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連載小說 一九八一年-第七百四十五章:無意中的尷尬推薦

一九八一年
小說推薦一九八一年一九八一年
萧蔷开口了,语调居然有点酸楚,她道:
“我不喜欢长大,我不要懂事,什么都不懂其实蛮好的。”
张春梅道:“我明白你的意思,唉!我们天天在一起都习惯成自然了,忽然间要分开,心里空落落的。”
容易多愁善感的王慧玲此时忍不住,居然泪流满面。
张倩、刘晓莉、王丽等等女孩子都泪眼朦胧。
钱爱国、成文阁、王宇都不好意思落泪,都在强忍。
黄瀚道:“干嘛这么伤感!不是说好了,你们去了上大学的城市。
第一件事就是在学校附近买下一小套房子,装上电话,想要联系谁,随时可以打电话呀!”
学习小组同学们填报的志愿都是大城市,最起码是地级市,大学附近的房子以后肯定一涨再涨。
黄瀚建议他们买房子,钱不够黄瀚借给他们,四年大学生活结束时,房价翻倍都有可能。
毕业了房子舍不得卖,出租也行,租金肯定不会低。
刘小明已经上了一年大学,当然有发言权,他道:
“你们干嘛愁眉苦脸呀!上初中、高中是最最苦的,上了大学后简直是过上了神仙般的日子。”
“这还用你说呀?我们都知道。我们是因为舍不得分开。”
“我们和你不一样,我们之间的感情你是没法体会的。”
“这样说没意思啊!我和你们也经常在一起,没啥区别。但是我跟你们不一样,我洒脱!”
“什么洒脱?没心没肺呗!”
“胡说,我其实是个感情细腻的人,我也希望能够天天和你们在一起,可是这根本不现实。”
黄瀚不想同学们谈这注定无法改变的事实,故意打岔,问道:“小明,听你姐姐说你入党了?”
刘小明最喜欢人前露脸,见黄瀚问起这件事,笑得见牙不见眼,道:
“我都是听你的,根本不听那些少不更事的同学煽动。
千金校花遇到爱 依然笑
在不少同学困惑的时候,我大讲特讲以学业为重,讲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
后来就被校长知道得到了表扬,再后来我就成为了预备党员。”
萧蔷忽闪着美眸问道:“不是因为你拿下了手枪射击、自由搏击全年级第一名啊?”
“应该不全是因为我成绩好,大部分应该是因为我思想好,政治过硬,我们年级成绩好的不少呢,今年就能入党的只有七个。”
黄瀚道:“你将来是要当人民警察的,就应该把忠于人民忠于党时时刻刻挂在嘴边。”
“你这样说话我听着别扭,挂在嘴边?我明明是记在心里好不好!”
这小子倒是没有说假话,他的思想其实蛮好的,很乐观。
腹黑小冤家:扮猪吃虎黏上你
他以前在单位上工作积极,有什么义务劳动都主动报名,从来不斤斤计较。
后来单位倒了,他依旧知足常乐,不怨天尤人。
现在的他就读苏南省人民警察学校,毕业后肯定是分配到公安局,以他的性子,肯定能够在公安系统干一辈子。
下岗肯定再也轮不到他头上。
他这个人不贪婪,不怕麻烦,从不拿腔拿调,自爱,有颗热心肠,最是适合干公务员。
再有黄瀚出出主意,动用人脉助他一臂之力,一二十年后,他有可能当上公安局长。
陆瑶调侃道:“你记在心里人家又不知道,最好还是挂在嘴边。”
“也是!我不说,校领导肯定不知道啊!我应该在记在心里的同时挂在嘴边!”
黄瀚竖起大拇指,道:“高!实在是高!”
笑点低的萧蔷忍不住,又笑了。
钱爱国道:“我们别看录像了,去格斗室见识一下苏南省人民警察学校八八届自由搏击冠军的战斗力。”
成文阁道:“钱爱国,你要当心,刘小明今非昔比呀!”
“不一定,打过才知道谁更厉害。”
大家说走就走,根本没人愿意留下看录像。
事实证明刘小明这一年学到真功夫且下了苦功,虽然钱爱国很抗揍,但还是连输三局。
刘小明得意洋洋,不住偷眼瞧萧蔷,王宇很识相,根本没敢挑战。
然成文阁牛高马大,跟特瘦的刘小明不是一个量级,刘小明取巧的手段无效。
一力降十会果然不假,刘小明在成文阁手上败下阵来。
纵然如此,也足以证明刘小明这个年级冠军不是浪得虚名,因为成文阁比刘小明高十公分,体重至少多五十斤。
见萧蔷双手都竖起大拇指举在胸前,笑嘻嘻瞅着他,刘小明居然立正敬礼,这动作瞧上去真的很潇洒。
萧蔷看着欢喜,道:“你现在真的很男子汉!”
“我以前也是男子汉好不好!”
“以前不是!”
“那是什么?”
“是猴崽子!哈哈……”
“不带这样啊……”
爱,妙不可言
……
这个暑假肯定是轻松惬意,黄瀚提议大家都去“全力职中”学驾驶。
“全力职中”去年开了驾驶班,由于想学习驾驶考驾驶证的成年人越来越多,因此跟交通局、公安局合办了驾驶培训班。
三十几个教练员都是交通局、公安局退休的老驾驶员。
“全力职中”有教学用的车辆,那是十辆联运公司淘汰下来的老解放,是那一种载重两吨半的卡车,还有五辆市政府和物资局换下来的北京吉普。
“全力职中”有练习的场地,这当然得益于当初办学时就要到了地皮。
教练、老师、场地、练习车都是现成的,用足所有的时间性价比更加高。
暑假期间完全可以接受一二百学员。
学员只要不是太傻,缺课太多,学两个月通过考试拿实习证应该没问题。
这种班级跟后世的驾校差不离,用不着“全力企业”补贴,还有不少盈利。
成文阁用不着学习驾驶,他已经过了实习期,拿到了驾驶证。
也不知道驾驶技术有没有遗传,反正成文阁的开车技术很好,甚至于比黄瀚开得还要好。
黄瀚、成文阁都经常开车,沈晓蓉也拿到了驾照,学习小组同学们当然看着眼热。
他们都知道驾驶技术很重要,大学毕业后肯定用得上,能够早日拿到驾驶证,再好不过。
大家都乐意去学驾驶,连王慧玲都很积极,她告诉黄瀚,有这么多同学一起学,她胆子大多了。
她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她其实有点害怕学开车,现实生活中,确实有很多人害怕开车。
一起读高中的同学又一起学驾驶,确实能够带来很多勇气。
驾驶班的学费不便宜,一期一千二百块,如果考试通不过,下一期继续学,只要再交三百块补课费。
财大气粗的黄瀚当然不可能要求负责“全力职中”驾驶培训班的负责人给予减免或者打折。
犯不着为了一两万块钱授人以柄,他直接替学习小组的同学们出了学费。
但是同学们问起这件事时,黄瀚做出讳莫如深的表情,让他们千万别提学费的事儿,去学习时更加不要议论。
黄瀚交代大家要认真学、好好练,争取一次性过关拿到实习证,别辜负了他的一番心意。
“全力职中”的校长是黄道舟,教导处主任是黄瀚的四叔。
在干什么都得找关系的八十年代,以黄瀚的牛逼,安排几个人去驾驶培训班免费学习纯属正常。
社会风气就是如此,连睿智的张春梅都不疑有他。
大家还就真的以为他们享受到了免费待遇,他们都是聪明人,当然知道传得沸沸扬扬影响不好,一个个沉默是金。
学习小组的同学们开始学驾驶了,他们比其他学员的条件都好。
因为多了成文阁和黄瀚这两个教练,多了成文阁的吉普车,黄瀚的黑牌照桑塔拉用来练习。
成文阁的吉普车不是公家的,是交通局淘汰下来的,成胜利花了三千块钱买了下来。
成胜利家有钱,不仅仅是因为他们夫妻俩都长期担任经济效益拔尖单位的领导,工资、奖金一直都很高。
还因为每年三水市“事竟成宾馆”都有不菲的分红。
“家园集团”入股时,为了随大流,成胜利只得也借了黄道舟五万块钱入股,他另外还买了十万块,分别写了老婆和儿子的名字。
独生子成文阁早就成年了,成胜利当然愿意儿子拥有一辆小汽车。
但是为了不招摇,为了保持低调,买了一辆开不快,但是皮实抗撞击的旧二一二北京吉普。
成胜利玩车玩了几十年,给儿子选车肯定第一考虑安全性。
十个事故九个快,老吉普开不快,出大事故的机会少多了,小小的碰撞基本上伤不着驾驶员。
反正不管多旧的车到了成胜利手上,谈不上修旧如新,修整得没有大毛病那是手到擒来。
用得着市长亲自修车吗?
联运公司的领导、老师傅见成胜利来了,一个个热情似火,立刻都围着老上级嘘寒问暖。
然成胜利跟大家打过招呼后,脱去外套换上工作服,亲自钻车底下去了。
联运公司修理厂一直保留着成胜利的工具柜,而且有人天天整理、擦拭。
这是人之常情,联运公司出了交通局局长,三水市市长,整个公司都与有荣焉。
这个成胜利曾经经常使用的工位就是联运公司的荣誉,是他们炫耀的资本。
灌篮风云再起 俗男W
“昔日饭后钟,今日碧纱笼!”道出世态炎凉。
黄瀚不认为这有什么?
“饭后钟”是因为主角白吃人家的饭,理所当然挨白眼受冷落。
“碧纱笼”是主角给人家带来了荣誉和好处,理所当然被追捧。
联运公司是成胜利工作了接近二十年的地方,联运公司职工和干部以他为荣有什么不对?
只不过贵为市长的成胜利钻车底下去了,眼睁睁瞧着的领导们一个个都如同在煎熬,他们哪里肯连续煎熬几天?
然后成胜利就发现买给成文阁的这辆车用不着修了,因为他第二天下班来到工位准备继续修理时,根本找不着毛病。
那是联运公司领导等成胜利走了后,集中修理厂的最强技术力量,简直是把车拆下来重新组装了一回。
所有有问题的零件都给换了。
你不是喜欢亲自动手修车么?我们让你挑不出毛病,你还怎么修?
成胜利终于把车开走了,联运公司的领导们弹冠相庆,总算用不着如坐针毡喽!
驾驶培训班哪有可能备很多车,正常情况下是十五个人一辆练习车换着上车练习,两个教练员换班教学。
学员们跟车一天,一个人的总计练习时间都不足一个小时。
然萧蔷、陆瑶、王慧玲等等,每天想练五个小时都不成问题。
交通规则考试对于刚刚毕业的高中生来说都是小儿科,学习小组的同学们只看了一天书就全部考过关。
相信九月初,对驾驶特别感兴趣,一直在认真练习的同学们都能拿得到实习证。
张春梅、陆瑶、萧蔷、王慧玲都是黄瀚亲自开小灶。
黑牌照桑塔纳不是教练专用车,副驾驶位置上没有刹车。
为了安全起见,黄瀚都是在经济开发区完成了三通一平的场地让张春梅、陆瑶几个练车。
陆瑶、张春梅胆大学开车最容易,适应了两三个小时就能慢慢开。
萧蔷、王慧玲总是手忙脚乱,有一次让萧蔷挂档,谁知她摸过了头,一把摸上了黄瀚的裤裆。
要知道那动作是握挂档杆的,绝对是一把抓。
夏天,衣服少,没有防备的黄瀚顿时挨了一记九阴白骨爪,疼得下意识的大叫:“哎呦!赶紧松手!”
本来就手忙脚乱的萧蔷更加慌乱,更加手足无措,还好黄瀚赶紧拉起手刹的同时一只脚伸过去踩下脚刹。
萧蔷知道刚才抓住了什么,羞得无地自容。
张春梅几个都知道萧蔷刚才干什么了,都装作不知道,都面红耳赤。
“我弄疼你了?”
“还好,你先别发动,我缓一会儿。”
“你没事吧?”
“应该不会有事,我的抗击打能力还可以。”
“我太笨了!”
“没关系,熟能生巧。”
萧蔷不放心,偷眼瞧她刚才无意中抓了一大把的地方,然后她的脸更加红了,小心脏扑通扑通,觉得口干舌燥身体说不出的难受。
黄瀚特尴尬,因为忽然间被刺激到了,那里已经无法控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