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i0sk扣人心弦的都市异能 我有超體U盤笔趣-477-向死而生熱推-mukt2

我有超體U盤
小說推薦我有超體U盤
陈晨手中拎着对方的脑袋,凝神注视着变成雕像的洛杉矶市长,等了一会儿,可是却没有看到对方变成天使雕像的模样。
是因为模因的进程被打断,在往天使雕像转化的过程中先一步被自己杀死的原因?还是自己的目光制止了这种转化?
想到这里,陈晨看了看雕像身后的墙壁,同时念头一动——只听砰一声,市长办公室的墙壁上凭空被某种力量轰开了一个大洞!
大量烟尘飘起,更有阳光顺着大洞照射进来,可是陈晨只是一挥手,由市长转化而成的雕像便嗖一声飞了出去,飞到了市政厅外的草坪上,一边碎裂一边将草坪犁出一道深坑!
雕像被压进深坑内,可以避开市政厅外界路人的目光,同时让自己和雕像拉开一段距离,接着,陈晨才试着闭上眼睛,随即不到一秒便迅速睁开。
南心北往,总裁的隐婚妻 九月如歌
可是那座无头雕像依然静静躺在那里,丝毫没有动静。
看到这一幕,陈晨基本可以确定,在对方转化成新的天使雕像前,只要先一步杀死对方,就可以阻止这种转化。
总结出这个经验后,陈晨便将其先一步告诉了小X,然后才重新返回市政厅内部走廊,顺着走廊继续搜索起来。
如今洛杉矶的市政厅可谓死伤惨重,不知有几座雕像隐匿在这里,反正一路上陈晨基本上没有见到活人,只看到满地被扭断脖子的尸体。
不过似乎是因为大批警力都被用在封锁海兰克仓库区的原因,从事情发生开始到现在,竟然没有任何警察到来,反倒是不断有街边路过的行人惊疑不定的看向这边,甚至有些胆大的已经停下脚步,驻足观看起来。
原缘 月若兰
看到窗外的行人,陈晨不禁皱了皱眉,如果这群人不巧拍摄到天使雕像,那就问题大了,不过就在他准备随手捡起一把保安的配枪,开几枪将这群人吓退的时候,突然心中动了动。
这群人的目光或许也是一个很好的牢笼,能限制市政厅内的天使雕像离开这里,防止更大规模的传播。
想到此处,陈晨直接按下了自己的耳麦,嘱咐道,“X,市政厅外有一群人正在拿着手机拍摄这边,你密切注意网络,如果我或者天使雕像被发布到了网络上,一定要第一时间删除销毁,然后将这个人的身份记下来。”
“明白。”
小X回答一声,至于记下来之后要做什么,小X当然心领神会。
因为是这个人如果将陈晨或者天使雕像拍摄进去,拍摄到的是陈晨还好,最多被前来收尾的黑骑士赏赐一顿记忆消除,可是如果拍摄到了天使雕像,那么就默认他自己也看到了视频中的雕像……
虽然很无情,但如果吓跑这群人,导致雕像离开市政厅进入市区,那么想要再找到它,那就难上加难了。
随即,陈晨才继续朝着市政厅深处走去。
原本陈晨以为找天使雕像的踪迹并不困难,只要跟着尸体走就够了,可是等到他走遍一楼,却也没有找到第二座雕像。
“看来还是来迟了一步。”
看到这里,陈晨不禁叹息一声,“既然那座天使雕像在发现时便位于市政厅外,看来其它雕像都已经进入市区了。”
“的确,我也从网络上搜到了相关消息。”
小X也有些垂头丧气起来,“就在半分钟前,我监听洛杉矶的警局电话,已经有人报警出现了有人脖子被扭断的报案,但是现场并没有发现雕像。”
“如果市政厅没有发现,就只好去外界寻找它们了。”
陈晨说道,他刚准备朝着市政厅的二楼走去,可是就在这时,一阵阵由远及近的警笛声突然传来。
这阵警笛声十分嘈杂,显然至少十几辆警车才能做到如此,甚至不止是警车,陈晨还听到一阵由远及近的嘟嘟声,那是直升机螺旋桨的声音。
陈晨走到墙壁的断口前朝天空中望去,果然看到远方有几颗黑点由远及近,那些黑点赫然是北美洲区标志性的支奴干直升机。
“是附近军事基地派来的援军?”
陈晨皱了皱眉,既然援军来了,他自然不需要继续在这里冒险了,况且自己刚刚宰了洛杉矶市长,又身处这么一座满地尸体的市政厅内,就算想要解释也是解释不通的。
想到这里,陈晨微微摇头,直接从窗户内冲出了市政厅,并迅速朝着天空上空飞去!
咚!
一阵音爆声传来,所有人在市政厅围观的人只看到一道人影猛地从市政厅内冲出,同时周身爆出一大团水雾,整个人直接窜上了百米高的天空,随即消失不见!
“OH My GOD!”
“SUPER MAN!”
围观的人群发出阵阵惊呼,同时疯狂地按动手机快门,希望能拍摄出刚才那惊人的一幕……
飞上上千米的高空后,小X的声音才传来提示,“教父阁下,北美洲区的警察快要抵达市政厅了,您必须马上离开。”
“我已经离开了。”
陈晨深吸一口气,有些喘息着回答,“你联系上这边的警局市长,告诉他们小心市政厅前的那座用土埋起来的深坑,里面有一座杀人雕像,然后将所有从现在开始发现天使雕像的报警地址告诉我,我去解决他们。”
“可是您的身体……”
輪回的最後 孤獨的觀察著
小X有些迟疑,“您已经作战了一个晚上,过度使用场能可能会有脑损伤的风险。”
“现在顾不得这些了。”
还未说完,陈晨便打断了小X的劝说,“有很多监控是没有联网的,这些监控一旦被人看到就会生成新的天使雕像,再加上人人使用的手机,如果我不亲自动手很难清除这一切,如果真的导致模因大爆发,那才是后患无穷……”
“……明白了,我会派遣黑骑士前去配合您的。”
小X只得说道,“目前只出现了三起报警案件,分别位于市政厅西方向0.8公里处的‘布罗德现代艺术博物馆馆’、西南方向0.7公里处的‘大中央市场’,以及市政厅东北方300米外的教堂门口处。”
听到这三处地点,陈晨想也不想便朝着东北方的教堂落去,不过这一次他为了防止继续被人拍摄到,干脆拿出许久不用的隐身器,让自己彻底保持隐形。
同时因为没有进入超音速,因此当陈晨悄无声息的落在教堂大门前时,并没有任何人发现。
这是一座中世纪罗马式教堂,而此时教堂门前已经聚集了一大堆人,这群人都围在一具尸体面前,更有好事者在拿手机拍摄着这一切。
看着看热闹不嫌事大的众人,陈晨却只能无语,随即他朝周身看了看,却看到教堂的墙壁和穹顶上方有着数十座形态各异的天使雕像。
这些雕像镶嵌在教堂的外壁上,弥漫出一股浓郁的中世纪罗马气息,可是此时此刻,这些雕像仿佛都蕴含着难以言喻的杀机。
没有人知道,这些比邻节错,神态各异的天使雕像中有哪一座是真的,哪一座是假的。
陈晨保持隐身状态,从教堂大门走了进去,顿时看到一座广阔辉煌的主大厅,数十排座椅整齐的摆放在大厅中,大量的壁画围绕在四周,令人眼花缭乱。
只是因为外界发生了死亡事件,因此所有人都离开了教堂,整个教堂空空如也。
可就在这时,陈晨却突然看到在教堂大厅的顶端,耶稣十字架的两旁,各有一座天使雕像存在。
其中一座天使雕像摊开双手,似乎准备迎接上帝的怀抱,而另一座雕像则保持着静静站立的姿态,同时双手交叠在胸口,似乎在做弥撒一般。
陈晨站在大门前,静静注视着两座雕像,然后微微眨了眨眼。
顿时,那个双手交叠的雕像消失了。
陈晨瞳孔一缩,他连忙朝四下望去,这才看到那座雕像竟然出现在自己的右侧三四十米的位置,而且动作也变成了双手摊开,低着头注视双手的姿势。
好险,竟然凑巧和真正的雕像混在一起,可是……
陈晨皱了皱眉,随即却感觉有些不对,难道说十字架旁的天使雕像难道只有一边吗?
可就在陈晨察觉出不对劲的时候,突然,一股无法形容的心悸感袭来,令陈晨根本不得不选择转头,在他转头的瞬间,却看到之前那只双手摊开的雕像竟然也改变了位置,出现在自己身前四五米的过道处!
两座雕像,全都是真的!
这一刻,无法形容的危机感爆发,陈晨想也不想的飞速后退,可在他后退的同时,他只感觉自己的脖颈微微一痛,随即便是一股无法形容的麻木感袭来!
嘎巴!
直至此时,陈晨才听到一声脆响,那是自己脖颈被扭断的声音,而他他周身的场能根本无法抵挡,甚至连探测都探测不出对方的存在!
粉妆夺谋
砰!
陈晨在场能的惯性下飞速倒退,同时周身爆发出一阵阵水雾,他几乎是以瞬间加速度达到超音速的速度后退开来,可就算如此依然迟了,他的脖子已经被模因规则彻底扭断!
陈晨仿佛一滩烂泥般飞出教堂,然后在地面上大幅度翻滚起来,直至卸掉所有的惯性后,这才仿佛破麻袋般静止下来!
“嗬……嗬……”
陈晨只感觉头部一阵剧痛,他想呼吸,可是无论怎么用力都无法吸进空气,因为他的脖颈已经彻底断裂,根本无法控制肺部吸入气体……
不仅如此,他对身体的感知也开始飞速消失,只剩下脖颈处无法言喻的剧痛,以及逐渐开始模糊的意识……
“教父阁下,发生什么了?!”
“教父阁下!!!”
“陈晨!!!”
耳边传来小X的惊叫,可是陈晨已经无法回应了,他的身形从隐形状态中退出,毫无保留的呈现在地面上,再加上之前从超音速中脱出的动静,顿时将教堂外的人吓了一大跳。
这群人大部分仿佛见鬼般尖叫着逃离了这里,可是依然有好几人惊疑不定的围拢了上来……
就要死了吗?
陈晨望着天空,眼中闪过一抹对生的眷恋,这一刻,他的大脑竟然比使用NZT-48时还要清晰,一幕幕的过往从陈晨的脑海中闪烁出来,从他的出生、小学、中学、再到考上了中洲名校时父母那一抹欣喜……
然后,他的人生开始出现转折,U盘、夏茵、实验、休学、小X……
在这几秒之中,陈晨眼前仿佛有无数的记忆在不断闪烁,可是似乎是因为NZT-48的原因,他的思维却依然保持着异常的清明。
要死了吗?
不,我不会死……
伪废柴修仙 落日蔷薇
我有无上的权利、富可敌国的金钱,我还能改变世界的U盘,我怎么可能会死?
我还要照顾父母,让他们获得永生,我还要执掌地球联邦,我还要飞出地球,我有无尽的时间去完成这一切,我怎么可能会死!
我不会死!
绝不会死!
无尽的求生欲望从心中涌出,这一刻,陈晨脑海中的场能再次飞速涌出,下一秒,他脖颈的皮肤凭空撕裂,露出底部殷红的肌肉组织以及大量的血丝!
同时,他脖颈的肌肉一根根凭空断开,露出更深层的气管以及静脉和动脉,此时他的这两条血管已经彻底断裂,一经暴露便喷发出汩汩鲜血!
可是紧接着,就好像有两只看不见的手出现,他这段血管突然一点点愈合起来,不,并不是愈合,而是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束缚在一起,强行保持着血液继续流通!
笑二之死亡迷局
这一幕被几名路人看到,这些路人都仿佛见了鬼一样大声叫喊着,还有的则拿出手机惊奇的拍摄起来。
可是此时陈晨早已不在乎这些,下一刻,陈晨的肺部再次扩张重新开始恢复工作,只是这种恢复依然是以场能为动力,陈晨利用场能强行令肺部收缩和扩张。
做完这一切,陈晨继续一心多用,他又分出一股场能托起自己的身躯,让自己缓缓站了起来。
“魔鬼,魔鬼!”
看到这一幕后,所有人终于意识到面前这名中洲人诡异的一幕,他们一个个发出刺耳的惊叫,纷纷转身逃窜开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