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都市小说 柯學驗屍官-第432章 再見降谷警官展示

柯學驗屍官
小說推薦柯學驗屍官柯学验尸官
傍晚,林新一家。
就像小兰的拳头、柯南的球鞋,妃阿姨的料理,同样有着科学无法解释的杀伤力。
林新一有一身柯学功力护体,所以只是单单有阵呕吐的症状,状态还算可以。
但其他人…
柯南、毛利兰、小五郎,还有顺带着被邀请过去的灰原小小姐…
他们全都成了厕所的回头客,马桶的座上宾。
妃英理家的卫生间显然无法承载这么大的客流量。
于是柯南、小五郎、毛利兰等人只能疯狂内卷,竞争上岗。
一时间父慈女孝,妻贤夫良,场面很是热闹。
灰原哀的小胳膊小腿,根本抢不过这一家子。
为了缓解其车间管道压力,保障安全生产,避免泄露事故,满足污染物排放的程序标准….
林新一情急之下,不得不火速把灰原哀带回自己家。
正好他家就住在米花町的高级公寓区,离妃英理的公寓不算太远。
于是,灰原哀就顺势跳出了那激烈的竞争圈子,跟着去往男朋友家里,坐拥私家厕位、尽享贵族至尊。
许久之后…
灰原哀脚步虚浮地从卫生间里走了出来。
她一手捂着还在咕咕怪叫的肚子,一手虚扶着墙壁,走路时两只小短腿微微打着颤,像是已经有些身体发软。
但尽管如此,她还是悄悄地攥紧了拳头、绷紧了小脸,努力摆出一副仿若无事发生的清冷姿态。
没办法…
这次的事实在是太丢人了。
她作为一朵超尘脱俗的高岭之花,怎么能来来回回地跑厕所,还是在男朋友家?
“”快让这件事过去吧…”
“忘掉,赶快把这事忘掉…”
灰原哀在羞耻和绝望中不停地嘟囔着。
然后,只听林新一满怀关切地问了一句:
“志保,这次拉完了吧?”
灰原哀:“……”
混蛋,不要问我这么粗鲁的问题啊!
她小脸一阵涨红。
可这却只是一个开始。
因为林新一家可不是只有林新一,还有一个让她讨厌的坏女人。
“哟…”
贝尔摩德慵懒地靠在沙发上,嘴角还挂着戏谑的笑。
一见到灰原哀扶着墙走出来,她就刻意摆出了一副欣赏滑稽剧的轻松姿态:
“这不是宫野小姐吗?”
“几天不见,这么能拉了。”
灰原哀一阵沉默。
她现在只想找堵墙一头撞死。
“可…可恶…”
羞愤之中,灰原哀扭头便走:
“我回姐姐那里了。”
“等等,志保。”林新一及时喊住了她:“你现在两腿发软、走不动路,肯定是拉得太多,都拉脱水了。”
灰原哀:“……”
不要再提这件事了啊!
她那张小脸像是烧开的锅炉一样直冒蒸汽,脚下那虚浮无力的步伐,也在这股动力下悄然加快。
灰原哀现在只想赶快逃走,逃到林新一和贝尔摩德看不见的地方去。
但她身体失去水分过多,造成电解质紊乱,肢体瘫软无力。
现在又这样勉强自己离开。
结果就是一个蠢蠢的平地摔…
“志保!”
林新一眼疾手快地走上前来,揽住了灰原小小姐。
他没让她摔在地上,再扶着她仔细一看:
“连站都站不稳了。”
“这脱水的现象可不轻。”
林新一不由分说地把虚弱的灰原哀抱在怀里。
然后又扭头对贝尔摩德说道:
“老师,帮忙配点食盐水过来。”
“志保她需要补液。”
“嗯。”贝尔摩德点头应下,跑去厨房忙活。
林新一则是抱着灰原哀往回走,像是要让她留在家里休息。
而平时对此十分积极的灰原哀,此刻却有些不情不愿:
“不…让我回去。”
“姐姐也会照顾我的。”
她今天算是没脸待在这里了。
所以灰原哀离开的心愿非常坚定。
“好吧…那我送你回去。”林新一也不勉强。
看到灰原哀去意已决,他就简单地为她喂服了一些食盐水,然后又像送孩子上医院的温柔老父亲一样,小心地把她抱在怀里。
就这样,林新一抱着灰原哀走到玄关,忙活着往她的小脚丫子上套上凉鞋,紧接着就顺势把房门一开:
而这房门一开…
门外突然出现了一位不速之客。
那是个西装革履的陌生青年,长得相貌平平、毫无特点,一眼望去根本记不住脸。
他刚抬着手准备敲门,却正好与推门而出的林新一和灰原哀撞在了一起。
“你是哪位?”
林新一有些警惕地抢先问道。
对方露出了一个温和的笑脸:
“林管理官,别紧张。”
“我是公安调查厅的降谷零,你还记得我吧?”
“降谷零?”林新一有些在意地看了看面前这张完全陌生的脸。
“哈哈…”
“之前的易容身份不符合我的年纪,被林先生你一眼就看出了破绽。”
“所以我这次特意换了张年轻的脸,扮演起来能更容易些。”
降谷零简单地解释了两句。
说着,他又下意识地眯起眼睛,反过来观察起了林新一:
此时此刻,林新一正温柔地把灰原哀抱在怀里。
而灰原哀刚刚才从“中毒”状态下解脱。
她双颊透着羞涩的红晕,额上缀着薄薄的虚汗,刚刚才在卫生间里随手穿好的衣服,此刻也显得有些凌乱。
“唔…”
降谷警官的眼神顿时犀利起来。
“咳咳咳咳…”
林新一一阵心虚。
他下意识地想把灰原哀放到地上。
但想到她现在尚且虚弱的身体,便还是硬着头皮把她搂在怀里。
“那个…”
林新一试探着问道:
“降谷警官,你这次找我是有什么事?”
第 一 仙 師
其实不用说他也知道,公安找上门来,肯定是又有工作要请他去了。
但降谷零却不直接提这正事。
他只是很自然地走进门来,还顺手把门给关了回去:
“不急,我们进去慢慢谈。”
“克丽丝小姐也在家啊,你好!”
降谷零自来熟地跟贝尔摩德打着招呼。
等这招呼打完,他都已经自顾自地到了林新一家的客厅,还自己在沙发上找了个位置。
林新一一阵无奈,便抱着灰原哀坐了回来。
婚变 紫玉箫
灰原哀很乖巧地没有说话。
只是小心翼翼地坐在旁边装着小孩。
而那降谷零还是没有进入正题。
他反倒把那令人捉摸不透的目光,暗暗投向了林新一身边的灰原哀:
“林先生,你和这位灰原小小姐…”
“似乎关系很好啊?”
“嗯?”林新一额上差点没当场渗出一层薄汗:
该死…这家伙什么意思?
难道他卧底身份都还没暴露,就要因为这种奇奇怪怪的原因,被公安请去喝茶吗?
林新一一阵心虚不安。
只听降谷零继续试探道:
“我每次过来都能见到这位灰原小小姐。”
“她很喜欢到林先生家串门吗?”
听到这里,林新一稍稍松了口气。
他听懂了这位降谷警官的意思:
灰原哀一个小学生,平时不跟同龄人在一起玩,反而一直到他这个大人家里串门。
而他明面上的身份又不是灰原哀的亲戚,只是灰原哀监护人的朋友。
他们之间会这么亲密,的确有些令人不解。
那降谷零或许没有别的意思。
他只是下意识地感到不对劲,所以好奇地问了两句。
但问题依然严峻:
好奇,这个跟狐狸一样狡诈的家伙,开始对灰原哀感到好奇了。
如果对方真的在这股好奇的驱使下渐渐加重对灰原哀的注意,以他的观察能力,恐怕迟早会发现不对劲。
“哈哈。”
林新一还没说话,贝尔摩德就轻笑着过来替他解围。
她发挥出奥斯卡影后的演技,不由分说地坐到沙发上,将灰原小小姐搂在了自己怀里:
“是啊,这个孩子很黏人呢。”
“听说她父母都在国外,没有时间照顾她。”
“所以…”
贝尔摩德轻抚着灰原哀的茶色短发,用那慈祥老母亲的口吻说道:
“她可能是把我们两个,当成了她的爸爸妈妈吧?”
“才不是!”
灰原哀倔强地出声反击。
但这听着反而像是在向人撒娇。
降谷警官眼中的疑惑少了不少。
而贝尔摩德更是全然无视灰原小小姐的抵触,自顾自地继续说道:
“不过,这次她倒不是来串门的。”
“这小姑娘跟着她那个叫柯南的同学,在毛利小姐家里吃饭,结果一群人吃得上吐下泻,连卫生间都不够用了。”
“幸好新一当时也在,把她带回我们家里,不然…哈哈。”
她表面上像是在打趣灰原哀。
其实是在不知不觉地暗示,灰原哀并不是天天只围着林新一转的古怪小学生。
她平时还有柯南这样的小学同学,也跟同龄人在一起玩。
而且,灰原哀也不是天天都跑来串门。
她这次只是吃坏了肚子,才不得不来这求救。
“原来如此。”
降谷零不加怀疑地点了点头。
却又按捺不住地顺口感叹道:
“不过,没想到毛利小姐家的饭菜威力这么大…”
“竟然能把人吃得上吐下泻,连卫生间都不够用…”
“世上真有这么可怕的料理吗?”
林新一皱了皱眉头。
因为这位降谷先生总是像查户口一样问东问西。
所以他已经分不清这是单纯的感叹,还是不经意的试探了。
总之…跟这种眼睛尖、问题多、脸皮还厚的家伙打交道,挺让人不舒服的。
“有的。”
林新一冷着脸,趁势答道:
“我特地打包了一点带回家。”
“降谷警官,你想要试试吗?”
“这…”降谷零微微一愣:“林先生…”
“不是说那料理能把人吃坏肚子么?你还打包回家做什么?”
“取样做毒理分析。”
降谷零:“……”
一个料理而已,怎么越说越邪乎。
搞得他还真想尝一下了。
………………………..
片刻之后。
“林先生…对不起。”
“是我性格太过多疑,伤害了您的感情。”
“额…怎么突然道起歉来了?”
降谷警官没有回答。
庶女本色
他只是及时吐出了嘴里的菜,又一脸苍白地放下筷子:
“您如果有意见,可以直接提。”
“没必要谋杀国家公职人员。”
钰见
………………………..
PS:今天一更…
纠结到最后,还是删了本来打算水的警视厅恋爱日常。
这次先写主角_(:з」∠)_
等到了下个警视厅系列的案子,再决定要不要细写这条支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