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w36熱門言情小說 一個銷售員的自白書 愛下-第一百二十三章 上學難題熱推-dnk7v

一個銷售員的自白書
小說推薦一個銷售員的自白書
温伯高深莫测地说道:“首先,肯定是和富二代谈好,这事他自己来背!不管什么原因,车是他开的,主责人肯定是他,他认罪了,这事就好办多了,大多数受害者家属肯定是认钱的!再就是,让调查人员闭嘴,只字不提女孩的存在,这个就有点难度,但也不是解决不了的,换了我也能解决!最重要的是,让媒体闭嘴,一方面再搞一件大事出来,吸引媒体注意力,一方面让富二代尽快认罪,事情解决了,媒体没有可挖的值钱的信息了,自然就放过这件事了!你想想,要把这么大的事,直接给扑灭了,这可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至少我肯定是不行!”
我点了点头称赞道:“是有点本事!那古镇的事,我就放心交给他负责了?”
温伯嗯了一声道:“不妨让他试试!”
我感激地对着温伯说道:“以前啊,林老总是在我做错事,迷茫的时候给与我帮助,现在有你了,还真是家有一老,如有一宝!”
温伯拍了拍我肩膀说道:“你我各有所长,相互弥补吧!你要不是现在成就这么大,我都想退休将我这帮兄弟交给你了!”
我嬉笑道:“你这是想踢我入会啊?”
温伯笑着说道:“死崽包,现在哪还有什么帮会啊!明里暗里都不敢了,不过是大家河水不犯井水,划分好利益,不是什么大的利益冲突,大家都奔着赚钱去的,没人会打打杀杀了!”
我笑着说道:“可但凡出来混的,在街上碰到你的人,还不是老鼠见到猫一样,那天那个安仔是吧?都是你徒孙了吧?一个口哨,整个街的人都叫过来了!那威…风耍的,那叫一个帅啊!”
温伯板着脸说道:“和他们说过多少次了,就是不听,低调点,低调点!回头我找人和他说说!”
我急忙摆手道:“不用,真不用啊!我没别的意思,有时候做事张扬一点,也没什么不好,减少很多麻烦!”
温伯呵呵地笑道:“你不怪我就好!”
我哎了一声道:“我哪敢啊?我是说真的,安仔办事挺好的!”
温伯嗯了一声,再次顿了顿说道:“还有件事,我觉得还是和你说说!”
我点着头道:“说啊!”
温伯啧啧地两声道:“你的那个兄弟春华,有人见到他上去那个女人那里,一晚上没下来!”
我撇了撇嘴道:“就这事啊?我叫他去跟的,肯定在楼道里面蹲了一夜!”
温伯哎了一声道:“有些人啊,自己戴了绿帽子不知道,有些人啊,自己戴了绿帽子装作不知道!”
我惊奇地问道:“你是说,春华和……不可能吧?怎么说细毛也看不上春华啊?你是不是看错了,又或者他真的就是上去……”说得我都说不下去了,他能上去干什么啊?
可我怎么也不相信,细毛会和一个素不相识的人,做见不得人的事。
末世穹庐 天使爱米粒
温伯知道我不信,又说道:“你不信是吧?我的人翻过垃圾的,你猜他们找到什么了?”
我已经知道温伯说的是什么了,细毛一个人在家,春华又去过夜了,垃圾袋里又发现了,卫生组织免费派发的卫生用品,这就不言而喻了!
百炼修仙传
我像吃了一个苍蝇似的,说不出的恶心,做梦也想不到细毛会和春华做出这样的事情。我这也算是遭报应了吧?是不是来报复我当年做下的错事啊!天道好轮回,苍天饶过谁啊!
我重重地吐出一口气道:“由得他们吧!反正这女人和我也没什么关系了!”
温伯讥笑道:“真的死心了?”
我微笑着说道:“就没动过心!”
再次看到春华朴实憨厚的脸,我不由得想上去抽他两个耳光,吃里爬外来形容他是一点不为过吧?
春华对着我先傻笑了一下,然后说道:“陈总,这段时间,我观察过了,嫂子半点毛病都没有,在家带孩子,洗衣服吃饭,除了能花钱外,真得也挑不出什么毛病来?”
我呵呵地笑了笑道:“是吗?长得也不错,身材还好,是吧?”
春华愣了一下,没明白我这话的意思,以为这是男人们之前,都会说的话题,就点着头说道:“那是,那是!”
我没再理会他,只是淡淡地说了句:“晚上,你去趟温伯那里,他有事让你干!”
春华毫无防备地答应道:“好嘞!”
走上楼梯的时候,脚步十分的沉重,说不出多不想进这个门,敲了半天门,没动静,只好自己掏钥匙出来开门,春华明明告诉我家里有人的。
飞飞的房间门关着,客厅没人,细毛的房间门半开着,我喊了一声,没人回应,轻轻地推开细毛的房门,里面没人。
然后,听见洗手间的水声,里面的细毛才说道:“你小点声,飞飞睡觉呢!”
不一会儿,细毛穿着暴露的薄纱睡衣走了出来,除了那件睡衣,里面什么都没穿,头发是湿的,像是刚刚洗过澡,不过一脸的憔悴,和刚刚洗过澡的人,红光满面的人截然不同。
武媚娘,媚惑天下 紅淚
她的手像搭在我的肩上,向我靠过来,被我躲开了,冷冷地和她说道:“家里有孩子,你就不能穿多点啊?一会儿带上飞飞,和我出去一趟!”
细毛冷哼了一声道:“去干嘛?”
我淡淡地说道:“我一个在教育局的朋友,在香洲那边的小学有点关系,见见孩子,没什么大毛病,就可以去那边的小学读书了,还不用户口!”
细毛不屑地说道:“香洲有什么好学校啊?能比拱北小学好?”
寒梅绽放
我看了一眼细毛,说道:“好不好的,我怎么都比你清楚,我问过了,拱北小学没有本地户口,根本就不让进,谁的关系都不行!你就别想了!”
细毛既不反驳,也不失望,平淡地说道:“那行吧!我去叫飞飞起床!”
经过我身边的时候,我可以清晰地看到她手臂上的针孔,她已经不是吸食了,而是注射!
换好衣服后,我带着她们下楼出门,经过春华贴膜档的时候,我看见春华贪婪的目光,死死地盯着细毛,心里又是一阵恶心。
我找了一家人不多的咖啡厅坐了下来,发了各信息给温伯,等着我的一个同学,她真的是是教育局的工作人员,看到来了,急忙站了起来,客气地打着招呼,让她坐下后,简单地介绍说:“这是我的一个朋友,和她儿子,今年已经7岁了,还没上小学呢,想让你帮帮忙!”
同学看了看细毛和飞飞,再用异样的眼神,看了看我,问道:“孩子的户口是哪里的?”
细毛支支吾吾地回答道:“在深圳!”
同学没有继续追问下去,而是皱了皱眉说道:“那就真的不太好办了!外地户口在本地入学是有一定的名额,但是非常少,而是都是在统一的时间办理的,这已经都半个学期过去了,现在入学不太现实。私立学校怎么样?不妨考虑一下!”
细毛不满地说道:“要是进私立学校,我们就不用找人了,花钱就行了啊!”
同学不悦地说道:“私立学校也分是什么学校,一样要考试,控制人数的!”
星塵煙若雨
我急忙打着圆场道:“我也查了下私立学校,除了一个英才国际学校是正经八百的教育学校,其他的几家私立学校都是野鸡学校,不是我看不起民办学校,只是担心那里面的风气不太好,也不知道是不是一个误区!”
同学解释道:“你说的这些都是以前的情况,现在珠海外来外来打工人越来越多了,还有好大一部分引进的高素质技术人才,市府为了留住这些人,让他们能扎根下来,第一步要做的就是解决他们子女的教育问题。几家民办学校,还是很不错的!英才虽然很好,但招生名额太少了,而且一年几十万,我就觉得不值了!”
细毛不耐烦地说道:“钱不是问题啊!少,也还是有机会嘛?再说了,我可是听说了,好多公办学校,还是收转校生的,就是看关系硬不硬而已!”说完,挑畔地看着我同学。
同学这时拉下了脸,冷哼了一声道:“你想知道那些都是什么关系吗?市府的重奖高科技技术人员,都是获得过国家级专利的人才,他们这些人到了哪座城市都是抢着要的,来了就帮助他们解决户口,子女上学问题。一年才有几个这样的人啊?”
然后看向我道:“阿飞,不是我不帮你,有些时候有钱真的未必管用!我先走了,近期,我帮你留意一下,看看哪个公办学校有名额,看看有没办法进去吧!”
我不好意思地说道:“哎,太麻烦你了!”
同学只是摇了摇头,站了起来。
我急忙跟着站了起来道:“我送送你!”
走出来时,同学有点责怪地语气说道:“阿飞,你也老大不小的了,不是都领了证的吗?下个月就结婚了,怎么还搞出这档子事啊?你现在大小也是公众人物啊?”
我无奈地解释道:“我也不想隐瞒你,这都是以前欠的债啊,今天是真的不好意思了,她什么都不懂,你多包含!”
同学摇着头道:“这我也能理解,一切为了孩子嘛!能帮的,我一定帮!”
同学开车走了,我走了进去,细毛正慢条斯理地吃着碗里的乳鸽,飞飞坐在座位上,愣愣地盯着我,似乎在问我,他到底能不能上学。
我笑了笑,坐到飞飞旁边问道:“飞飞,你想不想上学啊?”
飞飞诚恳地点了点头。
我摸了摸他的头,说道;“放心吧,一定让你上到学!“
细毛一旁不冷不热地说道:“上是肯定能上到,就是不知道是什么学校而已!那种外地打工仔的民办学校,能上吗?也不看看那些都是什么人,买菜的小贩,种地的农名,乌烟瘴气的,家长都那样,孩子能好到哪里去?这样的小学能上吗?”
我撇了撇嘴道:“谁不是打工的?我爷爷那辈还是渔民呢,不一样教育出我爸爸来!”
细毛愣了一声道:“能一样吗?好的家庭教育,肯定是能让孩子事半功倍,赢在起跑线的!你现在有这样的条件,为什么不能让孩子,比别人少走点弯路啊?”
我切了一声道:“你要真有那心思,就早该让飞飞多读点书,现在连基本考试都通不过,我有什么办法啊?”然后看了看,飞飞难过的表情,不再说下去了。
走的时候,我还没想到什么借口,可以把飞飞留在身边,细毛就自己主动说道:“这几天,我有点事,飞飞你先带在身边吧!”
我忙不急地点着头道:“也好,正好帮他办学校,随便多学点基础知识!”
细毛电话响了,匆匆忙忙地走了。
我领着飞飞,到了小万家,事先和小万打好了招呼,小万很善解人意地带着飞飞去游乐园玩了。
温伯的人仔细搜查了房间,什么都没找到,没有任何东西,跟踪细毛的人回来说,细毛买了深圳的船票,去了蛇口,现在正有人跟着呢,春华也跟着去了。
——————
温伯猜想可能是去见飞飞的亲生父亲了。我则觉得可能性不大,毕竟事情还没结束呢,细毛不可能这么嚣张吧,要不就是有非常紧急的事,可我还真没觉得她现在有什么紧急的事情!
同学很快帮我找到了一家公立学校,珠海二小,不过要求必须是父母双方和孩子一起去面试,同学犹豫着问我道:“那孩子他爸?”
我哎了一声道:“我去呗!”
同学想了想说道:“可别被看穿啊,这事我虽然打过招呼的,但要是当场被揭穿,我也是没办法的!”
我自信地说道:“我会和孩子好好沟通一下的,就说这几年我都不在孩子身边,另外,你再帮我求求情,转消费啥的,我可以多给,拉个赞助也行啊!”
同学嗯了一声道:“这个倒是可以有,我听说他们学校最近申请了一批电脑,教育部迟迟未批,你可以借这个机会捐几台电脑过去,或者是投影仪什么的,再不行,就直接捐空调,这事准能成!”
我笑道:“这还算事嘛,就这么定了,你再帮我搭个线啊!”
同学嗯了一声道:“这是好事,没问题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