。
龙灵儿急了,赶紧追上去,“别着急走啊,你还没告诉我,你咋突然成为于家的小少爷了?”
故情难舍
“很意外吗?我本来就是于家的小少爷。”
“啊?那你之前怎么没说啊?你在故意对我隐瞒。”龙灵儿一副被骗得好惨的样子。
于欢瞥她一眼,道:“你不也一样隐瞒自己是龙家人的身份吗?”
龙灵儿顿时说不出话了。
关于龙灵儿是龙家人,于欢早就猜测到了,只是现在才真正确定下来。
“好了,过去的事情不谈了,不谈了。”龙灵儿想把这些事情撇过去。
于欢可没那么好说话,看着她提醒道:“离我远点吧,会带来麻烦的。”
“你……”龙灵儿气的直嘟嘴,“可恶的家伙,居然把我当成瘟神?你知不知道,有多少人想亲近我都没机会吗?”
身为龙家人,龙灵儿这么说于欢还真不否认。
“那是别人的事情,跟我无关。”
“你……”
龙灵儿气的低头直跺脚。
等她再抬起头的时候,发现于欢已经带着娜塔莎不知跑去哪里了。
娜塔莎忍不住吐槽道:“小少爷,你可真招女孩子的喜欢,刚才那个龙灵儿,对你蛮有好感的。”
于欢脸色一黑,摇摇头道:“算了吧,我可不想被她盯上,麻烦死了。”
“先找龙小姐要紧。”
于欢带着娜塔莎到处找,愣是没有见到龙小姐。
“不是说龙小姐在今晚的聚会上会出现吗?怎么还没有看见?”娜塔莎疑惑道。
“可能还没赶到吧。”
于欢干脆找个地方坐下来,边喝水边等。
“不好了!”
这时候,一声尖叫在二楼传开。
所有人都停下来,看向二楼。
几个庸人抱着一位穿白裙的女人走下来,紧张的大喊,“黎小姐昏倒了,医生?快来医生?”
龙腾宇内 风雨天下
全场混乱。
黎小姐是帝京八大隐世家族之一,黎家的女人,也是唯一继承人。
现在的黎家,就是黎小姐在管理着。
她怎么会在这种时候昏倒?
有人已经在打120急救电话。
不过事发突然,等120过来,不知道还要等多久。
“我来看看吧。”这时候,一位让于欢很熟悉的身影出现。
白元松!
于欢在云市和他见过。
当时张东山中毒,白元松和于欢共同为他解毒,于欢更胜一筹。
白元松给于欢的印象是医术可以,品行不端正,导致他的医术始终都没办法再精进一步。
“白家的医生吗?”
“太好了,快请。”
黎家几人看到白元松,眼睛都亮了,仿佛见到救星。
周围众宾客也在议论,尽显对医道白家的客气。
白元松心里兴奋,表面却装作一副谦虚的样子,拱手说道:“这次我是和白玉风少爷,白贞羽小姐一起来的。”
“他们方才有事出去,等会儿过来,我先看看吧。”
“好好好,多谢白元松先生。”
白元松的医术虽然不及白玉风,在白家中也是名列前茅的,他出手,定然能行。
此时黎沐月已经被放平在地上,白元松过去为她把脉。
两分钟后。
白元松松开手,说道:“这是中毒了。”
“中毒?”
全场哗然。
“好端端的,黎小姐怎么会中毒啊?”
若非把脉的是白元松,白家医生,黎家人都在开口臭骂了。
你懂不懂啊?怎么看的?
阴阳佛仙 木叶旋风
“是中毒,不会有错的。”白元松很确定自己的说法,跟着询问:“黎小姐是不是刚才吃了什么东西?这才导致如此的?”
黎小姐的几个庸人被投去目光,她们互相看看,连忙道:“没有啊,黎小姐饮食一切正常。”
其中一个更是急忙解释,“跟饮食没关系,跟我们更没关系。”
“难道是有人故意下毒?”白元松念叨一声,赶紧闭上嘴巴。
这可不是闹着玩的。
谁不知道黎家混乱,想赶走黎小姐的那些黎家人众多。
这种情况下黎小姐突然昏倒,事情绝对不简单。
言多必失。
若 伊
白元松害怕自己扯上没必要的麻烦。
“你们快看,黎小姐动了。”某人突然喊一声。
诸多目光投去。
黎小姐的身体正在颤抖,看起来就好像是中邪了一样。
还有她的嘴角,也在吐白沫。
“这?”
黎武真是黎家中,站在黎沐月这边的,他眉头紧皱,立即冲着不远处的一位中年男人喝道:“是不是你搞的鬼?”
中年男人叫黎青山,黎家分家之人。
和其他八大隐世家族不同,黎家分家比较强横,这黎青山,基本上掌控了一半的黎家。
若非他是分家出身,黎家现在的继承人,也不可能落在黎沐月身上。
黎青山闻言面带冷笑,沉声道:“黎武真,你可不要血口喷人,这事跟我没有半点关系。”
“你撒谎!”黎武真不相信。
黎青山道:“还是先关心关心她吧。”
黎武真狠狠蹬了黎青山一眼,看向白元松说道:“白先生,可有办法解救?”
白元松闻言,下意识看了眼黎青山,略做沉思后,他摇摇头说道:“爱莫能助。”
黎真武皱起眉头,他看明白了,白元松不是不能,是不想。
他没强求。
“快让医生赶紧过来。”
“诸位,谁能救黎小姐,我黎武真欠他一条命,做什么都行。”
黎武真是个汉子,关键时刻说出这种话。
问题是,谁能救啊?
没有一个应声的。
直到于欢开口:“我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