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saf爱不释手的都市小說 人魔之路-第938章 第三陣口鑒賞-t20tc

人魔之路
小說推薦人魔之路
这一日,北河的身形出现在了一座山峰的山腰,并隐藏在一株茂密大树的树冠中,遥遥眺望着正前方。
只见在他正前方千余丈之外,有一个黑漆漆,形似空间大洞的洞口。
这个洞口足有百余丈,其中还散发出一股吸力,并化作了一股狂风,将大洞之外的诸多枯叶石头给卷起来,吸入了其中。
在大洞的下方,大地坍塌得不成样子,还能看到其中诸多的阵法结构。
只是这些阵法结构早就损毁得不成样子,失去了原本的作用。
如果这些阵法完好无损,上方的那个黑漆漆洞口是隐形的,肉眼根本看不到。需要走过正确的路线,才能够到达此地。
现在倒好,阵法损坏后,省去了北河大部分破阵的时间和精力。
眼下的此地,就是禁魔阵第三层的第三阵口了,北河用了足足三个月的时间,才赶到此地。
沿途走来,他一个万古门的人都没有看到,这让他心中松了一口气。看来就如洪轩龙所说,禁魔阵极为广袤,万古门的人并不容易看到。
只要通过前方的第三阵口,踏入禁魔阵的第三层,就会碰到一种名叫伽陀魔蝗的灵虫。
这种灵虫极为奇特,尤其是对于魔修而言,简直让人闻风丧胆。因为它们能够吞噬魔修强悍的肉身,并吸食其体内的精纯魔元。
而通常的魔功,伽陀魔蝗都可以免疫。
北河所在的地方叫做禁魔阵,而伽陀魔蝗这种灵虫又专门克制魔修,看来当年布置这座阵法的那位,应该跟魔修有着什么深仇大恨。或者说,此地就是用来对付某一位,甚至某些魔修的。
就是不知道那位天尊到底是谁,又是什么身份了。
虽然第三阵口就在前方,不过这时的北河却并未妄动,而是驻足在原地,仗着符眼远远的眺望着。
只见在第三阵口的入口处,共有五人矗立着。
五人中三男两女,那两个女子中的一个身着轻甲,背上背着一柄青钢长剑。此女身形高挑,面容呈现淡银色,一看就是异族修士。
另外一个,则身着一套带着水袖的奇异长裙,其头发竟然是一根根诡异的绿色小蛇,这赫然是来自天澜大陆的九蛇族修士。
至于那三个男子,一个是身材中等的中年,还有两个是年过半百的老者,两个老者一个身着红袍,还有一个身着青衫。
而观这些人的修为,那三个男子都是无尘后期,至于那两个女子则是无尘中期。
“放心吧,伽陀魔蝗只对魔修有压制,这一次我等准备充分,有能够克制这些灵虫宝物,应该没有问题的。”就在这时,只听那中年男子道。
他们奉命将四套阵法带入禁魔阵第七层,而要踏入第三层的话,有些凶险,所以必须小心翼翼。
闻言,那红袍老者点了点头,“既然如此,诸位将身份令牌拿出来让我登记一番吧。”
此人是万古门派来,专门守在禁魔阵第三层第三阵口的,一般人可不能通过这入口踏入其中,必须是万古门的人才行,而且还必须登记。
闻言,四人没有迟疑,纷纷取出了各自的令牌,激发后呈现在了红袍老者的面前。
红袍老者取出了一枚玉简,将四人令牌上的名字,以及这四人来自那一方城池,是什么身份,都一一登记了一番。
在登记完毕后,中年男子四人便将身份令牌收了起来,而后向着前方掠去,最终遥遥站在了那个百余丈大小的黑漆漆洞口前。
不过四人并未立刻踏入其中,而是珠驻足在半空,打量着前方的洞口。
“万兄,这一次应该没有问题吧。”
同时只听那青衫老者看向中年男子道。
“周兄手中有一件鸣神钟,此宝专门用来对付各种灵虫。而我手里则有一柄加入了幻灵冥刚的飞剑,更是斩杀各种灵虫的奇宝。至于两位师妹,手持隔元珠,必然也没有问题。我等要穿过伽陀魔蝗群不是什么难事,顺利的话一个月就能够赶到禁魔阵的第四层。而禁魔阵的四五层,几乎没有什么凶险,唯独要注意的,是第六层。只要我等想办法穿过第六层,就能赶到目的地了。”
“那我们就出发吧。”只听青衫老者道。
“好!”
中年男子点头。
四人吸了一口气后,便向着前方掠去,最终化作四个小点,消失在了洞口中。
看着四人踏入其中,守在外面的红袍老者便收回了目光,接着他直接盘膝坐在了半空,就此陷入了打坐调息。一副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架势。
在远处的北河看到这一幕后,不禁摸了摸下巴。现在看来,他要踏入第三层,似乎都有些麻烦。这些万古门的人极为霸道,除了他们自己人,其他人是不可能被放行的。
虽然万古大陆上只有万古门一家独大,但同样有不少的散修,以及来自其他大陆以及族群的人。
那红袍老者坐镇的目的,就是为了将北河这种人,给挡在外面。
而红袍老者的修为足有无尘后期,这种人级别的存在,北河还没有交手过。在他看来,即便是手持灰色长剑,他也不一定是对手。
“咻!”
就在北河心中思量着,如何才能够踏入前方的洞口时,突然间只听一道破空声响起。
一道银色的人影,宛如一颗斜斜坠落的流星,向着前方那个黑漆漆的洞口疾驰而去。
“找死!”
与此同时,盘膝打坐的红袍老者,陡然惊醒了过来。
看着激射而至的银色人影,此人一把将腰间的一只白色葫芦给摘了下来,体内法力鼓动,滚滚注入了其中。
“咻咻咻……”
下一息,从葫芦口中,就喷射出了大片的白色锋芒,尽数向着那道银色人影淹没而去。
这些白色锋芒数量之多,可谓铺天盖地,使得那道银色人影避无可避。
在激发了诸多白色锋芒之际,红袍老者也身形一动,亦是向着前方的此人杀了过去。
关键时刻,面对大片白色锋芒袭来,银色人影动作一顿,接着他的身躯宛如水波一般蠕动了起来,而后变得极为朦胧。
而后让人惊诧的一幕就出现了。
只见大片白色锋芒,竟然从蠕动的银色人影身上穿透了过去。
待得白色锋芒尽数穿过后,银色人影再次蠕动,这一次变得凝实。
并且此刻还可以看到,这是一个窈窕女子,只是此女被银光包裹,所以看不到真容。
眼看轻而易举的避开了红袍老者激发的神通,笼罩在银光中的窈窕女子一声轻笑,接着她就身形一动,继续向着前方的黑漆漆洞口掠去。
眼下红袍老者跟她之间,还有一些距离,可无法阻止她。
只是看着她的背影,红袍老者惊怒之余,眼中却浮现了一丝讥讽。
“嘭!”
在他的注视下,只见就要没入黑色洞口的银袍女子,陡然撞在了某物上。与此同时,随着一阵法力波动的席卷而开,在她的前方浮现了一张巨大的网兜。
刚才她正是撞在了这张网兜上,才被阻挡了下来。
而在她一撞之下,网兜深深凹陷了下去,并顺势将她一个包裹,此女就被困在了其中。
随着网兜的猛然收缩,就要将她给勒紧。
关键时刻,银袍女子娇躯一震,一层无形的罡气宛如气泡将她给罩住。下一息,就见收缩的网兜勒在了气泡上,一时间气泡都狂颤了起来。
“嘿嘿嘿!”
红袍老者一阵冷笑,此人手持葫芦,继续向着银袍女子杀去。以他的速度,眨眼就到了银袍女子的数十长之外。
“嘭!”
就在这时,只听一道沉闷的声响传来。
一个脸上带着面具,手持一柄灰色长剑的老者,身形从地面弹射而起,以一种向前狂奔的姿势,向着那个黑漆漆的大洞掠去。而这位不是别人,正是北河。
“嗯?”
半空的红袍老者一惊,此人止住了身形,看着就要没入黑漆漆洞口的那位,不禁恼羞成怒。
“尔敢!”
一声爆射之下,他身形折返而回,同时将手中葫芦一催。
“咻咻咻咻……”
大片白色锋芒,当即向着北河的背影狂涌而去。
白色锋芒速度之快,若是前方的北河不管不顾,必然会被淹没在其中。
“哼!”
只听北河一声冷哼,而后蓦然转身,并将手中的灰色长剑一个搅动。
“哗啦啦……”
一时间一道道灰色剑芒形成了一个漩涡,迎向了爆射而来的诸多的白色锋芒。
“叮叮叮……”
接踵而至的,就是一阵金属交击的脆响,当大片白色锋芒没入了灰色剑芒形成的漩涡中,尽数爆开,化作了片片白色的灵光。
“轰!”
不过当白色锋芒尽数爆开后,灰色剑芒形成的漩涡,也陡然溃散开来。
“咚咚咚……”
后方的北河脚步踉跄后退了七八步,这才站稳。
面具下的他,看着红袍老者嘿嘿一笑,接着便足下一跺,身形向后倒射而去,在对方的注视下,没入了黑漆漆的洞口中。
“气煞我也!”
红袍老者牙关紧咬。
就在这时,更让此人震怒的一幕发生了,只听“嗖”的一声,之前被禁锢的女子,不知道施展了什么遁术,此刻连带禁锢着她的网兜,一起冲向了黑漆漆的洞口,并跌跌撞撞的没入了其中。
“你……”
红袍老者呆若木鸡的站在原地,此刻有一种气血上涌的感觉。
对方冲进了禁魔阵第三层,但他却不敢杀进去,因为在其中的凶险可不比外面。
此人脸色抽动,而后取出了一枚通信玉简,开始向着其中传信。
好片刻后,将玉简收起来的他,重新盘坐在了原地,不过却没有打坐调息,而是目光警惕无比的扫视着四周。如果还有宵小之辈出现,那他绝对不会再放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