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玄幻小說 魔君你又失憶了 txt-第三百七十章 久兒你回神族吧讀書

魔君你又失憶了
小說推薦魔君你又失憶了魔君你又失忆了
“致轩,”施桓知道他要说的是什么,只不过羽皇子身上有伤,不适合亲征。所以,他抱拳单膝跪地,“臣请命前往金城,请羽皇子恩准。”
墨君羽眸华深邃,一只修长的玉臂轻搭在茶几上,另一只手拖着腮。闻言,收回本是放在凰久儿身上的视线,缓缓转到跪在面前的施桓身上,思索着,一时也没有回答他。
金城是他们攻打魔都必经的一座城池,也是重要的一道关卡。
想要攻打魔族,就必须拿下金城,想要攻下金城,就必须杀死金豹。
金豹为人老练又足智多谋,且修为高深,
他们这一方中,除了施桓就是他的修为最高,所以,他才会铤而走险亲自带兵攻打金城。
在跟金豹决斗之前,他去了趟涂水山,他知道那里有一条玄雷蛟蛇龙,喜好食人,像金豹那种灵力修为高的人对他们来说是大补。
那条蛟蛇龙曾经受过他父亲的恩惠,如今他提出来跟他合作对付金豹,蛟蛇龙不得不答应。
在跟金豹的打斗中,他且战且退,一路将他引到涂水山,联合蛟蛇龙将他杀死。
这一战九死一生,非常凶险。
他也受了重伤,强撑着一口气,出了涂水山后,再也支撑不住,晕了过去,是他的坐骑将他带回了元帅府。
将养了几日,伤势才有所好转。
半晌,墨君羽才出声,没有回答他,而是问了他另一个问题,“焜火派出的人是谁?”
“我们得到的消息是焜火的二皇子,冷璃。”施桓回着。
本来一直提不起兴趣的凰久儿一听到冷璃两个字,半张半阖的眸华一睁,似来了点兴趣,连身子都坐直了一些,不在是懒散的姿态。
“怎么,久儿你听到他很高兴?”冷不丁,旁边的墨君羽突然吐出一句话,淡淡的嗓音,听着极危险。
宝宝很霸气:谁说妈咪不值钱 姐风中凌乱了
“没有,怎么会?”凰久儿是赶紧打着哈哈,“我都快忘了有这么个人了,真的。”
“嗯。”墨君羽挑眉,暂时放过她。再转头对着施桓,“施卿请起,我决定还是亲自去一趟金城。”
“羽皇子不可。”施桓惊的想要阻止。
“放心吧,金豹已死,他们之中已再没有人能对我造成威胁。”墨君羽却很淡然。
“可是你身上的伤?”施桓还是担心。
“无碍。”
施桓还是放心不下,思索一番,作了决定,“羽皇子,还是让臣跟你一起去吧?阳城有致轩他们守着,想来也不会有什么问题。”
“既然如此,三天后出发。”墨君羽同意了。
金城一战事关重大,有施桓在,成功的几率可以大大提升。
只是久儿……
而凰久儿在瞧了他一眼后就一直垂眸不语,面具下的小脸上无波无澜,只是不知心里在想些什么。
议完事后,墨君羽带着凰久儿在皇子府里逛着,两个人都有点心事重重,但又刻意不表露。
在一棵壮硕繁茂非常的古树下,停住脚。
墨君羽搂着凰久儿轻松一跃,落到树冠绿荫处,温柔搂住她,斜躺下来。
“墨君羽,你真的要去金城?”凰久儿忍不住问。
他身上的伤很重,修养了几日,好了大半,但是上战场真的不合适。
但是问了又觉得自己问了句废话,他亲口说出的,作为皇子,言而无信,临阵退缩,后果将会很严重。
只是她真的担心他啊。
“久儿,你放心,我有分寸的。”墨君羽大掌扣住她小脑袋,按进自己怀里,柔声说着。
只是,凰久儿是白眼一翻,想起了前几日,他也是说有分寸,结果就因为他的分寸让刺杀他的刺客给逃了。
虽然后来是抓到了,但他的这句话在凰久儿这里,现在就是一句毫无可信度的废话。
“想让我不担心,就将它服了。”凰久儿挣扎从他怀里坐起,再从百宝袋中取出了一株雪芝草,正含笑送到他面前。
“久儿,我不需要。”墨君羽握住她送过来的小手,没有接过雪芝草。
恢复记忆后,他也知道雪芝草是多么难得,可以说,有了它,生命就多了一道保障。
无论多重的伤,只要有一口气在,服下它,都能起死回生。
这么重要的灵药用在他身上真的浪费。
“怎么,你说不需要就不需要?你是觉得你有几条命可以这样糟蹋?”凰久儿是真的怒了。
她一直不问他身上的伤是怎么来的,只因她知道问了他也未必会说实话。
现在她阻止不了他上战场,但是至少可以将他身上的伤给调养好。
她小手倔强的举着灵芝草不放下,而墨君羽也固执的不肯收下。
两人就这样僵持着。
陡然,墨君羽眸光一闪,微微撇过头,轻轻吐出一句话,“久儿,你回神族吧。”
没有往日里的温柔,甚至有些冷漠,态度有些坚决。
凰久儿一听,不可置信的睁圆美目,愣了半晌,才找回自己的声音,“你,赶我走?”
不知为何,意识到这一点,眼中酸楚的不行,倔强的睁大了双目,不想让眼中的泪水掉下来,却还是不争气的溢出眼眶。
墨君羽一愣,再也顾不了那么多,一把将她拉进怀里,“久儿对不起,我错了。我没有想要赶你走,我只是觉得神族会更安全一些,所以……”
一见她掉眼泪,他就不舍,难过,自责。
什么原则,什么初衷,他都不顾。
“久儿,你原谅我好吗?”他捧着她挂着泪珠的小脸,一点一点温柔吻过,脸颊,额头……
轻轻的,柔柔的,不知疲倦的吻掉她脸上的泪珠。
凰久儿本来很伤心,可是意识他在做什么,小脸又一阵尴尬,双手推了他一下,“你在干什么?干嘛吃人家眼泪,你不嫌脏啊。”
呃……树上有乌鸦么?
墨君羽依然捧住她小脸,薄唇在她粉红樱桃上流连不舍,轻轻摩擦,“傻瓜!”
“我才不傻。”
“是,你不傻,是我傻。”
“你本来就傻。”
“久儿,你原谅我了么?”墨君羽搂着她,重新躺下,一只骨节分明的修长手指轻轻划过她脸颊线条,描绘她绝美五官。
凰久儿趴在他胸口,静静听着他心跳,闻言,小手翻转,一株银色小草静静漂浮在她手心,“你将它服下,我就考虑原谅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