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s11i熱門都市言情小說 紅樓發家致富史 愛下-第八百六十一章 巧姐兒(下)鑒賞-24o8y

紅樓發家致富史
小說推薦紅樓發家致富史
巧姐儿虽是王熙凤的亲生女儿,可她的性子和凤姐儿竟然没一点子像的。
这小姑娘从小就心思纯善,连一只小甲虫都不敢捏死,与人也甚是和善,从不端主子小姐的款儿。因此贾府众人都很是喜欢这丫头,可背地里也都奇怪:
这巧姐儿当真是二奶奶肚子里爬出来的么,怎么性子倒和她娘正好相反?
她在自己家里都是如此,现今寄人篱下,这小姑娘更是一夜之间就长大了许多,一夜之间就学会了察言观色,一向活得是小心翼翼,生怕遭人厌弃。
众人见了她这样倒更是心疼她,黛玉也曾开导过她几次,每次都说这里和自己家一样的,你若是不开心想哭就哭、想闹就闹,没人会不喜欢你的。
可无论黛玉怎么劝,这小姑娘总是笑嘻嘻说道:“姨娘,我在这里快活得很,大家都对我很好,我快活得很呢,怎么又会生气不开心?”
黛玉听她这么说,知道她是个心思重的孩子,况且这里究竟也不是她的家,当下也只得不再劝了,私底下倒是嘱咐众人无论说话还是做事都千万小心些,可不敢叫巧姐儿多心了。
因此众人虽然很是喜欢巧姐儿,可谁也不敢在她跟前提起凤姐儿来。
谁知今日碧萝竟然一开口就问她想不想娘,巧姐儿听了不由得就是一怔,随即眼圈儿便红了。
可这小丫头生怕人家说她不懂好歹,当下仍旧是犟嘴道:“不想,我在这里开心得很呢,一点儿也没有想我娘。况且我在娘跟前她天天逼我念书写字,还是在这里好……”
说着说着,巧姐儿脑子里就回想起往日和自己母亲在一起,母亲逼她念书的事儿来。
逆天狂鳳:全能靈師 妃君子
原来王熙凤尽管精明强干,是脂粉堆里的英雄,可唯一吃亏的就是识字不多,就不是睁眼儿瞎也差不多。
神藥牧師
偏偏贾府里的一众女孩儿们个个都是文采斐然,她与她们在一起有时连人家说话都听不懂,有时甚至人家拿书里的话来嘲弄她她都不是十分明白呢。
因此她一生下巧姐儿就下狠心一定不能叫自己的孩子也吃了这个亏,为此巧姐儿才三岁她就花了许多银子,请最好的先生来给女儿启蒙。
等到巧姐儿五六岁上,她更是把女儿的课业看得紧,每日不论多忙都要亲自督导她念书写字。
可她实在是底子太差,不过是些许认识几个常用字罢了。因此每日听女儿读书的时候免不了在一旁夹缠,说得巧姐儿都是笑个不住。
大明釘子戶
清初时期的赵淑媛事件
这时候再想起自己母亲当日的许多笑话儿来,巧姐儿更是忍不住锥心刺骨般疼痛,眼泪不知不觉就流了满脸。
碧萝这里一眼瞧见巧姐儿哭了,登时就想起黛玉平日里的嘱咐来,当下慌忙就搂了她安慰道:“好姐儿,莫哭,莫哭,都是我不好,倒把你引得哭了。今日我给你讲个好听的故事好不好?再不行我就再给你讲一遍射雕英雄传?你不是最喜欢听黄蓉的故事么?”
巧姐儿听碧萝这么一说,更见到她满脸的后悔,当下忙三两把擦干了脸上的眼泪,强挤出满脸的欢喜来,一面掉眼泪一面笑道:“好,那你快讲给我听……”
【祸尽天下:祭红颜】
碧萝当下也不敢再招惹巧姐儿哭了,忙就把从贾琮那里听来的故事说给她听:
“从前有个小姑娘,她又聪明又好看,又善解人意,是个天下少有的好姑娘,就和巧姐儿是一样的。只可惜这个黄蓉命不好,又或许是她处处都比别人强太多,因此连老天爷都妒忌了,因此她小小年纪上亲生母亲就生病亡故了……”
婚前以身试爱
且不说碧萝和巧姐儿在屋子里说故事听,且说平儿出了屋子急忙就往贾琮的屋子里去。她一面走一面满心里都是疑惑,实在想不出贾琮这时候找她能有什么事儿。
难道是要和她说宁国府的事儿么?
可宁国府已经被抄了家,如今这世上再没什么宁国府,又有什么可说的?
在不就是要说荣国府,甚至是凤姐儿的事儿?
一想到荣国府,想到凤姐儿,平儿忍不住心就忽地直沉了下去。
按常理推断,宁国府既然已经被抄了,那荣国府恐怕也好不了多久了。
若是荣国府当真倒了,那王熙凤,这位凤二奶奶平日所作所为还能藏得住么?
平儿自从跟着王熙凤嫁入贾府,二人更是形影不离,王熙凤更是拿她当自己的知心人,什么事儿肯瞒她?
正因为如此,平儿对王熙凤平素犯下的大错更是了如指掌。就凭她做下的那些个事儿,朝廷若是当真要追究,那二奶奶就是有十个脑袋也不够砍的……
平儿越想越是心惊肉跳,越想越是害怕,到最后就连腿都唬得软了,短短几步道她就走了半天也没能走到。
如此约莫费了一盏茶的功夫,平儿这才好容易挪到了贾琮的房门前,待要伸手推门的时候才惊觉自己两只胳膊也是抖得厉害,半天也推不开虚掩的半扇儿房门。
她这里正心惊肉跳之际,谁知贾琮打窗户里见她进了院子,却等了半晌也不见她推门进来,当下便起身来开门。
他才一开了房门便见平儿面色煞白,正立于房门前浑身发抖呢。
一见平儿这模样,贾琮忙就伸手来扶她,一面就小声儿问道:“怎么,姐姐难道都听说了不成?”
平儿冷不防听贾琮这么一说,又见贾琮面色也不大好看,当下更是如遭雷击,差点儿就瘫软在地上。
贾琮正扶着她呢,猛然只觉她身子往地上滑落,忙一把紧紧搂了她,一面半抱着她往椅子上放,一面忙又宽慰她道:“好姐姐,这也是再想不到的事儿,谁知她还那么年轻就……唉……可如今事情已经是这样儿了,姐姐也只能往好处想了……”
平儿猛然听贾琮又说出这样的话来,当下更是唬得她几乎不曾昏死过去,泪水不知何时就流了满眼满脸,眼前尽是一片泪光朦胧。
贾琮见了平儿如此,登时心疼异常,忙就伸手去帮她擦眼泪,一面又苦劝道:“好姐姐,你千万莫太伤心了。如今既然已经是这样儿了,你倒是要坚强起来,如今巧姐儿那丫头也只能依靠你了,若是你再倒下了,她可又该怎么办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