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bvek火熱都市言情小說 紅樓發家致富史-第八百五十五章 爲人君者推薦-rtjv6

紅樓發家致富史
小說推薦紅樓發家致富史
四大家族,贾琮的王、史家薛,如今王家、史家已经被皇上抄了家,已经是彻底烟消云散。薛家也已经是一败涂地,连女儿的嫁妆都凑不起了。
如今只有贾家这具空架子还在,可也早已经是千疮百孔,只等再来一场风雨也就彻底坍塌了。
万金嫡女
现在更是连贾元春都悬梁自尽,贾府再也没有任何指望,偏偏皇上立即就要动手把贾府彻底夷为平地。
贾琮却是不忍心,因此忙就劝道:“皇上,贾府首恶,贾政,不是已经流放去边疆了么,如今贾家不过是剩下些个小狗小猫,都是些个老弱妇孺,难道她们还能成什么事儿么?”
皇上听了当下更是冷笑连连:“好孩儿,你还是太纯善了些个,不懂得人心险恶。贾府那些人何时曾经消停过?就在昨日,贾家还趁着大雪天往东宫送了好几车的东西,为他们造反叛逆筹措物资,你说她们该不该死?”
贾琮一听之下登时吓得脸色大变,忙就问道:“当真么?如今贾府不是已经穷尽了么,哪里还有什么东西送别人?”
皇上听了更是脸色阴沉,冷笑不止:“傻孩子,你还小呢,哪里知道他们?”
一面说一面便回身从书案上翻出一张纸递了过来。
贾琮满心疑惑,随手接过来一瞧,只见纸上面墨迹簇新,显然是才写不久,字迹歪歪扭扭甚是难看,一看就知道能写出这种字的人一定不是什么读书人。
这样拙劣的字迹倒很是好认,贾琮粗略一看登时吓了一大跳。只见上头写的是:
宁国府今日送入东宫白银二千两;
绸缎三匹;
各类金器十件,银器百余件……
荣国府今日送入东宫白银二千两;
绸缎五匹;
各类金器十二件;
各类银器一百二十件;
漆金铜鼎两尊
……
風隨心動 獨戀滄海
界之掌控者 演绎
网贷情缘 网贷界
贾琮越看越是心惊。宁荣二府与东宫一向来往密切,这礼尚往来送东送西的实属常见,可这究竟是谁能把这些个礼单都能记载得如此详细,还能直接送到皇上的手中……
皇上连这点子小事儿都了如指掌,那贾府其余的大动作岂不是更加隐瞒不过?
邪王獨寵廢柴妃
贾琮瞬间汗流浃背。
皇上见了贾琮这样子,当下更是在一旁温言道:“好孩儿,你现下可明白了么?你瞧着贾家那些个狗东西面儿上装得可是好呢,实则背过咱们不知安的什么心呢,他们一心只想着把东宫那些个反叛扶上台去,把咱们父子都千刀万剐了呢!”
贾琮听得更加心惊,一时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皇上见贾琮满脸的惊慌,当下更是脸色温和,柔声说道:“好孩子,我知道你心肠软,一直惦记着贾家对你的养育之恩。可他们对你何尝好来?这许多年来他们是如何对你的你都忘记了么?”
贾琮听了便知道皇上终于是忍不住要对贾家下手了,他心中一时复杂得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了。
斗龙战士之意外 少年之梦
若说对贾府无情,那决计是骗人的瞎话。虽说是半路穿越过来的,可若是没有贾母、贾赦等一干人的扶持,他如今还不知会怎样呢。
特别是贾赦和邢夫人两个对他的确是一片真情,真心拿他当儿子一般宠着护着。更何况还有迎春等一干姐妹呢,她们更是给了贾琮无尽的柔情。
若说他有多爱贾府,那也不是。贾政、王夫人等一干人他又极是厌恶。
可无论是喜欢还是厌恶,贾府始终就是他的家,是他的根基,若是脱离了贾府,他贾琮又算是个什么?
可他又深知眼前的这位皇上对他虽然是深情脉脉,对旁人却是狠辣无情至极,且他决定了的事情谁又敢轻易更改?
皇上眼见贾琮低头不语,满脸的不忍,当即忙又柔声说道:“好孩子,你也太心软了些个。你可知道为人君者务必要心硬手恨,敌人才会顾忌你,才会怕你,才不敢时刻想着要反叛。若是对敌人心慈手软那可是拿自己的性命不当成一回事儿了。”
贾琮听了便叹息道:“皇上,我当真好生心乱,我从来也不想为人君,从来也不想要谁来怕我,若是大家都能每天开开心心地活着那该有多好……”
我的大小坏老公
皇上听了贾琮这一番孩子气甚重的话,不由得深深叹了一口气,伸手揉了揉贾琮的发顶,哀叹道:“傻孩子,哪里有这么好的事情?人性本恶,你往后就知道了。”
说罢,眼见贾琮依旧是满脸的不忍,皇上也只得叹息道:“罢了,罢了,我这一回本想的是把贾家连根拔了就算了,既然你如此念旧,那我就先留着荣国府,宁国府那一对父子如今和东宫来往愈发频繁,当真叫人厌恶得很,我瞧他们也不必在这世上了。”
听皇上这么一说,贾琮知道这恐怕已经是皇上的底线,若是自己在开口恳求,恐怕连荣国府这才也要跟着遭殃。因此他急忙从椅子上站起来,双膝一软就要跪下道谢。
皇上那里却早就一把拉起了他,笑道:“傻孩子,咱们父子之间哪里还用得着这些个虚礼?就说今日,你能不顾自己的安危,肯把自己心爱的姑娘撇在一旁先就来瞧我,可见你对我也是一片真心,我这个当爹的又怎么好不多疼你一些个?”
梦境幻想之时空魔方 默默洛
贾琮一听便笑嘻嘻吐舌头道:“今日我一见您老人家叫侍卫来护着我的宅子,那时可不把我唬死?我还当东宫那些个叛逆已经动手了呢,当下什么也顾不得了,只怕您老人家有什么事儿,一时把什么也都忘了,只想着先来宫里瞧瞧您老人家。”
皇上听了他这一番话更是大受触动,当下便红了眼圈,伸手摸着贾琮的头发低声道:“也唯有在这时候才能瞧出谁是真心谁是假意。你还不知我生的那些个畜牲,现今都在忙着为自己打算呢,甚至有人还悄悄和东宫来往……哈哈哈……那可真是我的好儿子,想要和外人联手对付他亲爹呢……”
贾琮听了忙便劝道:“您老人家也别为此难过,俗话说龙生九子,各有不同呢。这话用在您老人家身上可不是再合适不过了?您放心,您还有我呢,别说您现如今是皇上,即便您老人家日后就到街上要饭去,我也陪着您老人家,要到的饭第一口一定给您老人家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