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口皆碑的都市言情小說 地府巡靈倌 愛下-第1620章 伴權壽推薦

地府巡靈倌
小說推薦地府巡靈倌地府巡灵倌
这状况持续了十几秒,某刻,她停住了颤栗。
梦还楚留香 诸葛灵霞
‘咔吧!’
骨节声响,她的脖子直溜起来。
阴气收敛一空,眼神不再空洞,而是散发幽光的锁定了我。
我就晓得了,这厮从戏中脱身了。
“你来了?难道已经过去三年了?”
持着黄金钥匙的绿墨开口了,声音冰寒彻骨。
啼笑皆非的看着这幕,很想问她一声:“莫非你从我走后就开始扮演疯女了,一直到如今?三年演疯女,还乐在其中?”
“这是什么神经病啊?”
腹诽声声,但不可表现出来。
“绿墨阁下,再度见面,姜某感觉很是开心,确如阁下所言,外头已经过去三年了。”
我努力用认真的语气回应她。
官道仙路
“姜度,因你拥有绿墨城百分之三掌控权,所以,此刻开始,你可以在城中停留三天,不管找到什么宝物或是秘术,都可以携带出去。
就这样,祝你好运,本座就不奉陪了,你可以随时离去,或者三天之后被自动传出去。”
绿墨例行公事般的絮叨一番,将黄金钥匙扔回来,转身就要走。
“且慢。”
我接住钥匙,急忙开口。
“你还有什么不明白的,还需要我复述一遍规则吗?”
绿墨转头看来,眼神中都是不耐烦。
“绿墨阁下,方外发生了天大变故,你可知晓?”
我加快语速。
“不就是异界入侵吗,有什么大不了?”
绿墨淡淡回应。
好吧,在这等诡异存在的眼中人命不值钱,这我早就有所预料。
“异界入侵,难道不会打扰到绿墨城的清净吗?”我蹙紧眉头。
“非权限者进不来,暴力轰击绿墨城,后果自负。
还有,若果遭遇抵抗不了的力量,本座会带着绿墨城换个地方,多简单的事儿?
你说这话做什么?本座对方外没什么感情,你莫要打错算盘。”
仙境
绿墨转过身来,眼神变为尖锐,警告了我一番。
“你别误会啊,就没打算拉扯你参与到方外大事中来。”我急忙解释。
“但听着像,你可别以为我平时疯疯癫癫的,就脑袋不好使。”
绿墨撇撇嘴。
“好吧,算我没问这话,打开天窗说亮话吧,绿墨阁下不在乎方外存亡,我在乎,也在乎无辜之人的性命,我想救他们!
这不是什么圣母心发作,而是我看不过眼,但目前没有那种实力,更确切的说,不管从哪一方面论,高手数量、科技水平、军队规模等等,异界都能吊打方外和方内。
我们根本就拼不过对方,所以想请教绿墨阁下,你可有改变局面的手段和方法?”
说完这话,一眨不眨的盯着她。
“方外大能都摆不平的事儿,你为何认为我有能力摆平?”
绿墨狐疑的追问。
“很简单,绿墨城中有试验场,那个试验场玄妙非凡,研究的是时间和空间法则,当时并不觉着如何,只是觉着神秘,但过去的三年间,我经历了九死一生的历练,眼界比以往更为开阔。
我回忆着绿墨城中的种种,意识到一个问题,绿墨城绝不属于方外自然诞生之物,它的等级已经超越了这个位面,只从它表现出的冰山一角,就管中窥豹了。
结论是,绿墨城拥有超越本位面的力量和手段!而这有可能改变方外世界,更能救回亿万生命。
在此,我恳请阁下帮这个忙,亿万生灵将感谢你的好,功德无量!”
说着这话,慎重的对其鞠躬一礼。
绿墨却向侧方飘了出去,并不肯受礼。
我心头‘咯噔’一下。
“姜度,你别忙着施礼,本座不想随便受你的礼,倒是聪慧嘛,抓住点蛛丝马迹推出了不少东西。
也罢,就不瞒着你了,方外的这个局面本座确实有解决方案,至于这手段从何而来,却不能奉告,只是……。”
她顿住了话头。
“只是怎样?”我急的不行。
“你用什么交换?”
绿墨冷冷的话让我僵在那里。
拯救亿万人的大手段,我又有什么能拿出手的东西去交换呢?
果然,绿墨和墓铃一个样儿,都是谈交易的祖宗,半点不肯奉献。
只占便宜不吃亏的主儿!
墓铃那里是没有解决方案的,绿墨这里能有就已经不赖了。
是的,早就询问过墓铃了,它表示无能为力。
其实很怀疑这话的真假,一直以来,墓铃给我的感觉似乎无所不能,但它不想管这事儿的意思已经表达清楚了,就不能强人所难。
沉吟半响,凝声问:“你觉着我能付出什么代价呢?实不相瞒,真就想不出自己能拿出什么东西来,关键是,得被你看的上眼。”
绿墨闻言,忽然笑了。
这一笑宛似春河解冻,很治愈,那是发自真心的笑。
我心头开始发毛了。
“莫非,你要收走我所有的阳寿?”
语声有点打颤的问了一句。
无他,墓铃就这德行,对比之下,我觉着绿墨也好不到哪里去。
“你的命还没那么值钱,本座不感兴趣。”
绿墨笑着摇头。
“那你需要什么?”
我提起警惕来:“对方莫非是知道墓铃?她不会开口所要这个吧?那是万万不成的!”
“看把你紧张的,难道本座会提出要你以身相许的条件不成?”
绿墨调侃了我一句。
“这个倒是无所谓。”
我下意识嘀咕。
“你说什么?”绿墨瞪大眼睛。
心就是一颤,恨不得打自己一番,怎么能随口胡咧咧呢?
“我是说,那怎么成?”
赶忙找补。
“咯咯咯。”绿墨讥笑起来。
我脸都被笑红了,有些恼羞成怒,瞪了她一眼:“别墨迹,有话就赶紧说。”
绿墨白了我一眼,走到一旁去找个台阶坐下。
我跟过去,距离她五米的席地而坐。
“姜度,说正事之前,本座先跟你讲一讲绿墨城吧。”
她忽然提起这个话头。
“你说,我洗耳恭听。”赶忙表态。
“绿墨城是可以移动的,这是你知道的,但你不知道的是,当你对此城的掌控权限达到百分之五后,就会在原本阳寿的基础上增加百年阳寿。
当达到百分之六后增加两百年,百分之七后增加四百年……,以此类推下去,你可以算一算若是达到百分百权限会额外收获多少年的阳寿?”
我瞪大了眼睛,暗中稍微计算一下,霎间,头都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