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hww火熱都市言情 這個主角明明很強卻異常謹慎-930、西域二人組成立,大冒險開始展示-u08br

這個主角明明很強卻異常謹慎
小說推薦這個主角明明很強卻異常謹慎
“魔小七你不要欺人太甚我告诉你,我乃堂堂王级强者,你如若欺人太甚,咱们谁都别想好过。”
段峰此番言语中带着不甘,带着妥协,甚至带着哭腔。
堂堂王级强者,修仙界中最顶级的存在,竟然被人逼迫到如此境地,他如何能不暴走。
“段峰,你也有脸说出这种话,好歹你也是王级强者,谁欺负谁,你告诉我。”
魔小七对段峰突然如此模样非常不适应。
这个家伙又在搞什么阴谋不成。
堂堂强者强者,竟然露出这种情绪波动。
相对于魔小七的心里活动,段峰心里是真的委屈。
我上辈子究竟是造了什么孽,遇到魔小七这个瘟神。
但不管如何,逃命还是要逃命的。
在小命面前,任何是都是虚妄,都是不重要的。
既然如此,段峰狠辣,当即催动了秘法。
秘法之下,他战斗力直线上升。
“给我死!”
段峰实力暴涨,整个人状若魔神。
魔小七当即警惕非常,紧了紧手中光明之镰。
催动魔法的段峰,实力强横到让人心悸。
自己若不小心应对,有可能就……就……就让对方跑……跑……了……
魔小七傻在原地。
刚刚暴怒。
欲要出手的段峰,此刻竟然转身就跑。
那速度之快,眨眼间消失不见。
这……
魔小七不解,但也是催动身法,追向段峰。
必须干掉段峰,若不干掉段峰,怕会引来更大灾祸。
“哈哈哈……哈哈哈……”
逃跑中的段峰周身被王级道纹包裹。
就在刚刚。
他穿过了一道阵法,成功逃离出刚刚竟自己围困的阵法。
“哈哈哈……哈哈哈……”
段峰逃出生天,当即大笑出声。
“无论你谁,都给我等着,我段峰还会来的,待得我回来之日,便是你二者被灭杀之时……”
段峰恨意满满,如此大声喝道。
下一秒。
咣当!
他狠狠撞击在一片透明墙壁之上。
因为墙壁太过坚硬,整个人被撞的七荤八素,差点失去眩晕过去。
“奇怪,这里怎么会有一道墙!”
段峰伸手触碰前方,感觉不可思议。
但他的不可思议,转眼间变化为惊恐。
魔小七手持光明之镰已经杀到。
看魔小七那暴力的模样,他便知道要出大事。
“魔小七,你真是阴魂不散啊!”
段峰趁着自己秘法仍旧催动中,当即转头,杀向魔小七。
二者瞬间斗在一起。
神通翻飞,法宝撼动天地。
二者的厮杀,堪称毁天灭地。
段峰使用秘法,短暂时间内,获得了更加强横的手段。
反观魔小七。
她手持光明之镰,身上穿着人王嫁衣,整个人宛若人王在世,正惩罚时间邪恶。
光属性灵气强大非常,面对邪恶的段峰,威力简直超乎想象的强大。
“嗯,不错不错,魔小七的战斗力比想象中强很多,若带在身边,的确是一个非常强力的打手。”
虚空之上,郑拓望着下方战斗,低语自言。
刚刚的迷阵,与此刻的困阵,都是他的手笔。
身为王级强者的他,布置七阶阵法信手拈来。
何况他随身带了一些七阶阵盘,只要寻找到合理地形,使用起来十分方面。
虽然说阵盘没有原地布阵来的厉害。
但困住段峰这种王级绰绰有余。
他取出小本本,将其中细节记录下来。
搞定之后,将小本本收起,然后继续观战。
他没有出手,也准备时刻出手。
魔小七有危险他就会出手,而在魔小七没有危险之前,他绝对不会出手。
他想看看魔小七如今的实力究竟有多强。
实际上,他从来没有小看过魔小七。
而魔小七的表现也从来没有让自己失望过。
东域之中,魔小七的排名与实力,一直都名列前茅。
后期经过影魔之主事件后,他更加对魔小七的实力报以期盼。
魔皇与人王的直系血脉,原魔小七本体的力量传承,魔气,光灵气,完美太极之力的拥有者,在加上刚刚获得的先天灵宝,还有一些魔族的不世大神通。
如此配置的魔小七,绝对堪称绝顶妖孽的存在。
现在看,的确有绝顶妖孽之名。
现在绝顶妖孽的标准应该是能独立战胜王级强者。
段峰在王级之中是小王境强者,实力很强。
面对如此对手,魔小七竟然能够压制,从实力到智商,完美压制对方。
你或许会说魔小七因为有光属性灵气。
问题是。
人家天生就拥有光属性灵气,就好像人天生会呼吸一样。
光属性灵气本身就属于魔小七,是天生带来的,所以叫天赋。
“绝顶妖孽?”
郑拓摸着下巴,思考着什么。
而下方的战斗已接近尾声。
段峰秘法的力量渐渐消失,他进入虚弱状态。
他很强,他是王级强者,在修仙界也是顶级的存在。
但是面对魔小七,面对那光属性灵气,他被死死克制。
特别是那光属性灵气,对他的杀伤力,起码削减百分之九十。
太可怕了。
这种力量怎么可能存在于世间。
“你的自负,让你命丧于此,死吧。”
魔小七没有犹豫,面对虚弱的段峰,砍出致命一刀。
“哼!”
段峰冷哼出声。
“想斩我,你太天真了。”
段峰体内灵气当即震动,竟要自爆。
“自爆?”
魔小七当即收回攻击,急速后撤。
“错,不是自爆,是大神通!”
段峰催动自身元婴。
所谓大神通实际上就是自爆。
但他是王级强者。
王级强者的生命力无比顽强,他的神魂与元婴只要各自剩下一块,他就能凭借着一块,重新归来。
这就是王级强者的恐怖之处。
他们已修行出各种道纹,各种天道之纹。
他们各自原本的力量,已蕴含有一丝天道之意。
天道岂能是那般容易被摧毁的。
所以。
看上去是自爆,实际上是也中绝命中的杀伐大术。
段峰体积像是气球般不断碰撞,不断碰撞。
望着那不断膨胀,随时都可能爆炸的段峰,魔小七有被震慑数瞬间。
而这一瞬间,足以要了他的名字。
“哈哈哈……”
段峰大笑。
“爆……”
话音落下。
嗖……
有蓝光闪烁,瞬间击中段峰眉心。
那如气球般即将自爆的段峰,被瞬间冰封。
段峰眼睛瞪得很大,完全没有想到会有这种事情发生。
嗡!
仙鼎出现在段峰头顶上空。
哗啦啦……
仙鼎之中,出现一根锁链。
锁链如有灵性,将段峰捆绑住,慢慢拉入仙鼎之中。
整个过程,段峰眼睛都瞪得滚圆,看向虚空某处。
似乎其已经看到郑拓一般。
郑拓对此并不关心,直到段峰被吸入仙鼎之中。
他手一招,将仙鼎收入大袖之中。
段峰完全是就有自己,谁叫你贪魔小七的先天灵宝,若你不贪,我便不会收了你。
被收入仙鼎之中的段峰,只有被炼化的份儿。
“用你出手,我一个能将其解决。”
魔小七倔强的对着空荡荡的虚空如此说道。
“知道你一个人能解决,问题是来人了,若不快点,可能引来更多敌手,快快快,有什么事后面说,现在要跑的。”
说着。
郑拓驾驭一艘飞舟,出现在魔小七面前。
“快上来,你我离开此地,段峰被干掉,相信很快就会有人赶来。”
郑拓招呼魔小七上船。
魔小七化为原本模样。
她本来是不想理会郑拓的。
这个家伙,时常对自己冷漠,就好像姑奶奶喜欢倒贴一样。
去西域,自己又不是不能去。
不过……
她看了看一脸诚意的郑拓。
这个家伙一直在自己身边,自己遇到危险也是第一时间住手帮助。
算了算了,暂时算了。
这件事先记载小本本上,以后有时间在找你算账。
她身形一跃,跳上船来。
郑拓见此。
抬手将此地刚刚布置好的十枚阵盘全部收回。
網遊之美女愛上我 懶貓不睡覺
收回阵盘,张口吹出一股清气,将此地所有气息全部清楚。
搞定。
下一秒,他驾驭飞舟,迅速离开此地。
就在二者刚刚离开不久,便是有一男一女,两道身影降临。
“怎么回事!四弟的引魂灯刚刚熄灭,难道已被斩杀不成!”
段红看着此地,感受到了十分微弱的四弟气息。
若非他们功法同源,血脉同源,她根本无法察觉此地有四弟的气息。
“哼!”
段崖冷哼出声。
“不管是谁,在修仙界敢动我兄弟,我都要他死。”
说完。
二者针对此地,进行探查搜寻。
另一面。
郑拓驾驭飞舟,载着魔小七,穿行在茫茫云海之中。
“事情变得有些复杂了!”
郑拓望着魔小七。
魔小七也知道,事情变得复杂了。
“我也没有想到,姜家竟然为了一个姜鹏,将我放置到了原罪榜上,那原罪榜非同小可,怕是后面的路会无比艰难。”
魔小七这般说着。
“不过没关系,回头你送我到指定好的城邦中,我便独自一人离开,绝不连累你。”
魔小七倒是仗义,不想连累郑拓。
她又不是小孩子,何况被人家讨厌,她可不会在贴上去。
看着倔强中仍旧带着怒意的魔小七,郑拓只能苦笑出声。
“你以为上原罪榜单的只有你一个?”
如此话语,让魔小七神色莫名。
“难道你也上了?”
魔小七知道自己多次疑问,她只是觉得,这个时候应该询问一句。
郑拓没有回话,他从怀里取出一张纸。
纸张很坚硬,是一种用来雕刻灵符的纸张。
在纸上的最上面,原罪榜三个大字似有某种魔力般,让所有看到者,皆心生向往。
往下看。
这一张原罪榜之上共有十人。
其中魔小七排名第八,而郑拓的小号无面排名第三。
区域八人,全部都是修仙界有名有幸的狠角色。
其中。
秦昊,凤凰圣女,拍在郑拓后方,位列第四与第五位。
可以看出来。
原罪榜不仅仅是一份悬赏榜单,更是一份代表实力的榜单。
能够排名前十者,皆各自有强横的实力或背景。
当然。
他们的赏金也是极高的。
靈魂傳承者 暗流入海
前十名,干掉一个,瞬间暴富,此生无忧。
甚至天赋好些,还有冲击王级的可能。
“你哪里搞到的?”
魔小七抢过榜单,查看其中细节。
“从你手中跑掉的那个家伙,从他身上搜刮来的。”
郑拓如此说道。
那个家伙他是不会让其跑掉的后通风报信的。
如果让那个家伙跑掉,回头一群人围剿魔小七。
自己不知道也就算了,你说知道,能不出手帮忙。
好歹也算是朋友,曾经同生共死过,经历了不少。
眼睁睁看着魔小七被群攻不出手那不现实。
在说。
万一这群人打着打着发现自己就是无面,那岂不是很倒霉。
到时候围攻自己的将会被围攻魔小七的还要多。
所以。
帮助魔小七是必然,不帮才会有问题。
“我就知道你会将那个家伙干掉。”
魔小七一副我很懂的模样。
郑拓没有回话,他在思考接下来该如何应对。
魔小七看过榜单之后,手指一动,真魔焰升腾,便是将榜单焚毁,消失于无形。
“现在怎么办?”
魔小七询问出声,想听听郑拓的意见。
“实际上也没有什么。”郑拓倒是并不担心,“你我出来,除了冥神,并没有第三个人知道,你被发现,完全是因为你的大意,回头你隐藏一下气息,改变一下容貌,便不会有人发现你的存在,当然,你最好不要出手。”
“为什么?”
“因为整个修仙界,除了东域,便没有魔族。你若出手,必会暴露你魔族的身份,他们或许不会认为你是魔小七,但他们绝对会对你多加关注,要记住,只要你被一双眼睛盯着,早晚会露出破绽。”
郑拓继续说道:“在有,就是光属性灵气的事,怕是整个修仙界都知道你拥有,别用,用光属性,百分之百会暴露你的身份。”
针对于魔小七这个意外,郑拓以最快的速度给予其指定保密计划。
“那我能用什么,难道被欺负还不能还手。”
魔小七如此说道,束手手脚,完全不像是魔族作风。
“对,打不还手,骂不还口,我就跑路,跑,跑,跑……跑才是上上策。”
郑拓传说魔小七修仙界的精髓所在。
魔小七倒是没有说反驳。
外界不同于东域。
东域之中,她怎么折腾,都有魔族这个大靠山。
别人想动自己,都要掂量掂量魔族。
但是在这东域外,没有人会给魔族面子。
魔族在这些人的眼中啥也不是,就算父皇很强,实力难以揣度。
但人家根本不知道,也不在乎。
低调,也许是最好的选择。
而跑路,显然是更好的手段。
“郑拓,不如,用你的傀儡如何,你的傀儡拥有各种属性,借给我一尊,我不就完全变成另外一个人了。”
魔小七曾经是使用过傀儡的。
当时与姜鹏对战,她用的就是郑拓给自己来之的一比一傀儡。
“行不通的。”
郑拓摇头。
“为什么?”
“因为我是原罪榜排名第三的存在。”郑拓道:“我排名原罪榜第三,干掉我,将获得让你都要锤炼的宝物,所以,在靠近东域的这几座大城邦中,皆有检测傀儡所用的阵法,且那传送阵,早已被人动过手脚,我曾经有侦查傀儡试图使用传送阵,最后的结果就是禽下,无奈后只能选择自爆。”
有郑拓这般说话,魔小七便知道,傀儡手段是行不通的。
看来。
那只有你我亲自前往了。
“对了,如果你我不用传送阵,用飞的呢?”
魔小七鬼主意倒是不少,此刻又提出一种可能。
“当然,自己飞当然可以,只不过,你我要自己飞行,穿过整个南域达到西域,保守估计,需要一百年。”
郑拓还真就算过,如果自己飞行需要多久。
出窍期的他全力促动飞舟,需要一百年左右,才能穿过南域,到达西域。
而使用传送阵,显然仅仅需要一两年的时间,便能达到西域。
其中差距,不可谓不巨大。
“一百年?”
魔小七傻眼。
“一百年我四哥怕是都干死了!”
極品逃犯
魔小七说完感觉有什么不对,当即给四哥道歉,表示一不小心说了实话。
“这么说,你有只有使用附近城邦传送阵这一条路可行了。”
魔小七暂时没有了办法。
“没错,暂时只有这一条路可行。”
郑拓回应,“还有,你我都需要另一个名字,你不能在叫我郑拓,我也不能在叫魔小七。”
此话听来,颇为有意思。
“那你叫什么?”
魔小七迫不及待的询问。
“我的名字是卧世朱。”
郑拓的名字有很多,唯独卧世朱这个名字,时常被他拿来使用。
“卧世朱,卧世朱,我是猪?”
魔小七眼前一亮。
“郑拓,不不不,卧世朱,你这名字也太欠揍了吧。”
“还好还好,用习惯了,便也没有事了。”
郑拓对名字没有什么特别的要求,能用就行。
“不行不行,你的名字不好,若遇到一个头脑聪明的,肯定会将你记住。”
魔小七摇头,对于郑拓的名字,表示不能用。
“那你说,用什么名字好。”
“嗯……”
魔小七歪着脑袋,努力思考。
“不如,我叫魔小刀,你叫郑小剑,怎么样,听上去就很搭。”
郑拓看看魔小七。
敢情你起名字不是为了隐藏身份,而是为了看上去很搭啊!
“算了算了,就叫这个吧。”
郑拓懒得与魔小七继续针对名字纠缠。
“魔小刀,郑小剑,不错不错……”
魔小七对这两个名字很是喜欢。
“对了,魔小……刀,仙儿呢,我自己一个人出来,仙儿呢。”
郑拓询问魔小七。
当今东域危机四伏。
仙儿作为落仙宗表面上天赋第一人,很有可能被其它势力针对。
本来跟着魔小七不会吃亏。
现在魔小七出来,仙儿怎么办。
“放心吧,仙儿没事的,那小丫头你真的以为其就知道吃吃吃,鬼精着呢。”
魔小七仙儿,便是好一阵喜欢。
“真的?”
“当然,我魔小刀怎么会撒谎,仙儿说你曾给其讲过什么大魔王的故事,所以,其相当大魔王,估计现在正跟我魔族吃美食呢。”
魔小七这般说道。
郑拓神色莫名。
实际上仙儿他并不怎么担心。
与其说不担心仙儿,倒不如说仙儿身边有小白。
以小白的聪明程度,仙儿绝对不会有事。
不过想想仙儿像大魔王一样端坐在王位之上,下面是一群手持没事的魔族,还挺治愈系。
“说道这里,郑拓,你去西域做什么?有亲戚?”
魔小七询问。
自己是去西域寻找唤醒四哥的方法。
这郑拓去西域做什么。
星際狂人 唐漠
要知道那西域渺无人烟,只有一群苦修者生活在那里寻找修行的真谛。
正常人是不会去西域的。
“救人。”
郑拓的回答很干脆。
首先他的确是去西域救心魔那货。
在有。
前往轮回之海这件事最好不要让太多人知道。
一来没有必要,又不是人家的事,说那么多做什么。
二来说了也没有用,甚至会有反作用,索性便不说。
“没骗我?”
魔小七警觉。
女人的直觉告诉他,郑拓有事瞒着自己。
“你还说没骗我,说,你去西域到底做什么。”
魔小七刨根问底,反正现在也是无事,找点事做,总是有趣的。
“我骗你有什么好处,况且从一开始,我是打算一个人去的,所以,我没有必要骗你。”
郑拓的回答让魔小七微微一愣。
“很危险吧。”
魔小七敏锐的直觉在度奏效。
“西域那种地方,自然存在有许多危险。”
郑拓回道。
“所以说,你肯定有事瞒着我,不然,以你如此谨慎的性格,怎么会主动前往西域,我想,西域有多危险,你应该比我更加清楚才对,就算如此,你也愿意冒险前往西域,救人,不会是去救你的情妹妹吧。”
魔小七笑眯眯,一副我懂你的样子,倒是让郑拓露出笑意。
“不是情妹妹,但我所救之人对我来说很重要,重要到我愿意冒险前往西域。”
郑拓是要去救父母。
天大地大,父母最大。
在这个世界上,父母就是自己最重要的人。
“嗤!”
魔小七并不知道郑拓索要救的是父母。
不能能让郑拓这个家伙冒险,想来应该是非常重要之人才是。
“所以,咱们合作吧。”
魔小七主动邀约。
“怎么合作?”
“你帮我寻找唤醒我四哥的方法,我帮你救你想要救的人,反正你我同路,不如组队,一路上也好有个照应,起码,遇到危险时,还有一个人能帮忙不是。”
魔小七率性而为,如此说道。
郑拓在思考其中利弊。
与魔小七组队,说实话,并不理想。
烽火傾天下
轮回之海那种地方就像是东域的七大绝地,充满了危险,也不小心就会殒命。
他不想魔小七同自己去冒险。
在这。
一个人去更加方便,逃跑,战斗,随心所欲。
“喂,别想了,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
魔小七笑眯眯。
路上有伴,终究是一件好事。
不然让她自己前往西域寻找唤醒四哥的方法,那可真是一件苦差事。
郑拓没有回话,算是默认。
带着魔小七总有千般不好,但最终他还是选择带着她。
可能是魔小七的性格比较适合冒险吧。
二者组队成功,决定一起前往西域。
郑拓帮助魔小七寻找唤醒归玄的方法。
而魔小七帮助郑拓救人,虽然其还不知道要救的是谁。
二者既然组队成功,郑拓便是将一些路上的终点要闻一一告诉魔小七。
外界与东域不同。
民风,习俗,说话方式,皆有不同。
大家虽然都是人族,但有些东西,还是有很大区别。
这些区别需要注意。
因为又可能因为你一句话,一个动作,就会暴露自己不是本地人,而是东域之人。
暴露,就会增加被发现的几率。
对于这种事,在能够避免的情况下,郑拓并不想发生。
魔小七难得安静下来。
听的十分认真,且在郑拓诉说的过程中,其有不懂的地方立刻询问,争取全部搞懂。
不得不说,二者还是有些默契存在的。
二者聊着,说着。
突然!
有王级强者灵压降临,出现在飞舟之上。
二者立刻走出船舱,看到船头站着一位中年女子。
女子淡妆浓抹,看上去像是一位发福的中年女子。
女子长相可以说有些难看,但这实力一点也不难看。
王级强者,货真价实的王级强者。
“你们是什么人,为何出现在此地。”
女子言语冰冷,当即已神识扫视二者,试图看出一些端倪。
“哼!”
此刻郑拓一改往日稳重常态,竟对女子冷哼出声。
搞得一旁魔小七神情一顿,随时准备出手。
“段红长老,我乃是秦家之人路过此地,怎么,不可吗?”
郑拓言语强硬。
就算只有出窍期也颇为硬气,丝毫不惧段红。
“秦家之人?”
段红自然不信。
“你说是秦家之人便是秦家之人,你姓什么,叫什么,为秦家何人,告诉我。”
段红将二者锁定。
秦家的确是大家族,在南域绝对的霸主。
所以。
有许多人冒充秦家之人,试图赚取利益。
此地距离秦家不知多远,但此地距离四弟段峰被斩之处却是不远。
他已搜过附近,并无他人。
只有这二人存在。
“段红长老,不要以为你是段家长老,就能对我指手画脚,我秦家,还没有落寞到如此程度。”
郑拓继续硬刚,就是不告诉对方名字。
他不告诉对方名字,并不是没有准备。
实际上他早有准备,他早准备以秦家人的身份行走在南域之中。
而不告诉对方名字,就是为了体现自己大家族弟子的身份。
你问我我就告诉你,你算什么东西。
秦家弟子,显然都需要有如此傲气才行。
特别是出窍期修仙者,更应该硬气,不怕其它势力的王级强者。
果然。
秦家的名号是相当好用的。
重生之世家_千年靜守子弟 九悟
段红见郑拓如此硬气,便是信了几分。
在南域,姜家与秦家之人,都是这副德行,谁也不怕,出窍期敢怼王级。
“秦家道友,刚刚我言语稍有过激,还请道友谅解。”
段红倒是能够沉得住气。
“实不相瞒,两位道友,我段家有弟子刚刚被贼人斩杀,我作为段家长老,自然不能坐事不理,所以,还请二位出示能够证明二位身份之物。”
段红看着二者,实际上已有离开之意。
二者的实力只有出窍期,从气息判断。
这男人的气息稍若,怕只有出窍期初期,而这女子的气息较强,有出窍期后期。
如此二者,怎么可能斩杀四弟。
四弟可是王级强者。
别说两个出窍期,就是十个,一百个,也不是四弟的对手。
现在只要二者拿出证据,她就会离开。
毕竟。
他段家虽然也是大家族,可与秦家想比完全不够看,根本就不是一个量级的。
对于段红的询问,魔小七看向郑拓。
很显然。
她知道郑拓并没有秦家信物。
秦家那是什么样的大家族,郑拓身上怎么可能有秦家的信物。
但是下一秒。
郑拓从乾坤袋中取出一位令牌。
令牌以特殊金属打造,上面一个大大的秦字。
此令牌,便是秦家专用令牌。
郑拓微微催动令牌,当即那秦字玄妙非常。
段红细细感受,的确是秦家的独有气息没错。
不过……
“秦家长老令牌?”
段红疑惑。
秦家这种级别的大家族,长老最低都是王级强者,怎么可能有出窍期的长老。
何况这位出窍期的实力明显是刚刚才达到的。
这般年轻的秦家长老,没听说过啊!
若此人真是一个人物,按理说消息应该已经传到自己耳中。
秦家作为超级家族,一举一动,都在被无数人看着。
若有这样一位年轻的长老,自己绝对不可能不知道。
“秦家长老,不知名讳为何,段红我倒是想与长老结识一番。”
段红询问,继续试探。
極品高手
“哼!”
郑拓在度冷哼出声,反手将令牌收起。
“段红,我秦家之事,没有必要向你一个外人诉说吧。”
郑拓不用正眼看段红,高傲纨绔的样子,简直堪称完美。
“话说,段红长老,你在知道我是秦家长老后,仍旧如此敌对态势,甚至此刻还将我锁定,我不得不说,你真的很有勇气。”
郑拓霸气侧漏。
“不是我威胁与恐吓你,我希望你能立刻马上离开我的飞舟,如若不然,你会给段家带来灾祸,我相信,你应该知道我在说些什么,对吧,段红长老。”
郑拓言语犀利,目光尖锐,整容散发着高位者的气势。
无形中,段红竟然感觉到了一股压力压向自己。
这感觉很不凡,让她稍稍有些慌乱。
在看二者。
不愧是能在如此年轻便成为秦家长老之人,恐怕,这秦家又要走出一位绝顶妖孽。
大世当前,秦家已经开始发力。
段红没有在纠缠郑拓二者,也没有在说什么。
你不愛我了,我還剩什麽 陌小圖
她毕竟是王级强者,被出窍期以如此言语呵斥,已经够丢面子,自然不好说些什么。
当然。
她也没有办法。
修真軍火帝國
谁叫人家家大业大,是修仙界三大家族之一。
秦家这种庞然大物,绝对不是段家能够招惹的。
想来。
恐怕也就只有姜家能够矛秦家匹敌。
心中想着,继续飞行,继续在附近寻找蛛丝马迹。
不多时。
迎面便是飞来两人。
一位是二哥段崖。
另一位则是姜家之人。
“姜通长老!”
段红打着招呼。
姜家之人怎么与二哥走在一起。
“三妹,姜通长老与我是旧识,当年实力弱时,我二者曾一起经历许多冒险,可以说是生死之交。”
段崖给三妹介绍着姜通。
“今日,姜通在附近姜家城邦驻扎,在知道四弟之事后,便是赶来帮助你我寻找究竟是谁做的好事。”
说道此处,段崖杀意涌动。
“敢在我段家眼皮子底下斩我四弟,此人若被我抓到,定然让他生不如死。”
段崖发狠,如此说道。
“咦!”
姜通此刻莫名出声。
“段红师妹刚刚可是见过什么人。”
姜通如此询问。
“怎么,有问题吗?”
段红将刚刚自己经历之事告诉二者。
“秦家之人,还是出窍期的秦家长老,怪不得你身上有秦家的气息,但……秦家什么时候有的出窍期长老。”
姜通大为不解。
“怎么,秦家不能不能有年轻长老吗?”
“当然能有出窍期的长老,但……”
姜通想了想,才继续说:“你们应该懂我姜家与秦家的关系,所以,根据我姜家的信息,秦家可没有这样一位出窍期的年轻长老出现过。”
姜通很隐晦的表示秦家之中有姜家的眼线。
且这眼线的地位极高。
若秦家有如此年轻的出窍期强者,姜家不可能不知道。
作为南域宿敌般的两家大家族,如果这种事都能忽略,那也称不上什么宿敌了。
“不管如何,二者应该还没有走远,追上去好好盘查,就算是秦家人,有我给二位扛着,便也不怕他秦家之人。”
姜通十分讲义气,如此这般说道。
“好。”
段崖与段红答应一声,由段红带领,想郑拓二者方向追去。
与此同时。
“郑拓快跑啊!”
魔小七催动郑拓赶紧加速,不加速万一对方发现问题,怕是会追回来。
“跑不掉的。”
郑拓摇头。
“此地距离你我要去的城邦还有很远的路途,就算全力加速,也会被王级强者追上,且若玩命跑路,反而会暴露你我心里有鬼。”
郑拓自然知道快点跑。
但这路属实有点长。
没办法。
人王壁垒附近的城邦没有用,他们只能选择较远的城邦。
听闻此话,魔小七便也点头,表示明白。
“话说,你从什么地方弄到的那个东西。”
魔小七很聪明,点破不说破,就算隔墙有耳,也没有证据不是。
“从一个朋友那里借来用的。”
郑拓委婉的回答到。
他的秦家令牌是秦桓的。
秦桓暂时用不上,所以他借来用用挺好。
相信一路上有这块秦家令牌,应该能畅通无阻才是。
“你朋友还这是多啊!”
魔小七始终觉得自己已经看透郑拓。
品行,实力,性格。
但每一次她与郑拓接触,都会感觉自己看透的只是表面。
就好像这家伙有好几个小号一样。
就好像那无面分身一样。
无面无面,不是没有面,而是无数面。
就是不知道,此时此刻,与我交谈的,究竟是不是真实的的。
魔小七莫名间惆怅起来。
见魔小七如此模样,郑拓稍微猜猜,便知道其在想些什么。
“不要试去了解一个人,更不要试图去了解一个男人,更更不要试图了解我,那对你来说是很危险的一件事,不要问为什么,找我说的做,我不会骗你的。”
郑拓摇头,颇为有些无奈。
魔小七听郑拓所言,完全听不懂这个家伙在说什么。
“什么乱七八糟了解不了解,在说,你骗我的次数还少吗?鬼知道你这一次有没有骗我。”
魔小七可不管你说什么。
我是我,我不会被别人所摆弄,我只会按照我自己的方式行事。
“听不懂才要听,如果事实都能听懂,那也就没有什么意思了不是。”
郑拓继续道。
不得不说,与魔小七聊天还是蛮有趣的。
“哦……”
魔小七莫名,不知道又搞什么花样。
“怪不得书上说你身边女人有很多,原来如此。”
郑拓眉毛乱跳,魔小七这脑回路,也太跳跃了吧,怎么比自己还跳跃。
“少看那些闲书,有那个时间好好修行,不然,你这绝世天赋全部都浪费掉了。”
“不是闲书,而是好书。”
魔小七不拼,甚至顺手取出一本,示意郑拓看去。
看到书名时,郑拓差点控制飞舟一头撞向地面。
书名很吸引眼球,叫:《那一夜,凤凰圣女与无面不得不省略的三百万字》
你大爷的刀雪梅九石剑,等我回去怎么收拾你们两个玩意儿。
郑拓心里如此说道。
突然!
后方有强大气息靠近。
魔小七瞬间将书收起,向后看去。
两个呼吸后。
三道身影,降临飞舟之上。
三者不是别人,正是段崖,段红与姜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