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9lp精华小說 部落的救贖 txt-第九百一十三章 大鬧暴風城鑒賞-c4f3u

部落的救贖
小說推薦部落的救贖
很快,暴风城监狱所有的囚犯都被释放了出来,火刃氏族剑圣萨穆罗和兰特瑞索释放囚犯的同时,还利用疾风步击杀了暴风城监狱的守备队长等指挥官,这让暴风城监狱守卫根本无法被组织起来应对囚犯的暴乱。
两位剑圣分别完成任务以后,返回了之前进入的下水道碰面。
“暴风城防御部队最高指挥官马库斯·乔纳森很快就会让附近的联盟军团过来平息动乱,这些罪犯撑不了多久,希望他们能快一些。”罪犯之中哪怕有着豺狼人霍格这样的强者,但如今的暴风城可是集合了联盟绝大部分兵力,只需要派出任何一个军团,都可以很快碾压这些数量稀少的罪犯。
首席校草的訂婚新娘
君心難測 驀相逢
在暴风城监狱爆发内乱的同时,被遗忘者莉莉安·沃恩、熊猫人陶氏、夜之子阿鲁因三人也在暴风城各处开始使用火把纵火。
夜之子阿鲁因将火把扔入教堂广场一处堆放杂物的地方,火苗很快变成大火,吞噬着周围的一切。
“谁说石造建筑就可以防火?暴风城,可惜,如果按照埃德温·范克里夫完整的图纸来修建的话,你们就可以很快利用四通八达的水渠和沙土扑灭大火了,你们的目光如此短浅,正好给我们创造了机会。”夜之子阿鲁因曾经拿着暴风城图纸找到部落的建筑学大宗师加兹鲁维,希望获取有用的信息。
加兹鲁维拿着埃德温·范克里夫的初稿啧啧称奇,连他都不得不佩服石匠兄弟会的鬼斧神工,几乎将暴风城设计的固若金汤。
可是当加兹鲁维拿到暴风城完整的阉割版图纸后,就只剩下一脸鄙夷,因为暴风城贵族为了省钱(虽然最后也一份没出),直接放弃了埃德温·范克里夫设计好的防火系统,因为在那些外行人看来,整体以石造建筑为主的暴风城,还有着运河的存在,是不可能发生大火的。
加兹鲁维以他专业的眼光,很快就指出了能燃气大火的几个关键点,只要在这几个地方扔上一个火把,就可以引起足以吞噬暴风城的大火。
暴风城如今集合了各大军团,王子安度因·乌瑞恩一失踪,就会立刻被发现,届时全城围剿,几位无冕者交椅绝无可能逃跑。
于是夜之子阿鲁因准备用足以吞噬暴风城的大火灾,拖住暴风城内联盟各大军团的脚步,让他们无法阻拦。
暴风城监狱暴乱是第一道信号,暴风城大火是第二道信号,两道信号同时发出以后,早已经潜入到暴风要塞附近的半兽人迦罗娜、血精灵刺客瓦莉拉·桑古纳尔、暗影猎手洛坎、凡妮莎·范克里夫几人知道时机来了。
大火虽然没有蔓延到暴风要塞,但联盟至高王瓦里安·乌瑞恩却注意到了暴风城其余区域的大火。
被怒之煞、傲之煞、狂之煞三位煞魔同时附身的瓦里安·乌瑞恩性格极其暴虐易怒,看见自己引以为傲的城市被大火吞噬,他一脚踹向旁边的暴风骑士团禁卫说道“快去给我扑灭大火,给我找出究竟是谁引起了火灾。”
明月照心 木木木木
暴怒的联盟至高王瓦里安·乌瑞恩甚至亲自带兵离开暴风要塞一探究竟。
暴风要塞陷入了空虚,于是几位原本在阴影之中的盗贼和暗影猎手干脆直接现身,从花园发起了攻击,闯入暴风要塞。
守卫暴风要塞的都是暴风骑士团的精锐,但他们也完全不是这几位强者的对手,盗贼虽然在与其他强者的正面搏斗中经常陷入劣势,可是一旦执行这种任务的时候,效率却极其惊人。
“我就知道,有一些小老鼠潜入了暴风城,否则绝不会引起这么多的混乱,你们休想在至高王的宫殿里得到任何东西。”军情七处领导人刺客大师马迪亚斯·肖尔和刺客联盟的乔拉奇·拉文霍德公爵带领大量的精锐刺客、暴风骑士团、皇家法师拦住了几人的去路。
刺客大师肖尔和拉文霍德公爵身上,都有如同实质一般的煞能,很明显他们两个也受到了煞魔的影响。
如果被刺客大师肖尔和拉文霍德公爵拖住,那么很可能会有更多的强者来到暴风要塞,届时他们别说救助安度因·乌瑞恩,就连自己也跑不了了。
于是半兽人迦罗娜当机立断,大喊道“我和瓦莉拉来拖住他们,你们继续去完成任务。”
半兽人迦罗娜和血精灵刺客瓦莉拉·桑古纳尔与刺客大师肖尔和拉文霍德公爵已经是老对手了,只不过这一次碰撞,居然是在暴风要塞内部。
逃不過命運的恩賜 於諾
暗影猎手洛坎和凡妮莎·范克里夫选择相信两人,迅速闯了过去,直奔安度因·乌瑞恩的房间。
暴风城王子安度因·乌瑞恩被带回暴风城后,一直被软禁在他自己的房间内,待遇与之前一样,可是失去了自由,他急切想要劝说自己的父王,可是联盟至高王瓦里安·乌瑞恩根本不见他。
“凡妮莎,你还好吗?你知道吗,我最想要见到的人,居然是你,我一直坚信父亲的选择是正确的,可是我现在却不这么认为了。”在这个时候,安度因·乌瑞恩才发现,虽然相处时间不长,但他已经深深的爱上了那个带着红色面纱的盗贼姑娘。
这时,大门被踹开,安度因·乌瑞恩一直想着的那个倩丽身影出现了,只不过语气颇为不善“我很好,不需要你虚情假意的担心,现在赶紧跟我走,大酋长让我们来救你。”
妖精的尾巴的守護 月落之季
就在这时,一个无比寒冷的声音出现,将整个巨大的房间都冰封了起来,吉安娜·普罗德摩尔出现在了安度因·乌瑞恩的房间内,她的眼中只有无限的绝望“想走?走去哪?”
吉安娜·普罗德摩尔想要返回库尔提拉斯,将库尔提拉斯拉回联盟,以获取库尔提拉斯王国强大的皇家海军。
可是等到吉安娜返回库尔提拉斯以后,遇到了库尔提拉斯人民的审判,在艾什凡夫人的鼓动下,库尔提拉斯的海军上将凯瑟琳·普罗德摩尔对她的女儿进行了审判。
虽然最终吉安娜·普罗德摩尔被从监狱中救出,但她的心却已经彻底绝望了,回到暴风城后,直接被代表绝望的惘之煞控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