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玄幻小說 《走在爲愛奮鬥的路上》-第二四一章 國樑網戀小姝離開閆東展示

走在爲愛奮鬥的路上
小說推薦走在爲愛奮鬥的路上走在为爱奋斗的路上
语舒这天正跟青梅商量举办“秀城杯”朗诵大赛事宜,秘书进来汇报说赵国梁求见,语舒想了一会儿,才想起来赵国梁是谁,她想了一下,就说让他进来。
国梁也就进来了,国梁身材矮小,黑瘦,穿着一件红色体恤衫,黑裤子,一看就像底层工人。他点头哈腰喊“嫂子”,语舒就问他有什么事情,很显然,还有青梅在坐,是他没有想到的,所以,他就有些扭捏,不愿说话的样子。
语舒笑着说:“白总,也是你领导,怕啥?有啥事你说。”
国梁一看也没有办法,只好硬着头皮说:“嫂子,我恋爱了,想结婚,想求你给点钱,我每月那点钱,结不了婚。”
语舒笑着说:“好事呀!有了女朋友好,你给我说说哪家姑娘,如果好人家姑娘,嫂子就给你钱。”
国梁就说是网上认识的,长得很漂亮,还不嫌他穷。语舒看国梁目光闪烁,说话没有底气,就知道他没有说实话,就放下脸说:“国梁,你没有说实话,你骗嫂子呢!”
国梁就不好意思地说:“她说她是模特儿,长相漂亮,特别有气质,我怕配不上她,就说自己是富二代,是秀城集团的继承人……”
单兵联盟 红颜铭少
语舒笑着说:“完了,你们成不了,因为,你们都说了假话,就不能见面,因为,你们回不到现实中来。”国梁说他们已经联系了两三年了,她一直爱他。
语舒说:“那好,你先去跟她见一面,如果她真的是模特儿,嫂子一定帮你把她娶回来,钱不是你着急的事情,你觉得怎么样?”
国梁就同意了,说是先跟女朋友见面了再说,然后,就告辞了。青梅就说他们的爱情有些不靠谱,语舒笑一笑没说什么。
国梁是一个对爱情非常执着的男人,他相信有一段传奇的爱情,所以,他一直等待非凡浪漫的爱情的到来,所以,他就在各种社交平台上物色女朋友。
有一天,他打开QQ,就有个叫风信子的请求加为好友,他就点了同意,然后,就有一搭没一搭的开始聊天,后来他就知道了风信子原来是文学爱好者,一直也写点诗歌散文一类的情感文章。于是,文学就成了他们共同的话题。然后他就有机会读到风信子很多文章,他慢慢地喜欢上了风信子。
然后风信子就有意无意的暗示她是女的,更是经常表现出她对他的崇拜,一来二去的就成了无话不说的朋友,再后来,他们顺理成章的发展成恋人关系。
国梁真诚的将自己的照片发给风信子,让她认识自己,可是,当国梁向她讨要照片时,风信子寻找各种理由不给他发。再向她要时,她就发脾气,国梁只好作罢,他就对着一个名字开始了长达两年半的恋爱,国梁对风信子的情况还是了解不多,只知道她是个模特儿,长相漂亮,生性活泼,为人善良。
他就在年节和她生日的时候,买一些礼物送她,她收到礼物后,也并不表现得特别高兴,他就有些失望,可是,考虑到男人总会送自己喜欢的女生礼物,他还是挖空心思买一些他觉得她会喜欢的礼物送她。
他总觉得她不够爱他,她却经常说她很爱他,晚上想他睡不着觉,于是,他就经常倾诉对她的思念和爱慕,有时候,他把自己都感动了,她也很感动,他就向她讨要一张照片,她立即说将来不光给他照片,还会发视频给他,又说自己的人都是国栋的,要那照片有啥用,也就不给。
经语舒这样一说,国梁终于禁不住对风信子的思念,决定去看望她,他把自己的想法告诉风信子,她也同意了。
其实,两年的不相见的恋爱,在长期的日思夜想中,他慢慢地将对她的爱一点一点的收藏起来,沉淀在心灵深处,两人能不能在一起,就不是非常重要了,他去见她,就是为了了一个心愿——知道自己爱的女人长啥样。
他辗转来到了风信子生活的城市——佳木斯市,还是有些兴奋,就给风信子打电话,她精心打扮以后,约他在一个公园门口见面。
他躲在公园门口不远处看着门口来来往往的女性,最后他终于发现风信子出现了,因为,按约定她手上拿一份报纸。
四 爺 的 心尖 寵 妃
她有一米六左右的身高,朴实的长相,穿着白色碎花连衣裙,皮肤偏黑,总体印象是不丑,大大方方的。可是,与她给国梁留下的印象出入非常大,或者,与国梁幻想出来的大长腿,女神形象,相去甚远。不知道什么原因,他已经没有了上前与她相认的冲动。
她一遍遍发消息,问他到了没有,他迟疑了很久,给她发消息告诉说,是跟她开玩笑的,他并没有去她的城市,然后向她道歉。
他远远的看见她蹲在了公园门口左侧的地上。也许她很伤心,也许她很气愤,总之,国梁已经不大在意这些,他看着风信子蹲下身体时,反倒有一丝快感,他觉得自己有些变态,连他都对自己的心态感到吃惊。
他心如止水的离开了公园门口,内心很轻松,他不再看微信中她是谴责,辱骂,还是抱怨,总之,他觉得一切结束了,因为,他心目中的美女死了。
他找了一家像样的饭店,叫了四个菜,一瓶白酒,在他的对面也摆上一双筷子,一个酒杯,他将代表风信子的酒杯斟满酒,自己也斟满一杯酒,与风信子连碰三杯,杯杯他都喝得干干净净,他轻松的笑了,他不再祈求什么,好好想起来,两年半的时间相处,除了在微信聊天时说了一些疯话以外,什么也没有留下,连记忆都是一片空白。
他突然明白了,他刚才看见她蹲下身体时那一丝快感的原因了,这是一种报复以后的精神上的轻松,是对她两年以来对他折磨的报复。
他喝完了一瓶酒,他没有悲伤,没有怨恨,很平静的踏上了归程,坐在火车上,他打开微信,风信子发来了九十六条信息,他不再想看这些空话,他一次性删掉了所有信息,拉黑了风信子。他关了手机,舒心的靠在座椅上睡着了。
国梁从东北回来,不好意思找语舒,语舒见国梁不再找她,她就知道国梁的爱情黄了,这个事情也就过去了。
跟国梁相比,闫东就幸运多了,他身边就陪伴着一个姑娘,可是,他像防特务一样提防着周小姝。那晚以后,周小姝住进了他的家里,可是,他尽量对她近而远之,因为,他弄不清周小姝哪些话是真的,哪些话是假的,可是,他身边一个朋友也没有,有个周小姝,寂寞的时候,还有人陪自己喝酒,说说闲话,所以,他就同意她留下。但是,不让她接近公司任何业务,说的是让她干秘书,其实,也就是打扫办公室,给他端茶递水而已,每个月给她开三千五百块钱工资,说是有奖金,可是干了两个月,一分钱奖金也没有。
闫东的意思就是想从他这里弄到钱,多一分没有,愿意干你就熬着,不愿意干你就走人。
周小姝为什么能呆下来,因为,除了这里,她也没有更好的地方去,夜店,她不能再去了,她的胃病已经很严重,她天天在喝胃药,她也是个好吃懒做的家伙,刚好闫东这里事情不多,还能经常陪吃陪玩,何乐而不为?她在夜店混过,对男人还是比较了解的,闫东这个人就是在男女关系上很渣,但是,心地还善良,她想想慢慢跟闫东培养感情,有一天,他离不开她了,也许就娶了她。
但是,他们住在一起已经半个月了,闫东对她正眼也不看,根据她的经验,这是危险的,如果他们的关系再没有进展,有可能慢慢地也就散了,但是,她也没有办法,闫东总是离她远远的,就是喝了酒,也从来不跟她亲近,她又不能下作到自己送上床去。看来,靠喝大酒来打破男女关系上的僵局的方法,不适用他们的关系。
帝武至尊
周小姝害怕北林手下的人发现她,所以,她总是尽量少出门,大多时候出门就戴上墨镜,但是,不久,北林的手下还是发现他了,就打电话约她出去,她又不敢不去,只好硬着头皮去了。
她不知道幕后主使是北林,当然她也不认识北林,她只认识跟她联系的这个男人。这个男人长相有些凶狠,他问周小姝:“你个臭女人,你害怕他找不到你!你害怕你不得死吗?如果你不想活了,我现在就成全你,我直接把你的真实面目告诉给闫东,看这个老流氓怎样弄死你!你个猪脑子!”
周小妹就说:“我的胃出了毛病,不能再在夜店干了,我坚决不说我们的事情就行了,他也自认倒霉,不再想找回那些钱了。如果你敢告诉他我的身份,我就把你供出来,看谁背时!”
这男人看她这样说,只好说:“你狠,你是我的姑奶奶,我再给你两万块钱,你立马消失。干这一行是有规矩的,不能一个人身上干两次,不然会出大事,他之所以不反对你跟他混,他就在观察你呢!”那人随即就从包里拿出两万块钱给她。
这个人冷笑着说:“现在是特殊时期,不然,像你这样不信守诺言,不遵从道上规矩,现在已经烂在臭水沟里了。你一定要小心你的小命儿。”然后,转身走了。
周小姝看见他的冷笑,后背心发凉,越想越害怕,她就决定离开杭州,离开闫东。
第二天,她去买了几个卤菜,晚上弄了几个菜,给闫东打电话,要他晚上回家吃饭。闫东下班回来看见一桌子菜,还有一瓶五粮液,就很惊讶,笑着说:“小姝,你越来越能干了,弄这么多好菜,你过生日吗?”
周小姝笑着不说话,等他洗了手坐到餐桌边,就给他斟上酒,说自己胃不舒服就以茶代酒,陪他好好喝几杯。
睡龙 可大可小
她就在边上,给闫东挟菜,斟酒,闫东觉得很是享受,就高高兴兴地喝,酒喝到一半,周小姝笑着说:“闫东,以前我妈对我说,缘分是一定的,不用着急,不用强求,我还不以为然,看来是真的,我这次回来找你,其实就想跟你结百年之好,可是,经过这一段时间相处,我才发现我有情,你却无意,所以,今天我们一起喝杯酒,明天各奔东西。”然后,低下头抹泪。
闫东以为她是为了推进他们之间的感情,就笑着说:“我们还是有缘分的,一是能千万人中,邂逅;二是你不嫌弃我渣,同居一室。这得有多大的缘分!估计是万年修得的正果,别急,慢慢来。”闫东喝了酒,吃了饭,看了一会儿电视,就进卧室睡了。
晚上周小姝将自己的东西收拾好,第二天,她故意晚起床,等闫东去上班了,她才起来,将屋子收拾干净,她锁上门,拿起自己的行李坐上去北京的动车。
闫东中午回家,才发现,周小姝真的走了,他心里挺难受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