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8c4t非常不錯都市异能小說 1255再鑄鼎 修改兩次-第697章 沿江擊節展示-humun

1255再鑄鼎
小說推薦1255再鑄鼎
1273年,9月2日,荆门军,沙洋城。
自襄阳至鄂州,汉水先是直着往南流,然后拐向东一路汇入长江,大致成一个“L”形。这个L形的拐点处,就是沙洋城所在了。
沙洋城北可达襄阳,东可至鄂州,西南边没多远就是江陵府,显然是处交通重镇。因此,来自靖安朝廷的殿前司指挥使韩震被安排在这里,也就顺理成章了。
韩震当初跟着贾似道一起逃出临安,后来被靖安朝廷委以重任,和几名文官一起前往江陵府招抚京湖制置使汪立信。
可是汪立信心向临安,并未理会他们的招抚,反倒要将他们驱逐出去。但当时元军已经围住了襄阳,正是用人之际,所以他赶走了文官后,唯独把韩震留了下来,让他带一支兵来沙洋协防。这倒也合了韩震的意思,留在湖北多少能发挥些影响力,而且自己也能捞到些好处。
不过韩震现在烦躁的很,在城中府邸花园里不断踱着步,嘴里念念有词咒骂着什么。
他之所以烦躁,一是因为敌人。北边的郢州(后世钟祥)本来定期报信过来,可突然失去了消息,不用说肯定是被元军的游骑封锁了——元军不是在围攻襄阳吗,怎么突然又南下郢州了?
二嘛,则是因为队友……
没过多久,门口传来了通报声,然后沙洋守隘官王大用匆匆走了进来,一脸忧色地行了个礼。
韩震看了他的表情,眉头一皱,问道:“陈奕那家伙还是不肯松口?”
王大用摇摇头,答道:“陈指挥还是坚持对半出兵!”
韩震挥掌一劈,怒道:“笑话,沙洋在北新城在南,若北边有事也是我们先当兵锋,他躲在后面多出力本就是应该的,现在愣要跟我谈公平?怕只是借口不敢出兵而已罢?”
冷王子惹上拽丫頭 髿髿
養道
陈奕是临安派过来的殿前司指挥使,和韩震职位一样,任务也差不多,于是同样被汪立信派来协防了,就驻在沙洋南边不远的新城。
两城本应互为犄角、相互照应支援,可现在被来自两个朝廷的将领分治,平日间却纷争不断,就连战时也矛盾重重。昨日郢州失了消息,韩震便派人去邀请陈奕出兵北上侦察支援,没想到对方非得坚持共同出兵才行,今日派王大用再去说服,结果还是不变。真是又臭又硬!
王大用嘟囔道:“要是之前新城的边统制还在就好了,不用我们劝早就主动出兵了。可惜他去寿昌军了,唉……”
韩震摆摆手:“罢了,总得先把郢州的军情给探明了。陈奕不愿意出兵也罢了,至少得派一队精骑出来,去北边一探!”
“报!”
突然一名亲兵闯了进来,也不顾礼节了,急切地喊道:“指挥,不好了,北边郢州有使夜奔而来,带了消息回来。元军大举出动,浩浩荡荡而来,郢州被围,危在旦夕!”
韩震一惊,连忙把信使叫来,问道:“元军怎会突然大举南下的,襄阳不顾了吗?你们事前没有防备吗?”
信使抬起带血的脸,慌乱的说道:“不,不知道啊,仿佛一夜之间,鞑军的游骑就满山遍野了。而且,汉水上来的船,不少都是军中样式,还有‘吕’旗……”
鬼刀之秦皇秘藏
“什么?”韩震大惊失色,“吕??难不成襄阳……”
“呜————!”
正在这时,突然一声长号从外面传了过来,韩震几人又是一凛——这是敌袭的告警声!
……
郢州城下。
吕文焕透过望远镜,认出了城头的副都统赵文义,叹道:“此人不可指望了,攻城吧。”
在他身边,上千精兵正分了两道横阵排开。在他们前面,一行回回炮躲在工事后面将炮口对着郢州城上方的天空。而在外围更广大的原野上,数不清的元军骑兵分散了开来,将这座小城牢牢锁住,再无人能离开。
他的命令一下,回回炮们便有序地展开了炮击。看着这种曾经给自己带来巨大恐惧的火炮,吕文焕感慨万千,但同时也充满了自信:“郢州城,今日可下!”
上月29日,他与高达一同连夜制定了南下的大致方略,然后便决定尽快行动,一边南下一边完善计划。
小媳婦乖乖
历史上,元军攻取襄阳之后,由于自身损耗也极大,因此用了近一年的时间休整才继续南下攻宋。但这个时空情况大不相同,他们在襄阳之战没消耗太大力气,反而可以说刚好完成了热身,正是精力最充沛的时候。而且襄樊的粮草和船只由于战事短暂也没怎么消耗,现在正好可以用来给大军运送补给。如此这般力气充足、后勤无忧,兵马自然命令一下便立刻动了起来。
30日,吕文焕带着二百旧部和大量战船赶赴襄阳之南的宜城。宜城在早前已经被元军攻占,并且驻扎了不少兵力,以阻挡南部援军、封锁襄阳。现在吕文焕一到,驻军当即便点出两千步兵和一千轻骑听他调遣,作为他南下的急先锋。
9月1日,轻骑不带补给,一人三马,眨眼间扑向南边的郢州,封锁了郢州在外的哨探,隔绝了内外信息沟通。同时步兵乘船顺流而下,速度极快,也在当日抵达了郢州,在城外立寨扎根。
郢州当地多山,地形成咽喉状,过了郢州,就是一马平川的江汉平原了。不过守将赵文义坚持抵抗,无法招降,元军便只能强攻了。
今日,更多后续兵力乘船到达,其中大部分由高达率领,继续前行去取下游的沙洋,而剩下的步兵和炮兵则留下来协助攻取郢州。
郢州城本身也进行了一定的棱堡化改造,装备了大量火炮,小而硬,本来是极其难以贡献的,所以宋军才敢用少量兵力防守,不求阻挡住大军,只求能牵制一部分兵力。汉江沿线这样的城池还有近十个,若是元军每个都分兵几千看住,那等到了长江也剩不了多少人了。
黑籃之白色奇跡
可是,面对连襄樊都攻陷了的凶猛火力,这样的露天城池还能有什么用呢?
在天地震颤的火力打击过后,郢州城头空虚无比,元军轻松登上了城头。
此后吕文焕对城内军民施以怀柔之策,瓦解了抵抗,并补充了自己的兵员。
……
当日,高达所部前锋抵达沙洋。
9月3日,元军张宏部抵达沙洋,与高达一北一南,攻陷沙洋。守将韩震逃亡江陵,守将王大用力战被俘。
君本無情
9月5日,元军围新城,将沙洋顽抗兵将斩首示众,守将陈奕、黄顺、任宁出降。
9月8日,京湖宣抚司总管王虎臣自江陵率兵援救沙洋,兵败被擒。
9月10日,吕文焕率军抵达复州(后世仙桃)。复州副将翟国荣领兵出战,英勇赴死。复州知州翟贵出降。
9月17日,高达部抵达汉阳。汉阳知军王仪原为高达旧部,出城三十里归降。
9月18日,元军兵分四路,大举攻城略地。阿术率军自沙洋向西南攻江陵,牵制京湖制置司兵力;伯颜领兵防守新占城池,并攻取内陆州县;吕文焕率军沿长江北岸东进;高达率军在汉阳就地休整,试图渡江攻取鄂州。
9月21日,吕文焕抵达鄂州江北要地阳逻堡。阳逻堡此时并未有重兵驻守,被轻松攻取。此后,元军便乘势取了武湖和黄陂县。
9月21日,高达率军趁夜渡江,在鄂州西的青山矶登陆。鄂州守将程鹏飞及高邦宪出战,兵败后投降高达。
9月22日,高达抵达鄂州,知州张晏然投降。
战事进展之顺利足以令所有人目瞪口呆。湖北本是防御要地,可多年和平使得当地兵将松懈,今年来朝政的大混乱又使得临战时反应迟缓无所适从。在元军兵锋所指之下,经营多年的城池或陷或降,本应如同锁链一般层层阻滞敌军的他们却如同竹节一样被瞬间劈开了!
9月25日,吕文焕兵抵黄州。
湖广之地大致是个盆地地形,中央有长江流过,两岸多平原湖泊,而平原外围则是群山环绕。黄州城便位于这个盆地的东出口附近,地处江北岸,与南岸的寿昌城一北一南夹住了长江。
只要取了此二城,东去的道路便可打开了,吕文焕提出的“联东制西、据两湖而有天下”的策略便有望了!
吕文焕带兵自黄州城北方的团风镇南下,在接近城池后择一险地驻营,然后又领了一队亲兵先行前往城下察看情形。
出营前,他看着一直延伸到远方的官道,志得意满,招来一员降将问道:“我记得之前黄州是阮仲谋在守吧,他不是跟贾师宪去广西了吗,那现在城中是谁在主事?”
降将恭敬地答道:“是都统制边居谊,他原本在新城驻守,后来靖安伪朝自黄州撤离,京湖制置司便派他来寿昌军补缺,连黄州守务也一起兼着。”
“哦,是他啊。”
吕文焕记起了边居谊来,这人当年追随李庭芝,编练新军运用火器颇有一套,是员强将。既然如此,能收服还是收服的好,正好他与他当年也见过几面,算是有旧了。
極品小魔妃:邪君別亂來
“那便好,我这就修书一封,你去带给边都统,劝他归正。我大军势如破竹,伪朝蹦跶不了几日了,他这样的良将还是择木而栖的好。”
说着,他便要命人去取纸笔文案。
可正在这时,远远的有一队游骑奔来,直抵吕文焕面前。为首一人面带喜色地对他报告道:“大帅,好消息,黄州城中的边都统送来口信,说是与大帅您有旧,愿邀您一叙!”
吕文焕拍掌大喜:“好啊,果然是个识时务的,那我这便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