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ddbw超棒的言情小說 我在末世撿屬性 帶毒額蘋果-0955 破城推薦-n483w

我在末世撿屬性
小說推薦我在末世撿屬性我在末世捡属性
这边大战已经接近尾声。
姬仇来没起什么作用,纯粹捡漏的。
而且姬仇充分发挥臭不要脸风格,到处抢人头。
卡洛尔有些看不下去了,“姬仇,你无耻……”
随即,卡洛尔震惊,“你,你S级了,你的体魄,居然不怕此地高温。”
说话间,姬仇又从卡洛尔手里抢了个人头。
此战,姬仇收货钵满盆满,杀到最后两只眼睛直冒小星星。
到了最后,卡洛尔磨牙,“我想杀姬仇。”
姬仇尴尬一笑,“别地,矿氏城还有敌人,要不你们去那里解气。”
卡洛尔继续磨牙,“想让我们当免费打手?”
姬仇无奈,“我们力量薄弱,保留有生力量,以后去支援北境不好吗。”
卡洛尔算是被姬仇的臭不要脸打败了。
黑着脸道,“好吧,矿氏城帮你们一次。
后面的战斗自己解决,北境那边颇为艰难,我们要支援北境。”
说着,卡洛尔提着姬仇脖颈子飞向矿氏城。
姬仇很无奈,感觉自己像小鸡崽子。
这时候牦牛王咋不来表忠心了。
梧桐也视若无睹。
姬仇算是看明白这些人了,自己吃瘪的时候,他们都很高兴。
“前辈,梧桐和牦牛王他们也去北境吧。
多一分战力,我们就少死一些战士。”
卡洛尔突然问,“器成功也是你的人?”
姬仇心里发虚,心想器成功这货,不会得罪卡洛尔了吧。
在长城上,一堆极限退凡护着器成功,卡洛尔的确不能拿他怎么样。
自己要是给器成功背黑锅,那就有点儿悲催了。
这件事并非秘密,姬仇说谎无济于事,“嗯,前辈有何指教。”
姬仇一脸虚心,老诚恳了。
咚!
姬仇只感觉后脑勺生疼,好像起了个大包。
无奈道,“前辈,器成功招惹您,您找器成功出气呗。”
卡洛尔一阵磨牙,“哼,算了,看在器成功那些盔甲救了不少人性命的份上,我不和他计较。”
姬仇来了兴趣,继续追问下去。
这才得知器成功不负使命,打造了一只全员退凡实力队伍。
零落微光 琉璃冰火
最低都是C级,如同剪刀,杀的异界部队溃不成军。
就连极限退凡当中,每人都拿到了一件器成功亲自锻造的兵器。
战力皆有所提升,才得以轻松抵御住敌人进攻。
姬仇不由得想起了那位。
给自己留下了梧桐,牦牛王,紫魅和器成功等宝贝。
当真大手笔。
卡洛尔没太为难姬仇,很快伙同众人杀到了矿氏城。
号城整个中原,拥有作战部队最多的城市。
在极为超退凡体和极限退凡体眼里渣都不是。
一个小时过后,矿氏城除名。
矿氏的作战部队,也都成了过去。
你好像在画我 腊七小雪
卡洛尔等人没过多停留,梧桐也被请去了北境。
姬仇很惆怅,看样子北境的战事很紧张。
于是,姬仇给器成功打了个电话,“说,你对卡洛尔做了什么?”
器成功一愣,随即嬉皮笑脸,“没啥,我打造了茫茫多盔甲和兵器。
说起来,还要感谢大王您在异界带回来的金属。
全是好东西,给北境立大功了。
我已经和北境的大人物说了,我的功劳有大王的一半。”
姬仇喜滋滋的跟着一起高兴,“姬甄他们都还好吧。”
器成功信誓旦旦,“老大放心好了,我给他们的装备都特殊照顾。
除非极限亲自对他们出手。
其他层次的强者,想伤害姬甄他们,根本不可能。”
姬仇终于放心。
忽然,姬仇想起来一事,顿时磨牙,“器成功,我问的不是这些。
你到底对卡洛尔做了什么?”
器成功转移半天话题,见蒙混不过去,终于坦白道,“咳咳,也没什么。
我就是,就是说卡洛尔长得好看,很适合做本人的老婆。”
姬仇顿时头大。
心说其成狗头够铁,一个S级不擅长战斗的家伙,敢去追求极限退凡。
要不是北境那些个老家伙护着,估计器成功死好几个回合了。
姬仇恶狠狠威胁,“你给我轻点儿嘚瑟,你自己怎么作死都行,别连累姬甄他们。”
器成功顿时气焰全无,“老大放心,我,我担保……”
器成功话没说完,电话啪叽一声挂断。
器成功激灵灵打个寒颤,“不好,姬仇很生气,后果很严重。”
……
米林和姚忠,还有皱方等人,全力以赴奔袭矿氏城。
兵临城下,他们感觉不对劲了。
一路上,半个侦察兵都没看到。
这就很匪夷所思了。
难道矿氏这么牛逼吗,不怕其他势力前来偷袭。
好吧,已经兵临城下了,没看到敌人就没看到,反正都是要打的。
兵临城下后,米林等人更加蒙了。
整个矿氏城,丁点儿没有要大战的意思。
什么情况?
瞧不起自己?
还是说矿是作战部队眼睛都瞎了,看不到自己这十几万人打过来了。
三位强者站在虚空,遥望整个矿氏城。
然后他们更蒙。
不是号称有用作战部队最多的财团吗?
人呢?
作战部队呢?
整个城墙空荡荡的,像极了空城计。
姚忠最为稳重,忧心忡忡,“矿氏不会有埋伏吧?”
米林微微摇头,“我看像。”
皱方无语道,“埋伏怎么了,难道就不打了吗?
姬仇成功炸了不死基地,炸了矿氏三十万作战部队,和五万长生体。
咱们一同作战,什么功绩都没有,能退缩吗?”
一句话说道米林和姚忠心坎里去了。
好胜心被激发。
米林和姚忠思索片刻猛地下定决心,“打了。”
就在这时,他们齐齐看向矿氏城墙。
“那里有人,我们怎么没察觉?”
精神力无法探查出来的,这就很诡异了。
要是埋伏很多很多精神力探查不出来的作战部队,那就很危险了。
皱方突然说,“你们看,城墙上的那人是不是有点儿熟悉?”
米林和姚忠随即望去,他们有些懵逼。
“那个,那个是姬仇?”
一个打不死基地的人,可是和极限退凡干架去了。
咋地,难道姬仇叛变了。
随即他们自我否定。
全天下的人都有可能叛变,姬仇决没可能。
他杀了太多的长生联盟的人,也宰了茫茫多长生体。
仇恨不共戴天,没有可和谈的余地。
突然,城墙上姬仇开口,“既然来了,何不进城?”
轰隆隆。
城墙大门打开,摆开迎接的架势。
皱方终于醒悟,“矿氏城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