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pgmw笔下生花的都市小说 攻約梁山-733節大戰,下閲讀-agda3

攻約梁山
小說推薦攻約梁山
赵岳此时是在官军前边。
骑兵全部过去后就露出了在山道中间骑马前进的赵岳主仆三人、拉猛士营盔甲的一串马车,以及中军旗手步将并驾车的巨人郁宝四,还有步将斧盾猛汉兼护旗手季尊与几个刀盾护旗精兵。
至于官军将领、骑马亲兵和军中有马的骑哨当时入林参战而弃下的战马是由将领的亲兵留下看管的,也随着赵岳及马车走,已经被杀出林子的将领等全部骑走了。
大将们都是铁甲马上将,入林步战着实耗费体力,也有些笨拙,一上马,由马代替了双腿,战斗力立马暴升,杀敌更灵活有力了,此时正挥舞长武器纵马往来自如冲杀敢冲出林子的贼寇。
林中贼寇偷袭赵岳的这一箭抓得时机太及时太准了。
真一郎和小野次郎都在赵岳稍后,虽然都已拔刀早做好了防御准备,但偷袭的这一箭是从小野这边射来的。小野个子小,手臂短,拿着一米长的倭刀,却反应再快也够不着挡这一箭。
这一冷箭是偷袭得手了。暗算者得意暗想着。
不料,赵岳却似乎鬼使神差地恰巧一歪头,空着的手一捞竟然把冷箭抓在了手中。
箭头停在赵岳脸侧,箭杆在赵岳手中颤抖着发出嗡的声音,可见这一箭的力度之大,也可见赵岳这一抓又是多么惊人。
林中偷袭那贼呆了。
他是贼寇中难得的弓箭高手,本是山中猎户,后来混绿林成了强盗,如今是主持山林这侧大战的贼寇主将的结义兄弟兼随身保镖,其它的武艺一般,最爱的就是弓箭杀人和偷袭。
他得了结义兄弟的拜托,过来就是专门想暗算掉赵岳的,以他的身手、弓力以及这么近的射击距离和树后这么隐秘发动偷袭,他对这一箭是有绝对的自信把握的,根本不用看结果也知赵岳必死无疑。谁知,这样也能失败。
谁知天下竟然有人能在这么近的距离内反应过来徒手硬抓住他的冷箭……
这还是人吗?
这厮呆呆中脑子里只冒着这一句话,随即啊一声,手捂向眼睛却是仰天倒下。
他射出的箭竟然被赵岳直接甩手掷了过来,以手甩箭也能发出类似弓射出的威力,快得这厮根本不及反应,箭就扎入他眼窝并且深贯入脑,他也是丝毫没有防备,万没想到有人能如此还击,痛得这厮发出非人的惨叫,在林地上扑腾了一会儿终于安静不动了。
九五小孩的甜蜜心語
隐在贼寇中一直盯着偷袭的那位贼寇主将大吃一惊,骇然变色,心头猛然也冒起一句话:这还是人吗?
不料,一只箭呼啸着如电而来,正是冲着他,也是根本不及反应就一箭贯脑毙命了。
斯巴達全面戰爭 更浩瀚的海洋
赵岳锁定和杀死了这两个妄图暗算掉他的家伙,并未就此收手,又右手夹四箭,左手开弓,连珠箭一样飞快射击,一气连杀四人,这才收弓,又扭身取箭射向另一侧的贼寇中。
死的四人全都是贼寇的主要人物,负责在一线组织指挥贼寇外围精锐及炮灰持续猛攻。随即,另一侧的贼寇几个一线重要头领也遭到利箭阻杀……
一时间两侧林的贼寇都被赵岳吓得不轻。
而贼寇对赵岳的暗算激怒了一个人,季尊。
这家伙本就是和李逵性子相似的凶恶莽汉,只是比李逵稍多了那么点脑水,这场激烈血腥的战斗刺激勾引得季尊早手痒难耐了。他本就是个好战嗜杀的天生杀才,这下被激怒了,贼子敢暗算俺大王…..顿时就蹦出去了,狂吼着冲向一伙攻击官军攻击得最有力也是最嚣张的团伙,转眼冲到了,左手的精钢盾唿地猛拍过去,把一个家伙拍得脑浆崩裂,右手大斧一记猛劈,劈得被脑代坏了的同伙栽倒撞歪了身子的这个贼寇壮汉脑袋成两半,钢盾又一扫,锋利的盾缘砸切倒三个,暴吼一声一气又一斧劈向当中为首的最骁勇最嚣张那贼将。
贼将不服,也是退不及,身边全是同伙堵着,他也暴声狂吼奋力把大刀反劈向季尊的大斧。
斧和重刀凌空猛烈相交。
贼将以为凭自己的双手强力肯定能挡住单手的斧子,应该是能把斧子劈飞了才对,谁知,当一声刺耳,他手一轻,大刀竟然断成了两截,一半刀身随着刀头飞了,不等他从颤抖和惊愕中做反应,季尊的钢盾就砸过来了。啪唧,他的脑袋也和别人的没啥两样,也是一拍碎裂成烂瓜…..
剩下的这伙贼寇惊恐大叫纷纷急退,却哪里退得开,还是那句话,身边全是人,退路被同伙挤死了,只能面对季尊这样的夺命凶神,在锋利坚硬钢盾和战斧下几转眼凄惨倒下一片……
季尊终于杀开心了,手不痒了,却越发暴起凶狂杀性,追着惊叫想逃的贼寇大杀。
两边林子的贼寇都死了几个要害人物,缺乏指挥和被催逼,士气本已大降,进攻缓慢下来,后劲乏力,至此实际已经奈何不得结阵的官军了,又被季尊恶鬼杀神一样猛冲乱杀越发丧气。
赵岳不再管官军怎样,把马车丢给官军带着用着,策马与侍卫和驾车跟着的郁宝四等奔向前去。郁宝四哈哈大笑着大叫季兄弟,走啦。咱们杀张宗谔去…..
季尊仗着甲坚不怕打,在官军自动配合下正在贼寇群中肆意砍杀得痛快,猛听到喊声,转眼见赵岳丢下他已走了,这才急眼了赶忙凶狠几盾几斧子杀开贼寇,撒腿如飞狂追上去,窜上马车这才松口气,嘟囔着竟然把俺丢下了,太不义气……引得郁宝四和护旗手不禁又是大笑。
官军也立即弃下已经没多少缠战热情的贼寇,以战阵边打边追着赵岳向敌大营奋勇而去。
赵岳策马飞奔,以战马的优良,很快追上了骑兵,再次来到队伍前列。
大賢梁師 迷路的茫果
这时,猛士营已展开进攻。
山道出口这一带相对宽阔,有五十多米宽,贼寇在当道以巨木制造拒马相连封住整个路面并延伸进两边的林中加以牢固防线。而且这样的拒马布置了三层,人马是不可能飞越过去的。
这些巨木多是腰粗的陈年老树,截取四米粗部为横梁,高度到马的胸脖处,对着山道的那面还刻意插上半米长削得锋利的木橛子,加强对冲撞来的战马的伤害力,支撑横梁的是巨林截下的相对细的树干或其它合适的树干,有大腿粗。
拒马就象个巨大长凳子,却是由三到四处腿做支撑,腿与腿、腿与横梁以及拒马和拒马之间又多钉着横档,加强了腿的牢固,封锁拒马下的空当防敌钻,梯形腿跨得很开,大大增强了拒马的稳定性,加上三道拒马自身巨大的重量,这样的障碍以战马或什么东西猛撞推拽很难弄翻它
拒马后则是贼寇弓箭手,隔着拒马防护阻击敌人的进攻。
另外还有长枪手,持四米多长的长枪专门进一步阻击敢从拒马下的空当钻进来进攻的敌人。
这样的障碍,通常是要足够多的人命硬拼才能一点点破解。
这已经极难了。
就算破了拒马,后面还有密密麻麻的长枪手在等着,更有多达四万的兵力在堵着这一带。
全能狂少
张宗谔和军师杜社在布置好这道防线后,曾拍着粗大的横梁自信道“此乃天堑般。我看你梁山军怎么破。我看你赵小二舍得死多少人来破。梁山人就是在这死得堆成山也休想越过。你梁山能有多少人可消耗在这?赵小二,我的兵力人手多得用不完耗不尽,你,耗得起吗你…….
说得是得意洋洋。
似錦 冬天的柳葉
众贼将贼寇听得是哈哈狂笑。
都在心里和嘴上猖狂叫嚣:赵岳小儿,老子不怕你来,就怕你不敢来。来,你就受死吧你…..
重生天後崛起
张宗谔是绿林大豪出身,又是外敌进犯之地西北人,比一般人还是多了不少见识。
末世收銀員
他还知道火药的可怕,也担心梁山人有火药包这种武器能炸毁拒马,所以还特意命人准备了水。若是赵岳敢领军打来用火药开路,就用水浇熄湿废火药,如此总算是万无一失了。
他不知道的是,不但这些从附近就能侦察到的布置,梁山斥侯能掌握了,而且连他的核心大营处,这种从大营外面看不到的布置也尽在赵岳掌握中。
他的军中混着梁山奸细,无法区分,根本清除不了……他的布置对赵岳也就几无秘密可言。
赵岳既知详细,带两部猛士营将士力士来就是为了破解拒马障碍。
进攻。
大力神冯金彪咬牙横眉瞪眼晴天霹雳般大吼一声,一手刀一手木盾当先向拒马冲了上去。
比两米高的冯金彪还高出三十多公分的擎天柱任原,比不得冯金彪相对轻便迅捷些,雄壮块头太大,笨拙不少,而且力量也不如冯金彪,启动慢些,但也随即拽开大步猛冲而上。
身后的力士大汉惊天动地咆哮着横长柄大刀,前部带盾,紧跟着各自副将主将扑上去。
逍遙村醫 關外飛雪
负责把守此处的贼军主将在马上清晰看到猛士营的铁人大汉形象,顿时感觉不好,却也别无它法能克制这种重甲步军打来,只得连忙大叫:“放箭,放箭,射死他们,射脸射眼…….”
他倒是眼尖看得明白,知道重甲军脸部虽有罩面甲却是薄弱点,箭能射透,反应也足够快。
猛士营将士奔到箭距内立即低下头,把光滑厚实盔顶对着敌人,前部带盾的把盾挡在身前减少弓箭的正面伤害,继续肆无忌惮猛扑。
exo就是喜歡你 宮曉樂
贼寇弓箭手面对猛扑来的这种面甲狰狞如恶鬼可怕的钢铁怪兽,都是民,都是头一次遭遇这种对手,一个个吓得瘆得不禁心中发麻一阵慌乱,在贼将贼目的喝斥指挥下慌忙向外射击。
嗡。
短促杂乱的弓弦响。却顿时形成铺天盖地的箭雨笼罩向破阵营猛士力士们。
弄潮 瑞根
箭,咄咄射在前排猛士的木盾上,转眼把盾射成扎满箭的靶子。抛射来的箭则下雨一样落在力士们身上发出密集到分不清的金属交击声。力士们却没倒下半个,只作不知,闷头只管杀去。
贼寇主将清晰看到下雨一样的箭无论是落在头盔上还是落在大汉们身上都会弹开,根本扎不进去,无一例外,全都只能无力地掉落,被蜂拥的大汉们踩在脚下,他骇然变色。
糟糕了,竟然刀枪不入?!
区区梁山民窝子竟然有如此精良重甲部队,箭雨竟然奈何不了?
哦艹,坏了,这可怎么办?
在这一刻,这个贼将——张宗谔的心腹结拜老兄弟不禁对张宗谔充满了强烈怨念。
老大啊,这是第一防线,最重要的防线,这最需要床弩啊,可是你却把床弩布置在了主营做营门防御,这太不应该了。老子这防不住,主营那岂不就暴露在敌人兵锋下了?有床弩又有屁用?床弩还能阻挡住敌人铺天盖地的进攻?就那么三五架呀,发射又慢得急死个人……
这几架床弩还是张宗谔从守城官军那得到的,却只是架子,弩弦全被官军特意也是极方便的随手就斩断破坏了,就是让贼寇得到了也无法用。
宋国已完全没有牛,也就没有可制作床弩弦的牛筋。
虎筋等不是行的,不够长。再说了老虎哪是那么容易捕猎到的,又不是老虎到处多得是……
张宗谔倒是聪明有办法。
急切间,他杀抢到的驽马骡子,用马筋代替。
虽然马筋远比不上牛筋适合作弦,而且制作同样不易。小小弓弩弦,制作却也是种很有点技术含量的工艺,不是有了筋就能当弦用,防腐和保持与加强筋的韧性这两点就很有学问,而宋国最缺的正是懂行的各种工匠。贼寇抓尽了梁山泊周围诸州百姓,也没得到半个真顶用的工匠。
好在张宗谔等混绿林的老贼曾经私自制作过弓弩这种朝廷严禁民间拥有的远程武器,多少懂些怎么处理筋作弦的难题,凑合着总算能做一做,总算有了远程大杀器。
这也是张宗谔不再那么忌惮老牌贼寇宋江军的强将多的原因之一。
你若还敢仗着强将比老子的多而厉害,老子特么的就用床弩暗算干掉你最厉害最嚣张的大将,看你怕不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