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u5dy人氣都市小說 九天仙緣-第三千三百一十六章 魔魂魂巫展示-k42ll

九天仙緣
小說推薦九天仙緣
天皇城外,一个小渔村。
小渔村就在北天洋的洋边,全村不过千余人口,民风淳朴,都很善良。
他们祖祖辈辈靠着出海打鱼,然后到天皇城内卖掉,换些银两度日,过着不穷不富的日子。
谈不上幸福,但是很平静。
不过,最近小渔村内变得很热闹,原因是村口蓦然出现了一个新的人家。
也不知道人家那房子是如何盖的,反正一夜之间就出现了。
而且盖得很宽敞雅致,一看就不是一个穷人家。
这家人很是特别,男主人是一个长着长长白发的人,神仙一般的感觉。
此人竟然有五位娘子,一个比一个漂亮,但他们却只有一个六七岁的女儿,也是长得鲜花儿一般的水灵。
但令村民更诧异的时候,每每男主人离开的时候,明明是一个人走的。
也没看到他的娘子和女儿跟着,但他走后,家中便空空,一个人影也没有了。
这家人甚是和善,见到任何人,包括看到村中的孩子都是笑容可掬的打招呼,并给孩子些许莫名甘甜的果子吃。
他们在门前支了一个茶棚,叫红尘香,卖着全村都飘香的香茶,茶棚前立了一个牌子,上面端端正正写着:朋来饮茶,分文不取!
刚开始,村民不好意去喝,做生意不要钱,那还不得亏死。
但每天这个村口是进出渔村的必经之路,每每闻到那香死人的茶,渔民们各个谗得没着没落的。
再说看那家人和善,外来人做个营生着实不易,尽管写着不要钱,谁还好意思真的白喝,终于有几位打渔归来。
口渴得要命的渔民坐到茶棚,喝了几杯,瞬间感到唇香齿芳的,喝完茶后,顿觉浑身舒爽,充满了力气,一天的劳累一扫而空。
几位渔民喝完后,偷偷在茶碗下留下几文钱,谢过美丽的女主人,高兴而回了,并兴奋的和村民称赞那茶好喝。
更让他们莫名其妙的是,他们明明交出的喝茶钱,回到家后,却莫名其妙的又回到了口袋里。
这种香茶,这种怪事,在村中悄悄传开,众人纷纷好奇前去喝茶,自然这种怪事依然如故。
后来村民就不在留下茶钱,而是每每选上几条好鱼送给男主人,男主人爽朗至极,每次都是开心收下。
一来二去,这家人竟然和村中人成了无所不谈的好友。
一日,旁晚时分,有些没事的村民纷纷跑到村口的茶棚和茶棚男主人喝茶聊天,而五位女主热情的为村民煮茶,送茶。
这家人不是别人,正是柳牵浪带着云千梦,水儿,妙嫣,情花宫主,金翎公主和蝶儿来到此间的。
不过在这里,五位娘子为柳牵浪起了个名字叫柳三儿,理由是宋震管柳牵浪叫三哥。
但五位美人儿自己的名字未改,蝶儿依旧。
“咯咯!三郎,明日你也为奴家们打上几条鱼呗,奴家和姐妹好像吃你打的鱼哦!”
金翎公主为柳牵浪和柳牵浪身边的几位渔民倒着香茶娇声说道。
“嘻嘻!是呀!财神爹爹,蝶儿也想呢!”
一边玩耍的蝶儿,调皮的插嘴道。
“唔!好啊!明日柳三儿就和诸位兄弟们去海上一试,不过打不回来,可不要笑话为夫哦!”
柳牵浪微笑道。
“哈哈!柳兄弟!尊嫂既然想吃你打的鱼,明日随我滚浪蛟龙千孝去就成了,别的不敢说,教会兄弟打鱼游海,那倒是没得说。”
柳牵浪对面一个身形挺拔,面色黝黑,幽蓝眼眸的青年爽声笑道。
“嗯!千孝海中的本事,村中那是第一,无人不服,呵呵,我斗旋是这辈子也赶不上了!”
千孝旁边的另一位浓眉大眼的青年说道。
众人聊得很开心,千孝也是一个好奇之人,听到柳牵浪的爱女蝶儿喊柳牵浪为财神爹爹,不由闪眸笑道:
我的老婆是警花(食肉恐龍)
“呵呵,好生奇怪,为何蝶儿喊柳兄为财神爹爹呢?”
柳牵浪闻言,顺嘴胡诌笑道:
推理女王的遊戲 似水無痕
“呵呵,这都是本家来此之前,一些友人因为我会占卜推算,屡屡为他们寻到宝藏,他们高兴之余给了柳三儿一个财神的称号,这孩子调皮,就这么叫我了!”
“哦!真的?你能找到宝藏!?
千孝和斗旋闻言不由对视一眼,脸上不由露出无比兴奋的神色,向柳牵浪靠了靠,千孝神秘的说道:
覓仙屠
“呵呵,柳兄原来也是炼魂村寻宝的,不过这也不奇怪,数万年来,来此寻宝的多了去了,可惜他们并没什么本事,多数都是胡乱打听一番就离开了,并未找到什么,两手空空的就走了。”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貳蛋
“哦!”
柳牵浪闻言,着实很是意外,眼睛露出无比吃惊地神情,叹息了一声。
引得水儿,情花宫主,妙嫣,金翎公主,就连云千梦都飘过来,饶有兴趣地听几个人说宝藏的事。
“千孝兄弟误会了,柳三儿一家因为得罪了家乡一位恶霸,没办法才带着家小逃到此间,实在是两眼茫茫无去处,只好在贵村外搭棚落脚。
不想村人皆是善良相待,柳三儿一家无以为谢,只好日日煮茶,以报恩德。”
“此前,柳三儿根本不曾知道有炼魂村这个地方,更不用说来寻什么宝藏了!”
柳牵浪看着几位爱妻走过来,接着又说道。
“呵呵,那倒没关系,最关键是柳兄会寻宝,不瞒柳兄,咱们这炼魂村虽然不过千余口人家,但却是源远流长。
已经存在了数万年,最美值得称道的有两件事。
一是传说上古之时,这里就在某处埋藏着一个神奇的宝藏,只是不知道具体在何处,又是些什么宝物!
二是我们村中的人有生无死,永远没有生离死别的痛苦!”
斗旋扬着浓眉大眼笑道,然后又向金翎公主讨了一壶香茶,喝上了。
柳牵浪对那宝藏倒是不上心,一听此间之人只生不死,倒是分外好奇,不由笑道:
“斗旋弟弟岂不是逗趣柳三儿哥了,人之生老病死,乃是生命定则,岂能有人逃过?”
“当——”
众人正说到这儿的时候,蓦然听到村中传来一声悠扬的钟声,那声音绵绵长长直入人的心魂,久久逗留在脑海和心念之中。
“得了,我说了柳兄也不信,正巧今夜是月半炼魂之夜,不妨随兄弟等进村一看便知,斗旋所说真假。
至于那宝藏之事,明日咱们海上再聊。”
斗旋侧耳细听钟声,笑道。
“呵呵,就是,柳兄来此已经数月,还不曾进村中一叙,族长多次提及,要请柳兄和各位嫂嫂进村去做客一番的!”
千孝也道。
“嘻嘻!还有我和奇奇!”一旁和奇奇玩耍的蝶儿一听柳牵浪和诸位娘亲要进村,赶紧肩头顶着奇奇跑了过来。
“我不去了,我去找小红嘴儿玩儿几天去!”
奇奇似乎对这里并不感兴趣,吐噜一声飞走了。
“哦!神鸟儿!”
周围的村民突然听到一个小黑鸟儿在说人话,顿时好奇的站了起来,看着飞走的奇奇,啧啧称奇。
远远飞走的奇奇这才感到有点儿范儿的意思,想回头在拽一会儿,可是话已出口,只好飞走了。
但心里一直在嘀咕:
“我的水儿阿妈!水儿阿爸!怎么说你们也是在地仙界混过的,怎么会在一个小渔村过得这么开心呢?
唉!爱的力量原来还会使人堕落,无语!”
接下来,柳牵浪倒也爽快,谁走就走,手里牵着蝶儿,左右围着五位娘子便在众人引领下朝村中走去。
注意身后的红尘香茶棚和屋舍,连门也没关一下,任那些晚归的渔民随意坐下休息喝茶,当然那些渔民也都是有情的,多少会留下点心意。
村口离村内不过三二里的路,众人谈笑间就进了村子。
炼魂村屋舍很是普通,都是一些山石,草木的结构,盖的样式也比较随意。
但是整个渔村房屋的布局甚是奇怪,都集中在一座大山的周围,一圈一圈的,像梯田一样,直到山顶。
“嘻嘻!千孝叔叔,那房子怎么都盖到山崖上去了?”
蝶儿瞪大眼睛问千孝。
“呵呵!小蝶儿猜猜看。”
千孝并未直接回答,而是抬手指向远远地北天洋说道。
“噢!我明白了,怕涨大水冲到房子!”蝶儿小脑袋一歪,闪眸拍手说道。
“哈哈!嗯,小蝶儿真是聪明,的确如此,生活在海边,大海的潮水时时会涨到山底的。
不过说来奇怪,自从你们来了,那海潮竟然从来没涨到村口过。”
千孝笑道。
说着话,众人攀上了山坡,一步步向高处走去,经过一家又一家的门口,其中有几家门口放着一个深红的木椅,上面坐着一个面色死灰的老头或是老太太,皆是双目紧闭,显然是一个个死人。
柳牵浪倒是无所谓,可是五位爱妻和蝶儿见了,因为法力尽失,都是吓得花容失色,紧紧的靠近柳牵浪,尽量不去看他们。
屏住呼吸,大气都不敢出一声,暗暗后悔让夫君跟着进村。
没了法力后,情花宫主方天迎芳最是胆小,额头满是冷汗,柳牵浪见了,赶紧为她擦拭了一下。
NBA萬界主教 遠古萊德
然后偷偷为几位爱妻和蝶儿身外布上了一层无色透明的护体灵气,这时才看到她们的脸色坦然了起来。
看到经过的六七个亡故的老人,柳牵浪心中也是一阵纳罕,对方不是说村中根本就没有死亡之事的吗?那么这些老人又如何解释?
柳牵浪又不好相问,只好跟着千孝和斗旋继续走着,二人有说有笑,多对于那些亡故的老人甚至连看都没看一眼。
“族长好!”
就在这时,柳牵浪和五位爱妻猛然一抬头,看到前方正走着一个枯瘦的老头,霎时感到阵阵死亡的气息扑来。
此人身外穿着一身粗布的苍白长袍,手里拎着一个莫名的法器。
听到千孝和斗旋的话,此人蓦然转过头,枯瘦褶皱的脸上,鹰一般的犀利目光,立刻冰冷的刺向柳牵浪和水儿等人。
柳牵浪和五位爱妻,包扩蝶儿,皆是浑身感到一声冰冷,对方不仅是眼神骇人,转过的脑袋着实令人看了直起鸡皮疙瘩。
只见此人,前行的身形脚步未停,身体一直正直的向高处走着,但是脑袋蓦然转了一百八十度。
就像后脑勺变成了脸一样看着众人,但并未说话,迅速转过头,又继续走着。
“不要怕!他就是族长,也是不死炼魂巫师!”
一紙妻約:首席的心尖寵
斗旋看到柳牵浪和他的五位娘子的脸色不对,低声解释道。
这位魂师?柳牵浪想到他不由心里一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