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749优美都市小说 首輔嬌娘 線上看-366 嬌嬌出手(二更)熱推-qqfzv

首輔嬌娘
小說推薦首輔嬌娘
顾娇是一个被亲生父母遗弃在角落里的人,在她的认知里没有任何关系是牢固的,人与人之间的信任不是源自于关系本身。
她的世界很简单,非黑即白,所有的牢固都源自于彼此的喜欢以及内心的强大。
但她同时也明白,不是所有人都和她一样,甚至可能绝大多数人都和她不一样。
他们有自己的评判标准,夹杂了人性的复杂与权衡。
顾娇皱了皱小眉头。
秦公公敏锐地察觉到了她的小表情,不由问道:“顾姑娘,你怎么了?哪里不舒服吗?”
“没有。”顾娇摇头,“这题超纲了,我答不上来。”
秦公公:“……”
不过,即便答不上来,也不影响她实施进一步的计划。
这世上不是所有的事都必须问明缘由,就拿治病来说,一个病人染了风寒,就算她不知道他是如何染上的,她也会将对方治好。
静太妃也一样。
不论她当初给皇帝下药的因素是什么,顾娇都不会允许她再得逞了。
她买药应当不会只买一颗吧,她打翻得如此利落,一看就是有后手的。
顾娇去书房和姑婆道了别,随后就出宫了。
她没刻意隐瞒自己行踪,乃至于皇帝那边很快得了消息,皇帝以为她入宫是来给自己治病的,满怀期待地等了半晌,结果却等来她已经出宫的消息。
皇帝的脸都绿了。
魏公公从庵堂回来,来到龙榻前向皇帝复命:“陛下,御医给太妃娘娘看过了,还是老毛病,没大碍,静养即可。”
皇帝对这个回复并不满意:“母妃的手都烫伤了,真没事吗?”
魏公公道:“没受伤,只是一点轻微的泛红,御医已经开过药了,说不日便能痊愈。”
皇帝沉声道:“朕还是不放心。”他说着,就要掀开被子下床。
魏公公赶忙拦住他:“陛下!您这是做什么!”
皇帝道:“朕去看看母妃,母妃今日在华清宫受了委屈,心中想必难过,朕若再不出面,回头宫里又该有传言说朕不看重她了。”
魏公公入宫多年,焉能不明白这个道理?
可皇帝的身子还虚着呢,御医叮嘱了好生休养。
魏公公苦口婆心道:“陛下,您当务之急是保重龙体,太妃娘娘想必能体恤您的,至于说那些宫人,太妃娘娘是您的母妃,谁敢给她脸色瞧?”
除了仁寿宫那一位。
魏公公心里补了一句。
他接着道:“您若实在不放心,奴才多替您走几趟。”
魏公公是皇帝心腹,他出面很大程度上代表了皇帝的立场,他常往庵堂走动也会让人对静太妃忌惮三分的。
皇帝仍执意要去,奈何刚掀开被子下地,便感觉一阵头晕目眩,他一屁股跌坐在龙榻上。
看来一时半会儿是去不了了。
“陛下。”魏公公扶着皇帝躺下,为皇帝掖了掖薄被,忽然想到了什么,问道,“陛下,您今日与太妃娘娘说过您做噩梦的事吗?”
皇帝道:“不曾,怎么了?”
魏公公讪讪一笑:“啊……没,就是方才太后过来探望陛下,太妃娘娘一下子说出您是做了噩梦,她怎么知道您是做了噩梦,奴才不记得与她提过。”
皇帝蹙了蹙眉。
须臾,他不甚在意道:“许是母妃端药过来时在门外听到了你我二人的谈话。”
是吗?
为什么他隐约觉得太妃娘娘当时的神色有点怪呢?
这话魏公公不敢说,没准是自己看错了。
顾娇出宫后没去医馆,也没回碧水胡同,而是去了清和书院。
顾承风刚上完茅房,还在提裤子,一只小手唰的伸过来,将他拽了出去!
顾承风的裤衩子差点没掉地上!
他死死地揪住自己的裤腰带,回头看了眼把自己拽上墙头的某人,气得脸都涨成猪肝色:“臭丫头!你怎么有这种嗜好!青天白日的偷看男人脱裤子!”
知道的说这是自己妹妹,不知道的还当是哪里来的**贼!
顾娇嫌弃地瞥了他一眼:“谁要偷看你脱裤子?当自己很好看么?那么点。”
那、那么点?
顾承风咚的一声从墙头栽下去了!
他栽到了清和书院外,正合顾娇的心意,顾娇足尖一点,轻盈地落在了顾承风身边。
她小手背在身后,弯着腰,大喇喇地看着顾承风生无可恋地瘫在地上。
顾承风觉得有一天他英年早逝了,一定是被这丫头活活气死的。
夜漫漫,愛訕訕 星沫雨
杀人不过头点地,说他那么点是几个意思啊?
顾承风作为男人的自尊遭到了无情碾压,恨不能问她你是不是瞎!
顾娇也不是故意去茅厕抓人的,实在是清和书院别的地方人太多,还哪儿都有顾琰的影子。
这大概就是龙凤胎的心灵感应,她只要一靠近,顾琰便会有所感知似的。
只有一个地方顾琰不会过来寻她,那就是男人的茅厕。
结果证明,顾琰还是低估了自家姐姐的脸皮。
顾娇没有洁癖,但还是把顾承风扔到河边洗了手。
被连翻嫌弃的顾承风:“……”
坐上马车后,顾承风问顾娇:“我连招呼都没打一声就从书院消失了,这样影响很不好,我是一个学生,我要念书的。”
顾娇拿出一张五百两的银票放在桌上。
顾承风张了张嘴,道:“就算书院不追究,可回头传到我祖父耳朵里,我还是免不了一顿责罚。”
顾娇又拿出一张五百两的银票放在桌上。
顾承风默默地将银票收进怀中:“银票不银票的无所谓,主要想帮你这个忙。说吧,这次要去哪儿?”
顾娇:“皇宫。”
顾承风忽然觉得怀里的银票在发烫……他现在后悔还来不来得及?
顾娇是光明正大进宫的,顾承风就这么幸运了,他是外男,不容易进入后宫,他与仁寿宫又没有明面上的关系,太后不会召见他,皇帝也没理由见定安侯府的二公子。
更重要的是,他不能暴露身份,只能咬牙从高高的宫墙上翻过去。
二人在庵堂附近会合。
顾娇前脚刚到,顾承风后脚便也到了。
顾娇挑眉,动作很快嘛,业务很熟练啊。
“来过皇宫?”顾娇问。
“怎么可能?你当皇宫是随随便便能进的地方?”顾承风自怀中拿出一张地图,“这个。”
“皇宫的地图?”顾娇睁大了眸子,“你怎么会有这个?”
顾承风呵呵道:“我爹是工部侍郎,皇宫里头大大小小的殿宇都是工部维护的,就连这次太妃娘娘的庵堂也是工部修建的。”
所以这家伙对各大府衙的地形了如指掌,来无影去无踪,都是因为偷了他亲爹的图纸么?
顾承风冷声道:“也是你亲爹!”
顾娇:我是他爹。
“你要偷皇宫的什么东西啊?”顾承风其实很疑惑,这丫头既得太后宠爱,又得陛下器重,她要什么宝贝没有?用得着自个儿来偷?
顾娇没答话,径自带着他来到庵堂附近。
看着不远处朴实无华的庵堂,顾承风陷入了迷惘:“一个庵堂有什么好偷的?”
顾娇问道:“里面有龙影卫,你能进去吗?”
顾承风差点尿了!
他炸毛:“你、你说什么?龙影卫!”
顾娇古怪道:“你知道?”
顾承风哼道:“我好歹是昭国第一大盗,怎么可能连龙影卫都不知道?先帝的死士,武功绝顶,天赋异禀,天底下几乎没人是他们的对手!乖乖,一个庵堂而已,怎么会有龙影卫把守啊?”
哦,忘了这家伙还不知静太妃的事。
顾承风若有所思道:“难道是陛下派过去的?陛下对静太妃也太孝顺了吧?为了怕太后对她不利,连龙影卫都出动了。”
听听,全天下都认为姑婆会对静太妃不利,却没人觉得静太妃会对姑婆不利。
顾承风问道:“你要偷她的什么东西啊?”
顾娇道:“药。”
“药?”顾承风上下打量了她一番,狐疑道,“你自己就是大夫,你还用去偷别人的药?”
“到底能不能进去?”顾娇烦躁。
“我又没试过……”顾承风连皇宫都没来过,更别说有龙影卫把守的庵堂了。
打他是打不过的——
但论隐匿气息——
顾承风深深地看了身旁的小丫头一眼,仰头望天,无奈一叹。
说真的,哪天他死了,不是被这丫头气死的就是被她害死的。
顾承风揽住顾娇纤细的腰肢:“一会儿别出声,也别呼吸。”
顾娇点头。
顾承风望着犹如龙潭虎穴的庵堂,凝了凝眸,带着顾娇身形一纵潜了进去。
顾娇没料到他真能在龙影卫的眼皮子底下把她带进来,老侯爷在独自一人的情况下都没办法不惊动龙影卫。
顾娇对顾承风忽然有了新的认知,这家伙的武功菜是真的,轻功好却也不是假的。
是临时赶工出来的庵堂,不算太大,地形也并不复杂,顾承风不费吹灰之力便找到了静太妃的屋子。
约莫是二人运气不错,这会儿静太妃正巧不在屋子里,她去小佛堂诵经了。
顾承风带着顾娇进了屋。
“你要找的药长什么样?”顾承风问。
“我也不知道。”她忘记问南师娘了,“不过她不是大夫,手里的药应当不多,统统找出来。”
二人开始在屋子里翻找。
我的妹妹是陰陽眼
倒是很快找到了一些烫伤膏与金疮药,再不就是益气补血的药丸,都没有顾娇没见过的陌生药物。
“该不会是带在身上了吧?”顾娇喃喃。
话音一落,顾承风拍了拍她肩膀,示意她看衣柜。
顾娇的目光落在衣柜上,衣柜看似普普通通,然而不知为何总给顾娇一种哪里不对劲的错觉。
顾承风小声道:“你也觉得它看着很奇怪是不是?”
顾娇点头。
她定定地看了衣柜一会儿,没走过去近看,而是往后退了好几步。
她道:“我知道哪里不对劲了,柜门的图案是反的。”
两扇柜门的图案一边一半,本该面对面合成一轮圆月,如今被切割成一半的圆月却背对背各自朝两旁望去。
这让人看得很不舒服,不想再看第二眼。
顾娇走上前,两只手分别摸上两轮被切割成一半的月亮,反手一扭,月亮被转正了,合成了一轮莹润的圆月。
吧嗒一声,柜门开了。
这个衣柜方才顾承风拉开过,里头是衣物,此时却换了另一副样子——柜门很厚,几乎是连同柜体一同拉开的。
而在最里侧是一个嵌入墙壁之中的暗格。
顾承风胳膊长,他伸手拉开暗格,将里头的一个小匣子拿了出来。
“有人来了!”顾娇忽然道!
顾承风来不及打开小匣子,也不能把它拿走,否则一旦被人发现它不见了,惊动龙影卫,他俩就死路一条了。
顾承风将小匣子放了回去,关上柜门,将图案还原,带着顾娇施展轻功上了房梁。
门被推开了。
蔡嬷嬷走了进来。
“行了,娘娘的衣物给我就好,你们去看看给娘娘的汤药熬好了没。”
“是!”
两个随行的小尼姑将晾晒好的衣物交给蔡嬷嬷,转身退下。
蔡嬷嬷关上房门,来到衣柜前,拉开柜门将衣物放了进去。
随后她将柜门合上转身离开。
可刚走了两步她又折回来,蹙眉看着衣柜。
房梁上的顾娇与顾承风屏住了呼吸。
不会吧,这么快就发现衣柜被人动过了?
顾娇指尖捏上一枚银针。
蔡嬷嬷将图案反转了一下,打开了衣柜的暗门,搬来凳子,站上去拿出那个小匣子,检查了一下匣子里的东西。
顾娇往下一看,一黑一白两个药瓶!
好家伙,真的在这里!
蔡嬷嬷将两个药瓶拿了出来,把小匣子放回去。
不是吧,她要把药拿走?
蔡嬷嬷来到门口。
顾娇缓缓抬起了手中的银针。
顾承风一把抓住她手腕:会暴露的!
龙影卫不是吃素的,顾娇只要一动手便会立马被龙影卫察觉!
要药还是要命啊!
顾娇杀人的动静不会比他们说话的声音大,奈何龙影卫是死士,与正常人脑回路不同,对谈话声置若罔闻,对杀气与武功却异常敏感!
然而蔡嬷嬷犹豫了一下,摇头叹了口气,还是将药瓶放回了原处。
蔡嬷嬷离开后,顾承风带着顾娇回到地上。
顾娇自己也能跳下来,但她做不到顾承风那么极致,会被龙影卫察觉到。
顾承风把暗格里的小匣子取了出来,打开了对顾娇道:“这两瓶就是你要找的药?”
顾娇拔掉两个瓶子的瓶塞,将里头的药丸各自倒了一颗出来。
顾承风古怪道:“长一样,干嘛分装在两个瓶子里?”
浴難成凰
确实长得很像,都是深棕色的药丸。
“你闻一下。”顾娇将两颗药丸分别递到顾承风的鼻尖下。
顾承风闻了闻:“就是药啊,怎么了?”
“有区别吗?”顾娇问。
“没有啊。”顾承风果断摇头。
其实是有区别的,只是区别十分细微,不是精通药理之人很难辨认。
顾承风都无法辨认,静太妃应当也不能。
顾娇邪恶地勾了勾唇角,原本她想把药偷走的,现在,她改变主意了。
完了,这丫头又开始使坏了,不知哪个倒霉蛋又要倒大霉了。
顾承风摇摇头,继续研究小匣子,突然咦了一声,道:“匣子里还有东西。”
他打开匣子的夹层,居然抠出了一道卷着的明黄色的圣旨。
顾承风目瞪口呆:“为什么静太妃这里会有圣旨啊?”
最强红包 大脸猫
首席情人:凶猛男神狠狠爱 月夜未央
他可没听说当今陛下给静太妃下过什么旨。
这道圣旨一看就有些念头了。
顾承风脑海里灵光一闪:“我突然想起一件事来……这件事在民间只是讹传。”
清武苑之鬼陵名刀
“到底什么事?”顾娇问。
小丫头总是这么没耐性。
顾承风撇了撇嘴儿,说道:“先帝临终前曾下旨让庄太后陪葬,静太妃冒死将圣旨盗出来烧掉,这才保全了庄太后。你说,匣子里装的会不会就是当初那道被烧掉的……能置庄太后于死地的圣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