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cvlj非常不錯都市异能 我是半妖-第一千兩百一十一章:蓮火不熄展示-fme8p

我是半妖
小說推薦我是半妖
天冥面色阴沉低头,只见自己腰间所悬着的银链铜盒不翼而飞,空荡荡的银链展示着整齐的切痕,一缕玄黑宛若极夜般气流萦绕拉出一条虚幻的弱影,自这一头延伸至另一端他的指尖上。
天冥深处锋利的指甲,试图勾起那一抹极夜般的黑雾,锋利堪比神兵利器的指甲,咔嚓一声,直接被切断了根。
鲜红掺夹着一点幽蓝色的鲜血顿时顺着他的指尖滴答落下。
天冥眼瞳早已收缩成针孔,瞳孔疯狂战栗:“这是……妖尊陆姬晨的妖莲气影!”
冰冷的视线如刀般朝着陵天苏刺去,充满杀机的目光又带着隐晦的忌惮,厉声道:“你与灵界妖尊,是何关系?!”
妖尊陆姬晨,世人皆不知其本体为何,只知在其眉心本命星辰之中,蕴养着一朵千年妖莲,有人猜测其妖莲便为妖尊本源。
不知莲名,只有相关卷轴记载。
蛮荒战场,无昼之地,妖尊曾独战域外三千荒魔,化莲为火,黑炎焚海三万里。
足足烧了十年,将那藏于海底的三千荒魔连同荒海绝欲一同焚烧成烬。
看似寥寥几笔的简单记载语录,却罕有人知晓,蛮荒战场之上,荒魔为千年霸权者。
每一位荒魔皆有着神游之境。
而那时的妖尊堪堪化形成年,尚未盛名于三界。
却能够凭借一朵妖莲,独战三千神游!
此莲之威,纵然是冥主也忌惮万分,不知其名,更不知其来历,后被蛮荒众灵称之为。
祸世妖莲!
此莲生而不祥,所具备的毁天灭地之威根本不似一名神游境能够拥有。
曾有冥主疑虑,纵然是太古大妖的身躯,何以能够毫无伤损的蕴养此莲,还将莲火力量操控得如此得心应手。
这是千古以来,七界之中的一个未解之谜。
此莲生于妖尊体内,不朽不灭,不熄不烬。
更从未见过有谁能够夺舍此莲气机,彼岸阁成立千年,阁主名下妖主有七,更是无一名妖主能够得到一丝妖莲的传承之威。
并非妖尊吝啬不传,而是众所周知,此莲息之意,根本无法授予他人。
可是此刻,那名‘女子’指尖缭绕的漆黑之意,不是那妖莲之息又是什么?!
天冥悚然,看着陵天苏将染血的手指搭放在铜盒的一面之上,古老而沧桑的刻纹在他指尖黑雾下被磨灭成平,最后消失不见。
黑雾陡然烧了起来,黑炎灼灼,不染而妖。
黑炎触及圣土,不损一寸圣土,他将那妖莲火意操控到了一种让人胆寒心惊的地步,就仿佛此道力量是他与生俱来的天赋一般。
黑炎勾出一缕生魂,纯白而透明的生魂宛若熟睡的婴儿,沉睡在圣土之中。
陵天苏面色漠然,慢条斯理地将那缕生魂焚烧成一缕青烟,眉眼染着一层寒意,嗓音低沉:“这便是你们的王?一道分影都值得让你以圣土护养,真不知道,其本体此刻被你们藏于怎样的奢靡之地。”
本想将这些圣土扬洒于天地间,自行生长成灵。
可一想到这凡尘之中人们心中所藏的妖魔鬼怪,魑魅魍魉,陵天苏迟疑了一瞬,迎上檐下那群越国众人们审视打量,而又隐忍火热贪婪的目光。
他眼神漠然须臾,反手将铜盒收入怀中。
看着他手掌里那道生魂灰飞烟灭,天冥的神色陡然狰狞起来。
“给我死!”
陵天苏深吸一口气,战意在被鲜血染红的双瞳之中积酝燃烧。
裂风吹动着乌云在苍穹之上快速的席卷缭乱,宛若无数暴戾不安的凶兽藏于风云之中暗自窥视。
静默的时间只有一瞬,看着浑身笼罩这一层动荡杀意的妖道天冥朝他凌空张开双手,数十道黑色的诡异旋涡自十方杀来。
旋涡之中,传出冥兽嘶吼与饥渴胃袋空鸣如雷声音。
人们什么也看不到,只来的及以肉眼捕捉道旋涡之中一个庞大却无法停驻在他们眼瞳之中的巨大事物,漆黑的外壳折射这森然的幽光,整片天空传出扭曲怪异的声音,将无形的空间荡出恐怖的涟漪。
恶兽在暴走,它们的气息在不分敌我的互相切割攻击,短短一瞬里,陵天苏所立的那片空间里,仿佛被一万道乱斩的光切得扭曲支离破碎。
巨大的旋涡占据了人们的视线,扭曲的空间隐没了那道青衣银发的染血身影。
人们只能够听到锋利金属剧烈擦过的声音,以及剑锋铮鸣在支离破碎的扭曲空间里擦出的无数金色火花与剑芒。
他们心头狂跳,不可置信在这样一个足以毁灭一切的空间里,竟然还有人能够拔剑相抗。
这怎么可能活的下来?
冥兽的嘶吼声叫嚣着震裂人们脏腑的骇人力量!
轰隆一声巨响,天空之上好似有黑色巨山欺压而下。
人们面色大变,以杨小北为首,双手架刀,以刀风编织成一座无匹的风墙,架御在妹妹头顶上方。
众人如惊鸟般散去,仍是有一些修为稍弱者,慢上半拍,被那喷洒这碧绿鲜血的巨 物砸中,一命呜呼。
而刀风气墙被那巨 物狠狠砸中,随即被震开,滚落在地。
惊魂未定的众人定睛望去,却是一颗巨兽头颅,头生双角,上下四齿足有成年人的手臂长,死不瞑目的被人枭首扔下。
天冥亦是没有想到,对方在身受重伤的情况下,竟然还能够斩兽乱杀。
巨大的残肢断臂从旋涡黑洞之中扔垃圾一般接连坠下,一双染血的沉静幽瞳如淬冰河,在这沸腾乱渐的血浆之中,染血下的那张面容平静到了极点。
十二道旋涡顷刻直接灭了四道,他浑身浴血,自缺口中冲出。
手掌之下,一抹淡淡如星芒的金光散去,似是有意隐藏方才杀冥兽时所用的兵器。
看着迎面杀来的陵天苏,天冥心中冷哼一声。
长幽初境对战长幽巅峰,竟然妄敢有所隐藏。
以为凭借这一抹灭世妖莲之息,当真以为能够越境杀他不成。
真是自不量力!
“想杀我!等你完全吞噬了妖尊体内那株妖莲再来放肆吧!”
天冥双手狠狠合拢,陵天苏身后八道遮天旋涡翻涌出腾龙之势,如龙卧于山,八岸倾塌,朝他一人压来。
在短时间里斩杀四头冥兽,陵天苏体内的药魂星宫已经黯淡快要到了消失的地步,他浑身浴血,浴的是自己的血,一袭青衫之下的身躯,早已是皮开肉绽,筋骨破裂。
强大的治疗力显然已经到达了极限,伤势愈合得极为缓慢,在他俯势冲来的那一瞬,有着极为明显的血色裂痕从他脖颈下方朝着脸颊蔓延攀爬。
天冥想要杀他!
他又何尝不是!
圣土后灵,与他而言,那是禁忌!
纵然彼时,他与天冥有着极大的境界差距,可是触犯了禁忌,哪怕是拼着仙骨尽碎的代价,他也要让他永堕幽冥!
天冥漠然的目光陡然触及陵天苏那双不知何时变得古静如渊的眸子。
他那钢铁般冷漠坚硬的心忽然升起一种预补未来似的恐惧感。
那恐惧感极淡,却宛若白纸上的一抹阴影,明显得让人无法忽视,感官随着陵天苏的飞速接近,在不断膨胀,压迫着他的心脏,喉咙间陡然散发出一种腥甜的鲜血死亡气息。
掌心间缭绕的莲息是幽灵般散发出来的暗影,锋冷夜魅,无形无踪。
“何须等到吞噬之后,真当我家小怜儿一日三十次仅仅只是为她补足了妖魂不成。”
冰冷漠然的嗓音说出了一句天冥一时间难以理解的话语。
他不能理解,却也无法遏制住心头的恐意,他下意识地后退一步,忽然单膝跪地,宽阔的手掌贴于大地。
“起!”
冰冷的气机缠绕大地,将大地同化成漆黑的玄铁之色,一座巨大如山的玄黑铁盾崛地而起,高耸如城墙!
兹啦一声裂帛之音极为讽刺的在空气中响起。
青裙衣摆被高耸时的遁风斩裂。
但是天冥始终慢了一步,在大盾崛起的前一瞬,陵天苏化作一道疾影之线,与他身体错身而过。
嗤!
一蓬染着幽蓝色泽的鲜血飞溅而出。
天冥黑衣破开一口,黑衣之下的冰冷铠甲裂开一个让人心寒的口子,肌肤浅浅割破一层。
若非有着幽冥铠甲护体,这一下怕是早已将他裂骨斩断。
错身而过的陵天苏直接消失在了空气之中,淡淡的药香裹挟着腥甜的鲜血气息。
天冥眉目低沉,看到前方天空之上闪熠出一抹幽影的细锐之光。
他冷哼一声,当头一拳砸下。
恐怖的拳意带出三千里长的爆音与气流,绞杀着天空之上的云气,轰出一个恐怖的拳印轨迹。
陵天苏没有避开这一拳,亦没有想要避开!
深深受了这恐怖一拳,脏腑开始溢血,心脏跳动出剧烈的节点频率,他的身体再度以天冥为中心,在空间里留下一道锋锐的轨迹。
咔嚓!
铠甲的斑驳碎片倒飞而出,在烛光的映照之下,折射出棱形的锋锐光芒。
众人在那片战场的余波之下,步步后退,从开战到现在,已经退了千步之余。
他们面色震惊的看着前方的战斗。
南河义曲亦是面容复杂到了极点。
(ps:感谢小可爱“凌苏苏”的巨额捧场,啊是这个味道,久违的捧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