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vhb3精彩絕倫的言情小說 重生之鉅變-第1037章 你纔打手槍讀書-tcsyr

重生之鉅變
小說推薦重生之鉅變
胡铭晨他们班能获得甲等和流动红旗的表彰,可不单单是他们班的正步走得好,这里面,还有一个因素,就是在打靶评比中,胡铭晨代表他们班获得了最高分。
很多大学的开学军训,就是简单的一个队列的训练就完事,而朗州大学则不然,他们还有一个科目就是实弹打靶,虽然每个人只有五发子弹,可是这也是绝大多数人第一次摸到真枪和唯一一次具有的实弹射击机会。
在实弹射击钱,胡铭晨专门训练了一天的射击要领,其中就包括双手举枪站立两个小时,上午一个小时,下午一个小时。
在实弹射击的训练中,因为不适应真枪,尤其是步枪的重后坐力,有三分之一强点的同学竟然脱靶了,剩下的同学就算没有完全脱靶,可是成绩也不理想,别说十环了,就是八环九环也是凤毛菱角,而且,就算偶尔打出了那么一枪,也是蒙中的可能性打。因为没有一个连续打中九环的同学。
而胡铭晨成为极少数能够将五颗子弹全部打在靶子上的学生,这还不算,他的最差成绩是六环,其余的不是一个七环,两个八环和一个九环。
这样的成绩,别说是放在普通大学新生的身上,就是训练胡铭晨他们的教官,也不敢说就一定可以胜得过。
“你以前练过射击?玩过真枪?”看到胡铭晨的成绩,教官很是诧异,将胡铭晨脚道一旁问道。
“教官,呵呵,怎么可能,我到哪里去练射击去啊,我就算想玩,也没那个条件不是,咱们可没什么射击俱乐部,法律又不允许持枪,我就是运气好瞎蒙的而已。”胡铭晨自嘲的笑道。
胡铭晨自然不是真的没摸过枪打过靶,虽然当初训练的时候,热武器是尽可能避开胡铭晨的,但是,像手枪步枪这种轻武器,胡铭晨还是练习过,他喂过的子弹,恐怕不会比面前的这位教官少多少。
况且胡铭晨还亲身经历过枪林弹雨,心理素质就更不可能是其他同学能够比拟的。
只不过处于保密的需要,胡铭晨不可能坦诚那一切。不但他不能坦诚泄露,甚至于在打靶的时候,胡铭晨还刻意藏拙,六环的那一枪,就是胡铭晨故意偏了一点点打出来的。
“我实在难以相信,你第一次打靶就有这样的成绩,你实在是……不当兵,不当狙击手真的是可惜了,难道你是天生的神枪手吗?”教官感慨道。
“教官,神枪手不会像我这么差劲吧?在我的想象中,神枪手应该没一枪起码都在九环才对啊。”胡铭晨心理暗喜道。
“每一枪都在九环,那估计得是军中精英里面的精英才办得到。恐怕,只有特种部队才行,像是我们省总队,就基本上没有这样的人。再说了,就算有,那还不知道得喂多少子弹呢,可是你才是第一次,你是第一次摸枪啊。我告诉你,你们不是可以在大学期间当兵的嘛,我建议你来我们部队,我感觉你就是吃这碗饭的料。”
“谢谢教官,恐怕是你太抬举我了吧。”
“抬举你?我抬举你干嘛,就像我刚加入部队的时候,别说第一次,就是第二次打真的子弹,我都还有脱靶的时候呢。相比之下,你就比我厉害。好好考虑一下我的建议,部队也是一所大学,部队非常锻炼人,在部队里面同样天地宽广,可以做出非凡的成就,好男儿,一辈子不当一次兵,就是终身的遗憾啊!”教官继续鼓动和怂恿胡铭晨道。
这就好比喜欢兰草的人,发现一株珍惜兰草的话,再陡峭的悬崖也要攀爬。或许就像是体育教练,看到一个好苗子,想法设法也要收到麾下。
教官虽然不是什么首长,可是他具有强烈的部队荣誉感,既然发现胡铭晨是很好的当兵料子,他就极其想将胡铭晨拉入那个大家庭。
而胡铭晨从来就没有想过真正的去当兵,部队上纪律严明,管理严格。而胡铭晨自己本身又还有许多生意上的事务要处理,叫他去部队上被各种条条款款限制着,胡铭晨难以接受,也基本上做不到。
“教官,当兵也是上了一两年大学后的事情,现在总是不可以的嘛。今后的事情,还是临了了再说。现在说再多,那也是白搭,你说是吧?”胡铭晨随便找了个理由就糊弄掩盖过去。
“那倒也是,不过你要放在心上,对了,等所有人都打靶完毕,要推荐一些人再来一轮,参与打靶评比,我们班你就要带头参加,争取给我们那个第一,我相信,你正常发挥,第一也非你莫属,加油。”教官很器重的拍了拍胡铭晨的肩膀道。
就这样,教官一句话,胡铭晨就领军出征了。
还别说,等到打靶评比的时候,胡铭晨还真的是遇到了对手。
有一个行政管理专业的学生是以特长生的身份招进来的,他是华中某省的,曾经参加过体校射击队,而且在国内比赛中还获得了名次。
只不过,体育比赛用的枪和这真正可以上阵杀敌的步枪有很大的不同,单凭后坐力就不是一回事。
可就算如此,人家好歹是练过的,基本功不差。
其他参与评比的同学,甚少能够有五枪达到四十环的。可是那个特长生竟然五枪打出了四十三环的好成绩,两个九环,一个十环,一个八环,一个七环。
这个成绩真的很不错了,特别是其中还有一枪十环,那更是难能可贵。毕竟是野外射击,受到很多条件影响,比如风速,比如湿度温度这些。像他们这样的也许评比比赛,可没有专业人员测量那些数据来提供,完全就是靠自己的感觉。
得到四十三环的成绩之后,那个同学洋洋得意,感觉这第一名就非他莫属了,想要突破他的这个成绩,那基本上就是不可能。
然而,既生瑜何生亮。
胡铭晨也是专业训练过的,而且特接受的训练还就是在野外,比如怎么自行测量风向风速这些,胡铭晨并没有忘记。
只见胡铭晨将两张超薄的餐巾纸撕成细碎,然后将其抛在空中目视了一下之后,他就爬下去,将那一把步枪抱住。
**紧紧的顶住肩膀,认真的回忆起当初裴强交给他的每一个步骤和细节。
单闭一只眼,另一只眼的目光透过准心射向对面小山坡上的靶子细小的红色靶心。
就在胡铭晨即将扣动扳机的时候,他将枪口微微的朝左面移动了少许,气定神闲之后,胡铭晨扣动了,一颗黄澄澄的子弹就从枪膛里射出,向着远处的靶子飞奔而去。
一枪之后,胡铭晨并没有就此停手,很快就继续开出四枪,将枪膛里的五颗子弹一气呵成的在短时间内全部打完。
看起来胡铭晨这是瞎打,可是这恰恰又是一种诀窍。
既然有人打出了四十三环,那么胡铭晨就不可能再藏拙了。
况且,再上场之前,教官是千叮咛万嘱咐,一定要他打出好成绩,争取将第一名给留在经济学一班。
也许外面的人很在乎钱,可是真正部队里面的人,就在乎荣誉,即便这个荣誉看起来很微不足道,他们也会极力捍卫。
要是胡铭晨能够拿到第一,那不仅对经济学一班来说是一个荣誉,对教官来说,何尝不是一种成绩,毕竟胡铭晨是他教导出来的嘛。
所以,为荣誉而战,胡铭晨算是豁出去了。
“十环,十环,九环,八环,八环……总数四十五环……”
听到报靶员将胡铭晨的成绩报出来之后,胡铭晨呼了一口气,悬着的心总算落地了。而他的教官,则是很没有形象的冲上来,将胡铭晨拦腰抱起,兴奋的甩了一圈才将一百六十斤的胡铭晨给放下。
“你小子,好样的,这个成绩,都赶上我们的的大比武了……牛,想不到,想不到你还能反败为胜。”教官激动的语无伦次道,就仿佛这个成绩是他亲手打出来似的。
“教官,我都没有败,何来的反败为胜?呵呵。”
“是,是,是,你没有,你一枪定乾坤,这总行了吧。”正在高兴头上的胡铭晨才不管胡铭晨的纠正是不是有道理,点头就一叠声附和道。
胡铭晨拿到打靶的第一名,经济学一班的同学,出了喻毅之外,其他人也跟着欢喜,纷纷围上来对胡铭晨道喜和问这问那。
“胡铭晨,你太帅了,啪啪啪的,几枪就结束了。”
“胡铭晨,我真怀疑你是不是当过兵,要不怎么我们烂得一塌糊涂,可是你却枪枪命中,你咋那么厉害?”
“胡铭晨,你会不会打手枪,是不是手枪也这么厉害?”
……
“你丫说什么呢,你才打手枪,打手枪厉不厉害,你得问你那躲在被子里面的手啊。”胡铭晨笑着一句刻意曲解的玩笑话就将那么多问题给推卸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