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faj3优美都市小說 玄幻:我的反派身份被妹妹曝光了-第二百八十二章 夢斷更殘倍寂寥熱推-mu1t5

玄幻:我的反派身份被妹妹曝光了
小說推薦玄幻:我的反派身份被妹妹曝光了
双份剑意的袭来,效果立竿见影。傅云一个呼吸就晕倒了,同时神识也得到了大幅度的增强。
砰!砰砰砰!砰砰!
半歡半愛 君影
听到敲门声,傅云知道是洛师妹来了,可脑袋晕晕的有点儿不想起。
全能之天才學生
怎么回事儿?
昨晚昏倒得有点快,连点儿准备都没有。
“懒龙,你又干啥坏事了?”
“笨蛋,先看看自己的神识。”
傅云见到识海之中,发现这里的海水变得更加清澈,茫茫大海之中隐约出现了几个海岛,可惜离得太远看不清楚。
原本想离近些看看,想到九爪金龙那大嘴巴还是算了,离太近说不定会被他的唾沫喷死。
自己的识海还不能随意逛,真是不爽。
等哪天自己真变成了三界主宰,先把这条懒龙拖出去揍一顿。
识海中傅云的投影变得凝实了几分,看来这次双份剑意的效果还不错。
“来了来了!别敲了。”
重生之珠光宝妻 小猪懒洋洋
傅云边穿衣服边往外走,今天洛悠敲门的声音可真是不小,估计在外面敲了有一阵子了,这会儿都快变成砸门了。
降服冰山老公 YYL曼曼
名门妻约,总裁老公太高冷
“再不开门我就要闯进去了……啊,师兄你没事吧?”
傅云一脸倦意的前来开门,面色有些苍白,额头还有几丝细汗,一副大病初愈的样子。
“没事没事,可能是昨晚看书太累了。”
傅云当然知道自己为啥这幅样子,双份剑意太生猛了,必须得赶紧学会与之对抗,不然以后早上都得这副虚样出门了。
王子遇到假小子 涵涵
“要注意身体啊,任务完不成可以缓一缓。”
正在山门口负责登记的王管事,看到傅云面色苍白脚底虚浮的样子,好心地嘱咐了他一句。看来为门派制造一百门纸火炮的事情,王江华已经知道了。
“多谢管事关心,弟子会注意的。”
既然王管事误会傅云是为了纸火炮的事儿累成这样的,那他正好顺水推舟,说不定这样还可以多支取一些灵石出来。
傅云就算头再晕,也时刻惦记着灵石的事儿。
“傅师兄,今天我来驾驶,你打坐休息一下。”
洛师妹主动要求驾驶梭舟,好让傅云在路上能够休息一下。
他看上去太疲倦了,读书这么用功的人真是不多见。
修士们学习东西,一般都是用玉简直接学习,很少靠自己读书理解的,那样又慢又耗神,得不偿失。
傅云现在这副样子,说是读书累的,洛悠并没有怀疑,心中还暗暗佩服傅师兄,做事可真是有毅力,读书读到这种程度,她可受不了这种罪。
異世界莊園修真傳
邪尊所著的书内容繁杂,读起来确实非常耗神。但也不至于把傅云给读病了,不过用这个来当借口还真是不错。
既然洛师妹这么有心,傅云正好闭上眼休息一下。
梭舟的飞行方向是自动设定好的,洛悠所要做的就是接近市场的时候减速降落,另外半路遇到其他情况的话,需要她及时反应。
妖兽最近似乎消停了一些,最近这些日子没听说过有哪个弟子出门受伤了。
算起来,万兽来袭的时间本来就还没到,上次山魈王出现,也许只是个巧合。
讓我陪妳壹起北漂 日照不足地小白菜
“师兄醒醒,我们到了。”
听到洛师妹的呼唤,傅云悠悠的转醒。本来只想打坐调息一番,没想到就这么睡着了。
修士们虽然会经常用打坐来代替睡觉,但人累到极点的时候,还是睡觉最解乏了。
一觉醒来,感觉舒服了很多。傅云伸展了一下胳膊,这个回笼觉睡得还不错。
“师妹你忙去吧,我要先去见个朋友。..”
今天他得先制作一批连锁紫火符版的加强型纸火炮,这关系到与蓬莱仙盟的合作关系,同时也会影响到自己在门派内的地位。
驾乘梭舟往山洞方向飞,这次没有打开防御罩。初冬的风迎面吹来,丝丝凉意袭来,让傅云打起了精神。
天空灰蒙蒙的,看样子是快要下雪了。门派比武的事也不远了,纸火炮要加紧赶制。
门派比武、秘境试炼、万兽奔袭……种种事情就好像一座座无形的大山压在清澄派众人身上,这其中当然也包括傅云。
因为彼岸花的事情,方毅已经远离了市场,估计一段时间内不会回来了。等到万兽来袭之时,天元山和市场之间的路会被妖兽切断,到时候也就不方便见周宁、枫清雨他们了。
隔墻有鬼
这世界变得好快,傅云回想近几个月来的变化。从他无意间看到了陈老板画符,无意的模仿竟然成功了,然后凭借着八十一层防御马褂,自己竟然敢去挑战聚灵期的塔三层机关长,也就是因为此事,让他的识海里多了一条九爪金龙,每天都想着法的虐待他。
傅云的修为提高了、本领变强了,却发现不如以前只知道养鸡、种田的时候轻松了。
正应了那么句话:能力越大,责任越大。
若不曾制造纸火炮,也就不会卖给方毅,自然就不会惹到彼岸花组织。
为了对抗彼岸花组织,傅云开始为自己谋划出路。大量的制造和销售纸火炮,并且开始研究新型的各种符纸炮。
很多事情都是一步赶一步,渐渐地就给逼到了这个地方。
变身死神小萌妹 古氏大少
作为一个七尺男儿,傅云不可能选择退缩,硬着头皮也要上。
若是他怕死的话,就应该缩在门派里别出去了,一直待到门派比武结束,再去试炼秘境里继续躲着。
应付妖兽有门内修为更高的各位长辈,即便是防不住了,也会有撤退的方法。
然而傅云没有退缩,而是选择勇敢面对。不但要和彼岸花组织周旋,还要为门派对付妖兽的事情出一份力。
下雪了。
轻柔的雪花从天空中飘落下来。雪花落在傅云的脸上,慢慢的融化。冰凉凉的,像是一滴眼泪划过脸庞。
傅云当然不会哭,只是突然之间感觉有些落寞。也许是这昏暗的天气影响到了他的心情,也可能是昨晚睡得不好,今天还没调整过来。
帘外雪初飘,翠幌香凝火未消。独坐夜寒人欲倦,迢迢,梦断更残倍寂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