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都市小說 我有一座藏武樓-第七百六十二章 瞭解和懷抱看書

我有一座藏武樓
小說推薦我有一座藏武樓我有一座藏武楼
郭晴少时便一直居住在百花谷当中,百花谷虽然风景秀美,丽色天成,乃是天下少有的绝景,然而终归不比外面的繁花世界多姿多彩。
郭晴除了跟随几个嬷嬷习武识文以外,最喜欢在书房当中读书。
从话本小说,到游记传记,都有兴趣,那本记载了神龙隐秘的书册,便是郭暖从襄阳郭家带出来的。
想来是有一定的可信度。
“晴儿,你和我仔细说说,那书中的具体内容,有关神龙的一切,我都要知道。”
正所谓知己知彼,百战不殆,段毅眼下对神龙的了解不多,之所以想要凑齐高手和神兵屠龙,也多是受到前世有关风云中的记忆主导。
而大夏是一个真实且怪异的世界,神龙或许会发生未知变化也说不定,所以急切想要获得更多的信息。
郭晴也知道事关重大,如果段毅铁了心要去屠龙,取龙元,那么势必是一件九死一生的事情,故而,能多了解一分,或许就能打消他那危险的想法。
“我了解的其实也不多,只是郭家的某一代先祖,应一位绝代高手的邀请,联合当时天下的十二位强者,一同前往东海屠龙,要取龙元长生不老。
那位绝代高手的出身已经不可知,只是那位记录下这件事的郭家先祖对其钦佩之至,赞其武功天下罕有,刀法通神,已经臻入绝刀之境。
其余的十二位强者,也俱都是武林中的一时之选,功力高深。
只是,那神龙本就是天地造化,玄奇诞生之物,根本不是凡人所能觊觎的。
一场大战下来,那位绝代高手,以及另外十大强者,通通惨死于神龙爪下。
至于我郭家那位先祖,还有另外两位强者,则是身负重伤,靠爆发性招数逃脱,后来回到家族没多久便逝世,临死前潦草将此事记录下来,许多地方都前后矛盾。
比如他说,按照共同的推测,他们的实力足可以斩杀神龙,共同瓜分这绝世奇珍,只不过现实却是,他们一败涂地。
还有,那位绝代高手似乎找到了那神龙的破绽与弱点,以毕生刀道修为,将其身上的一片鳞甲斩破,还不等扩大战果,就被凶性大发的神龙给杀死。”
郭晴所述说的这些让段毅本来滚烫热血冷却,昂扬的锐气遭挫,一位如同黄天魔尊一样的绝代强者,十三位当世绝顶高手,如此力量配置,竟然险些全灭,而给神龙造成的伤害,不过是区区一片鳞甲的损伤,这太过骇人了。
同时,他也在思考那位郭家先祖颇显矛盾的话,为什么明明占据优势的力量,最后反而被打的毫无还手之力呢?
他觉得这是一个很值得思考的问题,如果解决了这个疑问,或许他就能有机会做成前人未竞的事业,斩杀神龙。
并且,他觉得还有一点是至关重要的,那就是神兵,也许,那些高手之所以屠龙失败,是因为缺少神兵的关系。
天地造化,玄奇诞生之物,自然要用同样造化玄奇之物来对付,神兵之玄奇,灵性,或许就是这类天生神物的克星。
此外,段毅还对那位绝代高手斩下的那一枚龙鳞颇感兴趣。
所谓龙有逆鳞,触之必死,逆鳞之下所在,应该就是神龙的死穴,破绽。
那枚鳞片,会不会是神龙的逆鳞呢?
网游之狂舞天涯 沧浪水清兮
一个又一个想法在脑海中生出,同时,嘴上却说出一句又一句讨喜的话,将本来满是担忧的郭晴逗得咯咯直笑,两人的关系,又恢复到曾经的亲密无间……
月色幽幽,清凉如水,柔和的月光仿佛一道银色的薄纱,轻轻铺在房舍屋顶上,将静默伫立在其上的女人映衬的如梦似幻。
当段毅施展轻功,登上这飞檐斗拱的屋顶时,便见到这么一副画面。
“杨姐姐,自蓟县一别,咱们已经很久不见了,不知道你还记得我的那朵冰花,还有冰花上写的那首诗吗?
收个剑仙做跟班
日日思君不见君,共饮漓江水。
只愿君心似我心,不负相思意。
我想,你能应我的邀请来找我,应该还是对我有些情意的吧。”
歌 月
段毅上来就是一击直球,寒暄过后开门见山,纵使杨无暇再过严肃正经,面上也不禁露出一抹绯红之色,暗中啐了一口,心中却是有点甜甜的。
“我来只是想要看看你到底在搞什么把戏,现在看来,我来对了,想不到你竟然要打端王的主意。
他可是朝廷的王爷,掌有锦衣卫,我劝你还是不要轻举妄动的好。”
话是这么说,不过杨无暇还是有些关切之意藏在其中,敲打段毅,未尝不是担忧他了下麻烦。
段毅虽然至今还是童子之身,但感情经验已经不少,自然听得出杨无暇言外之意,心中一喜,几步走上前,在杨无暇还没反应过来的当口,直接紧紧抱住她,
“杨姐姐,我没有用内力,你如果真的不愿意的话,可以直接把我震开。
但我希望你能真实面对自己的内心。
我喜欢你,从第一次,第一眼,在那个荒野之外,看到你的时候,就喜欢你,我不能没有你。
答应我,这次来了,就别再走了,好吗?”
豪门禁宠:总裁老公太磨人
杨无暇虽说已经是个大姑娘,而且纵横江湖,驰骋武林,杀人不少,却从未有一个如段毅这般大胆,敢直接对她上手,将她抱住的。
而最关键,最无奈的是,这个人她非但不讨厌,反而很喜欢,是迄今为止,第一个走进她内心,也是唯一一个走进她内心的人呢。
她本来是本能的想要挣脱段毅的怀抱,不过听到段毅那坚定而又低沉的耳语,不禁迟疑了,浑身一软,无力的瘫倒在段毅的怀中,心中又是喜悦,又是羞涩,还有种满足和幸福。
女人,总归是女人,经历再多的风雨,拥有再高的声望,成就,终归是内心空虚,需要这么一个依靠,肩膀和怀抱的。
更何况,杨无暇对段毅本就是情根深种,更是恐惧一旦脱离开,就再没有这样的机会了。
这其实也和她的经历有关。
身处名门家族,父兄都是一代人杰,她对自己的要求自然很高,本来作为女儿家,她不该掺和进江湖上的腥风血雨中。
但偏偏大哥从军,二哥入江湖,父亲在六扇门中后继无人,她只能以一介女儿身踏入进来,希望能满足父亲的期望。
但其实,这并非是她的本心,现在的杨无暇,性格中强硬,正义的一面,更多的是多年历练出来的,本性中,依然还是一个向往爱情的女人。
段毅,就是敲碎她这副包装,躯壳,直接闯进她内心的人。
穿到回猫变成鼠 小小丁子
她根本无力抵挡,也没想抵挡。
段毅搂着杨无暇泛着淡淡芳香,充满弹性和柔软的身躯,双唇轻启,泛着笑意。
他知道,怀里的这个女人终归只能是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