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6v2l优美都市异能 大明不可能這麼富 肉貓小四-第一千零七十七章還是供出來了-hwye6

大明不可能這麼富
小說推薦大明不可能這麼富
“这……..”吴玉设就瞪大了眼睛。
因为他确实说过打死那三个丘八,但是最后自己的人趴下了,人家还好好的啊,打死那两个士卒的是魏国公的小公爷啊。
但是吴玉设也不敢说,因为这个魏国公的小公爷可不是好惹的。
隨身空間:重生小夫妻 瑤瑤
人家可是大明顶级豪门,在这江南地区人家就是扛把子一级的,不管是在政治上还是在经济上。
不要看我们吴家看上去富可敌国似的,但是实际比起来却差了那魏国公徐家老鼻子远了。
这是地位上带来的差距,他们吴家就是再会经营,面对这种地位的差距也是无用的。
得罪了魏国公府,他们吴家就算是逃过了这一劫,下一刻也得被魏国公府给搞死啊。
说不说?
现在可不是在军营的时候了,那个时候没几个人他敢说,现在在这么多百姓的面前他反而是不敢说了。
誰主天下z
”怎么,是无言以对了吗,你想脱罪那就得拿出可以给你脱罪的证据,你说人不是你指使的,那还是谁指使的,你说出来啊,说出来才能得到公平的审判!“军法官也是老手了,来之前得到授意要搞一个大的。
打掉一个区区的吴家对江南没有多大影响,但是要是把那个背后的人挖出来,可就不一样了,魏国公府扯进来那就是大事。
不再讓妳孤獨
不管徐家是怎么应对,反正这个徐文爵是死定了。
当然了这个徐家不管是动还是不动,他们都等于是上套了,动他还敢怎么动,难道还敢动手抢人不成。
不动?他魏国公府的威严直接就被打掉了,自己的小公爷被抓走了,一点表示也没有,这是什么概念,以后江南谁还敢信他们魏国公府的威势啊。
打掉这个江南的顶级家族,就可以分散南直隶的力量,到时候掌控这江南地区的好处可就太大了。
毕竟有个领头的凝聚力太大,把领头的打掉之后,这些人就算遇到朝廷动手的时候也很难在凝聚起来了。
而且这个徐家深耕朝野一两百年了,谁知道他们有没有什么后手,朱由校也有些担忧啊,毕竟这些敌人都是在内部的,隐蔽性太高了。
正所谓外部的敌人不怕,最怕的敌人就是内部的敌人啊。
“既然你没话说了,那就依照军事法规,按例将你斩首示众!三日后押赴京城斩首示众!”
茅山道士闯花都
“来啊!先将此人五肢斩断,以免逃逸!”军法官见着他还是犹豫不决的样子,决定给他好好的加一把火。
你不是犹豫吗,好啊,我就帮你做出决定来。
果然当两个管着膀子手持大砍刀的刽子手抓住了他的胳膊的时候,吴玉设吓尿了,真的要把他的…….我什么时候有五肢了?
但是现在不是想这个时候,现在他的小命就要没了啊,死道友不死贫道,船到桥头自然直,走一步看一步吧。
“我说!我说了,不是我,真的不是我,是徐文爵!是魏国公世子徐文爵!”吴玉设就好像用尽了力气,一团烂肉似的瘫倒在十字架上。
“真的是徐文爵啊,是他排了两个护卫把那个两个官爷给杀了,真不是我,我只是让奴仆上,但是没打过啊,真的没打过,我们都没用兵器,是徐文爵的两个护卫用刀子把那两个官爷给杀了的,不信船上那么多人,您可以去问啊,船上那么多人呢。”
“刘家的三小姐,张家的五少爷,马甲的琳小姐,何家的大少爷还有……….,他们都在船上后看着呢,他们都知道是谁杀了那两个官爷,您可以去问问啊。”吴玉设这次是真的急了。
天降狼妃:王爷横祸当头
为了自己活命什么人都敢攀咬出来,反正已经把最大的给供出来了。
那么现在也就什么都不怕了,大不了自己同归于尽,黄泉路上也有个伴啊。
“不信您可以对质啊,您把徐文爵找来,我们对质!”吴玉设怕军法官不相信继续的嚎叫起来。
“听见了没有,把他说到的那个几个在船上的人证都给我找到控制起来!”
“是!”
宪兵总队副总队长亲自带队开始了抓人。
正好城墙上许多家族都在这里等着结果,结果一多半的人都被请了下来。
当然没有敢不下去,因为那黑洞洞的枪口明晃晃的刺刀告诉了他们,不去就是抗法,要么打一顿抬过去,要么你自己走过去。
“你们把那日所见所闻写下来,不准交流,凡是敢隐瞒不报的,或者虚报的就地斩首!”
“写!”
于是许多张桌子和笔墨被摆上来了,然后一人后面站着两个人,满脸杀气的看着这些证人。
吓得这些少爷小姐们一个个的眼泪啪啪的,但是却不敢有什么隐瞒,把自己知道的都写了下来,然后大拇指沾红色印泥再来一个指纹。
这些人也都没经历过这么大阵仗,直接就被吓傻了,都被军法官牵着鼻子走,写出来的东西也都大致的是自己看到的。
——————
虽然里面的内容五花八门,但是最后的结果都是确实是徐文爵的两侍卫杀了我军两个战士。
“来人啊!迅速派遣一队精干人马前往应天府,请魏国公世子到本庭接受审问!”
宪兵副总队长带着一个旅的宪兵直接骑马前往了应天府,这边也开始了三天的休庭。
当宪兵总队副总队长找到了魏国公府的时候,里面的人才知道了发生了什么。
一切都转变的太快了,快到魏国公府根本没来得及准备。
隱婚神秘影帝:嬌妻,來pk!
”啪!“
“哗啦!咣当!”
“稀里哗啦!”
“该死的狗东西!狗东西!”
無常陰警 公孫起
徐文爵也没想到这个吴家老二这么快就把自己给卖了,枉费自己还好心好意的要救他呢,该死的该死的!白眼狼!
徐文爵很生气,把屋子里面的摆设都给砸的稀巴烂。
“爵少爷,公爷让您过去!”管家的声音再次响起。
这么大事情魏国公不可能不出面了,事情有些不对劲,魏国公有一种直觉,这件事情要是没有办好可能就是他们徐家的灭顶之灾。
所以要谨慎一点,当今的这位皇帝陛下虽然年纪不大,可是这个手段却不弱,而且非常的狠毒啊。
劍聖傳說之赤炎劍 毆打王
穿越之絕戀 幽草
对!没错当今的皇帝就是狠毒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