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kgss熱門玄幻小說 龍魔血帝 ptt-第兩千四百九十八章 鬧翻天了閲讀-7gf6c

龍魔血帝
小說推薦龍魔血帝
这一下,连秦叶也都蒙住了。他的大脑一片空白,曾经被许多的女子亲吻过,但都没有星紫萱的这种感觉。这一吻,似乎把在他胸中狠狠地燃起了一把烈火,久久不能熄灭。
愛妳,終生為期 暖小豬
“司马空,你真是收了两个好徒弟!”
如今紫霄的身份自然不能和秦叶一般见识,毕竟在场还有其余几位长老看着呢。因此,他胸中的怒火只能发泄到司马空上。这一次的点名听起来十分平常,但已经在警告司马空。
“代宗主,徒儿年幼顽劣,还请您不要和他们一般见识。这次回去后我一定要好好的责罚,让他们面壁思过……”
“思过?你怕是巴不得他们翻天呢。司马空,昔日你就放荡不羁,对抗门主。他们有今天完全是你一手教导出来的,你要负上全部的责任!”
这次,说话的并不是刑罚长老,而是风长老。原本其余的长老抱着看戏的态度,但如今紫霄震怒了,他们不得不站出来说话。
“刑罚长老,如何裁定司马空?”
老姬开口问道,身为唯一的一位女长老,一旦认真起来更是非常的苛刻。直接要裁定司马空。
“立即废除核心长老之位,废掉修为,逐出羽仙门!”
刑罚长老等待的就是他们的声援,看到有人支持自己当即来了精神,他的语气也变得很重。面对围攻,司马空显得孤立无援了。
“师傅,我们退无可退了。您老人家必须要拿出一些态度,否则我们师徒三人都要玩完!”
星紫萱在司马空耳边说着,她的声音中仍然带有调皮与顽劣,似乎发生的这些事情并没有完全的吓住她。司马空狠狠地瞪了她一眼,同时还有一旁的秦叶。
“治罪?我有什么罪?刑罚长老,你的徒儿没有能耐,丢掉了照魔镜。我徒儿拿回来你就公报私仇,咄咄逼人?我看你才应该被废掉修为,逐出羽仙门。”
“老子徒儿就算再顽劣,他们也拿回了照魔镜。不说给夺爱的封赏,至少可以抵挡过错。更何况他们也没有错。怎么,我的徒儿想要嫁人,她师弟站出来说两句话难道还不对吗?”
一品呆萌妻
“秦叶,你说的很对。你师姐的婚姻大事就该如此,如果她不喜欢,你小子到时候就给我狠狠地揍他。你揍不过,你师傅我在后面亲自替你揍他!”
……
天地纵横 狂人老杨
破防了,司马空这次真的破防了。他冲动起来同样不考虑后果,师兄弟三人在大殿上大闹一番。俨然有一副要反了的味道。
其中最为过于痛苦的就属九皇子,他满怀信心的来到羽仙门。到羽仙门屁股还没有坐热,就遇到了这些惊心动魄的事情。站在秦叶这边,似乎是最大的错误。
“这……”
司马空的这一番话的确带有一些道理,其余的长老见状均是沉默了。紫霄做的也是有些不妥,当着众多人的面前提起这种事情。撕破脸的司马空什么也不管不顾,把一切难听的话都说了出来,多少让场面有些尴尬。
“司马空,今日我要与你生死一战!”
刑罚长老的棺材板都要压不住了,他不能继续这样下去了,必须要采取最为强硬的反抗方式。
“不怪我徒弟说你,这么多年你就会窝里横。有本事你去吧魔王杀了,老子给你磕头都行!”
司马空借题发挥,他又一次的羞辱刑罚长老。两人之间水火不容,他们的徒弟同样斗得头破血流,这一切仿佛都是宿命安排。
“刑罚长老,你不是有两个徒弟吗?我们不如三对三好好的斗上一场。三场你们若是能赢下两场我们任凭你的处置,你们若是输了就卷行李卷滚蛋!”
星紫萱更是把滚蛋的话都说了出来,师徒三人中她的气焰最为嚣张。两个男人在她左右都有一些紧张。
“斗就斗,你们偷袭最终的结果就是一无是处,一败涂地,一……”
刑罚长老已经是语无伦次,今日他完全是占了下风。司马空师徒三人对他一人,而他的两个徒弟赵宏光和赵宏明都不在身旁,单枪匹马在言语上落於下风也非常正常。
“好,还请门主替我们做主。刑罚长老已经欺负到我们头上了,我们不论如何都要斗上一番!”
天印 多乐乐
司马空抓住了机会,他连代字都省去了,直接称呼紫霄为门主。平日里看似疯疯癫癫,只会捉弄他人的司马空,实际上智慧却也非凡。
他抓住刑罚长老冲动的时刻,直接把视线转移到了师徒大战上。一方面他好斗,乐于打斗。另一方面他也可以规避现场的混乱,令自己的两个徒弟从中脱离出来。
坐在中央的紫霄同样心情不悦,司马空与秦叶这两个混蛋搅乱了他的兴致。原本打算戏耍一番星紫萱,却被这两个男人接连质疑。
“两位长老若是没有异议的话我准许你们切磋,但武林中人要以和为贵,点到为止。切勿暗中偷袭,耗子尾汁……”
紫霄点头答应,继续在这里连他都感到透不过去来。老奸巨猾的司马空比他想象中的还要厉害,真若是闹到了师傅那里,他也不好收场。
“刑罚长老,你可要好好叮嘱一番免得你的宝贝徒弟再丢些东西。到时候可不要说我们偷袭!”
重返八岁 七月月色已如玉
星紫萱面挂笑容,她从始至终都以获胜者的姿态与在场的人交流。
“你们等着吧,输了就要心甘情愿的接受惩罚!”
刑罚长老拂袖而去,他去寻找自己的两个弟子。
冷酷总裁的小妻子 kylie2儿
魔女的绝情守护 痴笑痴情人
“门主,我们师徒也要准备一番。今日的打扰希望您不要介意,老朽也是有些年纪大了……”
一盗定情
等到刑罚长老离去后,司马空也开口说道。这一番话已经回归了理性,他也不想一味地得罪紫霄,得罪未来的掌门人日子会很不好过的。
“司马长老你严重了,今日你虽然有些冲动,但念在你忠心耿耿,且你的徒儿把照魔镜带回来的份上,这次就不予追究了。希望长老下次不要再犯,否则连我也护不住你!”
踏星 隨散飄風
紫霄甩了甩袖子,他的话不软不硬。这次虽然没有怪罪司马空,但也告诫司马空不要再犯第二次,否则的话后果是非常严重的。
“多谢门主!”
司马空眼中流露出感激之色,随后他领着自己的两个徒弟回到了府邸上。踏入府邸的那一刻司马空犹如换了一个人一般,他身上释放出一股风浪。直接把后面的秦叶和星紫萱震了出去。
星紫萱倒是还好一些,一则她早早有反应,二则她实力很强。
而秦叶就惨了,他的身体连续翻滚一百零下这才停止住。他的大脑已经一片空白。返回羽仙门就耗尽所有的神力,刚刚精神紧绷还能顶得住。
回到府邸内秦叶刚想放松一下,就被司马空来了这一下。
老子招谁惹谁了!
秦叶瞪着眼睛,接着他把头一歪,假装昏死过去了。和师傅,师姐瞪眼睛等于自找麻烦,倒地不起才是最明智的至少可以免去皮肉之苦。
“师傅,您老人家不疼我了吗?我还是您最疼爱的弟子吗?”
星紫萱眼泪楚楚,她轻轻地摇晃着司马空的胳膊。这一招几乎百试百灵,每当星紫萱惹祸后,便采取这样的招数免去师傅的责罚。今日虽然闯下大祸,但是她仍然故技重施。
“你,你这个丫头,今日看你做的好事!”
司马空重重地喝道,他虽有心好好责罚一番星紫萱。但是到嘴边的话却只说了一半就收回来了。这老头子从来不打女人,而且他也见不得女人哭。
“师傅,我接到您的书信就全力去查照魔镜的下落。为了得到照魔镜我被他们打成了重伤。刚刚调息完毕就火速赶回羽仙门,我做错了什么?”
道武雄霸
星紫萱呜呜地说着,她吃准了司马空的脾气。听完星紫萱的剑解释后,司马空胸中的气就消散了大半。
这就哄好了?
躺在地上偷听的秦叶有些怀疑自己的耳朵,自己是不是出现了错觉?
“为师并不是与你生气,你没有什么错。主要是你的那个师弟,他几斤几两,就敢跟紫霄叫板?”
司马空话锋一转,倒霉的人又是秦叶。司马空余怒未消,他胸中的怒火自然要发泄出去。发泄对象不是星紫萱,秦叶自然就成为了替罪羊。
“秦叶,你小子有什么本事,敢对紫霄如此出言不逊?害的老子都要和他顶嘴,今日为师要好好教训你一番!”
躺在地上偷听的秦叶身体突然飞起,接着他大头朝下,头部朝着地面一下下的砸去。
“师傅,念在徒儿一心为师姐的份上您就饶了徒儿吧。徒儿愿意将功补过……”
没招,谁让自己最小,最没有本事呢!
认命的秦叶开始求饶,用头砸地可是非常难受,而且司马空下手还很重,存心想要让秦叶吃些苦头。
“师傅,您消消火。徒儿这次给您带回了最好的茶叶,我这就接一些山泉水给您沏茶……”
星紫萱十分自然的出卖了秦叶,她以沏茶为由离开了是非之地。从始至终星紫萱都没有给秦叶求过一句情,没有人求情的秦叶只能不断遭罪。
“你小子是要吃一些苦头了,出去这一趟从二星突破到七星就沉不住气了,就开始狂了?为师告诉你,这点能耐差得远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