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絕倫的都市小说 近身狂婿 ptt-第一千五百零九章 還有幾年?推薦

近身狂婿
小說推薦近身狂婿近身狂婿
楚云收到了一个劲爆的消息。
这消息是卢庆之传给他的。
李北牧入红墙了。
孤身入红墙。
而且还是亲自去见薛长卿。
此刻,二人正在那小平房内碰面。
我的26岁俏老婆
楚云异常好奇地问道:“红墙内的人,是什么反应?”
“反应很多,也很复杂。”电话那头,卢庆之耐人寻味地说道。“但大家似乎都有一种默契。他俩最终会干起来。”
这个默契,楚云也有。
但李北牧为什么要亲自来见薛长卿?
难道和自己一样,仅仅只是为了和这位红墙第一人打招呼,寒暄一样?
窝在家里喝下午茶的楚云看了一眼在书房学习的苏明月二人。
他笑了笑,凑过去招呼道:“苏老师,我今天要请个假。待会儿要出门。”
“第一天上课就旷课。”苏明月头也不抬地说道。“记过一次。”
说罢,还轻轻拍了拍英雄的小肩膀:“以后别学你爸,读书就要认真刻苦。”
“嗯。”英雄小脑袋点的跟拨浪鼓似的。
伤害不高,但侮辱性极强。
楚云讪笑一声,只得耷拉着脑袋离开苏家。
上了车。
陈生也第一时间将这个消息汇报给楚云。
“去一趟楚家。”楚云说道。
“又去打扰二叔?”陈生问道。
“少废话。”楚云挑眉道。“这次他们碰头,我觉得可能会对局势造成极大的影响。包括新老势力的对抗,也会瞬间推向高峰。”
“为什么?”陈生纳闷道。“他李北牧真就能代表红墙新势力?”
“他不用代表谁。”楚云摇头说道。“他能操控的新势力,就我所知道的,已经有官家和李家了。你觉得,这红墙内又究竟有几家顶级豪门?”
这其中,还没算已经偃旗息鼓的宋家。
要知道。这任何一家顶级豪门,都是一方大鳄。是能够在自己的领域内呼风唤雨的顶级存在。
楚云有所顾虑和担忧,是很正常的。
陈生闻言,也没再多说什么。
一脚油门踩到底,直冲楚家。
当楚云来到楚家时,楚中堂已经坐在客厅等候他多时了。
很显然。这场碰面,对楚中堂来说也是异常重要的。
他眉头深锁,缓缓说道:“我无法推算李北牧的用意。但我大概能够猜到他会说什么话。”
“说什么话?”楚云惊讶道。“他敢对薛长卿,说什么话?”
见楚云如此反应。
楚中堂略微沉默了片刻。
然后,他点了一支烟,深深凝视着楚云:“要想打败一个强者,你首先,要了解这个强者。”
“很明显,你并不了解李北牧。”楚中堂说道。
“我的确不了解他。”楚云摇头说道。“我正在尝试着去了解他。”
“这一次,就是个好机会。”楚中堂说道。
“您还是没有告诉我,他会说什么话,对薛长卿说的话。”楚云说道。
“他会开门见山地告诉李北牧。他回来,是为了取代他。是为了毁灭长老会。”楚中堂说道。“他不会有任何顾虑。他也不会有任何忌惮。他想说什么,就说什么。想做什么,就做什么。”
凌 天
楚云闻言,忍不住深吸了一口冷气。
楚云觉得自己已经够狂了。
尽管近几年已经有所收敛。
但狂妄是一种态度,再收敛,其本质也不会发生改变。
可他去见薛长卿的时候,都说了些什么?
基本都是一些非常客气的寒暄话语。
甚至没说过一句冒犯的话。
而他李北牧,竟然要当面说那种话?
楚云忽然意识到了那句话的含义:人外有人,山外有山。
楚中堂抽了一口香烟。又看了楚云一眼:“你现在最大的敌人,不是薛长卿,而是李北牧。多关注他,多研究他。不论是武道境界,还是他在红墙内的布局,庞大的势力。都值得你去多推敲。”
“既然说到这儿了。”楚云慢条斯理地说道。“我最近知道了一个武道境界的新名词。”
“内劲?”楚中堂问道。
“看来只是对我而言是一个新鲜名词。”楚云说道。
“你差不多快有了。”楚中堂直白的说道。
“我已经隐隐有这种感觉了。”楚云点头说道。
楚中堂眼前一亮。却也很快就释然了。
大哥的儿子。
异界吉他手
老爷子的儿子。
萧如是的儿子。
三十岁拥有内劲,不足为奇。
甚至,他已经比大哥慢了差不多两年。
比他楚中堂,也慢了接近两年。
“二叔,您大概是个什么境界?”楚云非常好奇地问道。
“和你差不多。”楚中堂随口说道。
“这话,姑姑和我说过。”楚云翻了个白眼。“但我不论如何努力,你们也永远都能和我差不多。这就让我感到非常的不公平。”
“没必要觉得不公平。”楚中堂说道。“很多人终其一生,也赶不上你的脚步。哪怕你停滞不前了,也遥遥领先于他们。”
“李北牧呢?”楚云问道。“都说他的武道境界出神入化,达到了令人难以企及的高度。和他比起来,二叔您觉得自己到了什么位置。”
“空口无凭。”李北牧说道。“试过才知道。”
“我爸呢?”楚云又道。
“不知道。”楚中堂摇头说道。
楚云闻言,这才停止了这个话题。
他的问题,或多或少,都会交给时间来回答。
他不着急。
也没有着急的理由。
不论是李北牧还是薛长卿。对现在的楚云来说,都只是人生道路上必须去战胜的劲敌。而不是有深仇大恨到不得不杀,恨不得立马就杀的死敌。
楚云努力端正自己的心态。
因为他现在唯一能争取到优势的,或许也只剩下心态了。
实力?武道境界?势力?
他既不如李北牧。
同样不可能追赶被誉为红墙第一人的薛长卿。
“您说,他们这场碰面,会如何收场?”楚云好奇问道。
“时间会给你答案。”
而且这段时间,不会太长。或许三五分钟,最多,也就半小时。
薛长卿年纪大了。
他不可能花费太长的时间和精力来会客。
见楚云,他前后只用了五分钟。
见李北牧,又会用多久呢?
在楚云来到楚家的时候,据精确统计,李北牧进小平房,刚好两分钟。
如今,楚云喝了一杯茶。
楚中堂抽了两根烟。
大约也就五六分钟的时间。
很快。
楚云接到了卢庆之打来的电话。
李北牧出来了。
前后不超过十分钟。
快赶上楚云的两倍时间了。
“看来他李北牧的确比我有面子。”楚云放下茶杯,叹了口气。似乎多少有些沮丧。
楚中堂笑了笑。然后掐灭手中的香烟:“总有一天,你会追上他的时间。”
“二叔,你这野心太小了。”楚云挑眉说道。“我沮丧的同时,想的是将来别人要以我接待他的时间为荣幸。”
还再考虑别人是否接待我的时间够长?
那也太没出息了。
楚中堂微微一笑。点头说道:“希望你有朝一日,能成为那样的大人物。那就基本上达到你爷爷的高度了。”
楚云愣了愣。
这就是爷爷的高度?
当年的楚家,门庭若市,全凭爷爷一己之力。
红官印 大话正点
现如今。则是靠二叔支撑起来。
虽说在政坛,必定不如当年那么辉煌。
可在商界,却是呼风唤雨,搅动风云。
往后呢?
楚云这京城第一豪门的名头,真的够了吗? 含金量,真的够高吗?
楚家,真的没什么需要振兴的吗?
真的——不需要再加把劲吗?
“你见过什么大人物,来见我吗?”楚中堂意味深长地说罢,起身离开了。
他的背影并不落寞。
楚中堂很挺拔,也并没因为年龄大了。而有所弯腰。
但他这番话,对楚云而言,却如同醍醐灌脑。
让他一下子就意识到了。
现如今的楚家,已经不是当年的那个楚家了。
更不是老爷子退出红墙时的楚家。
那个第一人的位子,或许本该是老爷子去做?
两代人,都有机会。
老爷子放弃了。
第二代,也因为种种原因,不得不从商的从商。
消失的消失。
到了楚云。
一个基本胸无大志的年轻人这儿。
他有可能振兴楚家吗?
他会继承楚家三代人没完成的事儿吗?
或许,他们未必愿意这么做。
但楚云,却无形之中套上了枷锁。
成为了这样一个火种。
————
咯吱。
李北牧转身,礼貌地关上了房门。
他神情平静。情绪也没有丝毫的波澜。
他在转身的那一刻,漆黑而深邃的眸子里,却是若隐若现地闪过一道精光。
一道仿佛能吞噬苍穹的精光。
李北牧走了。
没人知道他与薛长卿是如何对话的。
又是如何结束的。
哪怕楚中堂猜到了。
可他猜的,对吗?
即便猜对了。那是全部吗?
李北牧转身,走出了小院。
何三冲没有再现身。
他只是在暗中盯着李北牧。
一如既往地仿佛一条剧毒的灵蛇。
“你觉得,薛长卿离寿终正寝,又还有几年?”李北牧头也不回地说道。“你在担心什么?你又在害怕什么?我有必要做这种没意义的事儿吗?”
扑哧!
空气中,一道气劲呼啸而至。
险些割破了李北牧的咽喉。
但这险些。这毫厘之差。在李北牧这儿,却有可能远隔万重,毕生所不能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