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bkdl精彩小說 撿到一隻始皇帝笔趣-第兩百七十六章 孔子的後人展示-3t9od

撿到一隻始皇帝
小說推薦撿到一隻始皇帝
赵国在看到齐国的强势之后,也并没有给廉颇再派遣援军,毕竟强敌秦国还在一旁,在这个时候,破坏与诸国的联盟,还是不合理的,赵国凭借着自己一个国家的力量,是没有办法跟秦国对抗的。廉颇也接到了赵王的命令,派出武士来跟燕国议和,议和的条件是燕国归还所占领的十座赵国城池。
燕王勃然大怒,燕国只是占据了五座城池而已,哪里来的十座城池呢?
可是廉颇并不打算跟他议和,廉颇的武士直接告诉燕王,廉颇要跟将渠议和,若来议和的人不是将渠,那廉颇就会等待援军,全力进攻燕国,彻底的覆灭燕国。燕王无奈,便将前不久才罢免的国相将渠找来,又封他为相,让他来负责与赵国的议和之事。燕王这一次,对将渠倒是客气了许多。
我的全能房东
并没有要再踹他的想法,但是对于自己从前的行为,却是绝口不谈,将渠也没有再质问什么,孤身赶去了廉颇的大营,来跟廉颇谈论议和的事情,廉颇对于将渠,还是有些尊敬的,对他独身前来议和的胆量,也表示了敬佩。可是议和的具体事项,就没有那么容易结束了。
将渠答应归还城池,可是对再加上五座城池的条件,却是根本不答应的,他又将自己曾在赵国遇刺的事情拿了出来,说着赵国当初还欠着他一个道歉之类的话,廉颇也是寸步不让,自己大老远的从赵国杀到燕国,还包围了对方的都城,只是为了夺回那几座城池??这可不行啊!
穿越之還珠
异世废材风云
双方经历了数次的议和,数次的商谈,日夜争吵,如此过了六天,廉颇和将渠终于达成了共识,燕国除却归还那些城池之外,再割两座城池给与赵国,并且,双方拟定盟约,互不侵犯,燕国给赵国将士提供回去的粮草…廉颇终于离开了燕国,他带着军队,大摇大摆的离开了这里。
而当将渠拖着疲惫的身体,返回王宫的时候,所遇到的却是燕王的白眼。
“您怎么能答应他呢?两座城池?还有那么多的粮草?呵,您不是拿了廉颇的什么好处吧?”,燕王如此询问道,这话一出,将渠便怒了,这样的污蔑和耻辱,他是不能忍受的,将渠即刻就要拔剑自杀,来证明自己的清白,好在剧幸及时保住了他,燕王也急忙向他认错。
将渠最后还是辞掉了相位,离开了王宫。
燕王并没有留下他。
就在赵国与燕国交战的时候,诸国也都没有闲下来。
在平原君病逝之后,魏国正在开展的多项政策也就停了下来,这让魏王非常的不安,国相的位置正好又空了出来,魏王却又不好做出安排,便将群臣聚集起来,来商谈接下来的事情。魏王看着自己的周围,自从平原君病逝之后,那些跟随他而来的门客们,也都离开了魏国,返回赵国,这就让魏国变得更加疲弱。
好在在座的群臣还是不少的,有芒卯,段干子,新垣衍,范痤,龙阳君等人,魏王的目光一一扫过这些人,芒卯当初通过割让魏国的土地给秦国来让秦国扶持自己成为魏国的大臣,可是后来好在他又借助秦国的力量来让魏国从齐国那里得到了十几座城池,壮大了魏国的实力,可惜自从他被白起击溃之后,整个人便一蹶不振。
时刻都是安安静静的,只有魏王吩咐他去做事,他才会像个人,其余时候,他一言不发,只是等着群臣拿出办法来。
而段干子,身为名臣之后,却没有名臣的才能,这一点,魏王已经看的很清楚,他也想效仿芒卯,割地给秦国,只可惜,他不能像芒卯那样,割让城池之后又用其他国家的城池来作为补偿,甚至还比割让的城池要多很多,他就只能完成前半段,这样的人,对魏王也没有什么大用。
新垣衍是魏国为数不多的将军了,可是,魏王也不是很喜欢他,当初,白起攻打赵国,赵括正在赵地抵御他的时候,魏王曾派遣他赶往邯郸,劝说赵王奉秦王为帝,他认为,这样一来,就能避免双方的战争殃及魏国,因为魏王当时是不愿意让魏无忌继续统帅大军的。
遊戲人間:小人物 成為心臟
新垣衍赶到邯郸,正好遇到了经过赵国的鲁仲连,鲁仲连得知新垣衍的意图,便坐下来跟他谈论这件事,新垣衍起初还有些不以为然,一个劲的说奉秦国为君王的好处,哪怕鲁仲连将魏国,赵国的君主比喻为服侍君王的奴仆,他也不生气,点着头,说弱者服侍强者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鲁仲连直接告诉他:那就请秦王将魏王给剁碎了。
新垣衍非常的生气,质问鲁仲连为什么要这样的侮辱自己的君王,鲁仲连以九侯、鄂侯、文王和殷纣王为例,说的新垣衍哑口无言,好在新垣衍对于先前的历史并不清楚,没有拿出什么“纣王推翻奴隶制”之类的话来反驳鲁仲连。结果就是没有面见赵王就回到了魏国,这让魏王对他非常的不满。
认为他没有完成自己交给他的职责,从那之后,新垣衍就不再能得到魏王的信任了。
至于范痤,是魏王先前的国相,是范武子的后人,他为人仗义,多谋善断,又有很出色的口才,跟信陵君是很好的朋友,当初他治理魏国的时候,也治理也很不错,甚至一度成为了联军的首领,使得各诸侯都跟随它。只是魏王也不喜欢他,若是说原因,那大概就是他跟信陵君走的有些近。
想当初,虞卿询问赵王:您说,是让别人来朝见自己好呢?还是自己去朝见他人好呢?赵王想了片刻,然后告诉他:当然是让别人来朝见自己好。于是乎,虞卿提议:因为范痤的缘故,魏国如此的强势,使得各国都去跟随他,可魏王是个短浅的人,您可以给与他城池,让他杀掉范痤。
高俅不踢球 俆若林
当然,那位想要杀死范痤的赵王唤作赵何,并不是如今这位,如今这位赵王大概是不会想要杀死他的。赵王给魏王写信,告诉他:为我杀范痤,请献七十里之地。魏王本来就不大喜欢范痤,听到赵王的提议,非常的开心,立刻答应,派人去抓范痤。范痤躲避众人,逃上了屋顶。
范痤派人告诉信陵君,如今赵国想要通过割让土地的方式来杀掉我,如果您置之不理,那以后秦国也想要通过这样的办法来除掉您,您该怎么办呢?
信陵君即刻上奏魏王,保下了他。
大概是因为魏王的举动,使得范痤也有些心寒,从此不再担任国相,甚至也不愿意为魏王献计,除非是魏王相邀,不然,他就绝对不会出现在魏王的面前。魏国并不是没有将军,魏王的身边也并不是没有大臣,只是魏王不能任用他们,也不愿意去用他们,到了如今,国相的位置出现了空缺,没有人可以代替,魏王终于想起了这些人。
在座的群臣里,只有段干子是坐的最直的,看起来精神奕奕,一双明亮的眼睛直勾勾的盯着魏王,就等着魏王下令让自己来做魏国的国相,而其余几个人,看起来都没有什么兴趣,只是低着头,不肯与魏王对视。魏王忽略了一直盯着自己的段干子,目光落在了龙阳君的身上。
龙阳君却轻轻的摇着头。
那壹場愛無關xing 跨過
絕色校花的貼身高手
龙阳君明白魏王的想法,魏王想让自己来担任国相,龙阳君知道自己的分量,自己作为剑客,作为使者,哪怕是在魏王身边献策,都是可以的,却唯独做不了国相,国相并不是简单的为君王出谋划策,更重要的是,国相是要处理国家内的一切事务,从农桑,水利,商贸,律法,乃至军事。
龙阳君对这些是一窍不通的,他根本没有办法辅佐魏王来治理国家。
龙阳君看向了坐在他面前的范痤,如果说是有能力的人,那这位大概是在座众人里最有能力的,也是最适合担任国相的。魏王顺着他的目光也看到了范痤,随即皱起了眉头,对于这位大臣,魏王心里只有厌恶,没有半点的好感,不然当初也不会为了一点土地就要杀死他。
可如今魏国无人…魏王陷入了沉思。
就在这个时候,一直都没有开口的新垣衍却忽然说道:“我知道一个人,他是有才能的贤人,如今在等待着能任用他的明君,大王可以派出派使者携带黄金绸缎,聘请他为相。”,魏王皱着眉头,询问道:“您所说的贤人,是哪一位呢?”
“孔斌,他是孔子的第六世子孙。”,新垣衍又说道,魏王这才点着头,看向了一旁的龙阳君,龙阳君点了点头,魏王这才笑着说道:“好,就按着您所说的来办吧!”
于是乎,魏国派出了使者赶往齐国,邀请这位孔斌来担任国相。鲁国刚刚被覆灭,这位孔斌正在齐国的稷下学宫里与其他雪珍们进学,听闻是魏国的使者前来,他感慨道:“如果大王能够采纳我的方针,可以为大王安邦治世,即使让我吃蔬菜,喝凉水,我也愿意,如果只是让我穿上一身贵服,供以丰厚俸禄,那我就是一个普通老百姓,魏王哪里会缺少一个老百姓呢!”
使者大惊,急忙再三邀请,经过使者一段时间的纠缠,孔斌终于是答应了他,赶往魏国为相。
魏王非常的开心,亲自出城来迎接他。
就这样,魏王以孔斌为国相,准备按着他的办法来治理魏国,而孔斌担任国相后所做的第一件事,居然就是罢免了段干子,他撤换了那些靠关系受宠的官员,靠着先祖的名望而受宠的官员,代之以贤良人才,剥夺去了不干事者的俸禄,例如芒卯,范痤两人,将他们的俸禄转赐给有功之臣。
魏王没有想到,自己这里刚来一位贤才,这位贤才就罢免了自己的数个大臣,而这些被罢免的人都非常的生气,尤其是段干子,他们嘲讽孔斌,说:孔斌明明是因为先祖孔子的缘故成为国相的,如今却要罢免那些先祖立下功业的人,他最应该罢免的人是他自己!
孔斌对于这些言语无动于衷,继续了自己在魏国的一系列新政。
而孔斌在赶到魏国仅仅一个月的时日里,就得罪了太多人,他跟平原君不同,平原君是通过赏赐的办法来激励官吏,而他是直接罢免了那没有作为的官吏,选取有才能的人来顶替他们的位置。这样的做法使得他在魏国内声名狼藉,各种针对他的谣言层出不穷,甚至有人说他是齐国的奸细,是来灭亡魏国的。
龙阳君劝说魏王,不要听信这些谣言。
而有人将这些谣言告诉了孔斌,孔斌说道:“从来不能与庸人共商创业大事!古代善于治理政事的人,起初时都免不了被诽谤。子产在郑国做相,三年以后流言蜚语才停止。我的祖先孔子在鲁国做相,也是三个月以后诽谤才终止的。现在我每日改革政事,虽然赶不上前代圣贤,难道还考虑诽谤之言吗?”
可是那些大臣日日前来跟魏王哭诉,也是有些动摇了魏王对孔斌的信任,每当孔斌来提出一些重大决策的时候,魏王总是很犹豫,不敢答应他。接下来的时日里,孔斌无论提议什么,都得不到魏王的认可。
终于,在过去了一段时日之后,孔斌无奈的对左右的人说:“建议不被采纳,是我的建议有不合适的地方,建议不合君主的心意,我再做他的官,享用他的俸禄,是不做事白吃饭,我的罪过也太大了!”
而他正准备要辞掉自己的相位,魏王却得到了一封来自赵国的书信。
书信的内容跟从前非常的相似,当年的赵王何想要杀死范痤,也是给他写了这么一封信。
信里的内容也很简单:“请将孔斌送来赵国,寡人愿意为您割让五十里地!”
什么,赵王想要寡人的贤才?孔斌是寡人的国相,这怎么能行呢?
要加地!
于是乎,魏王和赵王以六十里的土地交易了孔斌,尽管龙阳君一再劝说魏王不要这么做,可是魏王还是觉得,与其让这位离开魏国,不如将他送给赵国,还能为魏国换来一些土地,这对魏国而言,是天大的好事啊。于是乎,在孔斌的惊惧的目光之中,有武士冲进了他的家,将他绑了起来,塞进了马车。
孔斌痛呼:“大王想要杀我,可以赐给我短剑,请不要这样羞辱我!”
可是魏王并没有赐给他短剑,人赵王要的是活着的孔斌,死掉的孔斌可不值五十里的土地啊,就这样,孔斌被捆绑着一路送去了赵国,最初,孔斌还认为魏王是想要杀掉他,可是当他明白魏王将自己卖给了赵王之后,悲呼道:“人怎么能像货物一样被出售呢?”
他便想到了自杀,可惜,已经太迟了,魏人堵住了他的嘴,绑住了他的手,遏制他所有想要伤害自己的行为。
终于,赵王亲自出城,见到了这位奄奄一息的贵客。
都市全能系 金鱗非凡
孔斌愤怒的瞪着面前的赵王。
赵王却急忙俯身行礼,恭敬的说道:“魏王不是值得您服侍的君王,孔子说:贤臣要懂得选择好的君主来服侍。寡人因为没有您这样的人来辅佐,曾经犯下了很多的过错,如今想要弥补,希望您能留在寡人的身边,纠察寡人的过错,寡人会听从您的建议,施行仁政,让百姓们变得富裕起来。”
孔斌看着他,无奈的长叹了一声,终于答应了他。
ps:病退现在真的是太麻烦了,手续多的惊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