寓意深刻都市异能小說 我的鋼琴有詐 愛下-874.小魚的抉擇,李斯特國際鋼琴大賽看書

我的鋼琴有詐
小說推薦我的鋼琴有詐我的钢琴有诈
“哥,你干啥去?”
秦键刚站起来,胖子就问。
乱哄哄的ktv里,秦键回答的什么他也没听清,只能眼巴巴的看着秦键走出包间。
他猜八成是方小鱼找他。
“来胖只,喝!”
赌妃有约,王爷再来一把
刘晨又起了瓶啤酒。
胖子此时哪有心情,不过貌似除了喝酒他也没别的事做了。
再看刘晨红的吓人的脸,吐字都不清楚了。
“你还行吗?”胖子担心道。
刘晨:“小看我是不,来!”
胖子点点头:“那来。”
——
十分钟后。
Ktv走廊尽头的一个小包间里。
“所以说你现在很困惑?”
“是的师傅,我这两天练琴的时候已经开始分心了。”
方小鱼坐在沙发一角揉着衣角,“很怕突然手机突然震动。”
秦键皱了皱眉头,“他现在经常到了经常给你打电话的地步了吗?”
方小鱼忙摇头,“不不,宇哥没有经常给我打电话,是我自己的问题,但…”
方小鱼没在说下去。
秦键:“赵宇喜欢你。”
方小鱼:“我看得出来。”
片刻。
“你觉得他怎么样?”秦键又问了一次。
方小鱼还是刚才的回答:“在我眼里宇哥就像个大哥哥,为人很真诚,也很照顾我,但是师傅你知道的,我现在不想,也不能考虑这方面的事情。”
秦键叹了一口:“我知道了。”
方小鱼抬头,“师傅还有一件事。”
“三十那天宇哥给我发了个红包,我当时也没想太多,因为好多人都在相互发,不收也不礼貌,我本以为就是几块钱,结果是66快,然后我立马给他回了一个88块的红包,他收了之后又给我发了两个,我不知道该咋办就没收,只回了一个表情。”
秦键点点头,“他就这样,有时候有点上杆子,你别介意。”
“而且。”顿了顿,秦键继续说道,“既然你已经有了明确的想法,就别想那么多了,我会把你的想法转告给他。”
方小鱼有些歉意的叹息道:“给您添麻烦了。“
秦键无奈的笑了笑:“是挺麻烦的,不知道那个家伙知道你的真实想法之后会不会大哭一场。”
“啊?”方小鱼面色难看的撇了撇嘴。
“小鱼。”
方小鱼:“嗯?”
秦键收起笑容,认真的问了一句:“假如,我是说假如,假如他愿意一直坚持,即便你拒绝了,他也要坚持,我不知道这个坚持会以何种方式持续多久,就是一种假设,如果他坚持到了未来的未来,那未来的某天他有可能从你这里得到一个机会吗?”
“抱歉,我知道这个问题会给你带来困扰。”
“现在你不用把我当成你的师傅或学长,抛开一切身份,你不用有任何顾忌的回答我。”
“现在我只作为他的朋友身份,想从你这得到一个问题答案。”
“当然,你也可以拒绝回答,然后我们回去,继续开开心心的结束今晚,之后的事情由我来处理。”
狭小的包间因此陷入了沉默。
秦键揣手靠着门框,不慌不忙的等待着。
他不喜欢别人干涉他的感情,同样的,他也不喜欢干涉别人的感情。
更何况感情这事,他明白谁也干涉不了谁。
但为了胖子,他放下所有身份,问出了这样一个问题。
方小鱼将要回答的是与否,或不回答,他都不期待。
他只等对方一个反应就够了。
【看书领现金】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还可领现金!
末日世界 偷香
又过了五分钟。
“师傅。”
“嗯。”
清风随我 无调猫猫
“不能。”
“ok,剩下的交给我吧。”
秦键说完正准备起身,只听方小鱼接道:“不。”
他望去,方小鱼认真的看着他,片刻后说道:“师傅,我想自己和宇哥说。”
听到这样的话,秦键更加为胖子感到惋惜,“那你要怎么和他讲?”
方小鱼坚定道:“我还没想好,但这是我的事情,我想自己来处理。”
秦键心道感情这事,没经历过就是没经历过,“他又没和你表白,你要怎么拒绝他?”
方小鱼“呃”的一声没说出话。
秦键再提:“还是让我来吧,我了解他,再者你是我徒弟,我带你说,情理上也说得过去。”
“你要做的就是接下来到明年六月,这一段时间,你就好好给我把心思放在专业上。”
听到明年六月,方小鱼怔的一下严肃了起来。
见秦键一脸平静,她不由得点了点头。
秦键:“你爸那天给已经我说了,你给家里提过你想参加比赛的事情?”
见秦键已经知道,方小鱼不由低下了头,“是的师傅,我想参加。”
片刻。
秦键:“明年六月有两场国际比赛。”
结合着秦键的上下问,方小鱼一时间没有听明白这话的意思。
秦键:“六月初有一场亚洲国际青少年钢琴大赛。”
二人心照不宣,这场比赛就是方小鱼想参加的比赛。
可是。
“六月底。”
听到六月底,方小鱼心跳瞬间加快,她不可思议的又抬起了头。
“明年六月底,”秦键说了下去,“将要在荷兰举行的第十届李斯特国际钢琴大赛,你知道吗?”
方小鱼怎么能不知道,只是她想都不敢想。
李斯特国际钢琴大赛,残酷程度丝毫比弱于肖邦大赛。
四轮比赛要准备十首李斯特作品,其中包括要给声乐弹伴奏的大型作品以及与乐团合奏的作品,最后只取前三名。
想到此处方小鱼已是唇干舌燥。
而且报名条件积极苛刻,需要一名国际指挥和一名国际钢琴家同时写联名推荐信。
不再多说废话,秦键起身拉开门。
“比赛报名时间从今年五月开始,到时候我会和萨维耶一起为你写联名推荐信。”
“本来这件事我想等过完年再给你说,现在就算提前通知你了。”
说着他的语气忽然强硬了起来,“这事没得商量,这场比赛你必须要去参加,期间的所有费用算在我身上,你只需要安心准备比赛。”
说罢离去。
独自愣在包间里的方小鱼仿佛还呆滞于一种懵的状态之中。
这是她第一次见师傅如此强硬,可她也压根没想过要拒绝啊…
她相信师傅自然让自己参加,就一定有师傅的道理。
只是李斯特…李斯特…李斯特…
“呃,师傅,我不是该练冬风了吗。”
对着敞开的大门,方小鱼喃喃自语。
半晌缓过神后,她才不由得紧张了起来。
这紧张之中,还夹杂着丝丝兴奋。
就连近日来因胖子滋生出的繁杂心绪都被这“带着惊吓成分的惊喜事件”一冲而散。
“妈妈呀…”
夏了夏天
“呼——”
“我要练琴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