寓意深刻言情小說 峽谷正能量笔趣-第九百零四章 血魔流達摩?!閲讀

峽谷正能量
小說推薦峽谷正能量峡谷正能量
Theshine仔细回忆了上路的这波。
他有些明白,李秀峰前面为什么会踢出那如此蹩脚的Q技能了。
当时他仿佛看一个小丑,心中噗嗤一声,忍俊不禁。
然而蓦然回首,
小丑竟是我自己。
……
“峰哥那一脚Q歪,完全是在卖破绽放松警惕啊!”解说台上,米乐若有所思地说道。
旁边的哇哇也惊讶地说,“长见识了!真的长见识了,原来盲仔还能这样踢人,说实话峰哥没踢这一脚前,我是一看都不看好厂长抓上的。”
说到这,哇哇顿了顿,摊手道,“你想嘛,Theshine的辛德拉有E有闪,盲僧不管用哪种方式上来,以Theshine的反应完全可以后手推回去,这是百分百的,但谁能想到峰哥居然用这种方法来踢人。”
米乐闻言也笑了。
“没错,你不是百分百能E出来吗?那我就先让你推一下,恐怕大部分辛德拉推完人,都会走上去甩个W补点伤害,那这个时候就是机会。”
“嗯,没得说,只能说峰哥这波完全是把剧本都写好了。”
说到这,哇哇笑着继续道,“你知道最恐怖的是什么吗?”
“噢?是什么?”米乐配合捧哏。
“最恐怖的是峰哥这波写的不是一个剧本,而是两个剧本,Theshine一个,草丛里原地放大招的厂长一个,而他,把这个俩剧本无缝拼在了一起!”
…….
“峰哥牛逼!”
KG比赛席上,短暂的震惊后,Kake第一个反应了过来。
阿水平时觉得Kake有时候说话略显浮夸,充满了一种拙劣的演技感。
但当对象是李秀峰的时候,阿水就觉得其实也还不错。
“峰哥牛逼!”阿水喊道。
接着左手也喊了一句,就连厂长愣了下,也跟了个队形笑着喊了一声。
这时,Kake忽然贱兮兮说道,“峰哥,对面手长欺负人,咱们也不能惯着,要不我带阿水上去再来一波?”
他这是看Theshine被打出了闪现,抓起来难度系数降低。
所以想要上去落井下石一波。
冷少霸宠:嚣张儿子小萌妻
Kake觉得,辅助就像是核武,下路不动只是威慑。
游走起来才是真的吓人。
至于为什么要带上阿水,呃…倒不是缺人。
主要Kake怕自己不在阿水在下路又死了,那还不如抓一波上和对面换塔呢。
Kake说完就准备动身。
不料李秀峰听到他的话,却不置可否的摇了摇头。
峰哥何故摇头?
李秀峰笑了笑,语气不是很上心的说道,“我上路其实还好,对面也不算太欺负。”
“辛德拉打盲僧还不欺负人?”
Kake一愣。
李秀峰眼中含笑,“谁告诉你…我玩的是盲僧了。”
“峰哥我读书少你别骗我,你这不是盲僧是啥?”阿水笑着插了句嘴。
李秀峰稍微沉吟了下,“不知你们可曾听过…血魔流达摩?”
沉默…
片刻后,
众人理智地揭过了这个话题。
这尼玛还血魔牛达摩?
是个光头就叫达摩?
……
场上,比赛仍然在继续。
AG那边看到Theshine有点尬住,Rocky主动帮Theshine环节尴尬。
他说没事没事,对面这波靠着队友来抓死一次,也顶多是把上路人头拉到一比一。
但辛德拉手长,接下来对线,百分之百还是优势。
Theshine当然清楚这一点。
他刚刚尬住,纯粹是话放得太满,打脸又来的太快了。
回家补了个遗失的章节,这个法系装备除了加固定法力值外,每次升级还能能在3秒的时间里回复百分之二十的最大法力值,这就为Theshine提供了一定的蓝量续航。
对于一个上单法师来说,最尴尬的,就是没法像是中单那样从打野碗里拿蓝。
以至于线上压得稍微狠一点,很容易就会处于血还是几乎是满的,蓝量却是一滴也不剩的局面。
这你照样得回家。
可有了这件装备就不一样了。
Theshine甚至觉得如果自己能早点做出这件回蓝的装备,都不用等到六级后,六级前他都能找到单杀的机会。
这就是LPL顶尖上单的信心。
可是接下来的上路对线…
Theshine的那张长脸上的神色,却不断地发生着十分微妙的变化。
直到最后,他终于忍不住了。
“这什么李青?”
因为这一次上线,对面的李青居然一改先前猥琐塔下的打法。
在线上该补刀补刀,
甚至还时不时找机会踢上来。
对方这么给机会,Theshine当然不会客气,再加上他短时间内又不会缺蓝,技能不要钱的砸过去。
那李青即便走位,
但也不可能百分百躲技能。
Theshine的暗黑法球空了一小半,但剩下却有一大半,是结结实实砸在了盲僧那脆弱的小身板上。
可这都十一分钟了,按照Theshine对于血量的敏感程度。
对面那个李青哪怕是有两管血,估计也被砸空了。
然而现实却是…
这个盲僧连一次家都没回。
血条也一直保持着大半血的样子,完全在Theshine一套技能的斩杀线之上,让他一点想法都没有。
反倒是Theshine的辛德拉。
出了遗失的章节,技能这么狂轰滥炸,蓝量倒是还有小半截!
血量却是掉得比蓝量还要低。
没办法,那个盲僧好几次故技重施,Q和W两段位移轮流着来。
一般盲僧的伤害都在Q上,可李秀峰这盲僧上来也不说等下一个Q。
反正就是近身E技能拍地板减速,然后黏着你硬走A。
普攻普攻再普攻。
盲僧到底是物理战士,正面硬A,辛德拉哪里又是对手。
装备的AD和AP加成摆在这呢。
诶?装备!
Theshi下意识看了眼李秀峰的出装。
出门多兰剑他是知道的,除了刚刚厂长来抓那一波回了次家,这会儿十一分钟还没回过家,身上是提亚马特和吸血鬼权杖。
吸血鬼权杖加上多兰剑的双吸血吗?Theshine的心中有些若有所思。
可下一秒,
他又立刻否决了这个猜想。
Theshine也就最近才玩法师,之前他最擅长的也是上单AD英雄,吸血装不可能没出过。
但他还从来没有靠这俩吸血小件,能顶住辛德拉消耗的经历。
不科学!
完全就不科学啊!
难道…
是盲僧的W金钟罩?
……
“峰哥这不是金钟罩,这是血钟罩啊!”
解说台上,哇哇语气有些哭笑不得地说道,“这盲僧上来就把W点满,说实话,除了无限火力的贴膜瞎,我还真是第一次见。”
旁边的米乐笑呵呵地说道,“但你别说,峰哥这一套还真就顶,你不是长手打短手想要消耗我吗?
那好,我不找机会和你打爆发,就和你打消耗,但你看看现在两人的血量对比。”
伴随着哇哇的话。
大屏幕中,导播的镜头给到。
上路又是一波兵线过来,李秀峰的盲僧上去W往身上一拍,EA提亚马特E,一波兵才刚清一半血量就又吸满了…
场下的观众见状也一片哗然。
“艹!峰狗这是带了个移动泉水?”
“震惊!昔日S赛冠军上单开回血挂?”
傾 世 聘 二 嫁 千歲 爺
“赖!我疯狂的赖!”
“有一说一,峰哥这打的确实赖。”
“……”
场下的观众一阵调侃。
当然,如果他们是场上的Theshine的话,恐怕就没有这个心情了。
Theshine那边本来已经准备回家了。
可李秀峰竟却得理不饶人,这么快的清掉了一波兵线带着自家兵进塔。
那他这波要是回去了,传送现在正在CD,线上可算是亏炸了。
左思右想,Theshine还是决定叫打野。
不求抓死对方,但这波怎么说,帮他吃一波线不过分吧?
Ling也没想到Theshine会那么主动的叫自己。
他在的印象里,姜Sir是个不苟言笑的人,偶尔一笑也都是抿嘴一笑。
不说话装高手。
Ling一开始是这么觉得的。
直到后来,他发现Theshine不是装高手,而是真的高,才没了这个腹诽。
而现在,“高手”说话了。
Ling想了想,给出了自己的建议。
“要不咱们这波尝试一看,看看能不能抓死一次?”
不料Theshine听了却立刻摇头,给出的理由是“兵线太多,没法抓”。
这种情况倒是很常见。
苍月星空 血蔷薇公爵
如果你是打野,你们家上单塔下快两波线,你还去硬抓一个满血的敌方上单…
嗯,那这不是Gank对面,这是Gank自家上单了。
“行吧。”
Ling歪头耸了耸肩。
他这边打完河蟹立刻就往上路走。
不料就在这个时候,李秀峰却是找机会,从兵线中一脚踢中了塔下那个血量不多的辛德拉。
Ling的眼睛顿时一亮!
打野最开心的是什么?
最开心的当然是你要抓哪路,那一路线上的目标不仅上了。
而且还是在越塔,这谁玩谁知道,哪怕队友死了自己去也能白捡个人头啊。
塔下的Theshine却是目光一凝。
会踢吗?
这个念头刚一冒出来,
他就知道自己想多了。
只见李秀峰Q刚命中,人就飞了上来,Theshine当即眼疾手快地一个QE将李秀峰推得倒飞了回去。
这时,他看了眼自己的蓝量。
糟了,刚刚清线耗蓝太多,现在堪堪只剩下一个大招的蓝了。
那就意味着,哪怕他多放一个W,大招都放不出来。
偏偏就在这个时候,李秀峰一如前面那一波一般,人刚被推回去,就又是一个W摸眼再次飞进了塔下。
能量倾泻!
Theshine毫不迟疑的甩出大招!
能不能换,看天!但这个大招如果捏着,很可能就没机会放了。
但放出大招的瞬间,Theshine的瞳孔却不自觉地微微一缩。
伤害…伤害太低了!
他觉得哪怕李青是带着W的盾上来,伤害也没道理那么低啊。
除非…
蓦然间,
Theshine心头划过一道电闪。
结合前面李秀峰那不合常理的恐怖吸血,他的目光不由微微一凝。
除非这个李青是主W的。
可这个时候知道这个,却也已经没什么意义了。
李秀峰E技能拍地板减速。
EA提亚马特A!
神龙摆尾!
砰!
塔下想要秦王绕柱拖时间的Theshine刚走到塔里侧。
就被李秀峰一脚踢的挂在了墙上,落下了的时候,人却已经是一具尸体了。
打人如挂画!
嘶——!
场下众人不由倒吸了一口冷气。
峰哥这盲仔…
这尼玛也太质朴了吧?
不怪大家这么觉得。
你说别人的盲僧,无论是小花生,还是上周打EDE时重回巅峰境的厂长,盲僧拿到手里玩的那叫一个飘逸绝伦。
可李秀峰这波呢?
Q上去被推回来,又愣头青一般再次W上去。
然后呢?
王八拳乱挥,
跟着就是一脚大招。
说实话,要不是这是比赛,李秀峰塔下这波就是妥妥白银瞎的操作啊。
……
“返璞归真!重剑无锋!
大道至简啊!!”
忽然,下路,有人以一种近乎咏叹调的方式感叹道。
阿水忍不住打了个哆嗦,转头惊恐地看着Kake。
舔之力…几段?
Kake却恍然不觉,笑呵呵地继续,“峰哥这波单杀,粗看似乎朴实无华且枯燥,但你这么细细一品,就有内味儿了。”
本书由公众号整理制作。关注VX【书友大本营】,看书领现金红包!
厂长听了心里有点不舒服。
我这几年都是这么玩盲僧的?
咋没人这么品我呢?
那短时间,厂长玩盲僧,起手经典QRQ,用伤害堆死人。
严格来说,那最起码还是一套流畅的连招,当时得到的却是什么评价?
菜的抠脚!
厂长赛后看了网上评价就沉默了。
今天再一听Kake的话,
他更加沉默了。
这世道何时变得如此光怪陆离了?
此时,李秀峰倒是谦虚得很,摆摆手,“基操勿六。”
“峰哥,这就是血魔流达摩?”阿水问。
“算是吧。”李秀峰颔首。
下一秒,他仿佛知道了对方的想法,笑了笑,“杀人嘛,发育,不寒碜。”
Kake跟着点头。
“有一说一,确实。”
队聊里正说着话。
上路,李秀峰越完塔刚出来,就迎来了支援过来的奥拉夫。
李秀峰倒是不慌,他身上还有个真眼,奥拉夫下路却交过闪现。
等Ling靠近后,李秀峰先是利用兵线提供的视野和奥拉夫绕了一圈。
接着,他连真眼都没浪费。
直接从对面上路的三角草踢峡谷先锋,二段Q飞下大龙池。
结果不用说,
Ling也是白跑一趟。
主要上路这波李秀峰的进场太突然了,说进就进,真的一点前戏都没有。
上路接下来的对线也正如李秀峰所说的,不仅不寒碜,还很体面。
李秀峰身上的钱之前还差点就够买九头蛇了。
这波拿了个人头,回家直接把九头蛇出来,吸血能力顿时更上一层楼。
Theshine看得一阵蛋疼,现在想削弱李秀峰的吸血能力,只有出鬼书。
问题他已经做了卢登的小件,现在卢登还没合成。
哪来的钱买鬼书?
那为今之计。
似乎只有放弃长手打短手的唯一优势,蹲塔前补刀保持血量了。
Theshine想了想,
觉得这法子还真可行。
万事万物有利必有弊,李秀峰选择了主W吸血赖线,必然要放弃伤害爆发。
那么理论上,Theshine只要保持住血量和发育,不去消耗对方。
血魔流?
你自个就满血,怎么吸?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