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gtvr熱門都市异能 俠客管理員-第一千二百七十五章 重回大唐讀書-so3an

俠客管理員
小說推薦俠客管理員侠客管理员
挂了电话,点开手机,才发现就这半天逛商场的工夫,关于星晗公司清白无暇,李雪彤洁身自好的通稿,已经满天飞了。而且还出了杨晗的专访,除了对有关方面此次行动表示支持外,还再一次重申,本公司致力于拍好戏,以后将坚持使用真正有演技的演员,也将努力打磨剧本,将更多更好的节目奉献给大家。
“还是个德艺双馨的老医术家!”毕晶仰天长叹。
很明显,这是杨晗的公关行为,不但成功消除了前一阵子胡磊的影响,更以隐晦地向流量开炮的形势,为自家公司圈了一波粉。在各路通稿下无数的点赞和正面品论,就充分说明了杨晗此举的成功。
能把一场席卷娱乐圈的风暴,成功转化为自己公司的正面宣传,不得不说,杨晗的确是个借势的高手,有一套!就是不知道,这是杨晗的功劳,还是那个沈星在背后的谋划——不过这并不重要,也没有任何区别……
接下来,这场娱乐圈的风暴刮得再大,也不关自己的事了。毕晶甚至已经开始幸灾乐祸,闹吧,闹吧,闹得越大越好!
……
带着这种轻松的心态回到家,吃完一顿快乐的晚饭,听着一家子人三个一群五个一伙地聊天打屁,毕晶心里又开始一阵一阵儿地不舒服。你瞧这一对儿一对儿的奸夫**,啊不对,痴男怨女,你们有事儿自己回去聊不行么,干嘛非得挤老子老子屋子里不肯散?再这么下去,老子还怎么跟母老虎亲热,难道占据了一整栋楼,还得出去开房?
母老虎这娘们儿也可恨,你就不能照顾照顾老子的骚动,呃不,相思之情,跟老子好好聊聊天?居然跟这帮人聊得那么起劲,有意思吗?
毕晶忽然很怀念吴老二。有这老混蛋,总能有点事儿干,不至于这么无聊。上回他说来着,最近宋明两代震荡得比较厉害,怎么这么多日子了,还没音信呢?这帮穿越的,也太没出息了吧,想搞个大新闻都这么费劲么?
但随即毕晶就痛骂自己,被吴老二支使还使出乐趣来了?这不犯贱么!
正咬牙切齿呢,手机梆梆梆梆地响起来,满屋子人目光刷一声,带着响儿就集中过来了。毕晶也顾不上仔细分析自己究竟是不是犯贱了,抄起手机来就喊:“怎么样,有活儿了?明朝还是宋朝?”
“咦?奇怪了嘿!”吴老二痞里痞气的声音传来,“居然没有张嘴就骂,你吃错药了?”
“你贱骨头啊,不挨骂你不舒服是吧?”毕晶怒道,“少废话!究竟是哪儿!”
吴老二的声音顿时就冷了:“不是宋,也不是明!公元649年!我说你有完没完,这都第几次了?你就不能把活儿干利索了?”
毕晶当时就跳起来了:“呸!大不了就再来一次下不为例嘛,哪儿那么多废话!”
撂下电话,自言自语道:“公元649——贞观二十三年?这么快?”
对这个任务,毕晶是一点都不觉得意外。就李世民那个智商,上回就把自己的话套出来了,他要想不到主意才怪了。
“还快啊!这都十几天过去了,你没见长孙姐姐都快望穿秋水了,医院都要不肯住了?”母老虎兴奋地一挥手:“干活儿啦!”
毕晶呵呵一乐,可不是么,长孙皇后,也就是李文德女士刚动完手术,还没在医院歇几天呢,就已经心神不定,说什么也得回家,说要第一时间就见到李世民。最后一家子好说歹说,要她以最佳状态迎接丈夫,不然怕李世民操心,这才勉强劝下来。可是很明显,李文德女士已经已经有点等不及了。
一扭头,就见满屋子人都眼巴巴瞅着自己呢——这帮人整天待在屋里不可走,就为了出差呢!毕晶嘿嘿一笑:“这回烦劳郭巨侠护航,老胡做医保,剩下的你们自己选,从来没出差的优先,出差少的优先,赶紧报名,五分钟之内决定——咱这系统不是滴滴打车,它可不等人啊!”
说着转向李建成:“估计你们那一家子也没死呢,这回要不要一起带过来?”
李建成想了想摇摇头,断然道:“不要!”
毕晶瞪眼道:“为啥?”
李建成撇撇嘴:“这不明摆着的吗,这都二十多年了,我儿子比我都大了,带过来怎么论?他们在那边好好活着就成了!”说着又嘟哝一声:“又不是亲生的……”
“呸!”毕晶啐了一口,愤然道,“我看你个孙子是打算在这儿另娶小老婆,不敢让大老婆来吧?”说着一指刘据:“你跟人家学着点!”
史良娣也啐了一口:“乱比什么你?怎么说话呢!”说着白了刘据一眼:“你是不是也这么想过?”
“怎么可能!”刘据头摇得拨浪鼓似的,满脸谄媚地赌咒发誓:“媳妇儿我对你可是一片真心,你是我的玫瑰你是我的话,我的心里只有你没有她……”
满屋子人:“呕……”
超级护美高手
这孙子,太给男人丢份了……
时光通道里,毕晶也懒得理究竟是谁跟着来了,嘴里絮絮叨叨:“你们说这会儿又出啥事儿了?上回是李世民自灭满门,这回是啥,把武则天捆起来了?还是准备把李治也宰了?”
母老虎呵呵笑道:“现在想这么多干什么,去了不就知道了?”
他们两个都很轻松,只有好奇而没有任何心理压力,反正是李世民自己搞出来的鬼,估计没什么危险。但毕晶还是忍不住吐槽道:“就他们李家事儿最多,这一趟一趟的!”
说话间,红光一收,一行人已经落在大殿外。
毕晶和母老虎四下一打量,嚯,这地方可太熟悉了,上回来就是这儿,太极宫立政殿!
“什么人?”
数丈外一声断喝,嗖嗖嗖从暗处窜出来好几十号人,张弓搭箭的,把毕晶围在中间。
毕晶这个头疼啊:“瞎嚷嚷什么?怎么每次都是这句,没点新鲜的啊?看清了,是我!”
“尔等是谁?”当先一个将军模样的家伙,直眉瞪眼地大喊,满脸警惕之色,一副只要一个不对,就立刻开弓放箭的模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