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uzav超棒的都市小说 魔君你又失憶了討論-第一百零七章 油嘴滑舌推薦-ybx05

魔君你又失憶了
小說推薦魔君你又失憶了
宁宇袖摆一拂,将满桌的早点尽数扫落。满脸阴沉,浑身充满着可怕的气息。
昨日他造了一天的势,将墨君羽有龙阳之癖的消息散播出去,并且添油加醋,将他是一个三观尽毁,道德败坏的伪君子,描绘的淋淋尽致。
而且风向也是朝着他所希望的方向偏倒,可是,昨日晚上,也不知是哪个挨千刀的居然在泽丰城放烟花。
放也就算了,偏偏,要将这场烟花弄的前所未有的盛大。
现在整个泽丰城都在讨论,放烟花的金主是谁,以及隐藏在烟花背后的故事。
势头一日三涨,渐渐的就压过了墨君羽有龙阳之癖这件事。
这叫宁宇哪能甘心,气得火冒三丈,哪里还有心思吃早膳。
跪在地上的下人胆战心惊,如履薄冰。小心翼翼的出声,“公子,其实还有一件事,我们可以利用起来。”
宁宇收敛了身上的怒意,瞥了他一眼,“说。”
简单的一个字,吓得下人又是一哆嗦。他知道要是说的好了,这条命就还能多活几日,说的不好就得命丧此时。
小子,我喜歡妳 易小天
他的这位公子,只要遇到墨公子的事,就会化身为恶魔,稍不如意,就开始收割人命。
他自己没本事斗过墨公子,也就只能拿下人们出气。
下人稳住心神,“公子,可还记得一年前,风鹤楼楼主拜访墨家的事?”
宁宇不悦的扫了下人一眼。
这件事他当然记得,当然听到这个消息,心中还不甘了好长时间。他墨家居然能和风鹤楼扯上关系。
而且传闻还说是风鹤楼楼主救了墨君羽,因此还被墨君羽那张脸给迷惑了。
后来,这件事随着墨君羽的出现,风鹤楼楼主的消失,也渐渐的被人遗忘。
下人接着说:“公子,当时传闻风鹤楼楼主迷恋墨君羽,如果我们将这事再次捅出来,再加上桂花林之事,想必……”
后面的话,他没有说,也不必明说。
有些事,说的越清楚反而达不到想要的效果。
就比如现在,宁宇自行脑补着,这件事被捅出来后,墨君羽如何被人病诟,甚至有可能被那风鹤楼楼主因爱生恨,一剑封喉,血溅三尺……
“哈哈哈!”宁宇一拍桌子,满脸阴笑,“好,这件事就交给你去办。”
下人领命,松了一口气似的退下。
舆论的力量果然是强大的,不稍半个时辰就传的沸沸扬扬,并且还衍生了好多个版本。
玄帝归来
一是传言,一年前,墨君羽就已经跟风鹤楼楼主在一起了,可是后来被风鹤楼楼主玩腻了,抛弃了。现在墨君羽另寻新欢,昔日的旧爱也不知有何反应?
二是传说,墨君羽一边跟风鹤楼楼主保持着联系,一边又找了个小白脸。可是,两人幽会桂花林却被人撞见了。也不知风鹤楼楼主知道会如何做?
当然也有一股清流,拼死力争,说这一切都只是个巧合。
这么多的巧合,有几个人会信啦?
当凰久儿听到这个八卦的时候,惊的犹如一道雷在她头顶炸开,愣愣的,整个人魂不守舍的坐在院子里。
双手拖住下巴,眼神望着前方,仔细瞧就会发现,眼神空洞仿佛没有焦点,明显的魂游太虚。
墨君羽一出来,就瞧见凰久儿坐着发呆,喊了她一声也毫无反应。
眉眼微挑,勾起一丝玩味的笑。俯下身,迅速的在她樱桃小嘴上啄了一下。
这丫头发个呆都这么可爱。
一触即离之后,默默等着小女人发飙。
可是…
凰久儿愣愣的,过了好几秒,眼神才渐渐回笼,秀眉微蹙,语气清淡的问:“你什么时候出来的?你刚刚干了什么?”
墨君羽在她身旁坐下,执起茶壶,一本正经,“当然是送你一个早安吻啦。”
替嫁丫鬟:冷清王爷下堂妃
英雄聯盟
超級農民工 壹山飄雪
原以为凰久儿会恼怒的骂他“不要脸”,谁知,她只是淡淡的“哦”了一声。
就这?
漢少帝
小女人今天着实不正常。
墨君羽一门心思寻思着久儿为何不正常,俨然没发现,杯中的茶水已经溢出,而他还保持着倒茶的动作。
还是凰久儿眼尖的发现,赶紧将他手中的茶壶扶正,“墨君羽,你干嘛呢?茶水都漫出来了。”
墨君羽回过神,眸中闪过一丝惊讶,面上却不动声色,“没事,手抖了而已。”
他居然这么容易就走神了。
凰久儿揶揄他一眼,戏谑的笑道:“墨大公子,你该不会是走神了吧?想什么想的这么出神呢?”
墨君羽毫不犹豫的脱口而出,“想你。”
青兰院门外,一只脚刚踏进门内的清风,默默着被塞了一嘴狗、粮之后,又默默的退了出去。
这件事还是等楼主一个人的时候再去禀报。
其实,他不想承认自己是被他家楼主动不动就撒狗、粮的行为给酸到了。
既然这样,那就让楼主也尝一尝着急的滋味。这件事要是被久儿姑娘知道了,不知会怎样?
好期待啊!
凰久儿也是被墨君羽这猝不及防的情话,弄的有点措手不及。冰肌如玉的脸上悄悄爬过一抹嫣红。
“油嘴滑舌。”
墨君羽低笑一声,凤眸流转间邪魅妖惑,压低声线,缱绻着一丝 诱 惑,“我的嘴,我的舌,是油是滑,你不是已经尝过了么?”
赤衣少年行 灼宝
仰望幸福
“墨!君!羽!”。凰久儿整张小脸涨成了绯红色,连圆润的耳垂都羞答答的,仿佛能滴的出水来。
情人不做,總裁拜拜
狠狠的瞪了他一眼,翩然起身朝外面走去。
她这一眼毫无杀伤力,反而引的身后的男人哈哈大笑。
小女人炸毛的样子也好可爱呢!
月映飛雪 李格朗
门外,清风站在一角,对着墙壁,画着圈圈,嘴里还小声哔哔赖赖。“我什么都没听到,我什么都没听到……”
凰久儿好奇的看着他奇怪的举动,下意识的走上前,想听清楚他的自言自语。
当听清他的话,驼红的脸蛋一白,继而又转为更鲜艳的红,整个人像刚从沸水里捞起来一样。
凰久儿恼怒的一跺脚,哼了一声,转身又进了青兰院。
墨君羽:“久儿,怎么这么快就回来啦?”
凰久儿看都没看他一眼,径自进了房间。
墨君羽:“…”
小女人真的生气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