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gajq言情小說 冰與火之魔山 格雷果·魔山-0905章 高庭城覆滅看書-nkm3y

冰與火之魔山
小說推薦冰與火之魔山
克连恩家族起源于“青手”加尔斯之女红湖的萝丝,据说直至今日,继承了红湖的萝丝血统的克连恩家族的女子,仍有变成鹤的易形者能力。
相比于血鸦布林登·河文变成三眼乌鸦的能力,能变成鹤的异形者貌似看起来要更高级。
不过,自从萝丝死后,好像克连恩家族的后代女子中,并没有再出现罕见的易形者。
当然传闻是传闻,不过,克连恩家族的名人倒是出了不少,和提利尔家族的关系也非常深厚。
佛提莫·克连恩爵士,高庭的三代公爵的教头。
帕门·克连恩爵士,蓝礼·拜拉席恩一世的紫衣卫,和塔斯的处女布蕾妮并肩作战过,蓝礼被影子杀手杀死后,帕门加入了史坦尼斯·拜拉席恩一方。他的新王将帕门爵士和伊伦·佛罗伦派往苦桥去收编蓝礼的步兵。在苦桥,帕门被愤怒的百花骑士洛拉斯·提利尔俘虏关进了高庭的地下黑牢,后被斩首。
梅拉雅·克连恩夫人,是艾利斯特·佛罗伦伯爵的妻子。艾利斯特在龙石岛担任过史坦尼斯的首相。
梅内狄斯·克连恩女士,是玛格丽·提利尔皇后的伙伴、密友和侍女。玛格丽·提利尔被魔山下令杀死后,梅内狄斯·克连恩选择了自杀殉主。
北境、西境联军在得到班森的情报后徐徐推进,第一个目标,就是克连恩家族的红湖城。
*
红湖城,因为城外有一个巨大的红色湖泊而得名。
红湖灌溉了克连恩家族的领地,令这里的粮食丰收,渔产丰富,也令领地上的子民们家家富足。
罗德爵士纵马回到了红湖城。
他很狼狈。
左手臂上有三处箭伤。
破甲箭射穿了让的橡木盾牌,把他的左臂穿在了盾牌上。
盾牌上的箭矢早已经取下,盾牌也已经抛弃,但手臂上的箭伤已经抛开。
他独自一骑回来,一进城,就有士兵打马飞奔到了组伯爵主堡,报告罗德爵士负伤归来的消息。
克连恩伯爵吃了一惊,忙出来迎接罗德。
“发生了什么事?”
“安盖·克里冈来了。”
罗德爵士本人并没有见到安盖·克里冈。
他的去探查消息的两名斥候也并没有返回,多半已经被班森·慕顿截杀。
“安盖将军伤了你?”克连恩爵士动容道。
安盖·克里冈是魔山的养子,魔山已经是七国的国王,谁敢惹安盖?!
“不是,是安盖的斥候队长班森·慕顿。”
慕顿家族是河间地的封臣,但安盖因为娶了慕顿伯爵的大女儿,他的军队中,就有一股慕顿家族的力量。
“班森射伤了你?为什么?出了什么事?”
“安盖率领西境军和北境联军一共五千精兵,走滨海大道,去攻打高庭城。班森说他们奉国王陛下命令,去高庭城捉拿反贼维拉斯·提利尔。”
克连恩伯爵顿时作声不得。
“伯爵大人,维拉斯公爵大人当真已经谋反?”
“我没有听到过这方面的消息。”
“班森要我传话,他要红湖城集合兵力跟随安盖将军去攻打高庭,如果不从,就把红湖城灭杀。”
“你可看见了国王陛下的命令?”
罗德摇头。
克连恩伯爵看看身边的家族骑士们,沉吟了好一会,说道:“吹响号角,召集封臣。”
“是,大人。”
伯爵的侍卫队长飞一般的去了。
只要登上城墙吹响号角,红湖城的封臣们都能听见。红湖城在平原上,站在城墙的最高处吹响的号角声会传向很远。
其实红湖城并不在滨海大道的主要位置上,它偏离了滨海大道较远,但这里却是河湾地和西境的边界处的第一个大贵族所在地。在滨海大道上的贵族是古橡城的奥克赫特家族。不过,奥克赫连家族的位置更靠后。
如果入侵的军团只是忠实于滨海大道这条路线,是完全可以绕开红湖城前进的,只是那样一来,如果消息传开,前进的队伍就会陷于红湖城和古橡城的夹击中,腹背受敌。
半个时辰后,红湖城领地上的所有封臣快马加鞭,来到了红湖城里,晋见克连恩领主大人。克连恩旗下的小贵族可不少,河湾地物产丰富,是七国粮仓,拥有红湖水源的克连恩家族的领地上的子民和是人口众多,小贵族也很富裕,家家户户粮食年年丰收。
又半个时辰后,克连恩家族集合了旗下的封臣和城市里的所有士兵们,得兵三千,他一声令下,打开了城门,率军出城,决定跟随安盖·克里冈将军一起去攻打高庭城。
效忠国王陛下,诛杀反贼维拉斯·提利尔,是克连恩伯爵和旗下封臣们的一致意见。
就在红湖城决定了投降西境和北境联军的时候,安盖·克里冈、珊莎·史塔克、雷纳德·维斯特林、莱威尔·安柏四人正驾驶着百艘长船,顺曼德河东进,向高庭城出发。
从盾牌列岛的入海口驾船逆水而上,只要一天时间,就能赶到高庭城下。珊莎算好了时间,将在晚上发起进攻。
昔日的有着三层城墙,并有迷宫防御的高庭城,如今不过是在废墟上新修建起来的一座土木堡垒,除了西面和南面还有完整城墙外,北面和东面的城墙早已经破败,倒塌的城墙也还没有完成全部的修缮,很多地方都可以直入高庭的内城。
*
冬天的夜晚来得比平时的早,白天短夜晚长,在天刚刚黑下来的时候,珊莎船队就到了高庭城下的河流中。长船选择了远离码头靠岸。
码头很小,有几艘船点着星星灯火。
高庭城并无自己的水军,盾牌列岛就是高庭城的水上防线。河湾地的海军第一就是青亭岛的雷德温家族,拥有数百艘战舰;第二就是盾牌列岛,拥有五十艘战舰。
雷德温家族早已经向魔山宣誓效忠,犯下死罪但并没有被斩首的雷德温伯爵感激魔山出手放了他一条性命,回到青亭岛后就把自己家的葡萄酒和海军都全部交给了铁王座以表忠诚。行销世界的葡萄酒,国王陛下成了唯一的代理商人;雷德温家族的海军,已经属于皇家海军舰队的一个组成部分。
河湾地最有经济实力的雷德温家族被魔山收服,而高庭城的盾牌列岛也已经被安盖等人拿下,一点消息都没有泄露。
安盖、珊莎、雷纳德只要亮出国王陛下的命令,盾牌列岛的贵族们无不一一臣服——本来他们都已经臣服于魔山,这次又被臣服了一次。
夜晚来临,来自盾牌列岛的降军们领路,他们是河湾地本地人,轻车熟路,一路上遇上了两次巡逻队伍,都被他们以自己人的身份贴上去,然后干净利落的解决了斥候,军团随即悄无声息的跟上,不损一人,进入了新修建起来的已经失去了昔日景象的高庭城。
守城的士兵被盾牌列岛的降兵赚开了城门,安盖、珊莎、雷纳德、莱威尔率领一千精兵杀了进去,喊声一声,守卫城门的士兵做了鸟兽散。
进了城后,安盖居中,让雷纳德、珊莎领军在前,莱威尔将军断后,众人齐声呐喊,向维拉斯的内城高地杀去。
队伍杀到维拉斯的主堡大门前,一路上几乎没有遇上什么阻力,冲出来的几名将军都被安盖一一射死,方便了雷纳德用剑砍下了他们的人头,几名主将一死,士兵们并无斗志,都是一哄而散。
被多恩人夜袭和魔山龙焱焚城的高庭守卫精锐在上一次的大战中都已经死得差不多了,维拉斯的四名最主要的封臣也已经全部战死,他们摆开维拉斯的队长和高庭城的教头还有高庭城的主管,新任命的队长、教头和主管还有新训练召集的守备军,都根本无法和原来的守备军相比。
雷纳德指挥士兵包围了维拉斯的主堡,他下令所有士兵全部点燃了火把,火把熊熊,把废墟上的高庭城夜空照亮。
王旗和魔山的军旗竖立起来,雷纳德的声音如洪钟一样响起:“我是西境峭岩城的雷纳德·维斯特林,奉格雷果·克里冈国王陛下的命令前来捉拿反贼维拉斯·提利尔,忠诚于国王陛下的将士,放下你们的刀剑,走出来,我们不会伤害你们。”
维拉斯·提利尔在卧室里舒舒服服的喝着红酒看着书,他的卧室保持了原样,壁炉里的炭火烧得很旺,等他听到外面的喧哗声,他还没有明白过来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直到他的新队长和主管,教头来到他的卧室。
主管小心翼翼的说道:“大人,魔山派出雷纳德·维斯特林将军前来捉拿你,有消息说公爵大人在秘密的训练死士,准备进入红堡去刺杀国王陛下。”
维拉斯·提利尔愕然抬头!
训练死士,刺杀国王,为什么他本人毫无知情。
“主管大人,去叫学士来,赶快给国王陛下写信,有人陷害于我,我并没有训练死士,也从来没有想过要去红堡刺杀国王陛下。”
维拉斯·提利尔有些语无伦次了。
其实他脑袋里轰轰的,都根本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他的手心冒汗,背脊发热,一颗心呯呯呯呯的猛烈跳动,就好像随时会冲破胸腔跳出来。
虽然魔山杀了维拉斯的父亲、兄弟和妹妹,但维拉斯·提利尔是个没有什么胆量和豪气的人,他从未想过复仇。
“公爵大人,这并不是国王陛下的情报有误,也不是有其他的贵族要陷害大人,这是魔山要对提利尔家族赶尽杀绝的借口。”侍卫队长罗宛沉重说道。
维拉斯·提利尔愣住。他的耳朵里,有一千只哨子同时吹响,肚子里,有一千只螃蟹在夹啊夹。他的眼睛看出来,面前的人影也是模糊一片。
“公爵大人,魔山要我们死,我们唯有一战。”教头喝道。
呛!
教头拔出了长剑!
“不,不可!”维拉斯·提利尔被拔剑声音惊醒,幻觉消失,他回到了真实世界里来。
“公爵大人,我们该如何做,你下令吧。”侍卫队长毅然喝道。
呛!
队长也拔出了长剑。
“你们都不要动,魔山要的是我的命,我给他就是了。你们没必要也搭上一条命。”维拉斯饱览群书,见多识广,智慧超群,他从恐惧中解脱出来后,心中立即就拿定了主意。
他不要自己的封臣和将士们为自己去战死,那样毫无意义。他也不要高庭城的子民再遭受一次战火,他们经历的战火已经够多了。
既然魔山要他死,他是没有办法逃掉的。
人都有一死,那就来吧。
雷纳德·维斯特林的喊声还在继续,他抬出了国王陛下的命令,果然,高庭城的军民一听是奉国王陛下的命令而来,都失去了斗志。
高庭城本身还是一片废墟,很多黑色的流质状石头到处都是,北面和东面的城墙很多都被龙焱烧塌了还没有办法修补起来。
国王陛下是巨龙骑士,并且还收服了龙之母丹妮莉丝·坦格利安,谁能战胜国王陛下的巨龙和丹妮莉丝的三条小龙?谁也不能!
高庭城的军民只要一想起魔山的巨龙就会忍不住簌簌发抖。
巨龙肆虐的把繁华了数百年的高庭城毁于一旦,烧死了无数的勇士,烧塌了无数的房屋成巍峨的城墙,那次的龙焱焚城,已经烧毁了高庭城军民的自信。
*
随着咔咔咔的开门声,维拉斯城堡的大门缓缓打开,一个轮椅推了出来,上面端坐着高庭城公爵大人——维拉斯·提利尔。
数条黑色猎犬跟随在维拉斯的身边,他的肩膀上,轮椅背上,还站着两头山鹰。
训犬养鹰就是维拉斯最大的快乐。
他只是希望能守住祖宗家业,偏安一隅,但是,魔山在杀了他的父亲兄弟和妹妹后,并没有打算放过他。
他本在魔山的面前跪下宣誓效忠过,他实在没有想到,魔山还会找个谋反的借口把他也给杀了。
“雷纳德·维斯特林将军,我是维拉斯·提利尔,我跟你去君临见国王陛下,谋反的事情,我承认,但与这高庭城的子民,将士和贵族们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