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不释手的都市小说 我爲國家修文物笔趣-第一千三百七十二章 誰讓他給得太多了呢 (更新完畢)推薦

我爲國家修文物
小說推薦我爲國家修文物我为国家修文物
“实在不好意思,威尔逊先生。”
向南朝鲍勃·威尔逊微微点了点头,就绕过了他身边,准备回博物馆里去,他还打算用一个下午的时间,将戴维斯的那件清雍正珐琅彩三阳开泰笔筒给修复好呢,可没有多余的时间浪费在这里。
“等等,向先生就不想知道那幅古书画是什么作品吗?”
冬天 的 柳葉
见向南要走,鲍勃·威尔逊有些着急了,他都等不及吊向南的胃口,连忙开口说道,“这幅残损的古书画,是华夏明朝著名画家、被誉为‘画仙’之称的吴彬的作品《十面灵璧图卷》!”
“画仙”吴彬的《十面灵璧图卷》?
向南脚步微微一顿,停了下来。
吴彬,字文中,自号壶谷山樵、遵道生、织履生等,兴化府莆田县人。
吴彬供职于宫廷画院,工山水,布置绝不摹古,佛像人物,形状奇怪,与前人不一,独树一帜。他是华夏国画大师,明代宫廷大画家,晚明人物“变形主义画风”和“复兴北宋经典山水画风”的主要倡导者和领导者之一,享有“画仙”之誉。
法医江瞳 海镧溪
1988年11月,其名作《文杏双禽图》被收入《华夏历代绘画》,列为华夏上下五千年的28幅绘画杰作之一。
吴彬的《十面灵璧图卷》大约创作于明朝万历三十八年(1610年),描绘的是“石隐庵居士”米万钟所藏的罕见奇石,分别绘于十图之中,各图都以真实尺寸描绘奇石的不同面。
也就是说,画家分了十个角度来描绘了这一块奇石。
这幅《十面灵璧图卷》以形写神,乃至形神兼备,除了华夏传统绘画笔墨外,又掺杂以几何原理、音律节奏、五行之说等诸多学理。
从技法所体现的思想上来看,该画作是“用三维方式解决三维的问题”,这在绘画史上都是非常少见的。
吴彬的这幅《十面灵璧图卷》,在京城的一场周年庆典拍卖会上,拍出了4.46亿元的天价,包含佣金成交价高达5.129亿元,创下了华夏古代艺术品拍卖成交的最高纪录。
也正是因为这幅古画名声太盛,向南也曾在网上搜了一下相关的信息,不过说实话,他还真想见一见这幅古画的真面目。
不过,这幅《十面灵璧图卷》光是画芯就有55.5厘米高,长度更是达到11.5米,如果再算上题跋、引首,那就更不得了,得有20多米长了,画幅可谓巨大。
【领现金红包】看书即可领现金!关注微信.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金/点币等你拿!
这样一幅古画,要修复起来也是十分麻烦的,而且自己现在还不知道它的残损程度如何,要是残损得很严重,那就更耗费时间了。
如果自己真的接下了这幅《十面灵璧图卷》的修复,那原先预定的回魔都的行程恐怕又得改了,这好像有点划不来啊,自己回魔都之后还有很多事情要做呢,总不能为了一幅古画又拖延了时间,这要是其他收藏家又拿了贵重的残损文物过来要修复,那自己怎么办?
难道就不回国了?
眼见着向南一副犹豫不决的样子,鲍勃·威尔逊大松了一口气,向南犹豫就说明还有机会,要是他直接拒绝了,那他还真没办法了呢,一旦向南回了国,那自己这幅《十面灵璧图卷》还真不知道猴年马月才能修复了。
当然,也可以交给其他文物修复师来修复,但向南就在自己的面前呢,就算他傻了,也不可能放任向南不用,把价值5亿多元的文物交给其他人来修复。
想到这里,他连忙又说道:“向先生,我知道您的‘规矩’,只要您愿意出手帮忙修复这幅《十面灵璧图卷》,我愿意将美术馆中一幅明末清初著名画家,被称之为‘清初画圣’的王翚的作品《龚蘅圃田居图(并诸家题咏)》设色纸本手卷图作为修复报酬!”
王翚,字石谷,号耕烟散人、剑门樵客、乌目山人、清晖老人等,苏州府常熟人,清代著名画家,被世人称之为“清初画圣”。
他论画主张“以元人笔墨,运宋人丘壑,而泽以唐人气韵。”所画山水不拘于一家,广采博揽,集唐宋以来诸家之大成,熔南北画派为一炉。
王翚与王时敏、王鉴、王原祁被并称为“四王”,加上吴历、恽寿平合称“清初六家”或“四王吴恽”。
这幅《龚蘅圃田居图(并诸家题咏)》是王翚于清朝康熙五十三年(1714年)时所作,当时的王翚已经八十三岁,这幅画是为友人龚翔麟所作的别号图。
龚翔麟,字天石,号蘅圃,又号稼村,晚号田居,浙江仁和人,是清代的藏书家、文学家,擅长诗词,与朱彝尊、李良年等并称为“浙西六家”。
这幅《龚蘅圃田居图(并诸家题咏)》的创作因果在卷后吴焯的诗跋等处有详实而生动的描写,在其卷首尾还有卷首尾有龚翔麟及其友人查慎行、梅庚、吴焯、邵廷采等人长题诗跋,此外还有后世藏家的一些题识,可见历代均视之甚重。
在2017年12月份在京城举行的一场秋季拍卖会上,这幅《龚蘅圃田居图(并诸家题咏)》以7475万元的高价得以成交,可见其价值。
看到向南还是没有反应,鲍勃·威尔逊这回真急了,他又说道:“向先生,我之前听说您还在大肆收购价值不高的残损华夏文物,我们威尔逊美术馆也愿意为您提供帮助的。”
鲍勃·威尔逊居然舍得将这么一幅古画作为修复《十面灵璧图卷》的报酬,确实是让向南有些心动,他沉吟了片刻,这才转头看了对方一眼,一脸淡然地说道:
“威尔逊先生,我现在没有办法给您答复,如果您愿意的话,还是先等我将登记过的这三十一件残损文物修复完毕之后,再来找我一趟吧。”
如果自己加班加点,能够提前将这三十一件残损文物全都给修复好的话,那剩下来的时间,也许就能够为鲍勃·威尔逊修复那幅《十面灵璧图卷》了。
其实他也不想破坏规矩的,可谁让鲍勃·威尔逊给得太多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