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rbo都市小说 迷蹤諜影-第一千三百九十五章 吹牛大王相伴-9rvh6

迷蹤諜影
小說推薦迷蹤諜影
“孟区长。”
“孟区长。”
“都准备好了?”
“是的,全都准备好了。”
“准备行动。”
杀殿,别来无恙 蓝雨蝶
“是!”
民国29年,公元1940年3月,汪精卫确定3月30日伪国民政府还都仪式,将于这一天正式在南京成立傀儡政权。
汪精卫定于3月21日离开上海,前往南京。
同一天,将在上海举行所谓“上海各界庆祝还都集会”,邀请所谓的政界名流,欢庆“还都”。
同日,还将在上海公共租界举办花车游行,由汪精卫秘书徐双菱代表汪精卫参加。
花车,将沿租界人群最密集的地方行进。
日本人和76号判断,军统绝无可能在这样的地方袭击车队,那将会造成平民伤亡。
一旦出现此类情况,那么日方则可以借此机会大造舆论,攻击军统滥杀无辜。
这一点,也是军统方面所考虑到的。
“汪精卫应该是拿花车游行吸引我们的注意力,自己则借着这次机会从容离开上海。”会议上,许诸率先说道:
“我建议,在上海去往南京的路上进行伏击!”
“没可能。”,孟绍原淡淡说道:“汪精卫一定不会在21号这天离开上海的,而且,就算我们知道了他离开的具体时间,汪精卫身边防卫重重,日本人,76号,包括宪兵队的,全是他的保镖,我们就这么打,是送死。”
硬来,做赔本生意,不是他孟绍原的性格。
所有人沉默了下来。
许诸有些不太甘心:“汪精卫又不能打,花车也不能打,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他们在租界耀武扬威?”
“汪精卫我暂时打不了。”孟绍原慢吞吞地说道:“可谁说花车我不能打?”
冒牌狂少 紈絝少爺
愛上不同的妳 憶冰若水
“怎么打?”吴静怡随即说道:“花车所经之处,都是人流量非常密集的地方,一打,很容易造成平民伤亡,这也是日本人所愿意看到的局面。”
孟绍原沉默着,然后抬头,忽然一笑:
“我想起了很多老头老太太。”
嗯?
什么意思?
每个人都是面面相觑。
什么老太老太太?
刺杀汉奸和老头老太太有什么关系啊?
这位孟大少爷,又在那里动什么脑筋了?
“给我准备起来。”
一瞬间,孟绍原意气风发:
“租界,是我的租界,上海,是我的上海,在我的地盘上想为所欲为,问过我答应了吗?”
吴静怡有的时候不得不承认,孟少爷大多数时候,那么无赖无耻无底线的样子,确实让人恨得牙痒痒的。
可当他充满自信说出这些话的时候,又有那么一丁点一丁点的让人着迷。
……
“孟区长,这位是震旦大学的爱国学生会会长司光灿。”
孟绍原看了看面前的这个大学生,穿着中山装,戴着眼镜,意气风发,那样子,恨不得现在就给他一把枪上战场和日本人玩命去。
秋楓不至
接着,孟区长开口的第一句就是:
“震旦大学?复旦大学?你们是姊妹大学啊?”
司光灿一怔,随即哭笑不得,他还以为长官是在开玩笑:“震旦大学是著名教育家马相伯先生创办的,复旦大学是……嗯?也是马相伯先生创办的。”
还真是姊妹大学?
孟绍原哪里会知道这些大学是谁创办的,本来只是信口开河,没想到还真的说准了,顿时大是得意:
“本长官对教育那也是深有研究的,要好好学习,先要弄懂学校的历史,对吧?本长官当年在大学里那是品学兼优,德才兼备啊……”
吹牛!
赵云在心里嘀咕着。
但他要比李志锋聪明多了,只在心里说,脸上是半分神色也都不会露出的,不被长官抓到机会穿小鞋,乃是上海军统每个特工的必修科目。
————
司光灿却大为惭愧,只觉得在这位长官之前,自己是何等渺小。
孟绍原的习惯,是吹起牛来就收不住,吹着吹着就豁边了:“本长官深以为教育乃国之根本,为此还多次和马老先生探讨过中国教育之未来。”
司光灿大吃一惊:“长官还和马先生探讨过。”
“那是。”孟绍原越吹越是得意:“马老先生还多次虚心向本长官请教,记得去年……那个……10月,对,10月,我们在马先生的府邸促其长谈了整整一个晚上啊……”
赵云实在是听不下去了,生怕长官继续丢人,低声好心说道:“长官,马先生去年11月病死了。”
“啊,对,对。”孟绍原赶紧弥补:“就在马老先生去世前的一个月,哎,真正痛心啊,哎,他在上海去……”
去世的“世”字还没来得及说出,赵云连连咳嗽几声,帮着长官吹牛圆谎:“他在上海去桂林风洞山期间,入滇、蜀,道经越南谅山,因病留居。去年,是他百岁寿诞,全国各界为其祝贺,我们长官百忙之中,于去年10月抽出时间,终于到了谅山为其贺寿。虽然晚了半年时间,但是马先生看到我们家长官那是顶顶开心的。”
啊?
失憶女王 板栗子
马相伯死在越南的?
孟绍原这方面是个草包,居然不知道马相伯在去世前曾说过:“只是一只狗,只会叫,叫了一百年,还没有把中国叫醒!”
听灵师 东邪007
10月20日,他得知湘北大捷,兴奋异常,夜不能寝,病势加剧,11月4日溘然长逝。噩耗传出,举国哀悼。
怀辛十年
万幸的是他身边有赵云这么一个得力助手,竟然把这牛皮硬生生的给圆了回来。
当孟少爷的部下,难啊。
生怕长官再吹出什么大牛,自己实在没办法圆,赵云赶紧向司光灿交代了他的任务。
在司光灿的心目中,孟长官乃是有名大抗日大英雄,又和大教育家马相伯先生如此相熟,当时不假思索就答应了下来:
“保证完成任务!”
“好,好,去吧。”孟绍原牛皮差点被戳破,也不脸红,等到司光灿一走便说道:“赵云,你对马相伯的事情很了解啊。”
“不敢。”
赵云陪笑说道:“些许小事,长官不用奖励我了。”
“奖励?”孟绍原冷笑一声:“给司光灿分配任务,那是我的事情,你身为我的部下,居然抢在长官之前发言,成何体统?”
赵云一口血差点喷了出来。
孟绍原怒气冲冲:“算了,看在你尽忠职守,罚你一个月薪水也就算了。”
总裁的小助理 小圻儿
赵云发誓,以后在帮他圆谎,自己就是根棒槌!