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都市异能小說 《近身狂婿》-第一千五百十四章 高估與低估!熱推

近身狂婿
小說推薦近身狂婿近身狂婿
李谪仙听完师父的话。
神情明显变得凝重起来。
啪嗒。
他点了一支烟,薄唇微张道:“我们讨论的主要目的,是为了让自己获利。其他的,都并不重要。”
“所以你父亲的死,对你而言也并不重要。是吗?”李景秀平静的问道。
“这不是我的本意。”李谪仙摇摇头,说道。
“但你父亲不死,你有什么机会继承古堡势力?你又如何让李星辰真的听从你的话?只有你继承了古堡势力,对李星辰来说,你才是有价值的。才是值得听命的。”李景秀缓缓说道。“我说的,没错吧?”
“我只是不想当一个废人。”李谪仙没有再解释什么。
有些话,是解释不清楚的。
反而会越描越黑。
而李谪仙也很清楚,师父是一个聪明人。
自己心中如何想的。又是怎样与李星辰和官惊雷商谈的。她应该心中有数了。
自己说再多,也是枉然。
“其实最好的办法,依旧是和楚云联手。”李谪仙岔开了话题。“有他在,我们才能得到真正想要的东西。才有足够的胜算。”
“你很看得起楚云。”李景秀说道。
“他已经用一次次实践证明了。他做事,从未失手。”李谪仙说道。
对于李谪仙的总结。
李景秀没有给予任何评价。
她似乎并不在意楚云是否一个强大的年轻强者。
她在意的,仅仅只是李谪仙本人的态度。
以及他这一夜所畅聊的内容。
“你真的,不在意你父亲的死活。”李景秀问道。“甚至,想让他死在你面前?”
“他也不在意我的死活。”李谪仙冷静地说道。“我不知道他生我的意义是什么。”
“他的确有愧于你。但这些年,他也一直在补偿。尽管补偿的不够多。”李景秀说道。“但他始终是以父亲的形象,出现在你面前。”
“您想说什么?”李谪仙皱眉问道。
他的内心,略微有些费解。
他不明白师父究竟想表达什么。
更不知道师父这么说的意义是什么。
但他隐约嗅到了一股冰冷的气息。
一股从师父身上散发出来的阴寒气息。
他等待着。
等待着李景秀的下文。
他非常想了解师父的内心想法。
更加想知道,师父是否会对自己所做的事儿,坚持到底,支持到底。
“没什么。”李景秀淡淡摇头。
眉宇间,不着痕迹地闪过了一抹异色。
“你现在,有内劲了吗?”李景秀忽然开口问道。
“和您之前预测的一样,在与楚云对决过后,体内有涌现出来。但目前还不能融会贯通地使用。”李谪仙说道。
“那我就不必太费劲了。”
李景秀说罢。
缓缓抬起了一只手。
一只与丑陋的脸庞呈现鲜明对比的漂亮手掌。
她的手,又细又长。
并且保持着白皙与娇嫩。
单凭这双手,就能证明当年的李景秀,是明媚之极的。是倾国倾城的。
他的手,伸向了李谪仙。
只是这么一个小动作,便让李谪仙感受到了巨大的压迫感。
他的身子微微弯曲。
分明是要逃避李景秀的这只手。
春风沉醉的晚上
而他的身子,明明已经动弹了。
并且拉开了与李景秀的距离。
可最终,他依旧还是没能逃开李景秀的这只手。
这只手,如影随形,很快便落在了李谪仙的——头顶!
仿佛在安抚李谪仙惊恐的内心。
仿佛,是要为他洗礼。
就这么一个轻描淡写的动作。
却让李谪仙的脸色,一片煞白。
他感受到了压迫感。
同样,也感受到了巨大的压力。
真正存在的压力!
那仿佛镇压得他无法动弹,连呼吸,也变得异常困难的压力,全然来自李景秀的掌心。
一掌,压住了李谪仙的所有。
震住了他的一切。
只是一刹那,李谪仙的瞳孔剧烈收缩。
他匪夷所思地,不甘心地望向李景秀。
“师父,为什么?”李谪仙嗅到了杀机。
从李景秀身上释放出来的,浓烈到不可化开的杀机。
“你或许一直没有搞明白一个问题。”李景秀的手,没有继续下压。
哪怕只是再往下几寸,李谪仙的脑袋,都将当场崩裂!
她的掌心,拿捏在一个非常精准的尺寸之下。
一个既不会立刻要了李谪仙的命,却又无法让李谪仙逃开的尺寸。
“我为你所做的一切。不是因为你叫李谪仙,也不是因为,你是我李景秀的徒弟。而是因为,你是李北牧的儿子。是你父亲,让我为你服务,为你所做的这一切。”李景秀一字一顿地说道。“我最终,是为你父亲服务。而不是你。”
“你能明白我的意思吗?”李景秀问道。
李谪仙浑身微微发颤。
在面临死亡的一瞬间,他感到了绝望。
可他并没有过于害怕。
因为要杀他的,是栽培他多年的师傅。
待他异常包容的师傅。
他对她的尊敬,也是无人可比的。
这世上,也没有任何人,能像自己对她那么尊敬。
甚至在内心深处,他并不觉得师傅会杀死自己。
或许,这只是一场演戏?
一场恐吓自己的戏码?
目的,也只是为了自己打消这个念头。好让师傅不必那么难做?
李谪仙的心中,打定了主意。
他的神情充满了绝望。
眉宇间,却又始终有那么一抹坚定之色:“我如果放弃这些念头。那么我,就变成了一个废人。”
“在做废人和结束这一生相比。”李谪仙嗓音沉稳地说道。“我选择结束。”
“那就结束吧。”
咔嚓!
李谪仙的头部,震动了一下。
就连他自己,都仿佛听到了头骨爆裂的声音。
鲜血,从口鼻耳中流淌出来。
双眼,更是沾满了鲜血。
他僵直地坐在沙发上。纹丝不动。
他没有再说出任何一句话。
因为他的口腔内,早已经被鲜血所堵住。
李景秀的这一掌,轻而易举地,便结束了李谪仙的生命。
李家——绝后了!
至少是李北牧,绝后了!
“你高估了我对你的仁慈。”李景秀直勾勾盯着李谪仙。已然断气的李谪仙。“也低估了。我对你父亲的忠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