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degq都市小说 重生成八零大佬的心尖寵笔趣-146.知道是什麼花嗎相伴-qovos

重生成八零大佬的心尖寵
小說推薦重生成八零大佬的心尖寵
梁正英额前划过几道黑线。
一直以来,他心里那点怪异感,终于逐渐清晰。
他就说,宁然卖了那几株珍贵药材,怎么可能这么快就花完。
但仔细想想,给宁成晖治病花了小两千,日常开销那么个奢侈法,小米白面都随便吃,更是花了好几百,再买个房子小四千,所有钱加在一起,好像也说得过去。
可问题就是,宁然怎么花了那么多钱,都快捉襟见肘了,怎么还能那么不急不慌?!
甚至,交学费的时候,眼睛都不眨一下,一点都看不出缺钱的样子。
傲娇殿下痞子妃
合着,他这小徒弟原来比他想象的还有钱?!
这房子可是离学校极近,属于学区房!
再看这装修结构,两层小阁楼,用的还是红瓦,就这种位置,这种精心布置装潢,没个七千块钱,打死他都不信!
宁然有点尴尬。
她知道梁正英迟早会知道,但没想到梁正英这么早就知道,眼睛还那么尖,一下子就看出来了。
梁正英皮笑肉不笑道:“看来,你秘密挺多的,还挺出乎意料。”
宁然眉心一抽。
梁正英又深深吸了一口气,勉强压下心底的震撼。
经这么一遭,连因为罗禾偷偷出院的气,都消的差不多了。
他只是觉得有点心肌梗塞。
自己的小徒弟,比自己还有钱。
他虽然家里值钱物件很多,但毕竟都是前些年的玩意儿了,轻易出不了手,因而,梁正英的现金资产,还真是不多。
誤落帝王榻:皇的奴妃
至少,这么一栋两层小阁楼,他就不可能说买就买。
而他之前竟然还想着,既然小徒弟家境差,就多送些值钱的,以后傍身。
现在想想,难怪当时宁然神色古怪,也一副见怪不怪的样子。
她当时怕不是在嘲笑他吧?
这时候,里面的宁成晖正好拄着拐杖到门口洗菜,发现了心情一言难尽的梁正英和宁然,惊呼一声。
魔靈魂冢萬物生 冢草之上
“梁老师,然然,你们来了。”
宁成晖有些心虚,尴尬的笑了笑。
里头做饭的许玉珠和罗禾听见,连忙放下手头东西出来。
背着人干这么一桩事,三人都挺心虚的。
尤其是罗禾。
她规规矩矩了几十年,行为举止一直得体,挑不出什么差错,还是头一回干这样的事。
可仔细想想,罗禾觉得还挺刺激的,有些好玩。
但再刺激,见到梁正英,罗禾也不好意思起来。
许玉珠本来想解释,看到宁然抱了那么厚一摞书,顿时就心疼的不行,连忙过去接过来。
“这么重的书,抱了一路了吧?”
宁然嗯了声,看到宁成晖和许玉珠没事,倒也没什么责怪的意思了。
出院是真出了院,这时候计较也没用。
许玉珠就道:“那我先给你放楼上房间去。”
前天晚上,宁然就和宁成晖以及许玉珠商量好,宁然用二楼最里面的那个房间,许玉珠和宁成晖用靠外的那个房间。
宁然还没来得及说什么,许玉珠就抱着书上去了。
宁然只好看向宁成晖。
宁成晖挠挠头,“然然,这主意我出的,你别生气。”
失落梦境 绷子床
宁然无奈的叹口气,“我没生气,出院就出院了吧,只是,外公,你必须答应我,在彻底康复前,必须每天都到医院检查。”
“哎,哎,好。”宁成晖高高兴兴的应下。
只要不住院,其他事情都好说。
僵尸老公:夫人给我吸一口
宁然又看向梁正英,见梁正英正黑着脸看罗禾,就自觉去了厨房做饭。
宁成晖也不好呆这儿,跟着过去。
他们走后,罗禾绞着衣角,尴尬解释道:“正英,你也别怪然然外公外婆,我也是住院住闷了,也不想住下去了。”
梁正英定定看着她。
片刻,他抬手按着额角,无奈道:“行了,我知道了。”
见他这次挺好说话,罗禾顿时眉开眼笑。
梁正英余光中瞥见院里楼梯那边的西府海棠树,愣了下,反应过来,顿时震惊的睁开双眼,不由自主的走过去。
“这……这是……西府海棠?”
罗禾见他这反应,觉得好笑。
刚过来时,她也是挺目瞪口呆的。
不过,宁成晖和许玉珠不知道她惊讶什么,反应倒是很平常。
她抬手指了指,“不止呢,你看那。”
梁正英顺着她指的看过去,下一刻,看清楚是什么,他瞳孔骤缩,失声:“月季,素冠荷鼎,御衣黄,海贝……这些可都是名种啊!”
梁正英因为出身的原因,眼界被养的很好。
他自然一眼就能看出,院中这些花,都是什么。
不说别的,光是那株素冠荷鼎,看它的花色,模样,就知道被养的极好,经精心侍候过的,这种话对环境的要求极为严格,也很难养植。
放在外面,那么一株,起码上千。
而这里竟然有至少七八株!
更不要提御衣黄与海贝了!
那些花种不会比素冠荷鼎便宜,只会更贵。
天啊,光是这些花,连带着那株西府海棠树,这房子起码上万啊!
梁正英一时之间,如当头一棒,久久不能回神。
腹黑王爷的罪婢
四栖大神养成记
厨房里,宁然进来后,就见已经起锅烧热了油,切好的土豆丝还放在一旁。
她想了想,就觉得做个醋溜土豆丝。
但宁然看了一圈,也没发现醋在哪儿,就拿开了锅,扬声问宁成晖:“外公,你知道醋在哪儿吗?”
声音如珠玉击地,带着点清泠泠的冷,清脆悦耳。
后头跟进来的宁成晖一愣:“没有了吗?我也不清楚。”
金色綠茵 卓色彤
他也是第一次来,对这里还不熟悉。
宁然哦了声,“那我去附近的供销社买吧。”
宁成晖点点头,不放心的嘱咐:“然然,回来时候千万注意安全。”
宁然应了声,便走出去。
同梁正英夫妇打了个招呼,也没注意,就出去了。
后面决定出来洗菜的宁成晖见梁正英呆愣愣站在原地,觉得挺奇怪的。
“梁老师,您站这儿干嘛呢?”
罗禾回头看他,“没事,可能……是看这些花好看吧。”
不管怎么样,这房子从今以后,就是属于他们的了,连带着院里的花花草草,也是他们的。
听罗禾夸赞,宁成晖觉得很高兴。
“是吧?我一进来,也觉得这些花好看,然然眼光真好。”
殘陽惜辰
罗禾无奈的笑了下。
梁正英木着脸回头,“宁叔,您知道这些是什么花吗?”
正巧从楼上下来的许玉珠听见,回了一句:“花?就是花啊。”
梁正英:“……”
他一言难尽的又问:“那你们知道这些花多少钱吗?”
宁成晖有点惊讶:“这花还要钱?挺值钱吗?难道不是种来看看的?”
梁正英:“……”
罗禾实在没忍住,噗一声笑了出来。
宁成晖和许玉珠都不明所以的看着梁正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