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vonj精彩玄幻小說 《真實的克蘇魯跑團遊戲》-第一千一百三十七章 人物卡——愛麗絲推薦-a4mdc

真實的克蘇魯跑團遊戲
小說推薦真實的克蘇魯跑團遊戲
“好了,现在我能告诉你的方法都说了,所以决定权还是在刘星你的手上。”
穿越時空來愛你
kp断桥笑着说道:“不过我个人还是有一个建议想要告诉你,这个克苏鲁石像除了能够让NPC能够变成玩家外,其实还有好几种不同的作用,到时候刘星你最好先看一看这个克苏鲁石像的作用,然后再做决定。”
刘星眉头一皱,没想到这kp断桥在最后还不忘挑拨离间,竟然试图让自己昧下那个克苏鲁石像,我刘星会是这种人吗?
那当然。。。可以是。
如果这个克苏鲁石像的其他作用非常厉害的话,那么刘星觉得自己还有可能会有些犹豫要不要把这个克苏鲁石像交给爱丽丝。
緋色豪門,老婆乖乖回家 沐九兒
毕竟一个平行世界就这么一个克苏鲁石像,这也就是说有些功能在一个平行世界或许只能生效一次,所以。。。
“刘星,我们快到农场了。”
爱丽丝看着一脸纠结的刘星,有些疑惑的说道:“你这是在联系kp吗?怎么表情这么丰富?”
回过神来的刘星假咳了一声,开口说道:“爱丽丝你接着往前开,我们现在先不要回去,因为我从kp口中还真得到了可以让你变成玩家的方法。”
听到刘星这么说,爱丽丝便直接一脚油门开过农场,“哦,那你快说说有什么办法能够让我变成玩家?”
刘星也没有卖关子,直接开口说道:“办法有三个,第一个是去找奈亚拉托提普的化身,比如我们熟知的肿胀之女,奥观海等等,因为他们在克苏鲁跑团游戏大厅中的地位非常高,所以它们有能力将NPC提升为玩家,而我正好就认识奥观海,不过与其说是认识,不如说是以前见过几次面,说过几句话,我能够看出奥观海对我的感观还不错,不过话说回来我也不敢保证自己有这么大的面子能够让奥观海帮我写个忙,至于肿胀之女的话就别想了,我觉得我们和它是没有对话的可能性。”
網遊之格鬥——戰無不勝 開玩笑
“不过除了奥观海与肿胀之女,我可能还和一个奈亚拉托提普的化身有所交际,而且这个化身还有可能与另一个能够让你变成玩家的方法有关,那就是在每一个克苏鲁跑团游戏大厅中的世界里,都会有一个作为彩蛋存在的克苏鲁石像,这个克苏鲁石像之中就会有一个戒指,只要戴上它你就可以成为玩家,不过这个戒指可能还会有其他的作用;这个克苏鲁石像的出现位置是随机的,所以kp只给我看了一眼这个克苏鲁石像现在所处的位置,是一座海拔不高且有人居住的山上。
“然后根据我的分析,我就发现这座山很有可能是位于我以前经历过的一个模组之中!没错,我觉得像是奈亚拉托提普化身的那个人也在这个模组中,当时我还算是半个萌新玩家,所以那时还不觉得有什么不对劲,不过我现在回想起那个模组就觉得有些地方非常奇怪,比如那个疑似奈亚拉托提普的化身叫做胡苍,而这个胡苍在整个模组中的定位非常奇怪,属于那种有他没他都可以,没他还更好的角色,以及在这个模组的结尾处,我和其他玩家需要去干掉一个神话生物,而这个神话生物的家中有很多陷阱,所以我们就准备在他外出的时候动手,因此我们就追踪这个角色来到了一座山前。”
“没错,这座山很有可能就是那个克苏鲁石像所在的山头,结果我们准备上山的时候,那个神话生物就啪叽一下从山上摔下来给摔死了,所以我和其他玩家就自然而然的选择了原路返回,因为这个神话生物都已经死在我们眼前了,我们也没有必要再爬山上去了;不过现在再回忆这段剧情,我就觉得这突出一个离谱,这可是一个对剧情非常重要的神话生物,而且它的实力也不错,我们玩家也准备好要打一场硬战了,结果我们还没有动手,这个神话生物就因为失足而摔死了,这不就是在搞笑吗?而且在那个模组结束之后,这个胡苍也选择留在了一个无人的破旧小镇。”
玄門敗家子 逆運
“所以我现在认为这个胡苍就是一个奈亚拉托提普的化身,他之所以这么做就是为了避免我们去找到这个克苏鲁石像,毕竟这个克苏鲁石像实在是太稀有了,因此他不想将这个克苏鲁石像交给当时还是萌新玩家呃我们,不过看样子他也不能亲自拿走这个克苏鲁石像;所以我觉得我们在公武之战结束之后就可以去那里看一看,到时候就算拿不到那个克苏鲁石像,也可以找那个奈亚拉托提普的化身聊一聊,我觉得他应该是很愿意让你成为玩家的,因为他不太可能会把那个克苏鲁石像交给我们,毕竟那个克苏鲁石像还有其他的作用。”
“至于最后一种方法就比较特别了,我想你也不太可能会接受这个方法,简单的来说就是让你去夺舍一张无主的人物卡,前面我不是和你说过吗,我们玩家只要有足够多的积分就可以获得大量的人物卡,而这些人物卡在没有玩家使用时就会被托管给克苏鲁跑团游戏大厅,表现的和NPC没有什么区别,当然了,有的人物卡比较特殊,可以将原本的NPC变成人物卡,比如我就是用一张特殊的人物卡控制了渡边流星;然后就是我们玩家如果没有通关模组的话,使用的人物卡就有两种下场——撕卡与脱落,顾名思义,撕卡就是人物卡死亡,而脱落则是玩家无法再使用这张人物卡,不过不管是撕卡还是脱落,玩家都是有机会通过一次复活模组来重新获得这张人物卡。”
“因此,玩家如果有一张人物卡因为没有通过模组而脱落,然后又因为没有通过复活模组,或者干脆就不打算复活这张人物卡的话,那么这张人物卡就会变成无主人物卡,这种人物卡其实和普通的NPC已经没有什么区别了,只不过这些无主人物卡的身上可能有很多乱七八糟的魔法道具,因为克苏鲁跑团游戏大厅的商城出售的道具和平行世界中NPC们制造出来的魔法道具根本就是两个画风;回到正题,虽然这些无主人物卡已经变成了NPC,但是它的本质依旧是一张人物卡,而人物卡就算是NPC与玩家之间最大的区别,因此爱丽丝你如果能够夺舍一张无主人物卡,那么你就可以直接变成玩家了。”
在听完刘星所说的三个方法之后,爱丽丝突然陷入了沉默,而刘星也没有多说什么,准备等爱丽丝消化完了这些信息之后再提出自己的意见。
结果没过多久,爱丽丝就突然说道:“刘星,我觉得最后一个方法比较靠谱。”
“我也觉得。。。等等,爱丽丝你说什么?你怎么会觉得第三个方法会比较靠谱呢?”
刘星一脸惊讶的说道:“如果你选择第三种方法的话,那么你就不是爱丽丝了啊,而且想要找到一张无主人物卡可不容易,至少我现在知道的无主人物卡也就只有陆天涯,但是你如果敢夺舍陆天涯的话,我想张景旭肯定会把我给杀了的;当然我也可以自己弄一张无主人物卡出来,但是我并不能保证这张无主人物卡能够符合你的心意,而且话又说回来了,怎么夺舍这张无主人物卡也是一个值得考虑的问题,毕竟爱丽丝你又不是伊斯人。”
爱丽丝笑了笑,认真的说道:“看来刘星你是已经陷入了思维误区,竟然连这么简单的方法都没有想到——你既然可以将渡边流星变成人物卡,那么你为什么不能让我也变成人物卡呢?然后你再在一个模组中脱落,我就不变成了一张无主人物卡了吗?这么一来我不就直接变成玩家了吗?”
刘星一脸懵逼的看着爱丽丝,没想到她竟然想出了这种主意。
“精彩,怪不得爱丽丝能够发现这个世界的真相,她的思维方式还真是和普通的NPC不一样啊。”
致偶像之籃球英豪 魅力起點
kp断桥都忍不住说道:“有一说一,爱丽丝的这个想法可行性非常高,只要一切顺利的话她的确是可以从玩家变成NPC的。”
刘星也是这么想的,虽然爱丽丝的这个想法听起来有些奇葩,但是也正好符合相关要求,最重要的是这套操作下来也没有什么难点,反正自己的积分再多也不能离开克苏鲁跑团游戏大厅,所以买一张可以指定NPC的高级人物卡,就可以将爱丽丝变成自己的人物卡,接着随便进一个模组就直接离开,这样一来爱丽丝就可以当场由NPC变成玩家了。
只是刘星总觉得有些怪怪的,因为作为一个纯爷们,刘星是从来不玩女号的。
爱丽丝看着有些犹豫的刘星,便再次笑着说道:“刘星你还在犹豫什么,难道你是觉得不好意思占我的便宜吗?还是觉得自己突然变成女人会是一种奇怪的体验?”
“两者都有吧。”
刘星实话实说道:“而且我还很担心克苏鲁跑团游戏大厅在知道我们的计划之后会给我们使绊子,比如在我使用你这张人物卡的时候,强行给我安排一个难度极高,而且无法脱落的模组,这也不是不可能发生的,因为克苏鲁跑团游戏大厅拥有模组的最终解释权,所以到时候就有可能在我切换人物卡的时候,爱丽丝你就被突然出现的一群神话生物,比如无形之子什么的给绑架到了某个地下巢穴之中,我如果直接脱落的话你肯定会死在这个巢穴里,而我想要离开这个巢穴也会非常困难,用九死一生来形容是肯定不为过的,所以我很担心我会害了你。”
帶著兒子闖天下
说到这里,刘星就忍不住叹了一口气,然后摇头说道:“为了保险起见,我们还是选择前两种方法比较好,如果前两种方法都失败了的话,那我们再选择最后一种方法也不迟。”
“好吧,我听你的。”爱丽丝点头说道:“那我们现在就回农场了?”
十分钟之后,刘星与爱丽丝回到了农场。
此时的农场已经收拾的差不多了,因为骨川小夫带了一部分拜黄衣教的成员过来帮忙,所以农场的清理进度非常快,而且还已经建好了几个简易的活动板房。
等到张景旭等人都就位之后,刘星就说起了在杜王町发生的事情,当然了,关于爱丽丝老师的事情是不会说出来的。
妾室
“什么,白河城这家伙有点嚣张啊,竟然现在还敢回杜王町去偷东西,不过这么说来的话,这块打火石对他很重要啊,否则他也没有必要冒这个险。”
尹恩一边把玩着刘星拿回来的打火石,一边继续说道:“不过这块打火石竟然已经到了我们的手里,那我们肯定是不会让给白河城了。”
“其实我更加好奇的是麦宇强为什么会突然返回杜王町,然后又定居在了名古屋,所以我觉得这件事情应该没有那么简单,而且这把匕首也有点意思啊,竟然可以和其它匕首进行联动,可惜剩下的匕首一把在英格兰被作为物证保管,而另一把匕首还不知所踪,或者那把匕首干脆就在过去了。。。等等,如果说爱丽丝的口红是转移到了迪奥还没有被陷害的时期,那我们是不是可以利用这一点来提醒迪奥,改变历史?”张景旭突发奇想道。
爱丽丝摇了摇头,肯定的说道:“那不可能,因为历史已经被确定下来,怎么可能这么轻易的就被修改,何况我们留下的信息是有可能被传送到英格兰的那把匕首上,而且迪奥不是已经说过了吗,在那次口红事件之后,那把匕首就突然不知所踪了,所以我们发出的信息不太可能提醒到迪奥;不过话说回来了,迪奥的那把匕首是怎么丢失的?按理来说他的前女友是不可能拿走那把匕首的,而这把匕首又是放在迪奥和他前女友的出租屋里,所以谁会只偷走这把匕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