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j35w精华都市言情小說 三國之超級培育系統討論-第一千三十三章 平山飛軍熱推-86opk

三國之超級培育系統
小說推薦三國之超級培育系統
虎牢关中,刘赫与众将,把酒庆贺。
鳳凰鬥:蛇蠍帝後謀天下
“此番虽未能消灭曹贼,却也令其大伤元气,斩其将士一万八千余,俘获近万,另有不知重伤几何,更是重重打击敌军士气,待得休整一日之后,趁胜追击,当可破曹军于关外,擒老贼于荒野。”
崔钧显得十分快慰,平日极少饮酒的他,此时将一樽美酒一饮而尽。
“哈哈哈,崔军师说得极是。要我说,如今老贼已是强弩之末,无需大哥二哥出马,小弟率两万军士,足可荡平曹营,活捉那阉宦之后。”
程良近年来立功极少,在刘赫麾下军中,向来以军功论英雄,他这个天子的结拜三弟,若是再不多立点大功,只怕在军中也要抬不起头了,因此他显得尤为急切。
刘赫不紧不慢道:“公达对此事怎么看?”
荀攸见天子发问,赶忙回道:“回禀陛下,微臣以为,曹军经此大败,虽不会就此败退,却也在短时间内,不会再次出击,而会选择后撤一段距离,重新安营扎寨,整顿萎靡之军心,再觅战机。曹军要守,我军自然不能让他们过得安稳,可派出诸位将军,每日轮番袭扰,曹军若前来交战,则可趁势歼灭。若闭门不出,则其军心士气,必然日渐衰败,不出十日,我军可不战而胜。”
“嗯……”刘赫微微颔首:“公达此计甚妙。”
暴力学徒 烈火暗灵
这时,高顺跪倒在地:“微臣不能及时攻克曹营,请陛下治罪。”
刘赫挥了挥手:“诶,此事不怪伯平。那曹仁极擅防守战法,一时之间要想攻取他所镇守的营寨,绝非易事。说起来,是朕失策,让曹贼逃脱,否则,没有了这腹背受敌之忧,伯平再激战几个时辰,当可击败曹仁。”
“微臣惶恐。”
张勇笑道:“伯平,陛下说不怪罪你,那也是金口玉言,你快些起来吧。”
“是啊是啊,嘿,你小子武艺平平,小爷我根本瞧不上,不过这带兵打仗的本事,我朱烨远远不如你。曹营之中,除了曹仁之外,还有典韦,许褚两员猛将,那可是万人敌啊,你能够占尽上风,实在是有些本事,来来,小爷敬你一樽。”
朱烨端起酒樽,便敬向了高顺。
不料高顺却一脸不解:“典韦,许褚?我与曹仁交战半日,未曾见到这二人啊?”
朱烨一愣,随后大笑起来:“别逗了,这两人乃是曹军之中顶尖猛将,我等随陛下伏击曹贼时,不曾见到他们,那必定是随曹仁留守大营,怎可能没有?”
封天滅日 老道俯臥撐
刘赫也追问起来:“伯平,你说曹营之中,没有这两人?”
高顺语气极为坚定:“末将确实没有见到二人出战。”
此话一出,在场原本欢乐的气氛,瞬间凝固了起来。
“如此,便有些不对劲了……”徐庶凝重地说道。
武侠世界从天下第一开始
张勇说道:“这两人武艺不同凡响,在我军之中,只怕也仅仅逊色于二哥和五弟而已,曹贼究竟将他们安排到了何处?”
荀攸眉头紧锁:“曹贼向来诡诈,这两员猛将,他既然在如此大战之中,弃之不用,那只有一个理由。”
众人纷纷看向了他:“什么理由?”
荀攸看了大家一眼,语气不无忧虑道:“那便是他们去了一个比眼前的战场,更为关键的地方,或者可以说,他们很可能会出现在我军最薄弱的某处。”
“我军最薄弱的地方?哪里?”徐晃追问了一句。
荀攸摇了摇头:“某实在想不出来。”
“最薄弱的地方……会是哪里呢?”刘赫也陷入了沉思之中。
“扑棱棱……”一只信鸽落到了门口,将众人的思绪瞬间拉了回来。
刘赫眼睛一亮:“飞鸽传书?不知又探查到了什么新消息,快快报来。”
高顺亲自走到门外,解下了信鸽腿上的信件,随后恭恭敬敬捧到了刘赫面前。
刘赫迫不及待地接了过来,打开一看,却是顿时脸色煞白。
“陛下,发生何事了?”所有人见到他这神色变化之后,都是心中暗道一声不妙。
刘赫恼怒地将信件捏成一团:“好啊,曹阿瞒,你居然还有这样一招,倒是朕失算了。”
朱烨有些着急了起来:“大哥,那老贼又有何动静?莫不是飞鹰卫查到了典韦和许褚的去向?他们去了哪里,待小弟去宰了他们。”
刘赫的脸色,阴沉地似乎能滴出水来,他咬牙切齿地说了两个字:“洛阳。”
“什么?”在场所有人都大吃一惊。
“怎么可能,曹军要去洛阳城,必须先攻下虎牢关,那两人怎可能越过此地,直奔洛阳?”
刘正急得都坐不住了。
“莫非……”荀攸似乎想到了什么。
重生大富翁
刘正一听他开口了,急忙问道:“莫非什么?”
荀攸说道:“回禀大殿下,您可还记得,此二将,尤其是那许褚,最擅长的是在何处战斗么?”
刘正闻言,眉头微微一皱,说道:“此二人似乎……似乎不擅马战,听三叔和五叔说,尤其那许褚,似乎在山野之中,也可以奔跑如飞,如履平地,他……”
邪尊逆宠:废柴嫡女太嚣张
重生初中校园:最强腹黑商女
只说到这里,刘正便露出了惊骇之色。
“他们……他们……”
身后传来了刘赫的声音:“没错,飞鹰卫探查到,此二人率领万余轻装步卒,出现在了洛阳以南的群山之中。”
美漫之小小煉寶師 修行人
“祖母……母后……”
刘正只留下了这两句话,身形便以冲了出去。
“大哥,正儿定是要回去守卫洛阳,只是如今城中兵力几乎全部被抽调到了虎牢关,以正儿武艺,也绝非典、许之敌,还是让小弟随行吧。”
关羽高大的身躯站立起来,显得极为威武不凡。
“嗯,也好。”刘赫当即答允:“正儿终究年轻气盛,无论心智还是武艺,都尚需磨练,那二贼意欲率领军队偷袭洛阳,虽是高明之计,却始终受限于兵力不足,有二弟亲自回城抵御,朕亦可心安矣。”
“大哥放心就是,区区两个贼徒,小弟根本不放在眼中,手起刀落,定可取其项上人头。”
说完,关羽便要转身离去。
“将军且慢。”荀彧叫住了他。
“文若先生有何见教?”
荀彧说道:“那典韦颇有神力,许褚更是深谙山中地形,只怕此刻他们距离洛阳,已然不远。将军务必快马加鞭,否则以这重骑兵的行军速度,只怕未必赶得上。”
关羽却是一脸不在乎的神色,不过碍于荀彧的颜面,却也没有反驳,只是说了一句:“先生放心,关某自有分寸。”
随后便快步走了出去。
与此同时,洛阳城南侧的大山之中,典韦、许褚二人,正带着一万多步卒,披荆斩棘,向前摸索着道路。
他们所有人,此刻身上几乎都只有一件贴身的软甲,背上背着一个包裹,腰间插着短刀,脚上的靴子一侧,也有一柄匕首。
“呼……呼呼……”
典韦满头大汗,气喘如牛,他抹了一把汗水:“老许,咱们在这群山之中,走了两天两夜了,也不知何时才能找到洛阳城。”
全能護花高手
一路欢歌渐轻远
许褚拿过水囊,喝了一大口,这才回道:“嗨,甭急,某家找的路线,绝对不会错。我许褚在一片坦途之上,或许会迷路。可是在这深山之中,嘿嘿,我闭着眼睛也能找到方向。我找的是一条最近的路,总共不过七八十里,虽说咱们行进极慢,一日夜不过二三十里路程,不过算来,最多再有一天光景,便可抵达洛阳了。”
典韦双目之中,陡露凶光:“如此便好。主公命你我二人,费尽心机,调教出了这一万平山飞军,今日总算派上用场了。哼哼,待我等出其不意,攻取了洛阳城,到时候看那刘赫,焉能不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