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k60h精彩小說 司禮監-第二百三十八章 國丈,你女婿要不行了讀書-0pe1r

司禮監
小說推薦司禮監
“对魔忍阿莎姬这个小同志很不错嘛,就是名字有点拗口,不过不打紧,咱看呐,可以着任一处镇守锻炼锻炼,嗯?甚?就孝敬咱家五十两?…那先收在宫中近君养亲,从基层做起。”
——庚子年,魏公于京师公然买爵鬻官,朝堂哗然,史载“太监不如狗,少监满地走”。
……
国丈府。
红包教主郑承宪很是不开心,因为他刚刚从儿子的跟班亓二道那里得知关外的官军吃了败仗,败的还很惨,两路大军主将阵亡,连个全尸都没回来!
这么大的事情还了得!
身为当今皇帝的丈人,贵妃的老爹,郑国丈还是很有家国情怀的,所以知道这件事后他老人家的心情就特别的压抑,十分的沉重。
“那个杨镐怎么搞的,小小的建奴都收拾不了,这不是给咱郑家抹黑么!”
郑承宪越想越气,要早知道杨镐收拾不了关外的建奴,他不可能只收对方两千两的。现在可好,关外成烂摊子了,连带着自家闺女都受牵连,这后果是两千两能弥补得了的?怎么也得五千两吧。
问题是现在杨镐在关外,想要他加钱都没法子,国丈这心里啊就特别的窝火。
“您老省省心吧,给咱郑家抹黑的又不是他杨镐一人。”郑国泰阴阳怪气的样子把他爹郑承宪看的真是来气,臭小子这腔调不是冲他又是冲谁。
“老子收的银子再多,将来不都是你的?你瞧瞧你说的这是什么话,难不成我是为我自个!”
郑承宪气的直挼胡须,也不知自己前世造了什么孽,生了这么个玩意出来,事事跟他对着干,唯恐他不先死。
“不给我,你可以给你孙子啊。嗯,反正除了我爷儿俩,你也给不了别人。”郑国泰也是死猪不怕开水烫,慢悠悠的端着茶碗看老爹在那翻白眼,心里别提多舒服了。
“你这混账玩意!”
郑承宪气的就想狠揍儿子一顿,还好亓二道给拉住了。
“国丈,您老消消气,国舅就是那么随口一说,不当真的,不当真的…”亓二道一身肥肉,胖呼呼的样子看着跟蹲弥勒佛似的。
郑承宪心里是气,可哪会真揍儿子,再怎么说儿子也三十岁的人了,孙子都十一岁了,他哪能真让儿子出丑。
“爹,你应该庆幸儿子没去做那个亲军指挥使,要不然你就等着白发人送黑发人吧。”郑国泰却是半点不怕,很是来劲的“嘿嘿”一声,把茶碗放在桌上,腿上却是做好随时逃跑的准备。他这爹可是杀猪的出身,真要揍他还不跟玩似的。
“昨?皇军也在关外?”
郑承宪先是愣了一下,然后气呼呼的把亓二道推到一边,咧道:“皇军不是跟着那兔崽子去了倭国吗?什么时候跑到关外去了?”
郑国泰“嗯哪”一声:“姐姐说是姐夫让皇军回来平叛的,说是什么怕兵部调集的兵马不堪用。”
“坏了!”
郑承宪听完急的一拍大腿,“不成,得让你姐派人把那个兔崽子叫回来,这皇军要是也吃了败仗,你这指挥使不是当不成了吗!”
“什么时候了,你还想着这指挥使?你难道还真想让儿子去和建奴拼命不成。”郑国泰气极反笑。
“什么叫我想着,你这皇军指挥使可是你姐夫封的,天子一言驷马难追,这皇军要是败了,你能脱得了干系?”郑承宪恨铁不成钢道。
“得了吧,你儿子有几斤几两自个没数吗?”郑国泰真是无语。
“你哪天能上进一点,老子我就是立马咽了气都能笑着瞑目!”郑承宪怒极。
“那好,我现在就进宫见姐夫,跟他说我要去关外指挥皇军平奴。”郑国泰说着就要走。
郑承宪却急了:“不成,那辫子兵凶的很,连杜松那个猛人都叫辫子兵杀了,你去了还不是被人家砍!”
“那你老就别废话了。”
郑国泰一屁股又坐下。
“你!”
郑承宪真是无语可话,自家儿子真是懒的出奇,真不知当年是怎么日出来这狗屁玩意的。
一直在边上看两父子笑话的锦衣卫百户宋青阳这时却突然说了句:“国丈,两军交战,胜负这种东西本就不好说,要我看败了也好。”
“青阳你什么意思?”
郑承宪转过头望着虽不是父子,但也是打小看着长大的宋青阳。
“皇军是小魏公公领着的,小魏公公是娘娘的人,娘娘的人便是郑家的人……要是朝廷调集的兵马打不了建奴,皇军却能打得,那国丈你好生想想,这皇军是不是就成了咱大明的擎天之柱了?…可这皇军又只听贵妃娘娘的话,那到时候…”宋青阳突然闭嘴不语。
“咦?”
郑国丈好像懂了什么,眼神里有些兴奋。
“你跟他这说些做什么,他能懂?”郑国泰没好气的看了眼宋青阳,“你什么时候走?”
宋青阳道:“调令已下,我明天就去衙门报到。”
郑国泰问道:“守宫城?”
宋青阳“嗯”了一声便没再说话,郑国泰也没有再问什么。
二人这模样可把郑承宪看糊涂了,诧异问宋青阳道:“好端端的让你去守什么宫城?”
宋青阳道:“是娘娘的意思。”
“守宫城又不是什么肥差,娘娘怎么让你干这苦差事?”
宋青阳这孩子打小就跟国泰一起长大,虽说是护卫,但在他国丈眼里跟儿子也差不了多少。所以,真要是闺女给青阳前途,国丈打心眼里欢喜。但调去守宫城,国丈就不免认为自家闺女办事不像话了。
宋青阳却是笑了笑,没吱声。
郑国泰则是看了看父亲,难得的认真起来,一脸正色道:“爹,你是真傻还是假傻?”
“什么真傻假傻?”郑承宪越发糊涂了。
想着老爹那德性,郑国泰无奈道:“爹,你难道不知道你那女婿要不行了?”
“瞎说!”
郑承宪抬手就要给儿子一嘴巴,但手掌在半空中却停了下来,然后“哎呀”一声便朝门外跑去。
“爹,你干什么?”
郑国泰被老爹的样子搞懵了。
“我去宫里,”
郑承宪边跑边回头说了句,“得趁你姐夫不行前让他下旨把皇军调回来啊,要不然咱们郑家就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