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連載都市异能小說 吞噬星空之太上問道-第三百六十九章 雪鷹拜師!讀書

吞噬星空之太上問道
小說推薦吞噬星空之太上問道吞噬星空之太上问道
血刃神廷主殿。
随着血刃神帝宣布万花宴神廷决战开始,东伯雪鹰在内的一千九百位神级高手,都被法阵笼罩,意识挪移进入一有着连绵群山的虚幻世界中。
神廷之战,是最安全的!
因为参与者仅仅意识降临!即便战死,意识也只是从虚幻世界中回归身体。
所以,历届万花宴的神廷决战,每位参与者都会将自己全部实力展现,以求被高高在上的大能者们看中,从此鲤鱼跃龙门,成为大能者弟子。
参与决战的神级小家伙们意识都进入虚幻世界,整个神廷主殿的半空中同时显现出了连绵的群山虚影。
“神廷之战,不限一切手段,根据你们最终斩杀的毒虫数量来定出最终排名。”
一道恢弘声音响彻在虚幻世界中的每一名神级高手的耳边,“最终只有一百位能够列席万花宴,享用万花真果。这一百位是肯定会被大能者收为弟子的。若是在一百位之后……就看运气了。”
规则宣布完毕后,虚幻世界内开始凝聚出一个又一个毒虫,更有一幅无比巨大的血色榜单,将参与者的排名实时表现在上面。
千万年一度的万花宴神廷之战,正式开始。
大能者们一个个都在闲聊着,同时也观看着这虚幻世界中的场景。
对参与的神级高手来说最为重要的的神廷决战,对大能者来说只是小事,是乐子罢了。
主殿最高处,四位主宰们也在推波换盏,谈笑风声。
乾合娘娘目光扫过坐在下方的夏至,“血刃,你这小弟子真了不得,这才多久已经是四重天界神了,感觉他距离真神境也极近了。”
“还差点磨砺。”血刃神帝口中似乎并不满意,眸中浮现的一丝得意,却怎么也无法掩饰住。
“你就得了便宜卖乖吧。”乾合娘娘故意道,“才两千多年就开辟境了,加上你大弟子青君,难道非要你们师徒三人都成主宰,你才满意?”
“那也不错啊。”血刃神帝眼前一亮。
“你倒真敢想。”乾合娘娘摇头,“真不知道是你运气好,还是会教徒,一个又一个的都这么厉害。”
就是他们这些站在最巅峰的主宰们也不敢说教导的弟子都能走到这一步。
天地境的弟子对他们来说还不算什么,能开辟自己道的弟子就已经极难得了。
不一昧索取,反而能给予自己帮助的弟子,现在众主宰门下也就青君能够达到。
“不过,还是庞依更厉害些。”穿着金色甲铠的炼狱主宰注意力更多放到不远处几乎与他们平起平坐的庞依身上,“我感觉现在越来越看不透他了。若让我选择,宁愿和时空岛主那家伙斗上,也不愿对上庞依。”
炼狱主宰话音中的忌惮意味极浓,让几位主宰都不由默然。
庞依面色平和,双眸似睁非睁,整个人在喧嚣的主殿中仿佛超然物外。看到他,心灵都像是更加平静。
“庞依他的修行法就快成了。”血刃神帝赞叹道,“能另辟蹊径,将其推演完善到如今地步,一旦踏入主宰,我们这方又能多一好手,到时应对那些家伙,我们优势就更大了。”
“说起来,那帮家伙的护法越来越嚣张了,躲在六道天轮的下三洞天里边,知道我们主宰无法进入,青君庞依他们又都进入超过三次了,其他尊者去也是送死。”炼狱主宰冷哼道。
“血刃,你这徒弟夏至不是也达到开辟境了?”一直未说话的血腥主宰开口道,“可以让他进入磨炼磨炼啊,也给那些家伙搞搞破坏。”
“夏至修行时间太短,保命手段还不够,现在去那里还不是时候。”血刃神帝瞥了眼血腥主宰,淡然道,“等他实力再强些去也不迟,这么多年都这样过来了,只要巫蛐在黑雨洞天,其余的些许材料之类的让那帮家伙得去也不要紧。”
炼狱主宰、乾合娘娘都赞同点头,那么多尊者现在都不敢进入六道天轮了,让夏至现在去不过是白白浪费进入次数,还送人头给对方。
血腥主宰微微点头,接着说起另外的话题。
夏至并不知道自己刚刚被几位主宰谈论过,他正关注着虚幻世界内对决的神级高手们,小兄弟东伯雪鹰霸气睥睨,长枪所指无人可挡。
“雪鹰这枪法真不错,极点神心、世界真意的奥妙融汇其中,在此次神廷之战中,实力足以排在前三。”夏至暗道。
东伯雪鹰实力虽强,毕竟修行时间短,万花宴的规矩是只要修行一千一百万年内,只要施展的力量是神力的都可参战。
此次神廷之战,很是有几位掌握一品神心的参战者,数百万年甚至近千万年的磨练下,几乎已经是达到神级极致。
与他们相比,东伯雪鹰实力还显稚嫩。
但恰恰因此,更显东伯雪鹰的潜力非凡。
“师弟,你这同族的小兄弟天赋真的很强。”古藏帝君开口赞道,“就是不知,这小家伙是否愿意拜我为师了。”
说完,古藏帝君唤过一位侍者,递给他一枚血色令牌,“一会东伯雪鹰意识回归,将令牌送过去。”
侍者乃是一名二重天界神,双手接过令牌,恭敬应是。
参战的神级在虚幻世界中对决,大能者们观看赏乐,有看中的小家伙就派人送出令牌。
令牌内附一神念,只要对方捏碎令牌就意味着愿意拜师,神廷之战结束后,就可在血刃神帝等主宰与大能者们见证下拜师。
“师兄,想要收我这小兄弟的大能者可是不少,你可得做好出血准备。”夏至轻笑道。
“他若愿意拜入我门下,我愿收为亲传弟子。”古藏帝君道,“三祖若不收徒,其余大能者还能比过我去?”
夏至微笑不语,目光也在暗中注意着庞依、毁灭君主、竹山府主三位血刃神庭一方的尊者。
在他想来,若是雪鹰能拜在庞依门下最好,这位尊者境就能排在《宇宙神魔榜》第八名,力压血腥主宰,且门下弟子数位都是大能者,教徒水平毋庸置疑。
溺爱无限之贪财嫡妃
其次就是毁灭君主,能教出血刃神帝这位神界、深渊第一强者,还有五位弟子都是大能者,若能拜入他门下,也不会埋没雪鹰的天赋。
至于竹山府主……孤傲冷漠的性格,精力又都在自身成就主宰超脱上,夏至认为三祖中最不适合拜师的就是他。
“夏至。”高坐正殿上方的血刃神帝看向自己徒弟,见他极为关注大殿半空中的群山虚影,传音道,“这次万花宴,我师傅和庞依、竹山他们都没打算收徒,你现如今也是五方帝君了,第一次坐在这,有相中的想收徒的吗?”
夏至有些无语,看向师尊,血刃神帝嘴角的笑意明显心情不错,当即传音道,“师尊,我现在正发愁如何踏入真神境,九门一品神心已经尽皆掌握,就差一点始终不得圆满……收徒一事,弟子实在没想法。再者,这里面除了雪鹰,就没有比弟子修行时间短的。”
“修行者,达者为先,又岂是按年龄来算的。”血刃神帝轻笑道,“不过,你们夏族世界一普通物质界,竟然在同一时代,出现你和东伯雪鹰这样的天才,实在是难得。”
听到血刃神帝似乎对雪鹰颇为赞赏,夏至心中一动,连道,“师尊,您这次是否要收徒?雪鹰天赋绝佳,为人又重情义。若是能成为我师弟……”
“刚还说在为踏入真神境发愁,现在又替别人操心。”血刃神帝道,“我这次并未打算收徒。”
到了血刃神帝这一级别,收徒与否真心是看心情喜好了,对方天赋如何反而并不是最重要。
再强,你还能强过青君,还能强过夏至?
“师尊,在夏族世界,元初前辈曾化身指点过雪鹰。”夏至传音道,“只是并未表明身份,也没有说明要收雪鹰为徒。”
“那老家伙……总是喜欢如此。”血刃神帝哂笑道,“即是他看中的,那我还真不能让了。
参加万花宴的可都是属于我们血刃神廷的,元初那老家伙就算以后想要收徒,那也得看我是否乐意了。”
夏至连道:“师尊将雪鹰收入门下,绝不会失望。”
“嗯。”血刃神帝道,“那就先给他一内门弟子身份,若是修炼勤恳,再说其他。”
“谢师尊。”夏至面上浮现笑容,满是为东伯雪鹰开心喜悦。
“别只顾别人了,到是你自己的修行作何打算?”血刃神帝对自己这小弟子有人情味的表现更是满意,开口关心道。
“弟子准备外出冒险闯荡,也许就有感悟触动了。”夏至回道。
“可选好去处?”血刃神帝问道,“你如今虽然还差一点踏入真神,可境界已是开辟境,寻常的遗迹对你帮助很低了。”
夏至微微点头,“大师兄给我神界、深渊五大遗迹的情报,弟子正在犹豫,不知该如何选择。”
情报中的五大遗迹,按照排名,分别为:
第一是湖心岛遗迹。
第二是六道天轮。
第三是洞天飞舟。
第四是月亮宫。
第五是一间草堂。
“一件草堂内有着三万六千门界神级秘法,绝学只有数门,论威力还不如我传授你的《沙界》绝学,对你帮助有限。”血刃神帝说道。
“月亮宫虽然神奇,在月亮星上吸引众多大能者前去修炼,但同太阳星一般,更适合太阴一道的修行者,对你来说意义同样不大。”
夏至仔细聆听,自己师尊乃是宇宙第一人,此方宇宙对他来说能是秘密的已然不多了,随口说出来的都是其他大能者绝不了解的隐秘。
“洞天飞舟很神奇,我和众位主宰都知道那里很不一般,我尊者时去过并未有何发现,跨入主宰后就无法进入,所以到底有何奇异我也不太清楚。”血刃神帝继续道,“且洞天飞舟最是吝啬,几乎很难有所收获,若不是本身极为神奇,也不会让它名列第三遗迹。”
洞天飞舟是一不可思议的神舟巨舰,在此方宇宙已经经历数个大破灭轮回,其内有着洞天秘境,危险不算大,普通大能者就可进入,但不管是传承还是珍材宝物都绝少出产,五大遗迹中去的大能者此处最少。
“真说对你有帮助的,也就排在前两位的湖心岛遗迹和六道天轮了。”
血刃神帝喟叹道,“那是我们这方宇宙第三轮回时代两位最强者留下的遗迹,就看单是能历经宇宙大破灭而不毁,就能知道那两位前辈的手段。”
夏至点头,从大师兄青君给的情报中知道,留下湖心岛的‘剑主’和创造六道天轮的‘魔祖’,不管是哪一个轮回时代都有他们的传说。
甚至青君在情报讯息中直言,这两位就是他们宇宙自诞生起的最强者。
“六道天轮和湖心岛都有魔祖和剑主留下的传承,还有各种珍材异宝不时出现,就是真神器也经常被进去冒险的大能者得到。”血刃神帝说道,“只是如今,你暂时不去六道天轮为好。”
“这是为何?”夏至疑惑道。
六道天轮是魔祖创造,与神界齐名的黑暗深渊都是因为六道天轮而形成,乃是它们吞噬宇宙中的一切黑暗负面能量而形成。
可以说,若无六道天轮,就无黑暗深渊,也就没有深渊恶魔。
夏至对那里原本也是极为感兴趣,想要前去见识一二。
六道天轮,实际上就是六个特殊的洞天世界。
分为上三洞天和下三洞天, 其中主宰进去,是进入‘上三洞天’。主宰以下进入,是‘下三洞天’。
同时,六大洞天世界内分别藏着魔祖的其中一门传承,六大洞天,也藏有六大传承。
而这还仅仅只是绝学传承,除此之外还有许多珍藏,对修行者的吸引力更大。
“以你的实力,也许外出冒险就会碰上,现在告诉你也可以了。”血刃神帝道,“你知道我们宇宙有兴起和破灭,就如剑主和魔祖都是第三纪元的超级强者,而我们现在是第八纪元。”
“可不管是哪一纪元的高手,都算是我们这一宇宙孕育而生的生命。”
“可这个世界远远不止你所看到的这么简单……我们这一宇宙有生命,有修行者,其他宇宙自然也有。”
夏至微微点头,就如他本尊所在的吞噬世界,那明显与此方宇宙不同。
既然有了两个宇宙,那有更多的宇宙存在生命和修行自然毫不奇怪。
他可记得当初自己通过那位神秘强者元的‘界神令’能量是穿越无穷时空来到此方宇宙,一路所经的庞大巍峨能量数不胜数,在感应中不少都比吞噬世界要强大的多。
“在我们宇宙,如今就隐藏了一批家伙。他们自称为‘母祖教’,是从其他宇宙而来,修行体系和我们的完全不同。
他们并非修行内世界,也不是参悟规则奥妙。他们信奉所谓的‘母祖’,靠献祭母祖得到赐予修炼。”
血刃神帝说道,“这些家伙来到我们宇宙后,到底为何而来还不清楚,但他们就仿佛蝗虫一样,搜集我们宇宙中的各种珍材。”
“当初我们与他们发生过数次大战,他们吃了亏,现在已经不敢露面,都躲了起来。但是在一些主宰无法进入的地方,就有他们活动的踪迹了。”
“师尊您是指‘下三洞天’?”夏至说道。
“没错。”血刃神帝道,“像湖心岛等重要遗迹都是我们宇宙的前辈高人留下遗泽家乡后辈的,都是禁止外来宇宙生命进入的,一旦进入都直接遭到击杀。
可魔祖脾气怪异,留下的六道轮回洞天,是允许其他宇宙生命进入。”
“如今,母祖教的那些主宰以下被称作护法的家伙,就进入了六道天轮下三洞天,抢夺我们宇宙的宝物。”
“他们实力很强?”夏至连问道。
“他们的修行体系能修炼出匪夷所思的肉身,身体比我们的修行者普遍要强太多太多,而且力量大的惊人。
主宰以下除了庞依、青君等几个排名靠前的能压制击杀他们的护法,其他保命弱些的尊者去了就是送死。”
血刃神帝说道,“当然,主宰以下是如此,在主宰层面,规则奥妙方面他们太差,我们玩弄他们还是很轻松的。”
夏至微微点头,身体强保命手段就强,力量大攻击威势自然也大……一力降十会,若不是境界悬殊太大,同级别遇到那样的对手,确实难缠。
“所以,六道天轮那边你暂时还是不要去了。虽然就算分身死一次也能轻易修炼回来,可每个生命只能进入六道天轮三次,对你来说,每一次都弥足珍贵。”血刃神帝道,“等你踏入真神境,保命手段再强些去也不迟。”
“明白。”夏至点头,“那弟子就去湖心岛闯荡。”
“嗯,湖心岛遗迹内部有许多地方,最出名的就是‘剑界’‘永恒神宫’‘血火之门’‘毁灭洞天’四处。
前面三处,你现在都不必想,不到主宰进入就是个死,唯有毁灭洞天还可以去尝试一下。”
莫回头:背后有
说着,血刃神帝目光透着希冀,“若是能和庞依般加入毁灭军团,那你今后至少保命手段就可无忧了。”
“是,弟子定会努力。”夏至应道,目光不由自主地看向庞依。
毁灭洞天在湖心岛遗迹中,是给当初的剑主麾下兵团‘毁灭军团’居住的地方,外人达成条件是可以去参加考验申请加入的,据说加入后就可得到赐予,好处极多。
知道这隐秘讯息去尝试的高手不少,就连夏至的大师兄‘青君’在大能者时都去试过,可惜未能通过考验。
他们这一宇宙时代,唯有庞依成功通过考验,成为毁灭军团一员。
主公
据说,庞依现在实力提升如此之快,能与主宰们相媲美,也是从他加入毁灭军团后方才如此。
也因此,惹得无数人,甚至是主宰们好奇,庞依当初究竟得到了什么好处。
……师徒两人彼此传音,很快,神廷之战也进入到尾声。
此时,还在虚幻世界中的神级高手只剩不到三十位。
在开战前就耀眼无比的东伯雪鹰更是被十几位强者针对,其中掌握一品神心的高手都有两位。
东伯雪鹰在击杀数人后还是被一个名叫‘越君’的胖老者偷袭击杀。
“真是阴险。”意识刚回归的东伯雪鹰坐在席位前,摇头无奈,“明明都掌握一品神心了,还一直隐忍,直到最后偷袭我……”
他也能猜到几分对方心思,自己太年轻,掌握一品神心已经惹得不少大能者注意,所以都想击杀自己以博得大能者注意。
忽然——
好似有信号被打开,一连六位神廷的界神侍卫从远处走来,在其他同样意识回归的神级高手艳羡的目光中,走向东伯雪鹰。
“东伯。”一名界神侍卫微笑着将手中的金色令牌递给东伯雪鹰。
这位皮肤黝黑的界神侍卫看到同样来到此处,排在自己身后的其他神廷侍卫,手中都拿着各式颜色的令牌也是暗暗咂舌。
连大能者赠予令牌都好像是排队来的,经历过好几届的万花宴,他还头一次见到。
“这小子还真抢手。”夏至看到这一幕也是莞尔一笑。
他看向自己师尊,见血刃神帝同样翻出一血红色令牌,交予身旁的侍卫,才终于放下心来。
“雪鹰以后就是我小师弟了。”夏至暗道,“元初前辈,你可别怪我,是你自己不先收雪鹰的。”
至于以后两位主宰会发生什么纠葛,那就不是他该考虑的事了。
主殿内,一直关注着血刃神帝的大能者们,见到神帝赐下令牌后也是一片惊诧,而那些看中雪鹰的大能者们看到侍卫最终走向东伯雪鹰更是暗自无语。
血刃神帝要收徒,只要不傻自然知道该如何选择。
“哎……”古藏帝君一声低叹,“本想收个弟子,却是又要多一师弟了。”
“那也不错啊。”夏至笑道,“多几个师兄弟,今后我们也多一个照应。”
那边,东伯雪鹰握住刚得到的血红色令牌,却是直接懵了。
“你可愿拜在我血刃门下,为我门下内门弟子?”
令牌内的讯息就是简单的一句话,可让东伯雪鹰内心中却是掀起滔天巨浪。
他急忙抬头看向主殿深处,那里有着无形能量笼罩,看上去一片朦胧,可东伯雪鹰知道,自己那位夏大哥就在里面。
好似知道东伯雪鹰在看,在一片朦胧中,东伯雪鹰的视线里,一身穿白衣的身影渐渐清晰,正是他自小就崇拜的夏大哥。
只见夏至朝他眨巴下眼睛,嘴唇微动,虽未出声,但东伯雪鹰依旧知道,夏大哥说的是‘师弟’二字。
“哈哈,我也拜师血刃神帝了。”东伯雪鹰感觉到全身在发热,血液都在沸腾。
“夏大哥,我会真正站在你身边的。”
这一刻,东伯雪鹰心中豪情无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