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趣橫生玄幻小說 左道傾天 起點-第一百一十二章 英靈墓園【爲盟主翎小夜加更!】展示

左道傾天
小說推薦左道傾天左道倾天
左小多身在高空。
只见地面,触目所及,尽是一排排的墓碑!
整整齐齐,前后左右,密密麻麻的延伸出去;一眼望不到头!
不管横竖还是斜着看,所有的墓碑,全都呈现一条直线态势,直直的蔓延向没有尽头的远方彼端。
强烈的震撼感觉,猛然间涌上心头。
而在这墓碑丛林中,隐约可见零星的人影流动,在活动,在上香,在除草,在喝酒,在静坐。
而这么多的坟墓,许多墓碑上尽显雨打风吹的浓厚痕迹。
但所有的坟头,却是连一棵杂草都没有。
不管是来扫墓的兄弟,还是在这里看守的战友,他们决不允许自己的战友坟头上,多长出来一丝杂草!
每年,都有新鲜的泥土,从远方运来,撒在坟头。
这样,在活着的人眼中看来,兄弟们就是刚刚死去,英灵未远;当年的情景,我也仍旧没有忘记,一个个面容,仍旧鲜活,仍旧留存心间。
每一个墓碑上,都有一个年轻的面容留痕。
嫡女庶夫
有的严肃,有的微笑,有的嬉皮笑脸,有的恶作剧的做鬼脸,有的还肿着眼,有的在吃馒头,口中正含着半块馒头愕然抬头……
这些一瞬定格的面容,尽都在悄然地观视着面前的世界。
静静地陪伴着,身边的战友。
还有些是男女合葬的,墓碑上的照片,乃是两位当事人的婚纱照,内中尽是在幸福的笑容,彼此依偎着,看着尘世浮华。
在左小多触目所及极远的位置,有一座巨大的石碑,冲天屹立,硕巨无朋。
目测足足有三百米高下,一眼看过去简直比一座寻常山峰还要雄伟。
上面,有巨大的黑字。
“功成不必在我,此生已经无悔;成败无非青史,我已尽力一战!”
在彼端,有一个入口、有一副对联。
“英雄之灵可入,懦夫之魂不纳!”
然后是一栋庄严肃穆的大楼,院子里摆满了花圈;就只留出一条通道,尽头乃是英灵殿;进入英灵殿,分列东南西北四个入口。
執念
东南西北四大军团的人,时刻都有人在这里驻守,迎接自己军队所属的英魂到来,各自接引英魂与之前的战友们重聚。
等左小多到了这里,自上空俯瞰之时,能够清晰的看到下面,门口站立的,尽都是满身英挺军装军人们,许多人怀中捧着灵位,捧着骨灰盒,在静静的等待。
轮到了,就和护卫的兄弟们正步上前,将自己的兄弟,送入安息之所。
轮不到,就静静等待,等待多久都行!
在将兄弟们送进去英灵殿之前,不准有任何人说话,不准有任何人有任何动作。更不准哭,更不准笑。
哪怕是等待十天,等待一个月,也必须从头至尾保持一个姿势不动不移!
兄弟远行,务必要让他安静的,安心的走,岂能有丝毫怠慢。
英灵殿内,不间断的有排列得整齐的军人鱼贯出入,迎接英灵,双方相对,敬礼;然后分成两列护卫队,护送一批英灵入殿。
牧周
远方,还有不少人不断的捧着灵牌,庄容前来。
就在最后面,静静的排队。
每一天,这里都有数万人在,却始终没有任何人出声说话,满场寂然。
除了脚步声之外,就是至极的安静,少有响动!
盛世独宠,侯门毒妻 月疏影
“这……这是……”左小多目睹这一幕,满眼尽是震惊了。
心中,已经被一片肃穆瞬时填满,莫名生出一股心酸流泪的冲动,只感觉心中难过不已,难以言喻。
在后方,永远看不到这样的景象!
这密密麻麻,绵延无穷无尽的墓碑,何止数亿人之众?
老头儿将左小多放正,解放开他的禁制,然后带着他,悄然步入了英灵殿迎接大楼中。
似乎早就约好了一般,走了没有几步。
一个一身军装的中年人就走了出来,四方脸庞,面容沉肃,眼神如同嗜血的鹰隼一般,看到老头儿,身子即时震动了一下,然后身子愈显笔挺的敬了个礼。
老头回礼,亦是满脸肃然,满身庄重,以低沉的声音道:“我带着这小家伙,往英灵圣殿墓园转转。”
中年人默默地点头,并不说话,只是一伸手,肃立。
意思显而易见,您请便。
然后又敬了个礼,转身就走,自始至终,一言不发。
“这会,他不是不会说话吧?”左小多终于没忍住,问出了心底纳闷许久的问题。
“他……会说话。”
老头儿叹口气,道:“很多很多年之前,他是最爱说话的一个人,整个团队,没有人比他的笑声多,没人比他的话多,嘴里天天说不完的话,他的兄弟们都叫他话痨。
那次,他和兄弟们执行任务,在任务完成后,他忍不住心中的兴奋,轻轻的笑了一声,说了一个字,爽。但就是那一声笑……让巫盟的人有所察觉……令到这番本已圆满的潜入任务功败垂成,一场追击战之余,此行的所有兄弟死于非命,反而是他自己,被兄弟们豁命送了出来……”
“从那之后,他就再也没有说过一句话!”
“后来,自己便申请来这英灵殿驻守,在这里……更加不需要说话。”
棠 眠
老头儿叹息着,道:“一直到现在,五千年过去了……他,连个咳嗽都没有过!甚至,连梦话,也没说过一次。”
五千年?!
左小多只感觉心头一阵酸涩火热直冲顶门,一时间,居然有一股子语不成声的感觉充斥心头,半晌无言。
老头儿带着左小多,一路从大楼走出来,然后,便已经是置身在占地异常辽阔的墓园之中。
地面平整光滑,俨然如同镜子一般。
墓碑上,一个一个的年鲜活轻的面孔,在眼前滑过。
在最靠边的位置,一个容颜绝世,倾国倾城的女子,正在墓碑上嫣然而笑。
“那是右路天王的妻子。”老头轻轻叹息一声,走过去上了一炷香,敬了一坛酒。
左小多心中一震。
右路天王的妻子?!
这等大人物……竟然也陨落了?
及至走近几步,却只墓碑上面犹有字迹——
“爱妻年风华之墓。丫头放心等我,迟早来聚,你莫小心眼,我不另娶!”
左小多的心头如同被重锤猛烈敲击,有如擂鼓。
老头轻轻叹息。
“右路天王从那之后,就一直独身至今;为了他的婚事,摘星帝君等曾经愤怒的打骂了他无数次,但每一次他都是抱头挨揍,一言不发,直到年纪越来越大了,终于再也没人催他了……”
“每年,他都会到这里来,静静的喝酒几次,妻子生日,他来,结婚纪念日,他来,妻子祭日,无有不到……”
“别看这小子好似天天没有个正形……实则心里啊,苦着呢!”
老头轻轻叹息。
“别以为成为高层就不会陨落,一样是人,一样是命,还不是说死便死,哪里有那么多的说道。”老头叹息着。
随即又往后走,来到另一个坟墓之前。
“剑帝萧无声之墓。”
“当年剑帝刀灵……威震日月关……那时候,也和现在一样;很多人,多年来打生打死,甚至,与对手都是神交已久,便如好友无异。有些更是……”
“那次战斗,坐镇东方的剑帝萧无声,突然心有所感,发书邀约对面的巫盟灵云天王喝酒。灵云天王孤身前来,两人大醉一次。”
“一个月后,剑帝为了救援被困兄弟,进入了灵云天王的埋伏,最终力战而死。灵云天王伙同另外几位巫盟天王,亲手格杀剑帝之后,将剑帝尸体送回,并且附送巫盟美酒千坛。”
“三天后,巫盟灵云天王突然无声无息的在巫盟大营归寂。”
“所有人都知道灵云天王乃是被剑帝最后一击受了暗伤,没有能撑过去。但是……只有极少数人知道,剑帝死了,灵云天王也不想活了,不愿知交独走九泉……”
老头叹息着,打开一坛酒,满上三杯,两杯在墓前,一杯自己端起来,轻声道:“兄弟啊……希望到了那边,你们不再是敌人,我在此敬你们一杯,遥祝你们并肩同行,道上不孤。”
说罢,仰头一饮而尽。
等到墓碑前酒香散出去之后,才将杯中酒轻轻洒落:“多喝点。”
又拿出几坛酒,哗哗的倾泻。
轻轻叹息,道:“巫盟灵云天王……是女子。剑帝,终生未娶;而灵云天王,终生未嫁。”
左小多闻言恍然大悟,难怪老者刚才言下隐隐,还以为那两位大佬如何如之何,原来竟是彼此立场殊异,两者难以道上并行,将心比心之下,不禁为这一对有情人感觉到了无尽的酸涩。
人的感情从来不会因为什么敌对什么世仇就压根不会发生;感情这种事,往往是最难控制的。
一旦滋生,自然也最难以控制的。
这位剑帝与这位灵云天王因敌对而彼此深知,生出好感,进而生出情愫,却从不敢说,就这么生生死死的战斗了一辈子。
你有你的责任,我有我的使命。
你无法退让,我亦无法放弃,就只能一味耗下去,直到陨落,而且是双双殒落。
左小多轻轻叹息:“那最后时刻,只怕剑帝大人……也是活够了吧?彼此牵绊折磨了整整一生……”
老者淡淡的苦笑:“当时剑帝的两个弟子,一个东方正阳,一个是剑君……均已经可以独当一面了……”
叹了口气,意境却是有余未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